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修心修心的开始 第十八章 铁步两家之源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铁问真没有客气,竟是架起了步凡尘所用的问帝拳架,来接步凡尘那涨了一天的战意。
  天下之拳,看一眼他便能出,无需领悟,也是他的无敌之一。
  无任何言语,一步踏出,几乎要冲破遗迹压制,步凡尘掌中罡劲之液凝聚,欺身问战铁问真。
  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两个迸发着罡劲的拳头,在空中相遇。
  强大的撞击劲,发出一声巨响,让那三寸空间都似乎颤抖了一下。幕姬在远处静静看着,虽然隔得很远,又不太了解体修的强度,但她知道如果是她,承受其中任何一拳,都必死无疑,毕竟那是两个极为强横之人全力出拳。
  第一次碰撞,步凡尘退了十步,铁问真退了十四步。
  铁问真拳架不变,依旧用步凡尘的问帝拳架,以新学之拳迎接教拳之人,是他向来的规矩。
  止住身形,步凡尘不曾停留半分,在卸去力道时,一脚蹬地,像炮弹般弹射而出,再次射向铁问真。
  别看铁问真比自己多退几步,步凡尘知道,对方是以他之拳还他之拳,在刚学会便能与自己几乎战个平手,其天赋与实力,步凡尘怎敢轻视半分。
  依然是两拳相接,只不过这次在右拳不可避免与对方相撞后,步凡尘趁机一拳直问铁问真的右胸。
  既然你要以我练拳,那我便先与你换点伤。
  让步凡尘意外的是,在他的左拳奔向对方的胸口时,铁问真并没有出拳反攻其右胸,只是将左手运起罡劲,握住右手手腕,同时,后右脚紧紧踩在地上,准备借大地卸力,以防御姿态抵挡了步凡尘的拳。
  在步凡尘的左拳落到铁问真的手臂上时,他感觉自己不是打在手臂上,更像是打在一座钢铁城墙上,一股反弹力通过手臂,传入他的胸膛,让他血气翻涌。
  后续两人以拳对拳又交锋数次,与第一次不同的是,随着铁问真对问帝拳的领悟,其问帝拳意不断增多,与步凡尘交锋后,后退的步数越来越少。
  又一次碰撞后,两人各退了九步。
  看着那个眼神依旧未曾有一丝波动的铁问真,步凡尘的战意越发强盛。体内罡劲运转,向四肢百骸渗透,他的皮肤在罡劲的作用下,结起一层劲甲,心神沉落,让自己的意识和拳意尽量达到同步。
  向地面狠踩一脚后,整个人激射出去,比先前的速度足足快了三分,其气势如虹。步凡尘施展的是他的问帝拳目前仅会的一式—大帝归来。
  铁问真认真的注视着步凡尘的每一个动作,他的气势,呼吸,连罡劲运转的方式都没有落下,心中小人按照步凡尘的姿态不断的演练着,似要顷刻间习得对方的拳理。
  他的身体也没有闲着,看见步凡尘不管是拳意还是气势都拉满十五分,他眼角出现一抹笑意,直至这时步凡尘才开始给他对敌的战意。是的,从头到尾他都不觉得步凡尘能逼出他一半气力,毕竟他的无敌之意不是花架子。
  浓厚的罡劲一沉,他第一次用出自己的拳,罡劲在拳上游走,凝聚,他也是提速向步凡尘冲去。
  在与步凡尘靠近时,脚尖一点,以一个极为诡异的弧度避开了与步凡尘的拳路,并瞬间来到的他的胸膛,在拳指碰到步凡尘胸口那刹那,原本游走的罡劲如龙蛇飞天般,悉数打在他的身上。
  此拳名为倾力,倾力倾力,拳力到处,必是倾力而为,不论生死。再说他的无敌,不是傻着和敌人硬碰硬,而是力到灵绝的无敌。
