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修心修心的开始 第二十九章 护山教尊出山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禁海荒岛之中,得到大量机缘的宝盖头,在红雨沉睡数月后,终是破壳而出。
  鸡生的第二次破壳,其模样让人忍俊不禁。
  十几年前第一次出生的时候,他好歹也足足三十斤重。而现在的他,即使将没毛的双翅竭力的撑开,其长度也不过十公分左右,和族中的长辈们比起来,他就像只捡来的小虫子。要不是记忆并未改变,他非得怀疑鸡生。
  虽然个头变小很多,但其外表大致是没有多少变化的。唯一不一样的是,原来他只是鸡冠呈金色,而现在他的身体各处也散发着淡淡的金色光芒。
  按照祖籍记载,这是亚凤鸡向准凤血脉进化的象征,虽是一字之差,但却是天壤之别,就像蛟类与亚龙之间的鸿沟。
  醒来的宝盖头,在纠结一天自身的个体变化后,就完全甩掉了那个情绪,蹦蹦跳跳的出了家门。他知道红雨教主目前正处于绝对沉睡的阶段,不仅身体动不了,就连意识都在混沌之中。所以在那个洞口守了半天后,他就蹦着小鸡爪,兴高采烈的向岛的边缘走去。
  按照他的意思,不管教主醒没醒来,他都得先蹲他半天,即是对教主的忠诚也是对教主说完思念。至于副教主步凡尘,那个操心玩意,又没有教主那般可爱,想他作甚,况且他知道,步凡尘已经离得很远很远了。
  对于那个远游之人,宝盖头在怀念之余,其实多少是有点生气的,堂堂副教主,在红雨教主修炼的时候,放着诺大的家业不管,你算哪门子的副教主诶!干脆让我宝哥当算了,我们教主不管教中之事,那是因为教主是那么的可爱,你步凡尘除了深得教主喜爱你还会个啥?你还有个啥?
  你都混成这样了,你还不好好在岛上待着,非得到处乱跑,你知不知道我家教主要是醒来,看不见你,那她得多伤心,那如果教主都伤心了,我宝盖头还能开心的起来?
  宝盖头越想越气,越想越气,全然把对步凡尘的思念之情化作了愤怒,抬起不足三公分的大鸡爪,就往地上那块石头狠狠的踩去,足足踩了半个钟,那石子已经被踩的凹进地底,宝盖头这才满意的继续赶路。
  路上的他,一边走着一边嚼着从洞中收集的没人要的各种颜色的晶石,心里想到:罢了罢了,谁叫社会你宝哥生来就是劳碌命呢,咱红凡教壮大,收教员的使命也只有本护山教主去做了,诶,像我这么负责任的鸡,这个世界怕是不多了哦。
  想着想着宝盖头就有点飘飘欲仙,干脆将翅膀直接背在了背上,两只鸡脚则尽可能将步子迈的老大,抬头挺胸,俨然像是正在巡查的领导,特别是那放着微微火光的双眼,更是将他得意的气质拿捏的死死的。
  至于去海边的原因,自然是要去会一会那群,被红雨教主外散的生之息和微弱禁之力吸引过来的那群灵兽。做为红凡教创教级别的存在,又天生感应之力惊人,他自然是知道那日岛下海底发生的事情,只是具体有哪些家伙,他还不清楚,今日所去,就是去宣传下他红凡教的教主之强,顺便替教主和副教主收点教众,当然嘛!自己这个伟大的护山教祖也是要多加宣传的嘛。
  还未到岛的边缘海域,宝盖头便老远看见在太阳底下,一个浑身闪着他金光的家伙,看样子是在晒太阳的模样。
  走近一看,宝盖头才发现那小山大小的金光,原来是一些排列整齐的金色羽毛反射阳光所致,自从认识红雨之后,在这片岛上除了那个红胡子他不敢得罪,就再没人让他宝盖头放杵了,当然仅仅就同辈而言,那些在岛上沉眠的老家伙,他父母都不敢惹,他就更别提了。
  再走近些,他发现那个卷着的金光,也是一种鸟类,至于到底是什么品种他不知道。但从那只巨鸟周围翻滚的泥土来看,宝盖头一下就明白,这应该是半年前被红雨教主的气息所吸引,而来到的岛上的灵兽之一。
