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修心修心的开始 第十二章 生死间的豪赌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步凡尘看着名家俊,诚恳的说道,“诶,瞧你说的,你不暴露修为,你的弟兄们,不就不会知道么,非要耍帅,何必呢?”
  “仔细一想,小兄弟说的极是,我们无冤无仇,何必苦苦相争呢?”名家俊一脸笑容道,像是恍然大悟般,收起了所有元力,就像没有发生今天的事般,双手抱拳,再次说道:“那今日就当做梦好了,小兄弟后会有期,再见。”
  步凡尘感觉到对方的杀意内敛,皱了皱眉头,一抹淡淡的剑意在心湖浮起,表面仍是天真无邪的笑着,朝对方做了个再见的动作,道:“小老哥,再见,再见,后会有期哈!”
  不知情的还以为两人是故交。
  随后两人便转身准备各自离开。步凡尘脑海中竭力的思考着该如何出手,另一边的名家俊则在想,如何花最小的力气杀掉对方,因为即使修为暴涨三个半小境界,他都还是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留下对方。
  所以两人都需要时间去想明白。这才有刚才那翻虚与委蛇。
  经过一番权衡利弊后,名家俊取下了脖子上的一枚吊坠,那是一枚他在一处遗迹里获得的储物灵器。
  虽然只是一枚残次品,里面只有五个立方那么大,而且打开还会花费一点时间,但对他而言算是不可多得的宝贝了。
  慢慢往里面注入元力,他需要三十步的时间去准备。他也坚信在自己取出那柄长枪后,一定能斩杀那个小子。
  步凡尘除了在思考如何解决对方的同时,眼睛一直注视着陆契军离去的方向,只要后者消失在视野之中,他就会毫不犹豫递剑,当然他也同样没有十足的把握留下对方,所以待会就得拿出点看家本事来了。
  时间滴答滴答的流动,那枚储物吊坠终于发出了一缕淡淡的光辉,这让名家俊悬着的心终于落下,而另一边陆契军也没让步凡尘失望,终于离战场足够远。
  几乎是同时,一根一丈左右的淡蓝色长枪,带着滔天水势,刺破沉寂的黑夜,向步凡尘卷来。沿途的地砖纷纷开裂,承受不住蓝枪的气劲。
  另一边,步凡尘握住一柄没有锋的四尺长剑,一剑向前,所向无敌。他的脚下,踏过的每一个脚印,石板都下陷三分。
  水意和火红剑体在空中相撞,爆发出强劲气流。不一会,整个衙门堂前都被白色雾气包裹,如同云雾缭绕的仙境。
  没成想对方也有不凡的灵器,名家俊眼神微沉,眼里的战意更胜,长枪扫回,一土一水两元素以他为中心,形成一个两色龙卷风。
  “一枪屠龙。”他一声大喊,整个身体随着蓝色长枪,旋转向步凡尘扫去。
  感受到对方那强大的元力波动,步凡尘不得不强行压住体内那分伤势,不敢在藏拙,金木水火土五种元素,齐齐现身,围绕无锋剑体,形成一个五行元力环,同时脚下风元力亮起,边斩出”剑在五行中“,边闪身向后退去。
  看见步凡尘六种元力同时现身时,黑夜中一名一直平静的强者,心湖荡起了滔天巨浪,传说中的六属性天才,以前只能在书中看见过,没想到今日竟然亲眼所见,让他如何不震骇。
  名家俊强大的屠龙枪,在被步凡尘抵消九成多后,余力直接将步凡尘扫退数十步,在撞烂两堵墙后,步凡尘才勉强稳住身形。
  一个翻身,擦了擦嘴角的血,步凡尘眼神平静至极,果然元力的强度上面还是差距不小,主要是境界上对面足足高了他八个半,早知道上次突破时,直接在破两小境,就不用如此狼狈了。
  冷冷看着名家俊,知道对方心智不弱,甚至比自己要强,言语奈不了对方,只好以杀招对杀招。但即使如此他也很吃力,至于光暗之力,他还没打算用出来,暴露过早意味着什么,他心里很清楚,那么雷霆之力就必须暴露,如果要露,又该怎么个漏法?
