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之伏笔 第十七章 练剑,鸡危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一月后的小岛上,步幽空在屋前的板凳上静坐,而其前方,两道身影正在胡乱的挥舞着手中
  一月后的小岛上,步幽空在屋前的板凳上静坐,而其前方,两道身影正在胡乱的挥舞着手中的木质短剑,不太熟练的手法加上不用心的结果便是,步幽空教了一周有余的平神剑,在步凡尘和红雨手里演绎成了丐帮的打狗棍法。
  步幽空也不不去管两个孩子练得如何,毕竟为人父的他,除了在巴奇克小镇短暂的教过莫妮凡,是真的没有什么教人经验,自己都不知道如何教,自然任得孩子自己来。更何况两孩子的剑式虽然很乱,但步凡尘对平神剑的理解还是比自己这个父亲当初要稍稍精些。
  红雨练得久了,便有些乏味,两只大眼睛滴溜溜的看向步幽空,朝后者投去一个撒娇的眼神,喊道:
  “父亲,红雨的手好酸喔,可不可以休息下啊。”言语间甩了甩自己自己拿着木剑的右手,还特意用左手指了指右手肱二头肌的位置。没等步幽空开口答应,就快速的跑向步幽空,把后者的手从大腿上挪开,自顾自的坐了上去。
  步幽看着调皮的红雨,眼神里有些许无奈,还有一缕疼爱的说道:“今天的时间还没到,咱们家红雨又要偷懒了么。”
  红雨急忙伸手捂住步幽空的嘴巴,眉毛上扬,一本正经说道:“才不是呢,红雨没有偷懒啊,红雨只是让哥哥多练点,不然红雨练熟了,哥哥就不能练得那么熟了,爹爹可不得冤枉红雨哦。”边说还不忘观察步幽空的表情,见后者漏出哭笑不得的表情,红雨这才松开手,漏出洁白的牙齿,嘻嘻的笑了起来。
  步幽空看着这个按照人类年龄已经六岁的,身体却还停留在她一岁模样的小红雨,一时间硬是没有搞懂小家伙的话是是什么意思?
  这个脑回路还真是别处一格,红雨练熟哥哥就练不到那么熟了,额,难不成练剑跟吃火锅一样,你吃了他就么得了不成,当然他也是舍不得打骂红雨的,毕竟小家伙很会哄人。
  坐在父亲腿上的红雨,一会揪揪步幽空的胡子,一会又把步幽空的脸当做玩具泥,在那里揉过来揉过去。
  兴许是休息的太久,也很无聊,她拿起那把端木剑,悄悄的跑向步凡尘。看着步凡尘有点疲惫的在那里挥剑,明明极其想去玩,但是碍于后面父亲的威严又不敢停下的囧样,红雨心里就乐的跟花似得。
  这一对比还是自己更得势些嘛,虽然红雨没有你的个子高,平时偶尔要依着哥哥,但咱这待遇还是没得比啊,想到这里,心里就更开心了一点。
  拿着短剑,对着步凡尘大喝一声道:“大高个,看我平神剑来也,”边喊举起木剑,乱七八糟的向步凡尘偷袭过去,对于红雨而言,不偷袭能咋个办嘞,他比自己高这么远,正面对抗肯定不是对手的嘛,虽然以自己身体的灵阶强度,让他砍都没事,但红雨还是孩子诶,孩子不能有修为,嗯?对,就是这样。
  听到红雨挑战的话语,同时感觉到背后一阵凉飕飕,有点无聊的步凡尘立马来了精神,随后转过身,举起短剑,笑嘻嘻道:“红雨小贼,休得放肆,在我剑术大师步凡尘面前,还敢耍剑,看我不打得你屁滚尿流,吃我一记大平神剑,”边说边迎向红雨,恰好和红雨那故意放慢的木剑在空中交接。好家伙,双方第一次交锋,竟是落得个平分秋色的局面。
  见偷袭无果,红雨假装漏出一点震惊的神色,握住木剑,在空中旋转一圈后,剑尖直至步凡尘,故作严肃的说道:“不曾想,阁下的感知力竟然已经到了如此地步,看来今天免不了一场恶战,也罢,今日就让阁下见识下红某的绝技。”说完红雨握着木剑,整个人在原地打了个转,并同时喝道“大大平神剑。”向着步凡尘慢慢刺去。
