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修心修心的开始 第二十七章 我眼里没有高低贵贱之别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黄竟胆后续从储物戒拿出许多事先准备的天材地宝,在吸收大量能量,又经过后天补足天时地利后,那株蒂灵武根花终于断了第一根支根,其茎干上原本隐而不可见的两条纹路,也开始凝实。
  在第一根支根断掉之时,那株花竟然发出一声凄厉的人言,声音清脆哀婉,十分动人,这让那头强行支撑的豪情青虎兽虎躯一震,身上原本快要凝固的伤口,有红润起来。
  大多数通灵之物,都会选择人形,其原由便是越到修道后期,修者对大道的理解和感悟便会越强,而人形则是万灵之中,最易近道的存在,没有之一。即便是一些得天独厚的种族,在承道一事上,都有远输人族。所以那株蒂灵武根花会选择人形亦是在黄竟胆的意料之中。
  当那株花第二声哀婉声响起,也就是断第二支根时,那一直垂落的小雨,在那片地带骤然而停,紧接着一朵以纯净能量聚集的云层,缓缓在蒂灵武根花的上方升起。
  这种灵物极难成型,但他们也有自己的优势,那就是渡劫之时只有上苍眷顾,没有劫云,就如同那能量之云,就只等那株花断五支根后孕养它的身体,而不像武者那般,有雷劫降临。
  在劫云凝练之时,一道强大的神识竟然穿透了雨林的禁锢,从雨林深处向黄竟胆的方向袭来,毫无疑问,能无视雨林神识禁锢的只有本土生物。但在那道神识还未到达劫云的地方时,一缕金色的剑光便阻断了其路。
  都是皇级巅峰的修为了,还这么不要脸去参与几个六阶之争,甚至其中还有一个刚到五境,战力为三境半的花,那我步幽空岂能任你乱来?当然要是雨林深处也还有着八阶的强者要与我问理,那我步幽空也一并接了便是,毕竟那里站的是他四弟,不可退步分毫。
  随着第五根支根断去,那株蒂灵武根花终于拔地而起,在飞向云层之前,还是花身的她给黄竟胆施了一礼。
  黄竟胆轻轻一笑后,她便涌入了能量云层之中。知道那株花算是渡劫成功,黄竟胆这才转头看向那受伤极重的镇山兽、神识几乎接近崩灭的七尾天狐和那惊恐万分的朔金鸟。
  三者看见那冷冽的眼神,吓得惊慌失措,急忙放低姿态,而那最为强大,也是受伤最轻的朔金鸟抢先开口的诚恳说道:“还请大人饶命,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小的愿意跟随大人,为大人赴汤蹈火。”而那七尾天狐因为神识的原因,开不了口,扔在原地抽搐,让黄竟胆意外的是那个石头人,在死亡来临前没有选择求饶,依旧是战意盎然,志气犹在。
  黄竟胆冷冷一笑道:“弱肉强食,强取豪夺,本就是这个世界的规则,你们何错之有,反而努力争取,才适合丛林法则,所以我觉得你们所做很对,”
  听到黄竟胆的话,那头镇山兽有点错愕,而那只伪朔金鸟眼里充满了希望,想着跟着黄竟胆,先活命,表露真心。如果有机会,再趁机吞掉那株通灵之花,然后逃得老远。就准备继续开口奉承,却是被黄竟胆的下一句话给呛住了。
  只见黄竟胆沉顿一番后,缓缓道:“大家都没错,只可惜,我这个人比较护短。”说完一柄短剑先刺穿了朔金鸟的身躯,在剿灭那头灵狐的神魂,然后转身与那头镇山兽对视,轻轻说道:“你不怕死?”
