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修心修心的开始 第六章 昨夜撒网,饵落鱼现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离渡口不远处的一个三角岔路,穿着新衣的陈瑾儿和一身破破烂烂的陈瓦,手里捧着热乎乎的卷饼,边吃边等着步凡尘。陈瓦抹了抹嘴角的油渍,一脸满足的盯着妹妹,再次问陈谨儿还要不要在吃点,自己有一个还没开吃,可以分她一半,陈谨儿拍了拍圆鼓鼓的大肚子,举起还剩小半的卷饼,由于刚咬了满满一口饼,故不能开口说话,只能示意陈瓦,自己已经吃饱了,这不还有小半个都快吃不完了。
  确定妹妹已经快吃饱后,陈瓦咧着嘴,嘿嘿一笑,这才掀开那层薄薄的油纸,似乎是不想吃太多亏,还把油纸上有油的地方都给舔了一遍,这不上面的肉味也是很香的嘛,然后从最外边没肉的角落,慢慢往里面咀嚼。
  他也记不得自己多久没吃过肉了,大概是半年又或者一年。以往那些没卖完的海鲜,他都会低价卖给市场的老板,只有一些极少的残次品,拿回家给母亲补一补身体,每次母亲叫他和妹妹一人吃一点时,他总会把自己那份分成两份,多的部分给母亲,少一点的给妹妹,自己则是潇洒的说道,自己已经吃过大个的了,这些他们吃就好,所以像这种带着肉的饼,于他而言就是不可多得的美味,现在是,以后也是。
  步凡尘赶到的时候,陈瓦和陈瑾儿已经在岔路口等了半个钟头,倒不是步凡尘迟到,相反他还提前了一会,只是陈瓦和妹妹担心步凡尘万一早到,找不到他们会着急,于是和妹妹大清早就从家里赶了出来,当然早点出来,能买到肉稍微多点的葱油饼也是其中一个小原因。
  “哈哈哈,你们咋这么早就来了哦,不好意思哦,让你们久等了。”步凡尘开心的说道,脸上全是看见朋友的欣喜,没有丝毫晚来的歉意。
  “不会啊,我和哥哥也刚刚才到的嘞,而且我们刚刚在这里吃了一个巨好吃的饼,嘿嘿,”陈谨儿今个反倒是一点不害羞,像是遇见老熟人一般,两只大眼睛弯成月牙状,不太明显的小酒窝,衬着纯净的小脸,有点偷吃东西的感觉,继续道:“不过今天没有给你留哦,嘻嘻,哥哥说你是大公子哥,气量像小木船那般大,所以不会生气的,对吧。”
  “诶,瓦哥,你咋能这么埋汰老弟呢,我这当小弟的气量再大也不可能有你大撒,咱们小瑾可不能全信咯。这生气是不可能生气的,但那啥大公子哥是个啥玩意,能有咱几个这铜墙铁壁般的感情重要,休得再提,休得再提。”步凡尘略带无奈的说道。
  “哈哈,是我这当大哥的无礼了,嘴臭,一定改一定改。”陈瓦貌似是江湖经历挺多一般,入戏也是极快,笑着说道。
  抖了抖身后的竹篓,那根小木叉和竹篓相互碰撞,发出一阵摩擦声,似乎在暗示众人,别忘了今天的目的,陈瓦指着一条小路,扯了扯嗓子,正声道:”那咱出发,大哥今个就带你们驰骋虾角湾,把那些虾兵蟹将一网打尽。“
  那还等个啥,走咯走咯,步凡尘和陈瑾儿异口同声道。
  赵宽在送步凡尘到达岔路口后,便折弯向那三名大汉家赶去,按步幽空的意思,他要去给三人道个歉,当然作为比三人强太多的道歉,也就是说句话,给点钱,表明那天自己只是无意打伤三人。
  由于赵宽出手并不重,三名大汉的身体素质也不差,那三颗石子,并没有打进他们身体太深,只是些皮外伤,在养了一天后,便基本无碍。
  只是三人依旧不敢出门,虽然那天那个突然出手的典当行高手,并没有继续追杀自己三人,他们也没有看见那人最后是否救了那个卖虾小子,因此他们心,到现在也不敢确定那名高手,是不是那小子的亲人。或者那高手也是为那两颗元石而来,又或者根本是巧合。