  另一边见红雨’气势如虹‘的冲过来,步凡尘也是不禁有点紧张起来,听到对方的平神剑有两个大字,心里暗道一声不好,对方一来便是大招,自己可得小心应付,于是乎默不作声,亦是握着木剑,在原地打了个转,同样一记大大平神剑回应对方。
  又是一招对拼过后,两人各退好几步,并大口的喘气,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交织了一些,两者嘴角漏出了一抹浅浅的诡笑,步凡尘首先开口,严肃的说道:“敢问阁下师出何门,使用的剑法居然和步某使用的如此相似,莫非你是偷师不成。“
  红雨有点想笑,但还是被她忍住了,可不得露馅嘞。
  不过哥哥你也是,咋这么逗呢,啥叫极其相似啊,名字都一样的好吧,还好红雨我内心强大才没有笑出来,收拢神色,带着怒气道:“哼,满口胡言,说我是偷师,须知道我师承的可是上可捉日月,下可镇九幽的步大大大大超级剑神,由不得你信口雌黄,看我代表正义消灭你。“
  正在喝着岛上那高级灵茶的步幽空,听到这句,差点就呛到了,不禁苦笑,心想,你两的小把戏偏偏自己就行了,硬是要夸夸你老爸么,自己也没打算不放你们走啊。
  步凡尘见着老爸的囧相,心知时机到了,朝背对着老爸的红雨使了个眼色。
  红雨接收到对面的眼神,收回刚准备发出的大大大平神剑,顷刻间充斥着无比愤怒的情绪,并且大喝道:”哼,小贼,辱没我师门传承,实乃不共戴天之仇,今日,我红雨便要替师门铲除异己,“说完手中的剑不断的在空中画着圈圈,并喊道”看我终极大杀招,超级无敌十个大平神剑“
  步凡尘见对方“杀意汹涌”,场上的局势十分紧张,自知不敌,急忙转身,向远方跑去,边跑还不忘说道:“今日步某无心再战,来日在来取阁下首级,告辞。”
  听见步凡尘越跑越远,红雨那迟迟不肯发出的大杀招只好落了空,但后者的话语实在是猖狂至极,红可忍步不可忍,大声喝道:“休跑,拿命来,偷偷瞄了一眼背后的老爹,见后者只是笑着抿茶,似乎没有注意到自己这边的动态,悬着的心顿时放下来,然后朝着步凡尘远去的方向追去。
  后山的的那块大石头旁,一只体型硕大,高达一米多的公鸡早已等候多时,今日他可是等着邀功呢。因为在昨晚,正当它准备回家时,却感觉冥冥之中有股奇怪的牵引,然后它就莫名其妙的独自走到了后山的后面山腰。
  它感觉很奇怪,因为那晚的后山和往常很不一样,它明明记得自己以前来过这里,而且不止一次,但今天的后山山腰却给了它一股陌生感,因为这里的地势和环境似乎改变很大,而且它刚才还感觉到一层透明的网状,类似水幕的东西从自己眼前消失了。
  这里长着黑漆漆的参天大树,每一颗都只是百丈有余,或许是晚上的缘故,这只单纯的鸡感觉到有点心悸。但它鸡大爷怕过谁呢,这整片后山,除了那俩不把自己当鸡看的人,谁敢惹它,于是提着心胆,昂起金色的鸡头,就义无反顾的继续走着。
  终于上天不负有心鸡,在走过一颗全身碧绿的茶树后,它终于看见一个发着光的山洞,仿佛前面是宝藏般,宝盖头心里的害怕感一股脑的抛在脑后。一想到前面又可能是一个特别好玩的圣地,它又能立功,紧接着就是在红凡教的地位一越千丈,就忍不住一声豪气的鸣叫。
  走进洞里,里面有着很多它从来没见过的五颜六色的透明水晶,每一颗水晶都在发散着极为浓厚的极致能量,似乎只要吞掉其中一颗,就能让宝盖头受益终身,而且这里面的晶石数不胜数,吃掉一颗根本不会有人发现,至于它是不是有主之物,关我老宝屁事,难不成你还能有我红凡教家大业大不成哦。
  但奇怪的是宝盖头并没有去吃掉一颗,而是继续往前走,因为它隐隐约约感觉这里面的东西似乎和她的教主有关,所以它得为教主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