  多年的皇室勾心斗角,让名家俊心智极为老辣,特别是在搏命的时候,更加谨慎,先前对方取出无锋长剑,他都不曾对对方拥有储物戒指太过惊骇,但当那六种元力现身的时候,饶是他,短时间也平复不了自己的心情。
  他这才开始震颤,他知道,这种天赋的人绝对不是名厄国之人,那么对方的来头肯定不会小。
  想到这里,强行压制住内心的恐惧,杀意更加浓厚,这样的人物,可以不明不白的死去,但却绝对不能活着结仇,目前显然不能善了,所以他只能尽力斩杀对方,或者被对方斩杀于此。
  名家俊知道对方天赋优于自己,但好在元力强度上不如自己,那么接下来就该一直轰炸了,他到看看步凡尘能接住他多少元力。
  右手握住枪尾,左手握住枪身,以土元为基,以水元为尖,一抹长达数丈的巨大枪影,自上而下,压向步凡尘,还未压到,地面就已经炸开,承受不住那种威势。
  见枪光覆盖的范围极大,而且速度不弱,已经来不急躲避的步凡尘只好选择硬接。他也看懂对方的意思,想必名家俊是必然是知道自己元力强度不如他,因此想要直接粗鲁的磨死他,但要知道强度和量是不同的概念,自己强度不如你,量就不一定了。
  步凡尘渡入金属性元力,将无锋之剑悬停在空中,两捋金色剑气汇入剑体,只见一柄柄由金元力形成的无锋剑光,快速的旋转,围绕成一个剑光圆域。在枪光即将扫到的时候,剑域陡然放大,将步凡尘护在了里面,而那蓝色枪元不断的撞击剑域,发出震耳欲聋的声响,却没能让下方的步凡尘受一丝的伤。同时每撞击一分,水元便会被削去一分。这个回合,步凡尘凭着技能优势,竟然是隐隐张了上风。
  见枪光奈何不了自己的剑域,步凡尘往后一蹬,向名家俊冲去,手上冒起浓浓的青光,准备给名家俊一记掌印。
  名家俊手上的长枪还需要他灌注元力,无瑕分身,让步凡尘钻了空子,猝不及防下,胸口被打出了两个淡淡的掌印,整个身体也是向后飞去。
  长枪没有元力的持续灌入,枪光自然消失,此刻还在运转的剑域,在步凡尘的指挥下,那一缕缕剑光,像利箭般射向名家俊。仓促中名家俊只好将长枪叠着胸前,抵挡着那凌冽的剑光,即便如此他的华丽长袍也是被剑光撕得粉碎,漏出一身健硕肌肉。
  原本以为步凡尘接连两个大招,需要换气,而那时自己趁机出手,可以打他个猝不及防,没曾想步凡尘根本没有换气,抓住机会,掌心凝出一个碗口大的雷球,一束恐怖雷光,直接打在了名家俊的胸口上。
  名家俊吐出一大口鲜血,双腿半跪在地上,眼神冰冷的看着步凡尘,他受伤颇重,从地上自己刚掉的一个瓷瓶里拿出了一颗丹药,吞下肚中。
  刚刚由于判断失误的他,用出那招双元瀚枪,没成想对方竟然恰好有防御剑阵,这让他吃了一个大亏,在他吐血那刻如果步凡尘依旧还有余力的话,恐怕他都已经死了。
  双眼冰冷的他此刻已经没有任何多余的思绪,去震惊对方居然拥有雷元之事,此刻他要做的是尽快摸清对方,然后找机会抹杀。
  雷光打出后,步凡尘空虚到极点,急忙运转上清经,回复状态,也幸好自己赌对了,将对方打成重伤,不然现在对方只要六成实力一击,自己就只能靠身体硬抗,毫无对抗之力。
  时间凝固了一会,名家俊发现对方正在竭力回复着,想到对方应该元力枯竭,虽然自己也需要时间来消化药力,但此刻却是最好的时机,强行压住伤势,整个身体拔地而起,在空中折回,急速的挥枪刺向步凡尘。
