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修心修心的开始 第四章 收徒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第二天步凡尘又去了医馆找陈瓦,可能是挨打习惯的缘故,他的身体恢复的很快,他那臃肿的眼睛在医馆好药的医治下,进本已经好了,身上的外伤也在恢复当中。
  能下地的陈瓦在和步凡尘聊了几个时辰后,就提出要回家的请求,医生自然是反对,叫他继续观察几天。但在陈瓦的一再坚持下,医生只好给他开了几幅药剂,放他离去。让步凡尘惊讶的是陈瓦竟主动邀请步凡尘和他一起走走,不过没邀请步凡尘去他家做客,不知何故。
  两人出医馆时,赵宽自然是要跟在后面,而陈瓦见赵宽要和他们同行,脸上不禁流露出了一丝难为情的神色。步凡尘见此,略作思索后,嬉笑的和赵宽表明了单独和陈瓦走走的意向,后者有些拿不定注意,毕竟眼前这位,委实不能在他眼皮下出事,便有些忧心。
  步凡尘只好把赵宽拉到角落,有点不好意思的展露了下自己的浅弱修为,意思是我有自保的能力,前辈大可放心,赵宽毫无办法,只得答应。让他感到舒心的是步凡尘展露的实力明明足以碾压他,可为何态度会如此谦卑。与他认识的好些脾气,性格都很好的公子哥不太一样。那些公子哥虽然为人处世也很亲和,不会仗势欺人,但要他们对一个毫无关系的修为低下的人如此,怕是极难。知道赵宽不和自己们同行后,陈瓦终是漏出一丝安心的神色。
  又是那处小巷,步凡尘和陈瓦伫立在巷口前,今天的陈瓦明显比昨天的他要自信许多,当然仅仅是因为对方是步凡尘,换个人估计他也比从前好不到那里去。
  主动拉了拉步凡尘的手,陈瓦盯着那让人畏惧的小巷,说道:“小弟,前面小巷有些阴森古怪,待大哥去探探路来,你且在这等着哥哥,记住万不可跟着大哥,不然冒出几个毛贼,哥哥怕误伤你。”说完拍了拍步凡尘的背,示意他不要动,而陈瓦自己则迈向陋巷。
  步凡尘看着陈瓦那萧瑟的身影,对方那想掩饰又掩饰的不够好的想法,竟是有点感染他了。虽然陈瓦极力的在心里告诉自己要勇敢,而且非常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步态,可他迈在巷里的颤栗的裤腿,还是被步凡尘收在了眼底,这让步凡尘心里有了一个决断。
  足足经过了十一个光亮不足的角落与支口,陈瓦终于从巷的一头来到了另外一头,从他破开领子的抹布衣服里可以看见几颗微小的汗珠,而他的胸口也因为急速跳动的心脏,起伏不断。回头扫过巷口,发现依然没人,再次确定昨天那三个凶狠的大汉和那帮孩子王都不在后,陈瓦这才长长的舒了口气,平静了心情,先前沉重的脸色瞬间奔放,取而代之的是轻松和喜悦,不在像过来时那般小心翼翼,撒开步子,快速的跑向步凡尘。
  “哈哈哈,步小弟,来,跟着你陈哥,不用担心,我刚刚已经去看过了,那传说中凶神恶煞,专在阴暗角落捉小孩的鬼怪都不在,咱可大大咧咧的走过去,别怕,这里我罩的住。”陈瓦自信的笑道。
  步凡尘漏出一脸崇拜的眼神,伸出了大拇指,真挚的说道:“咱大哥可真行。”他并没有说出他知道陈瓦在这里被欺负的事。
  他愿意这样,自己陪他又如何,他认为自己年纪小两岁,所以把自己当弟弟,自己又何尝不是把他当弟弟呢,何况那三个大汉,自己总是要去会会的,至于是先强后柔,软硬皆施,让他们本分做人,还是说自己人生即将第一次杀人,都得看缘分不是么,我的拳头比你大,你又无理在先,那么我小步就要请阁下好好的听听我这个小孩的道理了。
  一边走着,陈瓦就一边给步凡尘的说着这里的江湖故事,步凡尘之前看过江湖故事,此刻听人说起又别是一翻风味,他也是非常的入迷,不知不觉两人已经走了两个时辰左右。步凡尘倒是不觉得累,反而觉得好玩,毕竟他也有着先天战师后期的体术修为。可身为凡躯的陈瓦也丝毫不累,倒是有些许奇怪。
  来到一处废弃的屋舍后,陈瓦不再给步凡尘将那些传奇故事,经过这么久的思考,他终于有了决断,眼里那缕从医馆出门就有的犹豫之色,缓缓消失,取而代之的一股决绝,坚毅的眼神。停下脚步,转头望了望后方,确定没人后,大呼了一口气,右手伸向裤裆,手里那两枚元石被握的铁紧。