  越往里面洞口越来越窄,而且半路之中的墙上挂着很多奇异的果实,走了也不知道多久,前方的洞被一颗纯红色的晶石填满,大约三丈左右的圆形晶石,完美的填充在洞中,没有丝毫的盈余,洞明显还有很长,但在往里面都被红色晶石填满,已经没有路了。
  宝盖头心里突然冒出一股强烈的炙热感,它的识海给它的信息是里面有巨宝,要知道他们亚风鸡一脉不是以战力著名,而是因为他们的天赋是寻宝,他们对能量异常的东西有着天生的感知力。而此时内心的躁动,无不是说明里面有了不得的东西,它甚至都不需要做什么,只要碰碰这个红色的晶石,就能得到许多好处,但他想了想,确是毅然的回了头,径直回了家,只等明天带着两个教主来邀功。
  就像刚才所说,它走到这里,在确定了里面有了不得的东西时也确定了这是教主红雨的东西,它不会动,因为它觉得这对红雨而言很重要。
  也幸的它没有动,在它离家时,它的族人和岛上很多生物,就开始盯着他了,他们能够在岛上平稳生活的原因,自然是因为叶搏鸿,叶搏鸿这么多年一些不要的东西全部都扔在岛上了,当然他带回来,看不上随意乱扔的东西,对他们而言都是一生难遇。
  连他不要东西都是至宝,何况后山他精心准备的仙藏。要知道那玩意对岛上的十阶级别的超级存在都有那么一点点的帮助,如果光以价值比较,后山的东西可能不及岛上的一些兵器,但其红雨却是至关重要厄,所以重要性不言而喻,所以他们得看着那只得到示意的鸡。
  把握的好就是它的机缘,因为它和红雨的关系,洞口的晶石都能用来提升品质,而且岛上的灵兽也仅仅它有这个机会。但一旦贪心,碰到最里面的生命原脉,他的族人将毫不犹豫将它捉回,废掉金色凤冠不说,还会将其镇压在族内,在红雨证道的千年内,永不释放。
  当然如果她的族人敢稍微有那么一丝不忍和犹豫,等待它将会是形神俱灭,更甚者它若心生恨意,它的族群都将遭受灭顶之灾,被岛上的强大灵兽直接抹去,毕竟这是自保的最好办法。
  别看那个红胡子平时和蔼的很,他们常年不要脸皮的赖在岛上,甚至安家,坐着享受好处,红胡子都不在意,那是因为他不愿意去管它们这些蝼蚁罢了,就像蚂蚁在人们面前搬运落在地上的食物,通常不会有人在意那点东西。可是一旦越界,那他们绝对会死得其所,叶搏鸿这种层次的人,绝对不会因为做了万年的邻居而对他们有丝毫的怜悯,仅此而已。
  宝盖头最后的毅然回头,连洞口的东西都没动,没有像上次偷吃果子一般,也算间接的成就了未来的三人组,它那八阶的父母也对它彻底的放了心。而他们的这个孩子极有可能出的了禁海,并且走向亚凤鸡族群更远的山巅。
  其实即使她越界了红雨也不会太在意的,毕竟和步凡尘一起长大的红雨,和没有与步凡尘长大的禁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在性情与道心上都互有影响。
  终于逃跑成功的步凡尘和红雨,脸红扑扑的来到宝盖头旁,小心翼翼的看向身后,父亲并没有追来。两人相互对视一眼,知道自己的计谋没有被识破,在大石头上得意的哈哈大笑起来。
  笑了一会,捂着肚子的红雨眼睛弯的跟月牙一般,痴痴说道:“嘻嘻,我也太棒了吧,这么容易就骗过了老爹。“
  步凡尘连忙抢说道:”还有我诶,说厉害咋就忘记带上我嘞。“
  红雨嘻嘻道:“好吧好吧,哥哥也厉害啊,和我一样厉害呢,下次咱还用这招成不,我下次再凶点,用超级无敌十一个大平神剑。”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是默默道“嘿嘿,哥哥也厉害,只是要比红雨差那么一丢丢,就一丢丢就好,不要太多的嘞。”
  宝盖头早就想邀功了,只不过被赶到的两人给撂在一旁,心里顿时就不平衡了,心想鸡爷我可是发现了一个重大的宝地诶,你俩货在那笑啥呢,难不成没注意到你鸡爷脸上得意的神情?
