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修心修心的开始 第十五章 草原落拳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半月后,一个广袤无垠的草坪上,步凡尘牵者一匹全身血红、体型健硕的草原铁蹄马,晃晃悠悠的漫步在蓝天白云下。
  七日前他就独自从那塔家离开了,父亲步幽空没有选择与他一起。
  在那道士斩蛇的梦境破碎后,他就一直在疑惑,为何有那般真实的梦境。在梦里,他抬手间似乎就有毁天灭地的威势,那个梦境发生的事情,很耐人寻味。
  他不想只把它当个梦,而是想借梦悟道,道是道理的道。于是他和父亲商议,由他自己游行千里,一个人慢慢的去领悟,等过了千里父亲便与他会和回家。
  步幽空自然是欣然答应,毕竟步凡尘一人出行也是一种心境的历练,而且他本就有这种打算。
  听见天上的动静,步凡尘抬头看去,湛蓝的天空被几个御空飞行的高手,画上几条白色线路。不难知道,那是速度过快的缘故。那群人似乎很迫切。在飞行过程中,陆续有人在吃着丹药,补充长时间飞行,所消耗的元力。
  那群从步凡尘头顶飞过的人,还没离开步凡尘的视野,后方便是又飞来不少武修,紧接着一群又一群的类似武修,往前方赶去。让步凡尘觉得有意思的是,这些武修神情都很严肃,一个个厉气很重。
  懒得管那么多,步凡尘索性骑上马,往左方出发。毕竟如今一个人在外,可不能刻意让自己身陷险地,光看看那涛天的戾气,就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再说如今自己只是个连飞都不能的先天武师境,和天上那群狠人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还是离远点好。
  东陆高原力托山八十里外,一个皮肤黝黑,眼神冷漠的青少年正快速的奔向力托山方向。由于速度过快,他的衣服被气流紧紧的贴在身上,完美把他那版块分明的肌肉给映照出来。
  他每蹬一次腿,整个人就会像一枚炮弹般弹射出去,但让人奇怪的是,在那松软的草坪上却没有留下他的一个脚印。
  力托山前,一个光秃秃的平地上,零零散散的站着各色服装的武修。从他们的服饰可以得知,他们并非是东原的本地人,甚至还有一少部分不是南国之人。
  其中步凡尘先前所见,从他头顶飞过的那些人,亦在人群中。
  为了应付接下来的各种突发状况,每个人几乎都在闭目养神,让自己进入最佳状态。
  其中一个中年男士,怀中抱着一把宽大的阔剑,面色平静,神识传音道:“杨伟那兔崽子看来不止把消息卖给我们,这里这么多人,待会尽量先保存实力,我感觉到有好几股气息都不弱于我,不可莽撞。”
  “放心吧,大哥,待会只要结界一现,我就找机会扔迷雾弹,老三老四趁乱找机会偷袭,咱们造完势后,立马就走,让这群人在这里争个你死我活。”在中年男士对面,一个脸上有一条长长刀痕的男子神识传音回道。
  男士轻轻点了点头,表示认可。
  而与此同时,除了四名躲在远处的散修,大部分人都在暗自商议着什么。
  太阳从远方的高山山巅投来一束鲜红的光芒,恰好照在了力托上的山根碑石上。可能是受红色夕阳的影响,那半截残碑散发出的淡淡的清光,紧接着也开始变红。
  当残碑全部变红时,力托山外围的结界,就像一个巨大的玻璃,在碑文处被炙热物烧穿,并且破口的速度越来越快。
  刀疤脸看见这一幕,迅速取出了数颗迷雾弹,准备用暗劲将其打在其他地方,然后引爆。然而未等他的迷雾弹出手,平地上不下二十枚迷雾弹和不少迷魂弹便一起爆炸开来,让整个平地忽的白昼如夜,将所以有修士的目光和神识都给遮蔽起来。
  也是这时,人群爆发了惨叫声,正是有人被下黑手,结果了性命。
  刀疤脸意识到不对,急忙上前,想去抓住几个兄弟的手,结果扑了个空。他只好开口轻声叫道:大哥,老三老四,我是刀疤,你们在哪?