  但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故没有搞清楚情况之前,他们一直都是心惊胆战的,像他们这种常年在海外靠命讨生活的人,遇到这种温水煮青蛙的情况更是害怕,三人也不是没想过,被找上门,一死了之,可是胆子又不是一直能挂在嗓子眼,一旦经不起煎熬,反而更糟,显然目前就是如此。
  刻着花纹的木门半关着,透着的那点门缝恰好够三人看见外面的情况,三兄弟中的老大叫王一,老二叫王二,老三自然是王三。
  王一此刻坐在正对木门的一个椅子上,神色紧张的望着门外的动静,每当一个影子出现在地上,他的心就会加速跳动,直到影子的主人完全出现,他才暗吐一口浊气,稍稍放松下来。
  相比王一,王二、王三倒是轻松许远,虽然也紧张,但心里想着自己家老大在,也就好过许远,就算要死也有大个的在前面,自己有什么好怕的呢。
  王一已经坐在那个位置两天了,期间甚至只吃了一顿饭,见自己大哥一直这样,平时三兄弟中最得势的老三,伸出手猛然的拍了下桌子,一脸狠决的说道:“大哥,二哥,咱怕个毛啊,要来早该来了,这都两天过去,也不见来,再说了,就那小子,咱又不是不知道,不就那个没丈夫的丘寡妇家么,他家要是有这么大靠山,怎么会过得这么惨,孩子会连学都上不起?”
  王一大口的喘着气,原来是王三拍桌子那下,把处于紧张的他吓得失神了。那一瞬间,他差点点,只差一点点就要潜意识托起放在身后的大刀,一刀了解这个差点吓死自己的弟弟,两眼怒目的盯着那个玩意,努力的平复着自己的怒气。
  王三见自己有点吓到王一,看着那愤怒的眼神,有点心虚,气势一弱,看向也有点被惊到的王二,弱弱的说道:“二哥,二哥,你劝劝大哥,我说的不无道理啊。你看,你们也不信那个高手是他亲故吧,再则如果那位高手是为了那两颗,“说到这王一和王二狠狠的瞪了王三一眼,王三自己也意识到什么,急忙改口道:”那两颗上好海胆,得了之后不是也没追我们么,那就说明他不会在找我们,而且你我三人很清楚的知道,那天那小子拿出元石时,周围根本没人啊,所以第二种情况的可能性也很小。退一万步说,那人得了元石,我想他也不会在为难我们三人吧况且那最后一种情况,我觉得是最有可能的,那位前辈,那天可能只是恰巧出手,至于原因我就不得而知。“
  听到王三的解释,王一和王二也不是没想过,但就是不愿相信也不敢相信而已,这时见王三大胆的说出,王一也觉得是自己太过小心了。因为王三的话,转移注意力的两人,都没发现,在三人谈话时,有一个人影已经站到了门缝间,正是赶来的赵宽。
  王三说完后,见大哥,二哥有了些反应,立马来了精神,在哪里滔滔不绝的继续他的演说。而王一察觉到屋内的光线有些暗,不由自主的往门口看去,不看不打紧,一看要老命,那个这两天来一直在心中折磨自己的身影,此刻正在自家大门那巍峨的伫立着。
  王二见大哥神色不对,眼神急速膨胀,像是看见什么了不得的东西一般,顺着大哥的眼神也是朝门口看去,好家伙,一时间没有站稳,竟是一个趔趄,坐倒在地,在倒地的同时还不往胡乱的打向正越说越来劲的王三,歪打正着,一巴掌狠狠的抽在了王三脸上,打的后者一脸懵逼。
  见自己的到来,给这一家三兄弟带来这么大的震撼,赵宽眉宇间漏出几缕歉意,边向前走,边笑着说道:“赵某不请自来,还请三位见谅啊。”
  正想质问二哥为什么打自己的王三,听到陌生的声音,不禁扭头看去,看到来人,刚想说的话,被活生生咽下去了,而他的裤裆处,一股带着异样的液体,呼之欲出,还好他双腿一夹,这才没有出洋相。
