前言之伏笔 第六章 双劫中的盖世武皇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花了大半天盖好房子,将一切都处理妥当的步家夫妇,今天心情分外开心,商量一翻后决定今天弄点人间的饭菜,请那个不爱说话的红胡子吃一顿。
  将饭菜做好后,房外的安娜走进屋内,对着屋内的人说道:“红雨,凡尘,饭做好了,来吃饭了哦,”
  说完,转身对着红胡子老头,一脸诚恳的对着红胡子说道:“前辈,晚辈知道像前辈这种强者,早已经不需要进食谷物,但我们一家受前辈大恩,无以为报,家常小菜,还请前辈不要嫌弃。”
  红胡子目光微动,心里回想起关于吃饭的事宜,脑海中回忆起一段往事,自从只有一个人后,他就没怎么吃过饭。
  一旁的红雨见红胡子在那若有所思,吃饭都不积极,没有丝毫动身的打算,顿时就不乐意,随后撅着小嘴说道:“大伯,你是想咋个哦,吃饭都不积极,安娜妈妈做的饭可好吃了,走走走,咱吃饭去。”
  说完一边拉着步凡尘一边拉着她大伯,蹦蹦跳跳的跑向餐桌,而红胡子遇见小红雨也是没有办法,只好任其摆布。
  安娜在旁边异常的诧异,心里想着,什么?红雨刚才叫谁大伯?还有怎么叶前辈怎么也不见生气呢?
  想着想着便慢慢走向步幽空,也不知道怎么和步幽空说这件事,这才一会不见,自家的小丫头就愣是给他爸爸找了一个大哥?问题是这大哥他们可不敢得罪的呀!
  今天为了迎接新家,夫妇两人显然下了功夫,整了六个小菜,中间还有一个翻滚着红汤的火锅,作为武皇级别的超级强者,步幽空空间戒指里的储备很足,而在南国盛名的火锅底料自然必不可少。
  红雨和步凡尘拿起筷子,小手没洗就准备用餐,被旁边的步幽空训斥了一下,说道:“小孩子要爱干净,用膳之前要洗手才对,”
  红雨和步凡尘自然是极其不耐烦,当然也不敢公然违抗父亲的铁令。
  安娜坐到步幽空旁边,步幽空注意到安娜神色有点不对劲,也没细问。
  只见他神色尊敬的对着红胡子,执晚辈之礼说道:
  “叶前辈,晚辈们前来,多有叨扰,以后还望前辈多多照顾,这是晚辈南国一家历史悠久的酒家酿造的猴儿酿,希望前辈莫要嫌弃。”
  叶老头没有理步幽空,白眼都难得翻,你步幽空啥样的人,自己心里没点数么,怎么来的我这,这么快忘记了?既然知道前来会打扰我,当初干啥去了。
  步幽空见叶老头没搭理自己,也没有丝毫尴尬,依旧是热情的不断问候,反正这么大一尊强者在我面前,热脸贴冷屁股也无所谓嘛。
  叶老头见步幽空在哪里喋喋不休,跟个死八婆一样,索性扭过头,拿起筷子,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你还别说,步幽空人不怎么样,但这个火锅还是很诱人,有那么几分人间的味道,今后这饭还是时不时吃一吃,要好些。
  想到这里,他不苟言笑的脸上又多出了几分的温柔。
  红雨和步凡尘洗完手,迫不及待的拿起碗筷,快速的消耗着桌上的饭菜。不一会,桌上的饭菜就见底,几人(主要是两孩子)吃的也差不多了,红雨夹了一块鸡腿拿在手上,小嘴油油的说道:
  “爸爸妈妈,我吃好了,红雨去玩了哦。”
  就要走的时候,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望着所剩无几的饭菜,转过头对着红胡子老头说道:“大伯,你慢慢吃哦,要把这些都吃完嘞,这么好吃的饭菜,可不敢浪费。”说完便欢快的啃着鸡腿,跑的飞快。
  这一声大伯,让正在吃着涮肉的步幽空为之一顿,而一旁的安娜则是尴尬的笑了笑,步幽空和安娜对视一眼,他才知道安娜饭前的神色不对的原因是什么了。
  这也太狗血了,但步幽空心思极为缜密,立马就想到先前红胡子之前说过不是因为红雨的天赋看上她,步幽空这才明白了什么。
  看来红雨这位大伯是当定了,竟他也是走过江湖的人精,知道该如何抉择。
