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修心修心的开始 第二十六章 破境也补境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那株不过半米高的蒂灵武根花,呈现在偷偷溜过豪雀青虎兽的防御的伪朔金鸟眼前。
  拇指大小的青色茎杆,笔直的伫立在一处小型元液池中,如果有灵路修士,不难发现在元液池底,还有着一块半径一米的灵石。而那株花的跟就扎在那块灵石之中,不断的吸收着灵气,看那快要枯竭的灵石,想必那株花已经在此扎根数百年。
  凭借朔金鸟强大的目力,自然是能瞧见在那青色茎干上,隐隐缠绕着两种纹路奇特的铭文,细看之下,发现是一乳白一紫黑,其中两色铭文各有五条,还有两条呼之欲出的纹路似要成型的样子。
  感受到后面带伤追来的虎雀兽,和那自知被耍而出奇愤怒的镇山兽和天狐,朔金鸟眼里发出了两股喜悦的金光。
  光是靠近那株花,它就感受到体内元丹传来的躁动之感,它的直觉告诉它,要是能服用眼前这主花,加以炼化,指不定它就能血脉进阶。虽说伪朔金鸟的伪字不能完全去掉,但至少也能更贴近那个种族,那个传说中点石成金的传奇种族,要知道他们的点石成金,可不是自己这种将一般之物耗费修为化成金钱,而是能够将他物化作那可以锤炼兵器的精金,更是有族中大能可将某些物品进阶,从而达到锤炼祖器的标准。
  这种得天独厚的能力,在远古时代曾被人族吸收学习,从而演化出如今的锻造提炼之法。要知道一只纯种朔金鸟,绝对是各大强族都视为珍宝的存在。
  原本还以为自己有点冒险的伪朔金鸟,在此刻才发现自己是做了个多么正确的决定,只待吞掉那株花后,它就直接逃走,只要到了外面,飞到那万里高空,在自己的地盘,它自信三兽合作也不能奈何它。
  其身后的那头豪雀青虎兽知道光凭速度已经追不上那只取巧的怪鸟后,不顾身上的伤势和那所剩不多的元力,强行的施展了绝学啸之风刃。虽然强度不如巅峰时期,但却取得了意外的效果。
  当那强劲的风刃滑向伪朔金鸟时,竟让它内心升起了一股莫名的恐惧。因为是鸟类的缘故,常年在空中驰骋,所以从骨子里它还是忌讳强风的,那是大部分鸟类的噩梦,这种潜意识的反应和属性有关,由不得它不怕。
  果然在风刃吹过的时候,那朔金鸟终是挥翅躲避了起来,这样一来就给后面的豪雀青虎兽创造了时间。但同时得到机会的不只有它,后面那头比它还大几倍的镇山兽和那头灵狐自然不会浪费这种机会。
  几乎是同一时间,那镇山兽和灵狐就抓住机会,快速奔袭往前奔去,同时还不忘各自施展天赋技能,分别是千山排列和深秋鸣悲。一物质一灵魂,两种攻击在他们路过豪雀青虎兽时同时击在其身上。
  只见那镇山兽一掌之下,从其落掌处,冒出一列长长的凸起石峰,将整个山洞都震的不断抖动,那豪雀青虎兽则是被那凸起的石峰击飞十数次,撞在山体上,才缓缓停下。它的身上除了原本的旧伤,又被石峰刺出二十个几个血洞,那长达十丈的虎体,此刻就像一座被专门圈养的取血兽,惨不忍睹。又由于被击飞,导致其丧失先机,即使还能舍命在战,也不能阻止三兽夺取灵儿的势头,毕竟同为妖兽,它知道妖兽遇见灵物向来是先吞为敬。如今只能期盼三兽互相争夺,好给灵儿换取一星生机。
