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修心修心的开始 第七章 网起篓关,破腹止卵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渡口边,一家酒楼中,王一王三两兄弟正坐在桌上点菜,性情较为憨厚的王二早早地去渡口邀请那些水手朋友,都是一个渡口的,他们平时私下也会聚在一起喝点小酒,叙叙旧,毕竟他们这一行相对还是很危险,动辄小命就交代了,都是打工的人,所以大家的感情都还算可以。
  “大哥,我就不一起吃了,你知道他们不太待见我,要不是你和二哥,我恐怕早就被打了,我还是不一起吃了,免得耽误大事。”王三面露微笑的朝王一说道。
  听见老三如此说来,王一思索一番,觉得这次老三怎么就突然开窍了,嘱咐王三不要惹事,老实本分点,过几个钟头就回来,三人一起回去。王三满脸兴奋的答应了,叫小二拿了一只烧鸡后,就匆匆离开渡口,找了一只小船,在渡口那不断游荡。
  卖了一上午海鲜的陈瓦,今个心情格外的好,从前他一天最多能有一小盆的海鲜,只能卖给一个客人。而今天那些大个的家伙被他分开来卖。这不,今天已经卖出足足五只大龙虾,三条海带鱼,而且今天的买家,有好几个都是大金主,虽然没有像卖给步凡尘翻三十倍那么夸张,他也翻了三倍到四倍,用他的话来说,诶,这些个财主老爷,可有钱了,不会计较他这些小钱,当然如果遇见那些计较的,他一般会选择原价卖。
  竹篓里还剩下四只大龙虾,两条海带鱼,抖了抖发黄背包里沉甸甸的铜板,不得了诶,足足一百零六贯铜板,今个可不就是大丰收了么,足有十两银子。
  望着远方一条即将靠岸的花船,一看就知道是出海游玩的富商,陈瓦决定做最后一次冲锋,然后带着玩得不亦乐乎的两个小将,去自己的秘地给他们做顿大餐,美其名曰盛世野炊。
  “左右将军听令,让我们去攻陷那座豪华的巨轮,将他们的钱财,能夺多少就夺多少,千万记住,不可硬来,只可智取。”陈瓦指着那条花船,神采奕奕的喝道。
  “左将军,步凡尘得令,随时待命。”
  “右将军,陈瑾儿得令,随时待命。”
  两人握紧小船的两只桨,神色严肃,蓄势待发,异口同声的说道。
  只见陈瓦举起闲着的右手,向前一挥,步凡尘和陈瑾儿就喝道:“出发,”相互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哈哈大笑起来,然后使劲的划着桨,向着花船而去,在路上还哼上了步凡尘教他们的战歌:
  青海长云暗雪上,
  孤城遥望玉门关。
  大浪百战穿金甲,
  不破富商终不还。
  这是他梦醒后脑海中的诗句,只是将那万里黄沙改成了海里的大浪,把那古国楼兰换成了游玩的富商。
  小帆船荡起雪白的水花,在海上飞速驰骋,这已经是他们今天重复了十数次的场景,但他们依然乐此不彼,像是不知疲倦般。
  如陈瓦所料,船上果不其然是一位身宽体胖的贵人。在甲板上有着数名歌姬打扮的舞女正在偏偏起舞,富人身旁,一位穿着艳丽,五官精致的年轻妇人,正有些疲懒的坐在铺着棉段毯子的椅子上,似乎是有点玩累,所以她兴致并不高。那个富人见身旁的佳人兴致不高,正皱着眉头,不知如何是好,心里想着等下了船,再带身旁的佳人去看看花灯。
  陈瓦常年在渡口卖东西,这种情况当然知道该这么做,这时候可不敢直接吆喝卖海鲜,那生意可就黄了啊,转头小声嘱咐步凡尘和陈瑾儿道:“将士们,前方敌城太过庞大,我们必须更换策略,不然麻烦可大了。”