  三人之中,心神最稳的反而是原先最紧张的王一,在关键时刻他还是保持着头脑清晰,因为他知道越在这种时候,越不能慌,努力的回味着赵宽的话,想要给出应答。
  没办法,前者给他们造成的心里阴影实在太大,哪怕是一句简单的话,他都需要反应很久。看着赵宽带着笑向他们走来,而先前他的话里也没有恶意,王一终于是回过神来了。
  立马强行挤出笑容,笑着说道:“不知前辈大驾光临,是我们待客不周,何来见谅二字呢,还请前辈上座。”说完,王一桩转头看向两个弟弟。那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老三被他自然忽略,见他愠怒的喝道:“老二,还不快快上座,你是想让前辈在我们家站着么?”
  王二听到这里,立马也是回过神来,赶紧爬了起来给赵宽搬了个凳子。
  赵宽也不客套,直接坐了下去,不等王一开口奉承,他便说道:“我是皆容的赵宽,职位是武总管。那天出手误伤三位兄弟,实在是不好意思,今日前来,便是送些钱财过来过来,当做三位的补偿。“
  王一听见赵宽的话,心里悬着那颗心终于是放下来,他也没有多想,毕竟以后者的修为,没时间跟他们这些蝼蚁玩游戏,急忙陪笑道:“前辈此言诧异,我三人并无大碍,劳烦前辈亲自过来,还怎敢索要财物,”说完看了一眼往二,王三,使了一个眼神,示意两人识相点,不要在惹眼前这位生气,心里有天大的怨气,也给老子咽下去,然后继续说道:“听前辈的意思,那天难不成遇见什么什么事了。”
  “嗯,那天刚好打杀了一个小偷,碰巧那三枚石子落空,就打伤了你三人,我准备上前查看时,你三人又退走了,我又要处理皆容的事情,一时间走不开,所以没有赶上来与你三人道个歉,这不今日前来,特地为三位兄弟给点补偿。”赵宽真挚的说道。
  王三听见赵宽的话,扑通一下坐在了椅子上,差点没哭出来,大声说道,“我的总管爷爷,您可吓死我了,您是不知道我哥三这两天真的是过得生不如死啊,活怕我们是哪得罪您了。”
  赵宽只是浅浅笑了笑,不可置否,没有答话,强者该坚持就得坚持,不然就有些假了。
  听见王三的话,王一真想一巴掌拍死这个智障玩意,就连王二都想把这货扔在厕所里,直接淹死,当初老爸老妈生这么个腌臜货干啥,这是要害死三人的节奏啊。只是见赵宽没有生气,王一也不好发作。
  思索一番,眼里闪过一抹智色,恭敬的说道:“想必前辈找到我们三人也不容易,以前辈的身份专程来看我们三个,实在是我们三人莫大的荣幸,前辈如此重视我等,前辈若有用的着的地方,我兄弟三人定当赴汤滔火,在所不辞,“说完便示意王二,王三,两人急忙点头。那真挚的眼神,要是换个经验不足的人,还真有可能信了。
  赵宽看了一眼王一,刻意漏出些许赞赏,“既然兄台如此爽快,我也不藏着掖着,”说着从怀里拿处一颗三品元石,继续说道:这是我的补偿加一点心意,想必你们也知道皆容的规矩,三年一次的公选马上到来,我不想在这个节骨眼出什么意外,今日前来,也是想借此机会,给三位赔个不是,顺便麻烦三位仁兄,在渡口和那群水手兄弟多说说我的好处,让他们知道有我这么一号人物在,到时候多给我投两票,这一颗元石,你们三人可自己分配,也希望三位尽快做好这件事,有些事迫在眉睫,我担心有人在我前面就有动作啊,”赵宽故意将迫在眉睫四字加重。
  王大,王二三人看着那颗元石眼睛差点没移开,而懦弱的王三此时却在心里想到,既然赵宽愿意亲自送元石过来,那岂不是说明那捕虾小子手上那两颗......难不成自家三兄弟祖坟冒青烟了?