  那七尾天狐在见朔金鸟抢先之后,竟在短暂时刻中与镇山兽达成了一致的协议,不需要任何言语,双方就极为默契,在镇山兽攻向豪雀青虎兽的同时,她的秋之鸣悲就笼罩在了朔金鸟的识海之上,这让那只好不容易避开强劲风刃的朔金鸟又立马被神识处的幻境所影响。
  一去一来间,三者又到达了同一标准,距离那奇花的距离相差无几。心思各异的三兽,没有丝毫停留就又陷入混战之中,因为在镇山兽和七尾天狐赶到蒂灵武根花的核心道场后,自然也是有朔金鸟那种燥热之感,知道眼前之物对自己的作用,所以不会退让丝毫。
  因为那巨大的诱惑,三兽几乎是丧失了理智,此刻拿出了自己所有的实力。原本还算坚固的山洞,因为多少还残留着一些莫名禁止的缘故,没有在战斗中出现大面积的毁坏。只不过在三兽的全力战斗下,那残留禁止终是被打破。如此一来,那不过数百米的山峰,在强烈的轰击中,直接被震碎,只有那蒂灵武根花所在的地域,三兽有意的没有将那里破坏。
  天上的碎雨夹着扬起的灰尘落在裸露的山盘之上,那株蒂灵武根花周围荡漾着丝丝缕缕纯净的气息,不让灰尘侵染。在这混乱的战场中算是唯一的净土。
  由于实力相差无几,又不能真正的合纵连横,所以无奈的铁三角关系就此形成。争斗数个时辰无果后,镇山兽,朔金鸟和七尾天狐都选择了停手,三兽身上都或多或少有着伤势,当然比起已经快爬不起来的豪雀青虎兽倒是好很多。
  那头朔金鸟是最先开口的,知道眼前的情况,它建议另外两者停下,三者商议平分这株奇花,实力最强的朔金鸟拿果,而七尾天狐选茎干,镇山兽择其根。让远处黄竟胆意外的是,三兽竟然都默然了这个提议,这要是放在人类身上,可能就是另外一个结果了。
  躺在血泊中的豪雀青虎兽,见三兽不再战斗,反而好像是商议好般,一起走向灵儿。虎心升起一股焦灼,提起最后一股元气,仰天怒吼一声,不顾元力反噬,直接施展了风雀七重撞。亦时此时,那株蒂灵武根花周围的气息终于不再是那么纯净,在其周围荡漾的元力中有了几缕杂乱的气流,这是准备提前破境的准备。要知道灵植和其他生命体不同,它们只能靠环境一点一点成长,必须以天时地利为基,否则就会轻则修为尽散,重则身死道消。
  像那株蒂灵武根花目前的情况,就是提前破境的节奏,因为只有到达五境之后,灵植才具备独游的能力,才能在弱肉强食的世界里有掌握自己命运的根本。
  显然那株通灵之花和豪雀青虎兽都深知这点,原本等三兽鱼死网破的愿望破灭,这下只能兵行险招。然而虽然豪雀青虎兽的撞击很有气势,但奈何三兽之中的镇山,防御力何其惊人,再加上原本就受伤极重的原因,这次的冲击并未给三兽造成大的伤害,只是阻碍了三兽的前行时间罢了,而三兽注意到那株奇花的动静,这才瞬间明悟,那是株通灵之花。眼里的贪婪更胜,它们将虎雀兽击退后便走向那株花,当然三兽灵智都颇高,虽然先前达成一致协议,但现在知道那是株通灵之花后,又各自有了想法。
  无力的豪雀青虎兽,再次被击落在远处的乱石堆中,再也无力爬起,这让它难过至极。这时他终于再次想起那个多次骚扰自己的人类,早知道就该答应他做他的兽宠,那样一来,至少灵儿还有一线机会,不像现在。
  黄竟胆除了一直注意战场的变化,还一直关注着豪雀青虎兽的心湖,按道理而言,他的真实境界没有比豪雀青虎兽高出一个大境界,用灵修绝学潜心术关注豪雀青虎兽心湖时,应该是会被察觉的,只是那妖兽心思较为简单,几乎没有外出历练,导致心境年龄很小,这才没有发觉黄竟胆安了一颗心神介子在其心湖。