  “小尘,我不得不跟你说件事,但我说了之后,你可以生气,甚至你打我几下都行,我绝对不还手,谁还手谁是鳖孙,但我还想和你做朋友,因为朋友对我而言很重要,可以么?“陈瓦凝重的看着步凡尘说道。
  被陈瓦突然凝重的眼神震到,步凡尘神色有些慌张,说实话那两颗元石于他而言根本没什么概念,而且他对钱都没什么大概念,毕竟是第一次用,有概念才怪。所以聪慧的他一下子有点懵,仔细想了想和陈瓦交流的两天,除了开心好像就只有开心了嘛,你陈瓦这是整那处,不能因为你是我瓦哥就可以肆意妄为吧。呡紧嘴巴,带着慌张,有些不解的看着陈瓦,缓缓道:“那啥,我生啥气,你可是我刚拜的尊敬的瓦哥啊。”
  “真的,不管我做了什么,确定真不会生气,”陈瓦惊喜的追问道。
  “大哥,还请直言,小弟自当好好听着,保证不会生气。”步凡尘双手抱拳,向陈瓦来了个江湖之礼,真挚的说道。
  见步凡尘非常真诚,陈瓦这才放心,摊开手掌,把那两颗带着汗渍的元石送到步凡尘跟前,带着些许怯懦和不舍说道:“其实上次我卖给你的海鲜只值四百个铜钱,虽然我没用过你给我的这个石头,但我知道他是那些神仙才能用的宝石,价值远远不是几颗铜钱能比,所以,所以是我黑心,欺骗了你。”说到最后陈瓦几乎声细如蚊。
  步凡尘看见那两个三品元石,才恍然大悟,露出一福原来如此的表情,他还以为是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呢,结果一颗小小的石子,硬是被瓦老哥你说成填海巨石了,这可吓死步了。
  陈瓦见步凡尘如此,还以为是他知道真相,处于动怒的边缘,连忙补充道:“其实我昨天就想给你的,但是没有什么好的机会,”见步凡尘笑着。陈瓦以为他是怒极反笑,扭过头,有些难为情的继续说道:“好吧,我承认,除了没机会,更主要的是我有点贪心,我从昨天就一直在犹豫要不要还给你,是我心眼小,掉钱缝里去了,但今天我想清楚了,钱固然重要,特别是我这样的家庭,但我陈瓦还算是个男子汉,我可以靠自己再挣,但我真的不能失去你这个朋友,毕竟我真的再没有其他的朋友了,”说道后面,陈瓦几乎是吼出来的。
  时间凝固了一会,陈瓦手中的元石还躺在原处,而想象中步凡尘怒气冲冲的质问他的画面也没有出现。陈瓦甚至都做好了让他打一顿消消气的打算,毕竟是自己有错在先,而且自己年长,又打不痛的嘛。
  见没动静,陈瓦悄悄的转回了头,却发现步凡尘已经不见了,这才赶忙握紧元石,抬头寻找步凡尘。那可是不能外漏,容易引祸的东西,自己刚吃过亏,可得长点记性。
  步凡尘在陈瓦扭过头时,便猜到他要说些什么,假装没看见一般,径直往那条已经是泥泞路的泡腾树走去,因为他发现那棵树下有一条长长的软枝丫,可以用来荡秋千,这么好玩,岂可错过也,至于你陈瓦大哥,那点毛蒜皮的事,我才懒得听了,当然也是故意不听。
  看见陈瓦抬起头,正在到处寻找自己,步凡尘放声道:“瓦哥,俺在这嘞,这玩意可得劲了,你要不要试试。”
  见步凡尘在远处已经荡起秋千,陈瓦是又无奈又有些生气,无奈的是我在和你说正事,你小子怎么净知道玩,生气的是那玩意可不敢轻易拿出来,要命的啊,你小子知不知道它的危险性。只好快步跑上去,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小尘,你到底有没有听见我在说什么啊。”
  “听见了啊,元石嘛。”步凡尘笑嘻嘻道。
  “啊?那你怎么不收回去呢?”陈瓦惊声道。
  步凡尘带着不解道:”为什么要收回去呢,“知道陈瓦为难,假装有愠怒,又补充道:”你还做生意呢,我这个不做生意的人,都知道在商言商这个道理,你咋个就不开窍哦,买卖就是买卖啊,那有讨还的道理。“
  “可是,那些海鲜确实不值这个价。”陈瓦郑重的说道,见步凡尘一脸有点生气的看着自己,陈瓦考虑了一翻,眉宇间有一丝自然的欣喜,试探性问道:“那要不,要不,我只还给你一颗,另外一颗我收下,等我换成钱之后,请你吃有名的葱油饼?”