  但是这事让步幽空确实有点难搞了,如果红雨叫眼前这人为大伯,那自己不得叫他大哥,说真的他是真的不敢,别看这些个强者随和的很,但是他们杀起人来更是随和呀,再说要让自己叫这么一位叫大哥,步幽空他也不好意思,脸皮厚也不是不要脸啊。当然在内心深处,他知道这事不可改变,心里盘算着如何让事情进行的顺利一点,主要是不能让叶老头感到不适。
  步幽空见红胡子没有因为红雨叫他大伯感到丝毫意外,也只好舔着脸,硬着头皮尝试性的说道:
  “叶,叶老前辈,咱再敬你一杯,说完举着杯子就喝了下去。”
  红胡子老头,见这步幽空吃瘪,也来了点兴趣,当然也因为红雨刚开始要征求眼前身穿白色长裙的安娜的意见,才决定要不要叫自己大伯,所以自己也不能太过强者的风范才是。
  倒是后来像是忘记了这茬,直接叫自己大伯,让自己有点高兴,这才让自己有兴趣打趣下这个吃瘪的父亲。虽然眼前这两个年轻人也不敢违背自己的意见,但好歹对红雨有恩,自己也不能随意打杀嘛。
  老头故作疑惑的说道:“哦,既然我还是前辈,那按道理,岂不是你家那个小儿子应该叫我爷爷了!那就有意思了,红雨叫我大伯,这没得改,那小子岂不是要叫红雨姑姑了,怎么以后是准备各叫各的么,红雨叫步凡尘哥哥,步凡尘叫她姑姑,你叫红雨女儿,红雨叫你哥哥,哈哈哈哈。”
  看着开怀大笑的老头,步幽空心里反而放心了,随即假装一脸的黑线,像是吃屎一般的表情,他知道叶老头知道他是装的,但即使是装也表明了一种态度。
  而他心里那份被老头故意调侃的尴尬早就被一份安全感代替,是的,一家顶梁柱的他从老头的笑声感受到了安全感,因为他知道,从这一刻起,老头才认可他们这一家。而若是几年后的他没能从哪里回来,步凡尘至少不会活不下去。
  其实他们不知道的是,他们的到来,也是帮老头做了一个决定,原本他还在犹豫那庄谋划中他的身份,现在几乎是有了一个确定的方向。
  人与人之间,总会在不经意间,因为自己的无意而为他人解决诸多困扰,就像后来的老头,选择不对这个人间失望,力起天地间,伐诸神,战帝路。
  有了安全感的步幽空也不再拘束,放开胆,转而调侃老头道:“诶,还是我太年轻了,没有发现这其中的端倪,幸得前辈提醒,才恍然大悟。”步幽空把前辈两字强调了一翻。
  又继续说道:“仔细想想前辈说的也不无道理,各叫各也有好处,比如今后前辈的侄女,也就是我的女儿红雨,长大了婚嫁,还能有个“小侄儿子”去闹洞房,说不定还不止闹洞房那么简单呢,嘿嘿。”
  老头听不下去了,这么厚颜无耻之人,实在是羞与为伍,看着似笑非笑的步幽空,老头盯着他改口道:“今后你就跟着小红雨的辈分,叫我大哥吧。”
  步幽空见着台阶,自然是顺势而而下,这时老头又开口道:
  “我看步老弟的修为有些浮躁,我这个当大哥的着实担心,不如让我帮你锤炼锤炼。”
  步幽空看着叶老哥的眼神,觉得内心一阵心悸,正想推迟,不料堂堂武皇强者,竟然连话都说出,全身元力被锁的死死的,之后红胡子右手一甩,就把没有元力波动的步幽空甩到了先前来时插着血剑的山丘上。
  随后笑着与安娜说道:“弟媳,莫要紧张,我这大哥只是帮小弟锤炼筋骨而已。”
  安娜只好尴尬的笑了笑,虽然知道自己丈夫肯定会极哭,但好处是肯定会收获,只好符合叶老头的话,没有言语。
  来到山上的步幽空立马感觉到了一股极强的压迫感,自身的金色道文自动浮现护主。金之法则出现后,剑体发出一声轻鸣,便有一道道无色剑光在搅碎步幽空的护体金色道文。
  每一缕金色道文被搅碎,步幽空便感觉自己对的金属性道则的依赖感就低了一分,而自己和金色道文的融合感则更加强烈了,同时随着金色道文的破碎,步幽空的修为就像炽热的钢铁正在被锤炼,每捶打一次,修为就低一分,体内的伤势就重一分。
  步幽空明白叶老哥在折磨自己的同时也在帮自己锤炼修为,这种万载难逢的机会,步幽空自然不会错过,所以自始至终脸上都有着坚毅的神色。