  黄竟胆察觉到豪雀青虎兽的想法,轻轻一笑,自言自语道:”好家伙,这才对嘛,早跟我不就行了。“悄悄来到受伤的豪雀青虎兽前,缓缓的说道:”小老虎,你黄老爷来也,再次问你一遍,你与那株通灵之花愿不愿意做我的护府灵。“并朝着那三兽,喊道:喂!三位,先等等如何。“
  豪雀青虎兽由于受伤极重,并未发现后者的到来,直到心湖响起声音,这才注意到黄竟胆,这让它下意识一惊,然后燃起愤怒之色,但只一瞬间就回复心神。想起眼前人类所说之话,当下的情况,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惊讶的传音道:”人类,你早知道灵儿通灵?“
  那三头就要拿到奇花,准备如何炼化的妖兽,听见后方的有人类的声音,惊疑的转过头,看见了站在豪雀青虎兽身旁的渺小人类。三兽自然不是傻帽,在这种情况出现的任何生物都绝非易类,而且看那人类的气息,明显就是先前在这里将豪雀青虎兽打伤的人,自然不敢掉以轻心,一时间还真就停在原地。
  当然停住是不想节外生枝,如果那名人类想要和他们分这株奇花,他们也绝不介意合作起来吃一顿人肉。
  黄竟胆看着豪雀青虎兽,胸有成足的说道:“第一次就已经有所猜测,你还不是灵武双系妖兽,而我却早已经是灵武双修之人,所以我早就察觉到那株花的特殊。”
  “那你先前明明有杀掉我的实力,为何要突然离去,而且你明知灵儿的价值,又为何不取,难道贪婪不是你们的本性么?”豪雀青虎兽,见情况有所转机,急忙问到,他只是经历不多,又不代表他傻,相反,像他这种高阶妖兽,单论智慧,往往不低。
  黄竟胆轻轻一笑,加重语气说道:”我在重申一遍,是你与那株花一起做我的护府灵兽和战斗伙伴,如若不然,我也不介意贪婪一回。”
  笑话,贪婪是绝大多数物种的习性,要把它只按在人类的身上,那你去问问那些孑然世间的强者试试看?
  “我同意,我和灵儿都同意你的条件。”听完黄竟胆的再次描述,豪雀青虎兽生怕后者反悔,急忙说道。只要灵儿能活,他其实都是愿意的,毕竟那是他能茁壮活到现在的唯一依靠。更何况还能在庇护下活的有自己的自由和尊严。
  它从黄竟胆的话中,读懂了伙伴的意思,其实这三十年来,黄竟胆来过约莫十数次,每次都没凯觑灵儿,所以他愿意相信他,而且目前这种情况,它㛑只能相信黄竟胆,即使它心里对黄竟胆的实力也犯嘀咕。
  得到答复,黄竟胆明显有些开心,嘴角扬起笑意。不明所以的三兽对这个人类的笑意十分的不满,这对他们来说,就是赤裸裸的挑衅。相互对视一眼,意见出奇的统一,几乎是同时施展了技能,向黄竟胆卷来。
  这种情况可不存在什么试探,一出手便是全力,其威势让豪雀青虎兽都有点心惊,特别是那朔金鸟,那双眼喷出的光束,其威能几乎达到了武君中阶的的实力。
  先攘外再修内,这是所有物种的共识,虽然三兽不是同一物种,不过和凭空出现的黄竟胆相比,他们至少算同一阵营。面对实力未知的黄竟胆,三兽岂能放心,当然在三兽眼中,黄竟胆也不可能是战力强绝的高人,不然不说他们,那头豪雀青虎兽早就应该是一具尸体才对,这样一想,倒也没什么可怕的。