  步凡尘看着那个明明极其需要,心里又过不去的难为情陈瓦,忍住笑意,假装无奈道:“诶,没想到,瓦哥你我兄弟义薄云天,竟是被这可恶的两个石头挑拨离间,搞得局面如此尴尬,罢了,罢了,今日就让步某扔掉它们,以正浓情,”说罢,就要起身去夺陈瓦手中又握的铁紧的元石。
  陈瓦见步凡尘果真有扔掉元石的打算,吓得赶忙把元石塞进裤裆里,还不忘夹紧双腿,伸出一只手拦住步凡尘道:“尘弟,万万不可,可使不得,既然你执意不要,那为兄自然妥善保管,自是不得影响你我情谊。”说完便嘻嘻的傻笑起来。
  那里扔得呢,他的母亲还在病中,还有小妹要养,决定拿出元石,便已经是他挣扎许久的结果,毕竟友情旁,还有立于中心的亲情,只是理亏,他才战胜了那本就该有的贪欲。当然也正是贪欲不大,所以在渡口边,他才有想追上来还元石的想法,才被步幽空捕捉到,不然步凡尘也不会有机会看到他被打的场面,两人自然也不会再遇。
  看见陈瓦那颗纠结的心终于不再纠结,步凡尘这才放心下来,不然一直是那个难为情的陈瓦,自己怎么好意思和你提其他条件呢。步凡尘脸上扬起一股不怀好意的笑容,试问道:“瓦哥,你该不会今天支开赵总管,叫我单独出来,就只是为还我元石吧。”
  陈瓦下意识就要说的是的,步凡尘抓住机会,在他还没开口说话之前,有点难过,抢先说道:”果然,瓦哥还是不把小尘当哥们啊,我还以为你是要邀请我去你家做客呢,诶,看你的样子肯定是没想过,诶,都是我自作多情了。:说完便满脸的不高兴,洋溢着落寞的神色。
  陈瓦见此,赶忙开口道:“怎么会呢,我,我就是想叫你去我家玩的啊,就算在我家过夜也是可以的。”说完这句,陈瓦就后悔了,长年养成的卑微感在他眼神里来回游荡。
  听到陈瓦如此说,步凡尘立马又恢复了笑容,上前拉着继续难为情的陈瓦就继续往前走去,从陈瓦半路拿出元石,他就猜到对方可能没想带他回家玩,当然原因他或多或少,从梦里的经历猜到大半,但他也不是一直生活在宫中的世子啊,不会觉得朋友家简陋。
  在路上的那半个时辰,步凡尘主动给没读过几年书的陈瓦讲起了在商言商的故事。
  等到陈瓦家的时候,虽然步凡尘心里有准备,但还是有点惊讶,陈瓦家周围的宅子都是较大的,而陈瓦家就三间木房,两间睡觉,半间厨房,另外一半放着一口老旧的棺材,看样子好像还是拼装板的。厨房旁有个捡漏的茅草小屋,用作茅厕。让步凡尘吃惊的不是他家房子小,而是里面设施太过简陋,两间房除了两张简床,和一个木柜子,竟然没有任何家具。当然也正因为没有任何其他的东西,所以没有杂物,显得比较整洁。
  见陈瓦还是有点难为情,步凡尘自顾自的在厨房拿了一个小凳子,坐在还有着热感的火坑旁,笑着说道:“瓦哥,你今个是咋了,怎么一整天都是一副难为情的脸色,不像那个洽洽而谈的你了,我要不叫你难为瓦得了。“
  陈瓦看着笑着很无邪的步凡尘道:“你不觉得我家?”