  见王大,王二有点失神,赵宽自己将元石,放在了桌子上,自己身为强者,说完该说的,自然是要离开,就像王一所想的,要不是事出有因,自己哪有功夫陪他们三浪费时间,起身就要离开,这时王三似乎想到什么,立马提问道:“前辈,那日有一小孩偷我们三人的钱财,我兄弟三人还没来得及教训他,不知他现在状况如何,”
  王一和王二听到弟弟突然问起这个,一时间有些没想明白,不知这个弟弟搞什么鬼,虽说平时为人处世方面大哥最圆滑,而且在人情世故方面王一也最为擅长,但不得不承认的是老三往往是鬼点子最多的一个,而且也是他的鬼点子,让三人暗中赚了不少钱,所以虽然他平时爱惹事,但两个哥哥也是一直护着的。
  听到王三的话,刚转过身的赵宽,嘴角微扬,浅浅一笑,沉思一会道:“你们说那个穿着破烂,还散发着鱼腥味的小孩?,你们走后他就爬了起来,跑的飞快。哦,我说呢,原来是偷了你们的钱财啊,真是人心不古啊,”说完也不管三人如何献媚,把木门彻底打开,刻意拔地而起,御空而去。
  如果三人认真听懂他的话,不再继续财迷心窍,今日这元石就是他们的机遇,但是钓鱼之时,最不怕的便是鱼儿知足。
  看到赵宽御空而去,三人眼里满是震惊,原来自己三人还是低估了他的实力,幸好幸好,自己三人和他无仇,不然死了,官府都不会立案,就算有人报案,官府也查不到任何线索,这等修为说完强者,杀自己三人,能有个屁的痕迹。
  王三最先回过神来,拍了拍王一,说道:“大哥,别看了,人都走了,快把那颗元石收起来,你忘记刚才那位大人说啥了,迫在眉睫啊,这不是叫咱们尽快么,这可是个大靠山,不能怠慢啊,说不定咱兄弟几个以后就发达了。”
  “对对对,老二在柜子拿十两银子,中午请那几个哥们吃一顿,”顿了顿,王一再次说道“不好,拿二十两,明个在请他们搓一顿,一顿热感情,二顿表来意,他们才不好拒绝,今个别提这事,只管吃饭。”
  不一会三人就出发,赶去渡口,路上王二曾问王三,刚才为何要提那个小子,王三只是笑嘻嘻的说道没啥。他准备去渡口看看,安赵宽所说的话,那小子应该没多大事,如果今天还能在渡口看见他,那么他晚上就要与兄弟几人商量点有趣的事了。
  在三人出门的同时,正在皆容里面一处小湖钓鱼的步幽空,终于是钓上一条浑身斑点的鱼,面楼微笑,自言自语道:“鱼儿哦,你看你,是不是心太贪了,我的直钩你都上啊,这浑身斑点,是不是心黑的缘故。”
  另一边,陈瓦说是带妹妹和步凡尘捕虾,捕鱼。其实就是带他们去收现成的,那网是昨天他悄悄来虾角湾早就放好了的,毕竟如果现放的话,今个就几乎不会有收获的。
  说来也奇怪,以往虾角湾是没有什么太多干货的,就像它的名字一般,虾角,这里就是一个角湾,水不深,所以平时没人来这里捕,这也是陈瓦能把这片地带化为自己地盘的缘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