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之伏笔 第十八章 红尘同入梦,年禁两皆知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不知何时,叶搏鸿已经来到了步幽空身旁,他的脸上还留着一缕回忆的神色。步幽空看到老者到来,流出一丝无奈的神色道:“红雨她还是孩子,是不是有点早了。”
  叶搏鸿难得没有不理步幽空,反而是略带思索的说道:“你可知红雨她是什么。”
  步幽空陷入沉思,他有点懵,难道不是和龙有关么。自己虽然境界低,不过这应该还是能看出的,话说就算您老大哥修为高深,我一个小小的武尊不入您法眼,但好歹也是武尊啊,这点见识还是有的吧。
  只不过他没敢跳起来和叶搏鸿吵,找死也不是这么个找法,眼前明显不太适合开玩笑,他又不傻。
  见步幽空有点懵,小小的脑袋充满了疑惑,老者竟然难得漏出了一丝笑容。带着一丝玩味的说道:“不妨说说,你以为的红雨是什么种族。”
  步幽空见叶搏鸿如此模样,知道自己应该猜低了红雨的出生,于是有点惊讶的道:“难道红雨不是普通的龙裔,而是一条有着纯净血脉的真龙?”
  可是红雨破蛋而出时也没有什么天地异象出现啊,虽说红雨后来朝在无知晚入灵,但龙族本就强大无比,有些有着龙族血脉的亚龙也是可以达到的吧。想到后面,步幽空想起这么多年的红雨的经历,特别是步凡尘和红雨在一起,自主锻体的事情,他突然发现他自己都快不相信红雨是亚龙了。
  可是若是一条真龙,那还得了,毕竟南国步家三万年的历史,他都没有看到过一缕关于真龙的事迹。只在书中了解到真龙数量稀少,每一条成年的真龙皆有平灭山河的神通,最重要的真龙在中后期,有极大机会入祖境。而且大部分真龙在成年期都可达到武尊的修为,举族武尊,这得多么耸人听闻。
  南国在南大陆已经是强国了,但按照他离开南国对步家的认知,整个南国的武尊,除了刚晋升的他,整个南国恐怕就只有他爷爷步追冥,和那个镇守在赤城的黄无二是武尊。由此可想举族武尊,是多么恐怖,更恐怖的是有一部分能达到九阶,个别甚至能到达十阶。如果说红雨是真龙,那么也即是说......
  其实步幽空不知道的是,自人间屠神之战开启,神话时代结束。真龙,天凤等,要么战死在天外,要么被屠戮,那里还有什么真龙,天凤。
  他在书中看见的真龙介绍其实才是真正的亚龙。真正的真龙除非直系极少部分血脉,生而血脉极纯,成年后便是真龙,其余都是从亚龙不断进化而来。那极少数的十阶及其以上的亚龙便是有机会成为真龙的存在。
  而步幽空所认为的亚龙不过是一些具有龙血的灵蛟罢了,当然也不能怪他,毕竟连叶搏鸿都没有经历过屠神之战,何况是他呢?
  要知道神话时代结束,龙凤之秘就成为了野史般的存在,不断消退在世人的眼里。即使后来有,也只有极少部分人或者一些特殊的族群知道而已。
  叶搏鸿听见步幽空的回答,不禁笑了笑,然后简单的摇了摇头,猜不到很正常,但你步幽空空长这么大,在禁海生存数十年之久,竟然只是以为红雨是一只亚龙,说出去岂不让人笑掉大牙。
  如果让叶搏鸿知道步幽空嘴里的亚龙只是天赋较强的灵蛟,估计他都懒得和他说话,直接把他丢出岛了。
  也不怪步幽空,毕竟在外界,大多数人都将具有亚龙血脉的灵蛟当做亚龙,将亚龙中的佼佼者直接当成了真龙,而真正的真龙则没有确切的记载。
  步幽空这下彻底懵了,心想:“卧槽,老头你又摇头是什么意思啊,你笑个屁啊,难道我又猜错了?你是想吓死我么,连真龙都不够格,怎么滴,你还是大哥呢,我看你是王八蛋吧。你他丫的不会真把我,当成和你平辈的吧,尼莫不是傻子,我去你大爷的。我他娘的真龙就已经超出我的认知范围了,难不成还有比这种应天而生的神兽更离谱的玩意?你确定不是在玩我,如果不是玩我的话,那你肯定是傻了。
  看见叶搏鸿在哪里笑而不语,一副智珠在握的样子,步幽空就想冲上去掐死这装逼得玩意:你要找乐子,也别挑这时候,红雨怎么说也是我的半个女儿啊,说不定步凡尘以后还会把另外半个也补全,你这么搞心态,要不是我打不赢你,你都活不过这集啊。
  叶搏鸿自然不会去探究步幽空心里在想什么,实在是没有必要,只是看着步幽空一脸沉思的样子,半天没憋出个屁来,越看越觉得有意思,毕竟格外衬今天的景嘛,谁让红雨那丫头喜欢黏你一点呢!