  当自身第四缕道文被磨碎,吸收的时候,步幽空就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伤势,喉咙传来一股温热,紧接着一口鲜红的血液喷了出来。
  没过多久,他便昏倒了过去,而在他昏倒后,剑体依旧在搅碎他的金属性道文,当身上仅有的八缕道文被磨灭后,剑体便不再管这个元力被封锁了的男人,由于吸收了金属性道文的剑体,则发出了丝丝缕缕的金光,这些剑光在一点一点的蚕食,净化那些留在剑体上的血液。
  昏倒的步幽空此刻只感觉浑身无力,昏昏沉沉的来到了一个金色空间,空间里有一个全身泛着金光的小人,那个人和步幽空长的一模一样,此刻的小人正受着极大地痛苦,只见外部不断飘来白色的剑气,他们正一剑一剑的劈砍着那个金色小人,每一缕剑光都能卷走一抹金色。
  小人很痛苦,他看见步幽空后,异常痛苦的朝步幽空吼道:“救我,快救我,我是你日积月累修来的八段武皇道纹,要是我没了,你就的武皇道果就彻底没了。”
  听到此话的步幽空,第一反应是准备拖着疲惫的身体阻挡白色剑气,武皇八层的他,励志要成为强者,去往赤城,守护南国的江山和百姓,大战即将来临,南国少一个武皇强者,就要用更多修为低下的武者的命去换。所以他不可以死在这里,他也不能把修为丢在这里。
  越往这方面想,他就感觉身体越有力,当他身体越来越有力时,识海空间,金色小人对面的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又燃起一颗深红色的心火之苗,而以前在他心中藏住的各种恩怨芥子,一个一个的浮现出来,不断向那颗火苗奔去,得到负面情绪的补给,火苗越燃越大,而步幽空的神志也随着火苗的壮大逐渐失控。
  金色的小人被剑气折磨的痛苦不堪,用命令的语气,朝步幽空说道:
  “快点,燃烧你的生命,献祭你的生命,追随我吧,让我融合你,让我成为你心中致高的信仰,这样我们将获得无比强大的力量。”
  步幽空听到追随等字体,本能的想反抗,但是金色小人的话就像有魔力一样,让他情不自禁的沉沦,另一边心之火越燃越旺,那些恩怨加进来之后,心血之火显然没有得到满足,继续引诱着步幽空内心深处的情绪。
  当所有的负面情绪被燃尽,心之火已经充满步幽空大半边心脏,从外面可看到他的整个胸膛通红一片,犹如刚出炉的陶瓷。
  这时候不断燃烧的心火,以一个奇异的节奏跳动着,这种奇异的节奏在勾引着步幽空,试图将它所有的情绪都引进火里,一旦他所有情绪成为燃料,那么他就会散失神志,被心魔主导,成为魔物。
  在此时,步幽空的心中开始走出了第一个人影,那是他的爷爷步追冥,步追冥迈着大步,潇洒的走向心火,平静的对步幽空说道:
  “孩子,我步家男儿自小修武先修心,一身浩然气,何必怕这个区区的心之魔火,小劫而已,爷爷去罢,说完就扑向大火,紧接着便化作了灰烬。
  随后,那些守护在赤城,战死在城下的步家儿郎,也陆陆续续的走向心火,最后他的父母,他的妻子安娜,他那淘气的儿子,可爱的女儿都纷纷冲心中走出,向他道别。
  步幽空看着眼前的一切,修心的祖训回荡在脑中,慢慢进入一种空明状态,平静了下来,随后神志逐渐恢复,他轻轻地笑了笑,自信道:“我自人间来,何曾惧红尘,”
  当他以心声说完这句话后,只见那心火逐渐停止了火势,慢慢的凝固起来,就如同烧红的水晶,冷凝后的的样子,晶莹剔透。
  步幽空从凝固的火红色水晶看到了自己的样子,思索了一下,便自语道:“这才是我步幽空,我步家男儿怎会臣服他人,何况是你这个没有生命的杂碎。”
  说完一脸坚毅的看向那个痛苦不堪的金色小人,随会平静的向小人走去。
  离小人越近他承受的压力就越大,毕竟这是他日积月累的修为,金之道文。
  金色小人看着步幽空走近,急切的说道:“难道你要放弃我么,你可....”