  感受到胸口传来的巨力,步凡尘浑身劲力都是一沉,丹田里的元力差点就要自动护主,只是被他硬生生止住了。
  既然是体修间的问心拳,元力来参合什么鸟劲。
  步凡尘强行压制住那股巨力,脸上没有流露丝毫痛苦,在受拳瞬间,自己的大帝归来也落在了铁问真的左臂上。
  之后步凡尘一个后空翻往后退去,不断的卸去铁问真的倾力,至于嘴角那缕血丝和伤势根本无足轻重,罡劲运转到极致,十六分的大帝归来又一次奔向铁问真。
  铁问真的体魄极强,饶是如此他也察觉到左臂处有一瞬痉挛感,要知道在这座沉元宫,不仅是修为,连体魄强度也会被压制到先天战师圆满境界,不然以他的强横,就算受步凡尘一拳,也只会是后者受反弹更多。
  见步凡尘的大帝归来拳势又涨一分,铁问真心湖小人演练完毕,罡劲运转竟然同样以大帝归来反问步凡尘,其力其势皆足。
  两人的战斗极为简单,双方你一拳来我一拳去,每次的结果无非是谁受伤多些。铁问真学习步凡尘的拳时会显弱势,当他用自己的拳势时,步凡尘会受伤。
  在数百个会和后,步凡尘已经接不上气,第一次拉开距离,没有主动出手,在铁问真不远处换气。不达体修合心之境,终是有诸多局限,比如战斗过程中需要换气。
  所谓合心并非之某一个境界,而是类似于体修的一种领悟之境,和体修境界无关,需要天时,地利,人和三者统一才可领悟,缺一不可。不然任你天赋绝顶,走到后面的大境界,也一样需要换气,虽然换气的时间极少极少,但终归是要换气的,那一秒的差距往往致命。
  当然能体修大成者,大多必然已合心。
  “你觉得体修是如何的。”铁问真问。
  在步凡尘的一个气的回合中,只看到对方出拳,然后自己又只好以拳回应,实在索然无味至极,况且你步凡尘的拳也极少,就那一招?,干啥呢,小孩子打架?
  不如铁问真那般悠闲,步凡尘身上已经有了不轻的伤势,沉静的回道:”以体魄为基,修自己的天地,成为自己身体的主宰,让其不断海纳百川,最终可自身无敌。“
  铁问真对此不可置否,示意对方继续换气。
  那先前观战的幕姬,早已经退到了洞外,她也不笨,只是今天经历的太多,让她思绪有点迟钝而已。
  在观战几个回合后,她突然想到,自己继续呆在这里观战,万一两人势均力敌,肯定会想到两败俱伤的结果,那么两人最后相互进攻时,绝不会留自己这么一个炸弹在旁边,那么自己即使不死也会被他两先打成重伤。所以她急忙退走了,当然是得了步凡尘的示意之后。
  步凡尘换好气,这场战斗让他领悟不少,他对拳法的领悟也更上一成楼,只见他爆喝一声,气势拉满十八分,像一枚钢球撞向铁问真。
  铁问真本以为步凡尘真的知道体修的含义,但此刻看见对方又继续出拳,招式不变,才知道步凡尘对体修的理解无异于纸上谈兵。轻轻的摇了摇头,用出九分气力,一记横腿,将席卷而来的步凡尘直接扫飞。
  “拳在体术内,体术却不是拳。”看着嘴角流出鲜血的步凡尘,铁问真像是在授业解惑。
  只见那罡劲布满他全身,每一处肌肤都蕴含着爆炸性能量,底盘一用力,直接弹射出去,并说道:“真正的体修,凡肉身皆是对敌之器,岂止于拳呼。”
  他的身体在空中化作一整个人型武器,直直的撞在了步凡尘身上,其速度之快,让步凡尘来不及做大反应,情急之下只得举起双臂,两相交叉,抵挡铁问真。
  开始动真格的铁问真,这一记简单的冲撞,直接将步凡尘撞飞在墙上,后者双脚先落地,紧接着喷出一大口鲜血。