  “吼!人类,休想侮辱我,你们人类向来狡诈,岂会真正放我生路,多少无益,来与你石爷一战。”那头镇山兽漏出狠决的眼神,怒吼道。说干就干,只见那头镇山兽强行压住内心的恐惧,不顾那断掉的骨头嘎嘣嘎嘣的响,举身冲向黄竟胆。他知道他这一去必死无疑,但他宁可站着生,也不坐着死。
  看着那勇气可嘉的镇山兽,黄竟胆颇为赞赏,修为全部展露,灵武并用,准备用全力对敌,再杀敌,来表示对勇士的尊敬。
  如果他先遇到这头镇山兽,指不定就会欣赏这头镇山兽,但他是黄竟胆,不管是对任何人、何事都专一的黄竟胆。
  既然先在心里将虎雀兽当做自己的护山兽,那么除非它死,否则他黄竟胆便不会在选择第二个护山兽。至于仍旧要震杀镇山兽,则是因为他早就说过他护短,而且是极其护短,他需要给自己的伙伴一个交代,如此而已。
  天上的劫云之中,那株灵花已经初具人形,即将历劫结束,这让那头豪雀青虎兽彻底的放下心来,终于再也支撑不住,一头昏死了过去,在它昏迷前夕,脑海中刚好烙印下那个雄伟主人护短的话语。
  那狂暴的力量席卷在镇山兽身上,将其体表血肉撕的粉碎,按照黄竟胆的意思,即使是敌人,也应值得尊重,能一击必杀,绝不侮辱性的留手。而明知必死的镇山兽朝天怒吼一声,没有丝毫恐惧的主动迎向了黄竟胆的攻击。
  直到看见那镇山兽的主要部位全部被一股柔和力量抵挡,黄竟胆这才会心一笑,对着天上说道:“二哥,你早点出手,不就好了么,你明知这家伙挺对我胃口,要是真给打死了,多少还是会遗憾的。”
  “你没有让他和那只妖狐和伪朔金鸟一起死,不就已经很明显了么,再说,对你的胃口,不也刚好对我的胃口。”天上传来步步幽空的声音。
  沉默一番后,黄竟胆再次担忧的问道:“你想好了?凡尘才九岁,真的要他参加这次的储位之争?”
  云层中的步幽空看着沉睡的步凡尘,轻轻一笑道:“有这头六阶防御力超强的镇山兽跟着,你还担心他的生命安全不成。”
  “你知道我指的不是那个”黄竟胆回道。沉默一会,补充道:“人的心路一旦驳杂,就再极难再澄澈,况且你本就不是现任皇帝,你是有权力让凡儿不参与的,你应该知道当初,即使在你我的那个年纪,经历皇室之争后,都差点回不过神。”
  “我步家那么多男儿皆可心路驳杂,他步凡尘又为何不可,你也说了,那是你我,我相信他。不瞒你说,我隐隐感觉到这天道在变,时代好像不同了。”步幽空眼神坚定的回道,两人陷入沉默之中。
  劫云结束,一个妙曼女子落到那头豪雀青虎兽的旁,眼神沉重的看着那受伤昏迷的豪雀青虎兽。她试图将自身元力渡入豪雀青虎兽体内,效果不大,毕竟双方境界足足差了一大个。
  女子随后来到黄竟胆身后,施了一礼,澄澈无比的眼神望着黄竟胆,不敢开口先说话。
  “你有名字么?”黄竟胆没有转身,缓缓说道。
  “回主人,我叫灵儿,有名无姓。”化作人形的奇花诚恳回答道。
  她自然知道是谁救了自己,而且她对黄竟胆也不陌生,也没有任何恨意,相反因为同是灵武双修,所以她反而觉得黄竟胆很亲切,类似于家人般。虽说没有达到家亲的程度,但也类似于长兄如父的情况。
  她通灵六百年有余,但真实的灵智并不高,因为早期的通灵很懵懂,按人类年龄算,也不过刚成年而已,而且还是从未涉世的刚成年女孩。
  “那以后就叫华灵儿吧,叫我先生或大哥即可”黄竟胆思索一番后说道。
  华灵儿弯身行了一礼,回道:“谢主人赐名。”顿了顿又立马改口道,多谢先生。
  看着华灵儿欲言又止的样子,黄竟胆微微皱眉道“你是担心他的伤势?”