  陈谨儿和步凡尘今天已经配合多次,默契十足,同时应道:“全凭大将军做主,属下自当肝脑涂地,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待会,我负责划桨围绕着敌城转,小妹你就扯大嗓子可劲的念那首。我是一只漂泊的小虾米啊,咋就没人把我吃,我这浑身英雄胆,可不怕你这美丽的姑娘,姐姐你且仔细听,一两可口虾仔肉,脸上岁月走半分,要是张村刘姨把我要,明个就是黄花大闺女,哦哇喔哇喔。“
  “左将军,你等小右念完,你就拼命的附和,你这么说:虾米虾米不要急,大爷拿你来送礼,乖乖帮我哄伊人呐,下次还要把你吃。两位将士,此战非同小可,你两可莫要出岔子”陈瓦假装严肃的说道。
  或许是因为人多不怯懦,两人居然没有多少害羞,想着有人陪自己,也不管那么多,在小船要靠近花船时,就大声大开始二人转。
  船上那位丽人起初没有多大兴趣,只是无聊,顺便听了听。富人见佳人并没有因为下面的小船的动静有太多的情绪变化,正打算叫人赶走众人,这时听第二遍的丽人却是突然噗嗤一笑,嘴里情不自禁的轻念着虾米虾米,被那句大娘变闺女惹笑。
  情人眼里出西施,在富人眼里这简直就是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朝旁边的管家使了个眼色,后者立马走到舵手那里,让其将船停下。
  “蓉蓉,想不到这虾米竟有如此功效,要不我们去看看,”富人和丽人都知道虾米没这功效,但好不容易有机会能够搏佳人开心,富人肯定不能放过,这才故意说道。名叫蓉蓉的漂亮女人,索然无味,正愁无聊,就点头答应了。
  陈瓦见花船停下,眼露喜色,知道成了,朝左右将军点了一个赞,示意两者继续,便把小船向夹板出划去。
  丽人看见三个小孩,湿漉漉的身上卷满泥沙,那个稍微干净点的小女孩还那么可爱,女人与生俱来的母性光辉让她眼里有了一抹怜悯,一旁的富人久战商场,当然注意到了佳人的变化。
  主动开口道:“小兄弟,你们的虾怎么卖啊,“
  陈瓦知道这也是不可多得的赚钱机会,但这种情况要价越少,往往得到最多,举起那一两斤的海虾,便弱弱说道:“大老板,咱这虾可好嘞,而且卖的贼便宜,只卖一惯铜钱,绝对是最诚实的价格了。”
  果然,听到这么大只虾,只卖一惯铜钱,丽人的眼神又变了一下,有些柔弱的看向富人。富人见此,忍住心里的欣喜,带着不忍的同情眼神侧向丽人,说道“管家,拿五两银子过来,给这位小哥,他的那几只虾和鱼,我全要了。”
  听见富人五两银子把自己东西全要了,陈瓦既高兴又有些难过,高兴因为他从未一次挣这么多银子,难过的是他原本以为最多卖出两只,剩下几只他还准备给自己家左右将军做大餐。但这么好的商机也是不可流失,看来只好明天事先藏点,今个就先全部卖给富人,然后待两人下馆子去,明天再带他们去海鲜野炊。
  王三在渡口转悠了许久,终于在那只花船的不远处看见了陈瓦,见后者没事,还在继续卖海鲜,说明他还缺钱,他心中终于确定了那两颗元石还在陈瓦手上,不禁漏出了满意的笑容。他的眼神里流露一抹残忍,同时一股狠意也是情不自禁的散发而出。
  身有武灵级修为,步凡尘感知力和预警力都非凡人可比,在王三刚出现时,他就注意到了,那时他只是想着:好嘛,我正打算去找你们,你倒好,倒是挺主动的。并没有杀心,只是想着教训几兄弟一翻便可。但感知到后者的狠意和那抹冰冷的眼神后,两分淡淡的杀意,在心中缓缓升起。
  当然两分杀意远远不够,他还不能说服自己,或者说理由不够。
  丽人在富人给了五两银钱过后,明显心情有所好转,可能是因为刚刚郁闷的心情被那三个孩子扫空了,所以看着那没有意思的歌舞,也觉得有那么点乐趣。
  这时刚才买完虾鱼的管家不知何时来到了富人身边,轻声道:“老爷,按照你的吩咐,刚才又悄悄给那三个可伶的小孩,送了三十两银钱,是在没人的时候送的,没有人看到,所以他们不会有漏财之险。”管家的声音偏小,但恰好能让丽人听见。