  山洞中,步凡尘三人此刻正在拿着山洞里各色果子胡乱的咀嚼着。
  也幸的步凡尘本就体质特殊,再加上叶搏鸿这几年有意无意的帮他打了些基础,这才没有爆体而亡。要知道他们吃的果子可都不是什么凡品,红雨和宝盖头本身就是灵兽出生,体质先天强大,所以都没什么大事。
  红雨正刚吞完一颗晶莹剔透,葡萄样子的灵果,正准备摘下一颗时,嘴巴被塞得圆滚滚的宝盖头,急忙伸出翅膀往里面指去。宝盖头所指的地方,正亮着一股淡淡的红光。
  原来自从三人进入洞中,洞内的生命原脉深处,一颗红色,数米大小的菱形晶体便感应到一股强悍的牵引力,于是晶石便散发出淡淡的红光,不断的融化着生命原脉内部的晶石。
  红雨也注意到了那股红光,看到红光逼近,红雨只感觉内心深处像是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一般,非常的暖,而且红光给她一股亲切的感觉。
  步凡尘和红雨好奇心重,都被红光所吸引,好奇的朝着里面走去,而宝盖头貌似对吃更有兴趣,还是不断的在那咀嚼着各种高级灵药。
  就在红雨离红光不足一丈时,不知何由,红雨周身冒出了数以万计的红色血丝。这让步凡尘很警惕,因为他知道,红雨只有在有情绪或者特殊时刻这些红丝才会出现,而且以往不管如何,都没有出现过这么多的红丝,这次的数量让他都觉得很骇然。所以潜意识的不想红雨受伤害,他就拼命的想去抓住红雨的手,同时呼喊她的名字。不过那万千红丝似乎能阻断一切般,即使是步凡尘也不能靠近红雨,当然红丝也没有伤害步凡尘。
  当红光与红雨接触时,那万千红丝就像管道一般,疯狂的吸取那浓厚的生命之力,似乎遇到天生的补品一般。并且越往里面,红光越多,不一会便走到了堵住整个通道的红色晶石处。
  当红雨走的越近,原脉深处那颗菱形晶体反应越发强烈,像是找到自己的宿命般,拼命地想要被融合。那处红色晶石遇见红雨,立马就被融化处一个人形通道,刚好能够让红雨进入,而此刻被生命原脉吸引的红雨,虽然被包围在万千红丝中,但她的意识是非常清晰的。
  知道这红光对步凡尘有用,她才没有管他,当然她也不知道咋管,这种情况她也没遇到过,只要不伤害到步凡尘,她才不会管嘞,因为她本来就懒嘛。
  另一边的步凡尘与红光相遇时,他只感觉全身细胞活力大增,一股浓烈的生之气充斥着他的身体,而且当更多的生之气进入到他的体内,他第一次在小岛步入武之初境的经历,零零散散的出现在他的脑中。
  关于两个灵魂融合的片段他记不得了,但是后面获得新生的片段却是格外的清晰。那段重生的记忆不断的在他脑海中回荡,一股对于生之属性的明悟渐渐加深,加上生之气的不断灌注,他的周身渐渐浮现出一缕缕透明纹路。
  当他极为靠近那处晶石时,周身的生之气已经无比的浓厚,这让他有些承受不住。当细胞活跃到一个顶点时,如果不能及时处理,就会爆体而亡,也就是传说中的过补,如果是单纯的生之力,倒不至于如此,只是生命本源本是无色之物,而眼前的生命原脉呈红色,自然是因为里面暗含禁之息,也就是红雨的本源。
  只是这里面的禁之息并不纯碎,可即使不纯碎,那也是禁之息,光一个禁字就足以说明它的强大。
  眼看步凡尘就要承受不住,被红色晶石完全包裹的红雨也在此刻沉睡起来,而那些红丝在吸收大量能量后,却慢慢的一分为二。红丝在分开后便更加快速的吸收着生之力,这也使得外面的红光稍稍弱了些,并且红光的红色素,正慢慢的自行剥离,往红雨身上聚集。所以步凡尘所吸收的能量,慢慢变成了纯碎的生之力,一来二往,倒是自动解决了过补的问题,让他的身体处于一个平衡转态。
  这时,他周围的透明纹路不断的凝实,最后一股脑铭刻在他的身体里,也是此时,他那沉默许久的九色丹田突然有了反应。
  只见那透明的生之元力不断涌进他的细胞,而细胞里的生之元力慢慢向丹田处汇集,当一缕生之元力进入丹田后,立马融进了中央处最大的那颗透明乳白色的晶莹球体中,没过一会圆球就轻车熟路的长出了一颗小山丘,随后一股能量自球体分出,最终在球体上方处形成了一个比光暗两颗球合起来都大的透明的小球体,并散发着极致的生机。
  不同于木属性的生气,那是真正的纯碎的生之真谛。而先前那股随生之气一同吸收的禁之力,并没有一丝进入他的丹田,毕竟禁之力不会和任何元素共享丹田,除非是臣服关系,否则谁能支配这种独自存在的伟力。而那些别吸收的禁之力也没有逸出,而是不分灵魂和肉体,融入到步凡尘的四肢百骸和灵魂深处。