  武灵儿摇了摇头,轻语道:有先生在,他的伤势应该不是大问题。”
  黄竟胆:“那是为何“但说无妨。”
  武灵儿深吸一口气,诚恳的问道:“主人,我渡劫断落的那五截支根,不知您打算作何处理?”
  黄竟胆摇了摇头,表示没有打算。
  武灵儿沉默一番后,难以启齿的说道:”小女子得以破境,已经是托主人的大恩,本不应该有任何要求,但青雀是为我而伤,所以恳请主人借三根我破境时断的支根,融入青雀的体内,助他成为后天的灵武双系妖兽。“
  黄竟胆眉头紧皱,转身眼神沉重的看着华灵儿,后者那纯澈的眼神,让他生不起什么气,缓缓道:“你可知,为何你这种灵植的五境叫做斩根境?还有,我不喜欢有人叫我主人。“
  武灵儿深吸一口气,深深的点了点头。
  斩根境就是所谓凡事留一线的道理,受上苍眷顾,得祖地滋养,才得以有机会通灵新生。这种天地灵物在破五境,之所以要斩根的原因便是,反馈那块滋养的大地,将希望之根留在生养地,从而能使当地被吸收的灵气有机会聚灵,在将来的某一日,又重新孕育新灵,这既是一种无形的传承,又是所有通灵之物默认的规则。
  至于有没有其他人在期间发现那些断根,这个是必然的,但他们自己是绝对不能取的,如果不饮水思源,反而固泽而渔,那么将承受巨大的因果,这将是它们无法承受的。这也是黄竟胆为何语气凝重甚至有些生气的原因。
  “既然你知道,仍旧愿意承受大因果?只为他能成为双系?”黄竟胆反问道。
  华灵儿再次点了点头。
  “你的行为很感人,但也很愚蠢,支根之事不用再想了,不要再提。”黄竟胆回道。
  武灵儿眼神一暗,但黄竟胆不允许,她当然不敢在说话,她们这种灵植,绝对是最知道惜命的种族。
  步幽空见时机成熟,将步凡尘放在云层,自己闪身到黄竟胆身边,给了黄竟胆一个放心的眼神,朝华灵儿说道:“你今日所受之难,除去你家先生不说,和那三头妖兽息息相关,对于那头唯一活着的镇山兽可有什么想法?“
  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家先生身旁的人,华灵儿下意识进入警备状态,就要提醒黄竟胆,但看两人认识的样子,提醒的话就没有说出口。
  努力的思索一番,对于那个不知修为的存在,不敢与之对视,华灵儿回答道:“今日若无先生,小女子与青雀必死无疑,实力不够,被淘汰是为常理,承蒙先生抬爱,得以活命不说,还得一靠山,是为大恩。这位先生将今日之难与先生挂钩,恕灵儿不从。
  “再说,那三头妖兽前来,是因为灵儿之由,但我和青雀是受欺负的一方,差点身死是事实,所以灵儿恨他们。只是那灵狐和朔金鸟已被我家先生打杀死,自然是无恨可言。至于那镇山兽,被先生打的伤势极重,比我家青雀受伤只会更重,说实话,灵儿对他并未有多大恨意,要是换做我和青雀,换个环境,亦有可能是屠杀弱者的一方,如我家先生先前所言般,弱肉强食本就是丛林法则,何错之有?“
  步幽空会心的笑了笑,开口道:“按照你家先生的意思,原本是要将那镇山兽一并杀死,因为我的缘故才手下留情,所以这个情我要还,所以我与你商议一桩买卖如何。”
  黄竟胆抬眼看了一眼步幽空,当然知道后者的意思,心里疑惑道:难道二哥你还有比拟灵武果之类的宝物不成?别看华灵儿等级不高,可那也是极其罕见的通灵之植啊,寻常宝物要想达到这种水准,虽然不至于达到传说,但也绝对是隗宝级别的,你可别忽悠一朵花啊。