  至于那只鸟为何没有被驱逐,他那会想那么多,既然是新来的,那么在这岛上还能硬的过你宝大爷不成?别看你宝大爷个子小,得到大量机缘,进阶之后,现在可是实打实的五阶嘞,厉害着呢!再说受了我们红雨教主的恩惠,就是我们红凡教的了,在他宝大爷这里,岂有肥水外流的道理,那是万万不可能滴。
  于是呼,刚才因为对方个体的缘故而被吓到的宝盖头,这刻又是抬头挺胸,双翅后背,傲然的像那座小山走去。
  那座金色小山正是得了极多机缘的幼年鲲鹏,原本化作鸟型的他个体足以遮天蔽日,而原来的羽毛也是墨黑色,但因为红雨禁之力外泄的缘故,导致他被吸引而来,来到岛的周围后,看上了岛上的环境。于是乎就索性扎根再此,除了每隔四十九天都能吸收一些禁之力和大量生之元素外,他还在他找的地盘上找到了一株金池进脉果,并且毫不犹豫的将其吃了。
  其结果便是他的鹏鸟形态,竟然往金翅大鹏那进化了,这绝对是意外之喜,要知道鲲鹏一族本就是紧紧排在龙凤后的超然存在,要是其两种形态都进化到极致,那么完全可以和龙凤之中的王一较高下,甚至是有着打破极致的机会,成为如“一”般的存在。
  至于为何他不惧怕岛上的那些强大存在,开玩笑能不怕么?还未进岛前,五阶后期修为却足足有准七阶实力的他并未感到任何的危险,但就在他踏入岛上土地的那刻,他才发现岛的恐怖,好在那时,那个他见过不止一次的红胡子老头出现了,后者和蔼的告诉他不要惊慌,就待在这成长就好。
  不知为何,有了人类老头的话,他还就真的不怕了,而且内心那种心悸感也都消失不见了,于是他就真的待这,长期住了下来。
  只见宝盖头围绕着那座金色小山足足转了一圈,又飞到空中看了好大一会,才终于确定这个大家伙的头颅所在。
  只见他悠然自得的走近那鲲鹏,撇过高傲的头颅,一脸傲气的看着那个大家伙,伸出左边翅膀,轻轻的在那只金色鹏鸟身上点了又点。
  那只金色鹏鸟此刻正舒服的养着神,因为在岛上感觉没有危险、身心都放的很轻松的缘故,以至于底下传来的微小动静它都没在意,还以为是吹风了。
  而宝盖头在如此点了三次,见后者没有反应,不由得气不打一处来,心想:嘿,你个死肥宅,居然不理你宝大爷,还想不想加入红凡教了?
  于是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胆子,抬起小鸡爪就是一脚踢了过去,不踢不要紧,这一踢就更来气了、因为鹏鸟肉身太强悍的缘故,导致宝盖头这一脚反而是将自己给反弹飞了。虽然他没有用多少力,但以他目前不足一斤的体重,他所用之力则是远远超过十斤,导致他足足飞了十几米,才一头栽到土里。
  用力的将头从土中拔出,吐了吐嘴里的泥土,又急忙梳理了下自己的羽毛,又鸡眼气势汹汹的走到大鹏鸟身前,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开踹,当然这次踹的时候,没有忘记卸去反弹力。
  那只鹏鸟感觉到下方有些许异样,但感觉实在是太过微妙,以至于它都没有抬头看一眼的心思,索性继续晒自己的太阳。
  宝盖头在原地足足踢了一刻钟,见没有效果后,也不见加大力度,索性停下脚。气撒完,总的让这个大家伙认识自己才行,于是乎换了一种方法,扯开嗓子吼道:“大金毛,你宝爷爷在此,还不速速醒来。”
  原本不想理会的大鹏鸟,见那只小鸡仔既然还能口吐人言,虽然自己听不懂是哪里的方言,但还是被勾起了兴趣,终于抬起头,睁开了巨大的眸子。
  随着大鹏鸟抬起头,宝盖头只感觉眼前一暗,原来是那只鹏鸟将光线都悉数挡住了。
  宝盖头下意识的抬头望天空看去,看见那双比自己还大上百倍的金色瞳孔,感受到那种来自血脉深处的灵压,加上对方的气势,宝盖头只觉得后背一凉,急忙伸出翅膀,轻轻的抚摸着金色鹏鸟的羽毛,并瞬间将傲然的鸡脸转化成开心喜悦的神色,并温和说道:“哇,我说是谁呢,原来是我帅气逼鸟的金哥,”
  此刻的他,那还有已经是五阶妖兽的风范。