  当生之纹路铭刻在步凡尘的体内时,他居然后天明悟了生之属性,让其又多一则属性。也是此时,脑海中一股异样的记忆被拉起,竟是因为生之力的缘故,将步凡尘的梦里世界直接拉了出来,让其直接昏迷了过去。
  梦里的她迷迷糊糊的过了两年,小学毕业已经十二岁了。今年他读了初一,虽然是陌生的环境,陌生的人,但早熟的他没有一丝畏惧,反而是充满期待的进入校园,因为他要在这里完成爷爷的愿望,考上高中,再考上大学,圆老人家的书生梦。
  在红雨融合生命本源时,一股浓烈的生命之力,以小岛为中心向四处散发而去,覆盖的范围更是宽达万里。
  小岛外围一头幼年金色鹏鸟,从远处闻息赶来,在距离小岛百里时冲入水中,化作一条巨大的鱼,游到小岛的根部,贪婪的吸收着那些生命之力。竟是五年前步凡尘悟道后,出来觅食的那只鲲鹏,还有那条劫后余生的深海硕鲸,早在年前就到了小岛周围,奇怪的是它区区五阶实力,居然能到这里,而且没被吃掉。与此同时一只在禁海胡乱游了两年的剃渡鱼,和一群低灵级的乌龟,正趴在一个大家伙身上缓缓赶来。凡生命之力辐射到的地方,万灵皆欢呼,无一敢争斗,毕竟那个老头向这方天地露出了一缕威压,自然是没有生物敢妄动。
  步幽空自然知道小岛的变化,但他此刻最关心的还是自家红雨,毕竟他又不是瞎子,自然知道动静的来源,虽然早就知道红雨的成长之路不会简单,却硬是没想到会是如此不简单。
  红雨的觉醒开始,叶搏鸿也不再逗步幽空,当初既然愿意让步幽空和安娜带走红雨,那他也确实应该给步幽空解释下红雨的来历,也让后者知道下他到底有个多么了不得的女儿或者是准儿媳。
  将脑海中陈旧的记忆翻出,见他缓缓开口道:“越是得天独厚的生灵,往往越容易孤单,他们成长所带的意外和因果也就越重。“
  步幽空沉思一会,随后补充道:“所谓孤单是指强者看光阴垂落,亲朋相继离去,故人不断消亡,最终只一人独揽星河万里。当七情六欲皆寂,那些山巅之人,身心只愿向道,也只能向道还是....“步幽空没有继续说下,而是望向叶搏鸿,希望这个强者能给一个答复。
  叶搏鸿又轻轻摇了摇头,缓缓道:
  “亲朋既有之,何来大寂寞栽,他们或许已经不能被包含在万物之类,因为他们自身的强大就足以与一族抗衡,但也正因此他们也不算一个真正的族群。因为他们只在时间长河中出现了寥寥数次,不是隐匿,而是他们没有传承一说。
  历史将红雨这一类称为禁,禁是他们的名字,也算是他们的族名,他们与万族不同,他们有着自己的力量,不在五行内,处于生死外。他们的力量独特而强大,被称为禁之力。也仅仅只有每一个族群中千万年才能出一个的诡异之材,才能与他们抗衡。
  即使我们所知的神话时代,那些高高在上的神,都对这个种族极为忌惮。所谓大道五十,天演四九,人遁其一的说法根本不包括他们,因为他们生来就是异类,是异也是一。而他们的每一次落幕也是因为那个道一的相争。
  据我所知每一个禁都非先天而生,而且禁可以是任何生物,所以他们没有确定的族群,因此他们极少有同伴,至于亲人,除了红雨她父亲有着一缕禁之力,勉强可以称之为禁之外,我未从在任何古籍中查阅到禁有父母或者子女,红雨的确算是这个大时代的意外,“
  步幽空瞳孔集聚收缩,叶搏鸿给他传达的消息实在是太过劲爆,但他心性也是不俗,立马回过神来,急切的问道:“既然不在生死中,那些禁如今亦不在世上,敢问前辈他们最后的去向是。“
  叶搏鸿看了一眼步幽空,发现此子心性还勉强可以,红雨有个不错的父亲,他也是有一缕欣慰,继续沉声道:
  “大部份死于宿命之争,部分死于无法言说的意外,剩下的极小那部分自行蜕化,禁之力自然消失,不再是禁,禁自然就没了。”
  步幽空没有接话,平复了一下呼吸,神情凝重的望着叶搏鸿,等他给出答案。
  叶搏鸿继续道:“提起宿命之争,又不得不提到禁的宿敌,另一个孤独的种族——年。“
  步幽空听到年这个词,不禁呼吸急促,陡然失声道:”什么,年,可是人间那个过年的年。“
  步幽空的反应被叶搏鸿收入眼底,道:“就是人间那个年,那个东方传承无数时光的年,其中隐秘,我也是所知不多,你可知人族为何要过年?“
  步幽空呼出一口浊气,隐隐猜到什么,道:“莫非是我人族举族伐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