  “就像你这般,只会耍拳,出去代替体修问战,只会丢脸而已,真不知道你何处来的战意,”铁问真边说边向前奔去,一个空跳,右腿呈碾压,横扫之势,踢向步凡尘。
  步凡尘心思急转,回忆起铁问真的话,似乎有所悟,单手撑地,罡劲在右腿凝聚,身体一扭,亦是接向铁问真的腿。
  比起起初的动静,两人这次相撞,在半空中想起巨大的轰鸣声,就像两个钢铁机器高速向撞般。
  步凡尘被又被扫飞,右脚碰撞处有明显的肿胀,那是承受不住充血的缘故。
  铁问真所受冲击不大,步凡尘的觉悟让他有一丝笑意,冷静说道。“我的手是器,我的脚是器,我的身体每一处皆是器,又或者说器即是我。它们各有不同,各有优势,所谓合心,便是指身心合一,在你出手时,你身体里每一个细胞,都应该同步,随时准备下一步的战斗,或者承受相应的力。合心之所以不用换气,是因为身心时刻在归于平衡,不断的在补气,所以无换气。作为体修,我既动,敌人未死之前,或者我倒下前的那刻,我的攻势都不会停留分毫,那才是战斗,比如!”说完,铁问真脚下一闪,一拳大帝归来席卷向步凡尘。
  步凡尘默不作声,全神贯注的听着铁问真的话同时,注意着他的每一个动作,至于脚上的痛楚,蚊子叮咬而已。见铁问真袭来的滔天拳势,步凡尘双手交叉,准备挡住这一拳后,在借其力,反身横腿扫荡。
  铁问真嘴角微笑。
  一拳轰在步凡尘的拳臂上,将其轰退一步,在后者准备抬腿反击前,左手抬起,自空中落下,手肘顶在步凡尘肩上,让其直接下落两分,由于肩上的巨力,步凡尘原本的横腿,只得作罢。
  铁问真并没有就此罢休,在顶在步凡尘肩上的同时,右手化拳为掌,抓住步凡尘的手臂,以此借力,两条膝盖齐齐肘在了步凡尘的胸口,让其直接被踢飞出去,并在半空中喷出一大口鲜血。
  紧接着,铁问真左脚强点地面,身体弹射出去,越向高空,又是一记旋转腿,将在空中的步凡尘踢倒在地,这才止住身形,让步凡尘有一丝反应机会,并缓缓道:“战斗中,敌人绝不会让你有喘息的机会。”
  鲜血已经布满步凡尘的脸,眼睛肿到模糊,已经睁不开眼皮,让他看上去极为凄惨,吐掉嘴里的血沫,努力爬起来,由于眼睛充血看不到铁问真的方向,只得朝着那个大致位置。战意迸发,大声道:“再来,我还没倒下,为何停手,我此刻是你的敌人,请你尊重的的敌人。”
  铁问真再笑,这次是会心的笑,世间亿万人,能有几个可同行。他今天说了半年的话,除了认出对方的身份外,自然也因为喜欢这个小弟弟。
  铁问真下面的出拳在没有丝毫留手,在这里面,我是先天战师顶峰,你也不过只差几线,我之全力,是为真正的尊重。
  步凡尘期间又爬起三次,到后面已经失去了知觉,只剩本能意识还在维持。
  铁问真提着步凡尘出沉元宫时,其身上已经没有一块好的地方,左小腿,右五指,八根肋骨皆断。
  步幽空站在沉元宫外,躺在一处草坪,嘴里叼在一根青草,静静的数着天上过路的白云。其身后,顾剑宽,幕姬等众人在那噤若寒蝉的站着,连眼神都不敢乱瞄一下。
  她刚刚出沉元宫时,就看见了那些舍财要命,逃出沉元宫的人,在不远处整齐的站着,其中那个极为厉害的顾剑宽就站在第一位。在他眼前还有一个没有修为的帅气中青年躺着,她第一眼还以为是顾剑宽众人在逼问那名躺着的人,怕殃及鱼池,又准备回到沉元宫中躲避时,却发现顾剑宽等人,从头至尾都没有看她一眼,甚至他发现那些人站的十分整齐,这才有所明悟,不敢有丝毫的逃心,乖乖的成为了站姿大队的一员。