  不容金色小人说完,步幽空便不理会他,看向那些纯净的白色剑气,伸出笔直的右手,气势如虹的说道:“借我一剑,诛杀。”
  那白色剑气似乎像听得懂一样,纷纷朝步幽空汇去,只见步幽空右手一挥,金色小人便支离破碎。
  斩碎金色小人后,步幽空平静的说道:“你可知道我是何物?”笑话,区区修为而已,没了就再挣回来,大道是追求的路,而非臣服的主。
  另一边,甩走了步幽空的叶老头,对着安娜说道:很多年前,我去过西方,在哪里亦认识了一位故人,他和你一样是光暗大神体,说完便陷入了沉思
  老头的话,让安娜异常震惊,和自己一样的光暗大神体,难道他说的是那位,要知道近几万年来,他们西方一共出现了了两位这种体质大成者,一位是那个传言已经死去的好几万年的吉美家族的圣者,另一个就是自己,
  没等安娜开口。老头便又说道:“和你提起那位老朋友是因为我知道你将来肯定是要离开的,你有不得已离开的理由,我知道你不能带走你的孩子,所以我替我不在的伙伴向你说声谢谢,谢谢你给予红雨的温暖。”
  还是没等安娜开口,老头走了,无礼至极。
  殊不知他只是不愿打开某些回忆罢了,那个光暗大神体吉美秀英.皇。那个等他万年的女人,他多少是有些愧疚,但是年轻的时候,错过了便是错过。所以他帮助步幽空,除了红雨自然还有自己的原因,不愿意年轻人像自己一样辜负她人。
  斩碎金色小人的步幽空,从昏迷状态醒过来,胸口的余热还在,口角的鲜血依然红艳,只是自身的八层武皇修为不在了,但实力好像有没变。那把带血的剑也不在给步幽空压迫感,而冥冥之中还略有亲切。步幽空没有丝毫因为修为不在而颓废,相反劫后余生的他,此时神清气爽,喃喃道:
  “我步家男儿岂可为道奴,修为法则而已,何须他人施舍,心有浩然,万般皆不惧。”
  这时吞噬步幽空金之铭文的剑体的发出阵阵轻鸣,天地中一圈又一圈的金色涟漪开始不断聚集,天上乌云四起,雷劫突降,意气风发的步幽空长褂随风飘列,目光坚定,随后迎向天空的雷霆,并大声吼道:心有浩然,万般皆不惧。
  贪玩的步凡尘听见父亲的声音,看着天上的乌云以为要下雨了,奔跑着回家,路上嘴里重复道:心有浩然,万般皆不惧。
  先前心劫,道劫一起渡过的步幽空之后不仅得见了真我,还斩掉了以前留下的修为隐患,将修为凝实,而且隐隐约约悟出自己的路。最终有新的八缕金之法则烙印到了步幽空体内,而这些金之法则才是他自己的法则。
  这一切和那柄名为真的剑息息相关。
  雷劫很快结束,剑体不再束缚步幽空,他回到屋舍前,已经是傍晚,没有打扰叶前辈,只是在他门前深深鞠了一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