  见对方一枪决然的刺向自己,步凡尘瞳孔集聚收缩,强烈的危机感袭来,死亡的阴影笼罩在头顶,让他的思绪都有些凝固。
  元力还没有回复,情急之下,他只好疯狂的运转丹田,将所有元力通过中央那颗不知名又不能借之分毫的乳白色透明圆球转化成风属性元力,然后将所剩不多的风元力运转到极致,向后闪去。饶是如此,那寒冷的枪尖也将步凡尘挑飞一大块血肉,同时那俯冲之势将他直接轰到了那残破不堪的墙体中。
  做完这一切,名家俊嘴里那口黑血再也憋不住,噗的一声喷在那零碎的砖土上,握着枪身的右手虎口裂开,正缓缓的躺着血。
  战斗到现在,他心里终于燃起了一丝恐惧,那个人简直是个怪物,不仅天赋比自己高出那么远,连肉身强度也那么变态,要换成自己,那一枪之下,绝对会拦腰折断,而步凡尘在枪尖碰到他血肉时,竟自主的流动起一股无形之气,护住了他的身体,再看看自己,已经连站起的力气都没了。
  身处残破墙体中的步凡尘,浑身是血,腰间更是血肉模糊,眼睛肿的极大,基本看不清外界的事物,想动一下都异常的困难。
  两人赌命,步凡尘先赌赢,从弱势变成暂时的优势方,名家俊赌,宁可上伤敌一千,自损九百五,也赌赢了。
  听见外面的名家俊一没有动静,步凡尘猜测对方应该是个自己差不多,没有余力在战,索性放下担忧,专心的运起上清经,尽快的回复状态,至于腰间传来的疼痛感。命都快没了,还敢痛?
  其实步凡尘并不是没有元力了,只是丹田中那几颗圆球,在小到一定范围后,自己就运转不了。
  他记得叶伯伯曾说过,那是元种,不像流散的元力,可随心运用。就像零散的小石子你可以慢慢搬,但如果它们成为一颗大石头,你就只能干瞪眼,毫无办法,除非你修为增强,气力增加,才有机会。
  他也很郁闷,明明丹田的元力还有那么多,但他就是用不了,这让他很憋屈,跟明明你有一百元,可是商家没零钱补不了,所以买不到任何东西,一个道理。
  时间缓缓过去,远处的农舍传来一阵阵的鸡鸣声,在极远处的天边隐隐约约可看到一点亮光,代表着今日又是一个大好晴天。
  在上清经的回复下,步凡尘的伤已经止住,但是由于刚才过度使用元力,丹田需要回复,所以这半夜他回复的元力大部分都用来滋补丹田,能运用的储量并不多。
  感觉到四肢传来的暖意,步凡尘会心的笑了,他知道机会来了,伸开手慢慢的拿开那些砖,将脑袋探出墙体,由于腰部受伤极重,双腿不能移动,他只能靠双手爬出来。
  名家俊在奋力一击后,就遭到反噬,伤势反而越来越重,导致他现在除了意识,就只能动动眼睛了。听到远处传来的声音,他的心开始有点慌了,按理说自家那名强者早应该出手了,没有出现,应该是遭遇什么了变故。
  至于步凡尘身后有没有人,他一开始不确定,不过这么久一样没人来救他,名家俊猜测应该是和自己家那名强者同归于尽了。想到这里他的心里多少有一缕凄凉,因为墙里的那位比他先回复,那么等他到自己这,结果就很明显了。
  不过也没有多少失望,在知道步凡尘的天赋后,不能杀了他,那么他杀死自己就是最好的结果了,如果他两今晚都活着,那么不久后的将来,步凡尘成长起来,名厄国又当如何呢?