  其实步幽空自己还真没有类似功能的宝物,只是步凡尘有啊,在红雨长眠的那个洞中,宝盖头收集的各种源晶,可是有不少给了步凡尘,其中就有灵源石,而且步幽空早早以步凡尘还小的缘由,替他保管了,现在那头在镇山兽也是给步凡尘找的保镖,所以费点宝贝也是应该的。
  至于价值对不对等,他不会考虑,因为有些带给心里的东西无法用物质具体衡量。
  步幽空说完,华灵儿把头降得更低,慌张的回道:“先生,灵儿不敢,您与我家先生是同辈,灵儿怎么有资格与您谈买卖,您吩咐,灵儿当倾力而为便是。“说完,武灵看了一眼黄竟胆,到底如何还得看自家先生的意思。
  好歹也通灵几百年,而且作为灵花,她收集信息的方式可不止传音,交流。在植物界,其实有灵智的植物并不少,他们大多以植物传植物的方式传递信息,但有灵智并不是通灵之物,一般而言,除了像她这种天生灵物,另外就只有超过三境的后天灵智之物才算通灵,但大多数后天植物几乎没有境界,或者就一境。
  所以通过各种植物收集信息,华灵儿对某些人类生活的理论知识了解并不少。
  “哦,是么,连头都不敢抬,自然是没有和我谈买卖的资本,只可惜我手里这颗灵源石,用不出去了。“步幽空故作沉横的说道。
  “啊,灵源石?”武灵儿听见这个词,猛地抬头,惊讶的看着步幽空,不可自信的说道。
  作为灵物,她有一些天生的传承记忆,来自于这方天地的馈赠,所以关于灵源石她并不陌生。对于豪雀青虎兽,这个有万分之一机会后天成为双系的妖兽种族,自家青雀显然就是那个万分之一,对于他而言,灵源石的效果,绝对只会比自己那颗被炼化的果子效果更好,更别说是那些支根了。这由不得她不惊喜。
  知道自己反应过激,生怕自己无礼,来自灵魂深处的烙印时刻警醒这她,大部分人类都喜欢圈养她们,这还算好的结果,大多时候他们都喜欢用己类果腹,炼药。随后她赶忙再看一眼黄竟胆,然后迅速的低下头,不敢说话。
  “就像我和青雀说的一样,我们是伙伴,不是奴仆,我知道你们这种天生灵物有自己的记忆传承,我也清楚这个世间对你们的态度,但你要记住,凡事要自己体验才能为真,我们之后的相处,希望没人在低头。要想完成青雀的梦想,该怎么做,你自己想。”黄竟胆注意到华灵的变化,郑重的说道。”
  武灵足足思考了半刻钟,才果敢的抬起头,与黄竟胆投去一个感恩的眼神,之后努力平静的看着步幽空,“灵儿想要灵源石,也愿意和先生谈交易,还请先生明示。”
  步幽空和黄竟胆两人见此,两视而笑,都觉得今天这个头开的不错,甚至是极好。
  “灵源石给你,要求只有一个,那镇山兽与你和青雀确实有仇,也的确是我的原因,竟胆才没有下杀手,所以我想用这颗灵源石换你们真正的怒意平息,”步幽空缓缓说道。
  华灵儿一时间不知所措,那位先生再说什么啊,什么平息?她华灵儿和青雀哪敢对先生朋友的兽宠有怒意,况且她本来就对那那镇山兽没有多少怒意啊?他受伤比青雀还重,自己有什么可怒的?因为他差点害死自己?可这原本就是他们的世界啊。
  直到后来她才明白,原来从黄竟胆认可他们开始,步幽空就把它们当做人类来平等看待,而且在他们眼里,从来没有高低贵贱之分。
  见华灵儿有点发呆,黄竟胆则是直接抢过了那颗灵源石,帮助青雀增系,不反正是二哥的就相当于自己的,不拿白不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