  而丽人在听到管家的话后,清澈的眸子看向富人,眼里的爱意在缓缓的增加,竟是走过去,主动牵起了富人的手,问富人晚上可想好吃些什么。
  富人不动声色,宠爱的看着丽人,心里却是由衷的感谢那三个卖鱼娃,说道:“吃汤圆吧,你不是喜欢么,我安排了,汤圆好,一家团团圆圆,”那个一家咬字极重。
  先五两银子起心情,得人意,再悄然三十知缜密,安人心。太多易假,太少易反,商人之道,诡也。
  贴近傍晚,他们回家的时候,陈瓦说请步凡尘下馆子,步凡尘拒绝了,并以自己今个要回家陪父亲吃饭的理由,提前与他们分开了。
  和陈瓦,陈谨儿分开,步凡尘眉宇间多了一股忧虑,此刻的他心里非常的矛盾,既有去的理由同时又有点害怕。要去是因为作为朋友,他必须守护他们不受侵害,害怕是因为第一次做这种事情,而且他知道自己心里是有几分杀意的,可他连动物都很少杀过,何况是人呢?
  衣服都没换,他便来到和赵宽约定的地点。见步凡尘有些犹豫,赵宽作为我过来人,轻松说道:“其实步小哥不用去,这些事我可以帮你完成,既护了朋友,又不用难为自己。”
  步凡尘自然知道赵宽的意思,也不怪后者看破自己的心思,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说道:“请赵叔带路。”
  去往王一三兄弟的一条偏僻小路上,步凡尘曾连问赵宽三个问题。“赵叔你杀过人么,杀人后害怕么?如果赵叔要好的朋友有危险,你会如何做呢?赵叔,杀人要不要偿命呢?”
  赵宽笑而不语,用手指了指心脏的位子。看见赵宽这样后,步凡尘反而没有了那缕忧虑,慢慢平静下来。想起了父亲的话,我们步家的家训之一,若修心有成,又修为可量,我辈之人,当凭心而为。
  到了王一家附近后,步凡尘就叫赵宽回家了,后者早早得了步幽空的示意,自然爽快的离去。
  王一三兄弟显然还没到家,步凡尘便悄悄潜伏在他家的房梁之上,隐匿好身形,就要看看今日那两分杀意最终是涨是落。
  这一等便是四个钟头之久,三兄弟回到家已经入夜。亏得不管是梦里梦外,步凡尘都曾经历过长时间的孤独,所以这几个时辰的等待并没有让他有一丝烦躁,也或许是意识到今天的不同,他一直都保持着平静的心态。
  王三在大哥二哥的宴席结束后,就一直催促着两人回家,路上王三就一直处于兴奋状态,这让王二和王一都搞不懂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虽然他们一直在问,但王三总是说回家在讨论,他们也只好耐着性子。
  在王三关好门后,王二终于是忍不住好奇,疑惑地问道:“老三,你这脑瓜里又结出什么怪瓤了,你快说说,这不是要急坏我和老大么。“
  “嘿嘿,老大,二哥你两猜猜。”王三高深莫测的笑道。
  王一见他还卖关子,大声说道,“你个小兔崽子,反了天不是,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见大哥脾气未爆,“大哥,二哥,莫急莫急,我且问你们个问题。我们那天截那小子是为了什么。”王二阴笑道。
  王一和王二还没回过味来,这句话倒是提醒了房梁上的步凡尘,让他心里的杀意又涨了半分。
  王一和王二对了一眼,张口说道:“元石啊,有什么问题么。”说完这句,王一好像想到了什么,随后惊喜的的问道:“老三,你是说,那两个元石还在那小子手上。”
  王三比了一个嘘的手势,示意王一小点声,一副胸有成竹的说道:“大哥,你可知今日你们在吃饭时,我去做了什么。”
  王一稍微一想,小声道:“难道你去找了那小子,快说说你有什么发现。”王一和王二满脸期待的看着王三。