  面对三兽的攻击,武君高阶,战力可当准皇强者看的黄竟胆。随意的抬手,挥起一块巨石,以灵修之力在打灭三兽的攻击之后,其余势将三兽纷纷扫飞。
  一旁的豪雀青虎兽都看傻眼了,这才知道这人类先前与自己是隐藏了实力。那他岂不就是在玩自己?当然了,玩就玩吧,活着就好。
  被扫飞的三兽,将心中的兽火狠狠的压制住,满眼的惊骇,虽然眼里有着不甘和火热的神色,但惧怕黄竟胆的实力,一时间没敢妄动,黄竟胆出手之后,没有选择在出手,而是默默注视着那株强行破境的蒂灵武根花,好在它本就处于突破的边缘,这次的强行突破才没有给它带来致命打击,若非如此,哪怕是他竭力出手,怕是这花也只能保住药性,灵性则会全失,但即使如此,也是件棘手之事。
  三兽见步幽空没有再出手,贪婪的欲望渐渐遮盖恐惧,在规划好退路后,那头朔金鸟终于动了。只见其仰天嘶鸣一声,然后飞向高空,浑身燃起金色火焰,紧接着煽动翅膀,形成一股灼热的气流,那股气流带着融化之意席卷向黄竟胆,在气流之后,那只朔金鸟的金色羽毛接近一半都自动离体,在气流的后方,形成一阵金色羽箭,带着破空之声,射向黄竟胆,而它自身也是俯冲而下。与此同时,在朔金鸟发起进攻之时,那如同小山般的镇山兽,全身黑色的土块凝聚,化成一个石头人,轰的一声撞向黄竟胆。而那头七尾天狐的魅惑之术则是最先落在黄竟胆的识海上,只可惜它都来不及提醒另外两名临时同伴,她自己的神识就已经被一把无形之剑给搅的稀碎。
  黄竟胆伸出右手,元力流淌,形成一股防御罩,抵挡撞击而来的巨大石人和金色羽箭,冷眼看着几兽,注意到那俯冲而下的朔金鸟,不由得漏出一抹笑容。这种声东击西的战术,也要换个城府深的人来演,就你们几个,不觉得太年轻了么?
  果然那俯冲而下的朔金鸟如他所想那般,在空中陡然换了个方向,向着蒂灵武根花飞去,准备叼花后急速逃向高空。这让一边缅怀的豪雀青虎兽神色一紧,就想开口,只见黄竟胆手掌往前一推,就将那些金色羽箭齐齐消灭,至于那个镇山兽化成的石头巨人,则是被掌力直接给震的裂开了。脚下金光一闪,黄竟胆便来到花前,在朔金鸟即将俯冲到时,轻轻的捏住了它的脖子,狠狠往外一摔,就让后者受了重伤。
  没有管豪雀青虎兽对自己实力的震惊,而是来到那株陷入破境早已不能主动传音的花前,传音道:“屏住心神,⑤境也为斩根境,其意为斩根离地,从此入逍遥,记住,要想活,就要拿出足够的勇气,通灵几百年的东西,要是如此轻易放弃,那我便亲自送你上路。”
  他说完便将元,灵两种力量源源不断的输入到那株花中,并同时以一缕金元破开了那颗鸡蛋大小,圆润的初级灵武果,任由那果中精华自上而下,慢慢流入整株花中。
  在黄竟胆破开那颗果子时,那株通灵的蒂灵武根花向其传来了一股拒绝之意,黄竟胆眼神微沉,再次传音道:我说过,屏住心神,要是再想其他,我可没那么好的脾气,那豪雀青虎兽既然跟了我,我自会想办法让其成为灵武双系,至于这枚灵武果,想必你自己也清楚其重要性,要是没有此物,你自己破境的成功率,不会超出一层。“看了眼那头豪雀青虎兽,想了想,顿了顿,再次说道:”至于你骗他关于你不需要灵武果破境的事,先活下来,在找机会说。”
  知会黄竟胆的意思,那株奇花这才全身心投入到破境补境之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