  “我说过啊,我们的这里都一样啊,何况我们还是朋友,朋友怎可苟以富贵化分之呢。”知道陈瓦的心思,步凡尘指着胸口,看着陈瓦的裤裆处,振振有词道:“而且,你以后指不定成富豪了,到时候我还能蹭饭呢。”
  听见步凡尘的回复,陈瓦内心深处的卑微感又被狠狠的挖掉一大寸,在想了想裤裆里那两个宝贝,瞬间咧着嘴,漏出漏风的大牙齿,嘿嘿大笑起来。
  其实陈瓦是个不自卑的人,相反,他很自信,面对所有异样的目光,他都能坦然接受,只是因为对方是自己的的朋友,所以他才过分小心和不自信。
  陈瓦的母亲丘故芝和妹妹陈瑾儿在下午时分才回来,以前陈瓦也曾在外连夜守在崖边捕虾,回来也有鼻青脸肿的情况,只是陈瓦一直都是以摔跤的理由搪塞,在习惯了之后,他过夜不回家,丘故芝也就接受了。
  丘故芝体型比较瘦弱,常年带病,妹妹陈瑾儿只比步凡尘小半岁,和红雨差不多大小,但个子要比步凡尘低一个多头。娘俩中午便上山采野菜去了,毕竟家里收入单薄,只靠陈瓦卖海鲜,而且还不是每天都能卖出,故能省点就省点。家里没有任何家具,也是因为早早就卖了出去,补贴家用。
  丘故芝看见步凡尘的时候,等陈瓦介绍完步凡尘,不可置信的热情的打了招呼后,把陈瓦悄悄的拉在一旁,问他是不是惹事了,不然这么个光看衣服就知道是个富家公子的步凡尘怎么会是他的朋友,还认真的叮嘱他,如果是在哄骗人家,赶快还完东西,把别人送回去,这样的人他们得罪不起。
  无论陈瓦怎么解释,他的母亲都有些不信。陈瑾儿平时呆在家里没怎么出门,也是不敢和步凡尘说话,一直不敢看步凡尘。
  懂事的小姑娘勤快的拿起木盆,洗起了野菜。直到后来,步凡尘自来熟,连声的叫丘故芝姨,并询问如何洗菜,丘故芝这才放下心来。
  说来奇怪,在发觉陈瑾儿和丘故芝有些紧张后,步凡尘反而是放开了,主动活跃起气氛来,比如主动去帮那个在自个家拘束的陈瑾儿洗菜。在得知步凡尘读过很多书后,陈瑾儿很是欣喜,极为简单的饭后,还主动问了步凡尘很多内容,小姑娘很聪慧,甚至在记忆方面比步凡尘都强。只是一直没钱读书,只的自己自学一些哥哥以前的书和一些捡的旧书。
  在得知步凡尘要在这里留夜后,陈瓦把那张极旧,有点发白的床套换了,取出了原本再过至少一年才用的新床被,他的母亲提议,在木床上垫些衣服,会柔些,被步凡尘笑着拒绝了。
  傍晚的时候赵宽出现了,步凡尘知道他一直跟着自己,所以叫了他,很诚恳的请求赵宽去帮他查一件事,他要知道那三个大汉的下落,并言明,可以告知他的父亲,也请他转告父亲,他今夜不回去了。赵宽自然答应下来,毕竟步幽空的声音又在他心湖响起,而对步幽空而言,步家武修,修武必修心的祖训不能忘,步凡尘愿意自己修心,自然极好。
  赵宽走后,陈瓦犹豫一翻,最后借砍竹子编竹笼的借口追了出去。他兑换了一颗元石,剩下那颗他想留给聪明的妹妹,毕竟在路上他不止听了在商言商的故事,还问了步凡尘关于元石的用处。即使兑换的那颗元石他也只准备换一百两银子,剩下的存在典当行,慢慢用。赵宽想到步幽空让自己出面的用意,便答应了陈瓦的请求,承诺明个把银子送来,因为他身上没有现银。当然他帮陈瓦,也有其原本的本性他也比较欣赏的缘故。
  另外一边从步凡尘那里,陈瑾儿第一次听到关于修行者的故事,两眼充满希冀,少年少女聊得高兴,步凡有些飘飘然,收了陈谨儿做半个徒弟,事后才感觉不妥,毕竟陈瓦是自己的大哥,这不差辈了么,当然他没好意思赖账。
  晚上步凡尘很晚才睡着,一是因为第一次在外过夜,有些许不太适应,二来,即使常年生活在较为简单的岛上的他,对陈瓦的床也感觉有点过于生硬,和简陋无关,单纯的不太适应,所以他很难想象陈瓦这些年如何过来的,在心里给陈瓦又多打了一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