  想到这里宝盖头像是明悟了什么,突然鸡脸一紧,暗道不好”难不成我的那个宝地他两已经知道了,我滴个奶奶喔,这个可不行,这我还怎么邀功升级呢,这不是简直要了鸡命么?
  不过注意到两人后来又一脸期望的望着它时,看见那熟悉的表情它才放心下来,心里不禁膨胀起来,”好嘛,你鸡大爷果然还是你鸡大爷,你两还不是得苦苦哀求我,哈哈哈“
  继续昂着那高傲的头颅,拍了拍还是没毛的翅膀,一脸献媚的说道:“来来来,请教主和副教主上机,宝盖头带你俩去往一处新的圣地,可有劲了。”
  红雨第一个跳上鸡背,双手握住宝盖头的脖子,双眼希冀的看着宝盖头,欣喜问道:“啥,宝盖头你说你又找到了一处新的圣地,”边说还激动的摇了摇宝盖头的脖子。
  感受到脖子上传来的巨力,宝盖头急忙说道:“当然是真的,教主你就放过我的脖子好吧,它已经经不起你的折腾了”,言语间一脸哀求的看向步凡尘,说道“副教主大人,您能不能管管你家的教主啊,在这么下去,你英明神武的护山护法就要英年早逝了诶。”
  步凡尘咧着嘴笑了笑,将红雨的手从宝盖头脖子上挪开,并假装正经道:“红雨,可不能这么欺负宝护法,要不得,要不得哦。”可能他都忘记自己才是副教主,而红雨是教主。
  红雨嘟着嘴,双眼炯炯有神盯着步凡尘,然后跳在地上,和步凡尘比了比身高,发现自己和他的差距越来越小,当然,红雨自己反正是觉得越来越小,真实怎么样,管她呢?
  红雨还不是想快快长高,可是么得法子哦。但是只要自己认为和哥哥的个子差距再变小就行了嘛,偷偷高兴了一会后,郑重的说道:“好吧,红雨听你的就是了,可是等以后长大了,红雨比你高,把你娶回家后,你得听我的喔,可不准反悔,这是你早就答应的嘞,拉过勾,反悔就是大猪头。“
  步凡尘满脸自信的说道:“那肯定啊,我可是一言九鼎,你放心撒,等你比我高,就听你的,现在听我的。”心里却是偷偷笑道“小红雨,你就做梦吧,怎么可能比我高,看看咱现在比你高大半截嘞,做啥梦呢,娶肯定会的啊,咱自己不是有娃娃亲嘛,才不可能把你给别人嘞,“想道这里步凡尘就像捡大便宜似的会心的笑了笑,而红雨总想着自己总有一天会比他高,也是开心的笑了笑。
  一人一龙骑着一亚凤就这么快乐的奔向了那个山洞。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