  步幽空在感应不到儿子的踪迹后,第一时间就来到了沉元宫外,身为武尊强者的他,当然察觉到了这里面的异样,想到这对步凡尘而言,是一个极好的历练机会,他就没有深入沉元宫。毕竟即使是他进去后,修为都会被压制,这让他十足的震惊,果然南国皇室三万年的沉定还不足以揭开这片土地的所有神秘面纱。
  当然若是换个步家老修士前来,就不会这么想了,毕竟步幽空成年后才算涉足修炼,而二十岁前大部分时间都在外游历,之后因外家中危机才回家潜心修炼,帮哥哥登基,所以很多步家皇级强者以上才知道的秘事他都不知晓,比如他只知道有个世交铁家,却不知道铁家的沉元宫。
  其实一开始他还是很紧张的,毕竟里面肯定会有危机,但他也不能一辈子都守在步凡尘身边,儿子大了,总要自己经历危险的。就连后来顾剑宽等人上来后,他都没有多问一句关于里面的事情,只是示意众人在后面站着,如果儿子不在了,那他就只好尽力打碎这片伤心地,然后去战场杀敌,再杀敌。
  不得不说,顾剑宽此人非常有眼力界,他看出眼前这名超级强者,和里面的步凡尘有几分挂像。思考一番后,便普通一声单膝跪地,声情并茂的说道:“谢谢大人,刚在在里面如若不是您的小公子放我一条生路,不愿多杀人,小的即使有再大的本事也必死无疑。”
  步幽空听到这句话,不做声色,心里却是对故剑宽高看一分。
  有眼力,一句话,既透露出步凡尘很安全,又表明自己和步凡尘的关系,同时不忘奉承。虽然话不一定全真,但也有九分能信。
  后来幕姬到来,在顾剑宽的眼神示意下,看着步幽空的表情,缓缓将里面的情况说了出来,倒是很诚恳,没有一分假意。步幽空这才找了根青草叼了起来,很是惬意。
  出沉元宫后,铁问真对顾建强几人,没有什么敌意,对他而言,有本事进沉元宫又有本事出来,那就两清好了,当然如果对方在这里截杀他,他体宗的强横就能就不得不将所有人留在这里了。
  将步凡尘直接丢在了步幽空面前,抱了抱拳,没有行礼,不管自己眼前站的人有多么厉害,他依然不卑不亢的说道:“他其他的天赋没有用过,但我知道那不弱。以体对体,很不错,“看了眼步幽空,顿了顿又眼神真挚的道:”我知道皇室有自己的传承,但我希望,现在的他是体修,以后也一直是,等他醒了,还请叔叔告诉他,我在高处等他来问战,不要被落下太多才好。“
  说完,整座地底一阵抖动,那座沉元宫就缩化成一枚手镯扣在了铁问真手上。从一开始他就知道步凡尘的皇室身份,只是不知道到底是谁的孩子,了解铁步的关系是草原铁家的基本课。
  步幽空自始至终都带着笑意,没有丝毫因为步凡尘受的伤而愤怒,只要没死,还有这么大进步,有啥好气的。再说他们铁家那位先人,和步家皇室创立者何其亲密,在铁问真出现之时,他对沉元宫的来历就猜出了大概。
  既然是铁家之人,何须卑亢?虽然了解不多,但基本的他还是知道,那是一份已经延续三万年的信约。
  三万年前,两个已经武尊级战力的中年曾以纸为约。:今日起,我步家当将魔族拦在赤城外,直至战死最后一人。
  另外一人,从我铁混元起,以后儿郎,当不让峰群深处那群牲畜踏入南国半步。
  那之后步铁两家一直暗中联系,三万年真正的盟友,也是唯一。而且步家深知铁家家风,铁家也不会把步家当做上级,双方对等,无需卑亢。
  其实铁混元不姓铁,只是他们的姓氏非常复杂,翻译过来后是铁的意思,所以才有铁族,因而铁问真叫铁问真,却不是姓铁名问真。所以他给步凡尘的答案是对的,前者是,后者不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