  回答他的是一抹刀光,自上而下将他劈成了两半。而他想找的同伴,在烟雾弹爆炸时,毫不犹豫的冲向了山中。
  笑话,这时候是危急存亡之时,脑子有病才会继续呆在那,显然刀疤脸和其他正在迷雾中厮杀的,正是那群没有反应过来的人,所以机缘还没开始就会被无情的淘汰,弱肉强食,向来如此。
  那个身怀阔剑的中年男子,眼神冷冽的警惕看着同样冲出迷雾的陌生修士,而其他人亦是同样冷漠的注视着他,气氛一度冷到极点。
  好在众人还只是在山脚,没有到传闻中的力托山沉元宫,能走到这都是聪明人,还不到发难的地步,这才避免了战斗。
  中年男子名叫顾剑强,武宗巅峰境修为,因为手中巨剑的缘故,杀伤力可抵四个同境之人,在他的家乡,是绝对的强者。
  朝着山顶不断奔袭,感受到那越来越强的威压,顾建强冷静的眼里藏着一抹淡淡的喜悦,既然外围都有这般威势,那么遗迹内的东西自然不言而喻,至于那几名不知在何处的结拜兄弟,顾建强自然不希望他们出事,但同时也不会因为他们的安危而停下半步。
  我辈修士,何处登高不是危险重重,此情此景容不得他有半点犹豫。
  顾建强几人越往山顶,其压力就越大,众人的修为都是有隐隐被压制的迹象,其中修为越高之人压制越大,让登山的众人竟然趋向修为同步的节奏。这让不少修为稍弱的人,惊喜不已。
  步凡尘骑着骏马,本来已经改变方向,但在出发不久,便在途中遇见一个奔袭的黝黑少年,因为自己也是体修的缘故,故步凡尘能感受到对方那看似瘦弱的身体里蕴含的爆炸性能量。
  凡体术修行者,皆以战养体,以体悟道,故体术修者遇见体术修者会有一种本能的战斗的欲望,其中初涉体术者最盛之。
  当然这也是体修少的缘故,难修是一回事,以找死为路的道,使得大部分体修在未入合心境,就会因为自己的冲动而嗝屁。入了合心境的体术修炼者,又是另外一个极端,心思异常缜密,心路打通的他们比起绝大多数武修,在战斗中会平静很多,毕竟一入合心,身心合一,无我无它,身外皆拳脚而已。
  见步凡尘看着自己,黝黑少年仔细的思考了下,像是在拉起回忆般。但看对方没有去力托山的意思,黝黑少年最终只是简单的看了他一眼,便不再管他,继续往力托山的方向赶去。
  当然赶这个词是相对一般人而言,以少年的境界,这般速度只能是一般而已,反正他也不急,毕竟是他的东西,谁也拿不走。
  在少年离去后,步凡尘摘下缰绳,让那匹骏马回归自然。
  随后步凡尘迈开双腿,全速往少年的方向赶去。在那夕阳映红残碑时,他就心有感应,只是那时候他还在犹豫要不要去,在看见黝黑少年后,他终于下了决心,历练历练没有经历危险何处来练也?
  感到后面那个比自己还小的陌生白脸少年,脸色坚毅的追了上来,黝黑少年还故意放慢了速度。
  既然是体修,怕东怕西的算个什么鸟,丢脸而已,那力托山的东西,黝黑少年十分的清楚,凡是附近百里内的体修必然会心生感应,那白脸少年没有赶去,不是怕死又是什么?
  看其样貌是个娇养公子,和记忆中的故交家族之人有所不同,所以怕死倒是符合那白生生的气质。
  黝黑少年刚才没有为同是体修的步凡尘停留半分,现在看见他跟上来,倒还有点意思了,这才放慢速度等他一分。
  一黑一白两道身影,一前一后在草原上起起伏伏,急速奔行,似那追赶落日的顽劣野马。
  力托山,迷雾早已散尽,活下的众人看着山上的动静,纷纷明悟,顾不得刚刚是谁砍了自己一刀,又或者谁给了自己一剑,急忙朝山顶赶去。
  黝黑少年赶到力托山那块空地时,除了凌乱分布的尸体,已经见不到一个活人。少年看了看山上被活生生压出的那些道路,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
  只见他手掌一股罡元迸发而出,朝地面按去,那块空地直接轰然倒塌。
  在空地下方是一处大厅,大厅往里连着一条用纹着精美苍兽图文的地砖铺成的通道。黝黑少年进入通道便往里面走去,步凡尘几乎是和少年同时到的,在少年进入通道后,他也跟着进去了,只是在进去之前,他跑到山脚把那块发红的残碑收了起来。
  这是宝盖头教给他的,在遗迹之地,碑文,字画什么的打死不能放过,他对宝盖头的话自然是深信不疑的。那柄无锋剑,在岛上刚捡来的时候不就脏的出奇,布满青苔,这不宝盖头捡回来之后,倍好用啊。
  先前在迷雾中厮杀的众人,并没有走多远,下方空地倒塌传来的巨响自然被他们所察,知道下方好像别有洞天,众人又像无头苍蝇般纷纷往回赶。而顾剑强一众,由于走的太远,反而不知道下方的情况,四波人中,他们反而是离沉元宫更远。
  看着地砖上那栩栩如生的苍兽图文。步凡尘跟在少年身后,喃喃道“体表有甲,四肢缠虬,生而四眼,增一眼而其力多万钧,生性喜以各类奔兽为食,乃为凡阶苍兽也。“