  虽然他当不成皇上,也再难实现自己的愿望,那两个废物兄弟知道自己死后肯定会很开心吧,只希望他们登基后能带领名厄国走向强盛才好。
  远处的步凡尘终于爬出了墙,在盯着名家俊一会后,确定对方状态比自己还差,果断的捡了两块砖头,慢慢的爬向名家俊。
  天边冒起一条鱼肚白线,紧接着一缕淡淡的暖光照在了名家俊身上,原本准备放弃的他,丹田处传来一股躁动,在这缕阳光下,他竟然出奇的摸到破境的契机。
  以他为中心,大量的天地之元开始汇聚,并不断的进入他的体中。
  一旦等到破境完,有大量的元力补充,那么他的伤势会好一大半,到时候解决差不多残废的步凡尘,就是手到擒来,这让他心中重新燃起了斗志,但同时在希望破境时,他又希望自己不破境,思想很矛盾。
  步凡尘自然是看见了这一幕,于是加快爬行的速度,要赶在对方破境之前,给他来上一板砖,让他安心西去。
  随着太阳缓缓升起,名家俊的纳元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当阳光弥漫他整个身体时,天上只剩最后一团元气,只要那团元气进入他的体内,元力就会反哺,修复他的伤势。而刚爬到一大半的步凡尘,按照这种速度,名家俊肯定会在他爬到之前就破境。
  意识到这点后,步凡尘心一狠,将上清经运转到他的极限,身上清辉浮起,直接抢夺对方的元力。按道理那团元气是天地感应破境之人而聚,算得上半个有主之物,心境不够的人,如此强行吸收他人元气,会遭受一定程度的反噬,但都要死了,步凡尘还怕个毛呢?
  感应到最后那团元气消失不见,原本满怀希望的名家俊疑惑的睁开眼,看到那团元气居然被步凡尘强行吸收,也就是抢元,沉默一会后,他收起淡淡的震撼感,心中不再矛盾,漏出一股苦笑,两滴眼泪慢慢自眼角滑出,看到步凡尘也刚刚爬到他的面前,反而释怀的闭上了双眼。
  “说真的,我不太敢杀你,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像我这种杀伐果断的人居然会害怕杀人。但是!我更怕活着离开的你,或者说你身后的势力。呵呵,在名厄国作为上位者这么久,我知道我在很多势力眼中不过蝼蚁,我也从来都不觉得自己的命有多值钱。
  当然别人的命我也极少珍惜,只是一个人的生死无关紧要,但一国子民的未来由不得半点柔情,所以我必须杀死你,或者让你杀死。“名家俊缓缓说道。
  在名家俊说话时,步凡尘的砖头就已经招呼到他的头上了,由于没多少力气,这一下只是让名家俊擦破了点皮。
  离衙门不远的一处驿站,一名头发花白的矮小老头,在名家俊要突破时,他眼里漏出了一股欣赏之意,他是名家皇室的最强供奉,叫花崖子,武君四层修为,只比名家老祖差三个小境界,被名家俊说服而暗中作为他的护道人。
  在步凡尘接连展现天赋的时候,他就异常的震惊,但他一直没出手,因为他知道这是名家俊的一次机会。
  在发现步凡尘能阻止名家俊突破时,他便准备出手。但正当刚刚踏出一步,就感觉一股透心凉的冷意袭来,紧接着一股巨大的威压锁定着他,让他额头冷汗直流。
  他也是个狠人,知道不可力敌,直接一掌将自己震成重伤,朝着后方直接半跪下来。
  在步凡尘第三板砖下去的时候,名家俊额头已经开了个大口子,正在缓缓流血。脸上没有一丝恐惧的名家俊又缓缓道:”你是我见过天赋最高之人,说实话,我很难想象你在这点年纪如何有这般丰富的战斗经验和心智,我输得心服口服,这件事和这个国家无关,而且你的朋友也是这个国家的人是吧?想必比也不愿意让你的朋友无国可回。”
  步凡尘第四板砖刚刚抬起,听见名家俊说起陈瓦,手上的动作不由慢了一分,嘴角扬起一股得意,回答道:“对,他是我极好极好的朋友,就是这个渡口的。”
  听到对方肯定的回答,名家俊漏出了幸福的笑容,步凡尘的反应让他彻底的放下心,心里一片空明,只剩死志。
  他没有后悔自己的强势出手,只是庆幸自己没给这个国家带来太大隐患,至于出手,江湖又哪来那么多道理可言,本就如此罢了,你生我死,大道相争。
  吾辈身死换国安,
  岂敢贪生羡无恙。
  江湖多是不得已,
  难得逝前知情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