  “大哥,二哥,果然不出我所料,那小子那日之后,果然没有胆子再去换元石,今日我在渡口发现他还在卖虾,这说明什么。”王三一脸阴恻恻的说道。
  “你的意思他缺钱,既然缺钱说明元石还没卖,也就是说元石还在他手上,也就是我们三个能拥有三颗元石。”王二后知后觉的说道。
  “大哥,我今日还特地去打听了下情况,那丘寡妇常年生病,家里没钱,膝下一儿一女,那小子叫陈瓦,她女儿叫陈瑾儿,他们家基本没什么亲戚,也没来往的令居,所以我们完全无后顾之忧。”王三面露狠色的说道。
  听完王三的话,顶上的步凡尘,心里的杀意暴涨两分半,现在是五五平衡,另一边杀人的恐惧和心里的犹豫在制衡着杀意。
  “不妥不妥,今日赵大人前来找我们,以他的身份,完全可以不必在乎似乎得罪我们,我想他就是怕节外生枝,所以才会花钱赢人心。而且那陈瓦想必早早收起了元石,怕不会轻易交给你我,我们若是在这个节骨眼强来,要是影响了赵大人的大事,怕是会有钱赚没命花。”王二郑重的说道。
  王一思考了一翻,没有理会王二,问道“老三,想必你已经有什么好办法了,快说说。”
  “大哥,二哥,你们有所不知,那陈瓦虽穷,但却出奇的有孝心,我们完全可以在晚上去他家,将他妹妹和母亲挟持,逼他交出元石,然后处理掉,以他们家的关系,只要我们处理好,绝对不会被发现,那位大人的事自然不会被耽误。”王三自信的说道。
  在几人说出赵大人时,步凡尘就猜到是赵宽,自然而然想到了赵宽的目的,所以他此刻更加的犹豫了,因为他知道这是父亲给他的练心局,他并不知道什么是最好的答卷,所以即使在王三说出那句话后,他的杀意已经十分犹过之,他还是没有出手。
  他也是个孩子,父亲在他心中一直很伟岸,他也知道南国皇室的规矩,所以他不怨父亲给自己这么一个难为的局面,他只是在想如何做一个好朋友和一个好儿子,问题是他并不知道父亲的真实意图。
  没有了先前的平静,他不断的在前进和后退中犹豫,心里满是煎熬。杀人的理由已够,但同时也很恐惧,他想做一个合格的朋友,又怕是一个令人失望的儿子。
  就这样,下方的人继续在争讨,而他不断陷入焦灼中。不知过了多久,意识到自己状态不对,心里急忙默念着上清经,抛开所有情绪和想法,慢慢平静了下来,然后不断的平衡着最后的决定。
  下方的王三一直主杀,王二不反对杀,但他担心赵大人的事,所以建议之后动手,但又怕元石出意外,到最后他也只好选择王三的做法,只剩王一还在思考。
  时间很快就到了深夜,在房间里踱步的王一终于停了下来,甩掉脑海中那最后一丝不忍,眼神狠辣,脸色坚毅的吐了一口吐沫,说道:“狗日的,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莫要怪老子心狠,送你们去投个好胎,好结束你们的穷日子。”
  步凡尘听到王一的话,心里的犹豫被彻底打消,此刻也是面漏笑容,对啊,人不为己怎么可以呢,为己不就是凭心么?
  只是这个己不只是自己,也包括朋友亲人才对。我步凡尘应该做自己才对,不管父亲如何想,那都是父亲啊,自己不是他,干嘛要去猜他的想法呢?既然事无决断,那今日我就凭心而为。看着三人,步凡尘心中的杀意消失的无影无踪,毕竟对于必杀之人,没必要有多余一丝的情绪。
  自己要的理由他们三人已经给的足够,自己要的杀心他们也营造的很好,那还呆在房梁上作甚么呢,防止鱼儿泛滥的根本手段,就该破腹止卵。防止他们一再伤害自己朋友的方法,自然也不多的,不然就用不着犹豫那么久,还好,还好自己已经不犹豫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