  黝黑少年微微皱眉,转头看了一眼步凡尘,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甲退刚锋起,眼失多肢生,肢有重虬绕,一虬十万均,九虬为之极,遇极而生肢,一肢半苍力,十苍归真可弑神。此为神阶苍兽,传说之中,苍兽近神,一锤之下,虚空俱灭,劝神避之。“没有任何矫情,步凡尘将自己在岛上看的古籍所写苍兽秘录一一念出。
  “你所说不错,那的确是苍兽的描述,说实话这是你第二次让我意外。”黝黑少年依旧冷冽的说道。
  步凡尘耸了耸肩,轻轻一笑,和少年继续往前走去。
  通道内往里两里地,一处封闭的墙挡住了两人的去路,墙上一片漆黑,其中心纹刻有一个飘然的身形,在人影前方镌刻着无数闪动的星辰。
  那人就那么背对着两人,一人独自望着虚空那千万星辰,似乎要一人阻断星空深处前来的诸多恐怖。步凡尘只感受到一种孑然一身,有我无物的震撼感。一身罡劲情不自禁的运转,自身的拳意也在无形之中增长着;
  而黝黑少年在看见画中人影的第一刻,就已经入了悟道之中,少年自从进入通道之中就被压制的罡元,竟是有些要冲破这座遗迹的封印,但最终还是以罡劲的形式布满他的身躯,自然而然的打起了一套玄而又玄的拳法。
  步凡尘一早就猜到这座遗迹和少年关系密切,现在一见,更加证实了自己的猜测,没有打扰少年的出拳,而是静静领悟少年的拳法精妙。
  随着少年每出一拳,墙上的人影就会消失一截,想必当人影完全消失,少年便会悟道结束。
  正这时,通道转角处传来几声急速的脚步声,步凡尘一想便知道是那些人赶来了,悟道中的少年没有因为脚步声而停下悟道,步凡尘一番思索,浑身罡劲流转,走向了来人的方向。
  在刚下通道时他就发现这座地下城池,有莫名的压制,会让人的的修为保持在一定范围下,黝黑少年那罡元变成罡劲便是最好的例子,所以外面那群人此刻应该也是先天武师圆满境界,那就正好养养自己刚刚那暴涨的拳意,体修之拳。
  通道转角处,来者是四人,最前,是一个身形矮小的老者,穿着青黑暗纹袍,头上用黄绳捆了一个冲天炮,长袍上的有一处刀痕,说明他受过伤。
  其右是一名宽头阔脸的中年,手拿一双巨斧。
  其左一个穿着紧身刺客服饰的妖娆女子,年纪不大,有着七分姿色。
  其后一名手拿长铁棍的高大壮士,眼神凶恶。
  简单的分析了下四人的情况,步凡尘心中有所定夺。
  “几位,在此等待片刻如何,小子好友正在里面行方便之事,望诸位理解。”步凡尘无邪的笑着说道。
  四人相互换了个眼神,没有言语,遗迹之地,说话就是浪费时间浪费生命。只见那女子从怀中取出两枚大型银针,朝步凡尘激射而去。与此同时,女子身形一飘,取出背后长剑,欺身闪向步凡尘,而另外三人也丝毫不慢,几乎是同时从各个方位出手,准备围死步凡尘。
  几人都是经历过杀伐的,常在江湖混,岂会因为你少年身而轻视半分,虽然是临时组的队,但在这个都被压制的沉元宫,四人同时出手,那点缺失的默契,用人数足以弥补。
  见四人果断出手,没有丝毫言语,步凡尘右脚稍稍后踏,双手自胸前伸开,捏握成拳,眼神微凝,将书中所学的半吊子问帝拳架拉开迎敌。
  正愁没有合适的人消我拳意,阁下四个先天武师圆满倒是极其合适,任你在圆满也不过武师而已,始终不是武灵。
  面对那激射而来的银针,步凡尘脚上三成力劲落在地面,顷刻间闪避开来。
  体修之强,其一为速,只逊色武修中的风属性修者也。
  面对女子的长剑,借着身矮的优势,右脚罡劲贴地,以其为心,整个身体在空中斜画出半个圆,在来到女子右边时,右手反弹开来,以拳背对剑身,八分罡劲全部震在剑上。只见女子虎口一痛,有一缕血丝滑落,如此一来,长剑便被镇向那名老者的方向,而女子直接后退三步才止住身形。女子已经是高度重视少年,但却没想到对方如此豪横,以拳接剑,自己还被震退,震惊之余,急忙又取出两根银针,不再藏着掖着,灌满雷霆之力,双脚点地,转身跳向空中,借力将散着紫光的银针射向步凡尘前进的方向。
  震退女子后,步凡尘并没有停下,用力一点就又冲向倒退的女子,趁她病要他命。
  那通道的四人知晓步凡尘的打算,在知道的实力后,极为默契的没有选择阻拦步凡尘杀向女子,反而是隐隐让出道路,准备用女子的命来换一个他们进攻的好机会。那女子显然知道几人的意图,冷哼一声,为了保命才不的已射出雷针,不为杀死步凡尘,只为阻挡他的脚步,同时银针对老者及拿长棍的那人也会有一点阻挡之意。
  步凡尘嘴角扬起冷笑,在贴近银针之时,陡然转身,硬生生扛了一棍和老者一拳,并借力来到拿巨斧的那人身前,浑身罡劲拉满十分,在击落巨斧后,顺便击穿了那拿两把巨斧武修的胸膛。
  此人修为最弱,却又杀意最浓,当先死为敬。
  当然步凡尘这一拳,只能将那人打废,并没有直接要了他的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