  也怪不得他,毕竟在与那瞳孔对视的那刻,他突然明悟对方是血脉不输于自己的金翅大鹏,虽然双方身上的金色都不够纯碎,但光看个体对方就比他强一点,再加上教主还没醒来,论实力又打不赢,他才不会傻乎乎做愣头青了,况且咱宝大爷是谁,步教主书里所学的君子不就说的自己么,所谓君子动口不动手也!不对,大丈夫也挺适合自己的嘛,能屈能伸不是。
  金色鹏鸟知道对方所说的是人言,但人言分很多类型,显然他也没学过,当然不知道宝盖头说的啥,见他吧唧鸡嘴,见着心烦。但后者身上又有着那位的气息,让他又不能直接一巴掌拍死果腹,索性神识传音道“滚。”然后伸出翅膀,用其中一根羽毛直接将宝盖头弹飞向高空,这一去足足三里地。
  而金色鹏鸟所想的那位自然是红雨,那株金池进脉花早在万年前就被叶搏鸿栽在了岛上,只是一直没有开花而已,因为还差一道逆天之物,才能让其成熟。
  红雨入道融化所的生命之息自然算,但辐射的浓度不够,而那荡漾的禁之力就成为了那株金池进脉花的成果之物,作为先天灵兽,将那朵花炼化之时,鲲鹏就知道了岛内那个紫发禁龙,对于这种已经超出血脉范围之外的生物,鲲鹏的传承记忆告诉他,这就是他这代鲲鹏该选的阵营,当然假若是先接其他伟岸之力的因,他的阵营又会不同。
  每一个超级大世倒不如说是那是个超级战争年代,因为对于大世的生物而言,时代不过是命运的战场罢了。那些先天不争之异,只会沦为他人养分。而即使努力争取爬向真正山顶的人,也不一定能最终活着,只是不争是完全没机会,争还有希望。向他们这种要应势而生的超级生物,生在大世即是机缘也是悲凉。
  叶搏鸿他们的谋划也和这场大世有关,当然他们的谋划又不止是宿争那么简单。
  在空中被迫飞翔的宝盖头,眼里都能冒出火光了。还不会熟练运用五阶能力的他,只能任由劲力将自己带到海域里。直到发现自几身上羽毛也能激发眼里那种火光,并且能用来卸力后,他这才停下来。
  话说他堂堂红凡教的护山教尊岂能如此憋屈?能忍?这不多掉份。但奈何那头妖兽实力太强,他实在是没信心,于是乎他便想着搞偷袭。
  只见他先是气宇轩昂的跑回海岛周围,然后小心翼翼的用双翅遮住自己的头,偷偷摸摸的朝那只又睡去的大鹏鸟溜去。在靠近大鹏鸟十丈左右时,他突然急速的奔跑起来,两只小鸡爪都冒起了金色的火焰,足足用了四分气力在鸡爪子上,用力的踢在了金色鹏鸟身上。
  因为没有多少防备的缘故,那只大鹏鸟被这突如其来的巨力给踢飞了,当然仅仅飞了百米左右,而在宝盖头的鸡爪着力处,大鹏鸟的羽毛上还染着一缕让其感到心悸的火焰——传说中的凤凰金炎,而且是真正的凤凰金炎,不然普通的火焰如何能让鲲鹏心悸呢?
  当是大鹏鸟也还在年幼,哪管那么多,直接就是仰天长鸣一声,只是等他转眼看去之时,那里还有宝盖头的踪影。
  话说只敢用四分气力的宝盖头,在踢完那刻,就已经逃之夭夭了。
  对于原本是亚风鸡一脉的他,寻宝是祖传的天赋,那寻得宝物之后的逃跑技能自然也是不差的。为何只敢用四分气力呢,那自然是将那头他以为的金翅大鹏看做自家红凡教的必收之灵,当然不敢用全力,万一打坏了可咋整,当然,这只是他一厢情愿的想法而已。至于收服,那自然是等教主醒来,直接打服就好,那是教主一贯的作风,到时候自己借着教主的威势,顺便打两下,难道你这傻鸟还敢说个啥?
  来到岛边缘的海底,他两只翅膀不断的做着狗刨姿势向下游去。这海岛是无根之岛,也就是说整座岛屿都是飘在海里的,没有和海底的大地相连,所以不管是岛上的天空和岛下的海域都灵性能量充足。
  但在红雨入道前,没有叶搏鸿的默认,没有一兽敢私自汲取岛上的机缘,当然这里指的兽,通常是指四阶以上有了相当灵智的妖兽或灵兽。
  后来由于红雨的入道,扩散大量的能量,吸引了很多灵兽,其中要么是天赋强大要么是有缘者。不过不管是谁承了这份情,那将来红雨征伐之时,他们也将付出相应的东西,比如跟随红雨。
  先前的鲲鹏便是很好的例子,而且除却他,将来这岛上还会有不凡的生物加入这个阵营,毕竟旷世所孕养的强者,几乎都要还这片天地给予的因。
  而宝盖头此行的目的便是去会会那些聚集而来的各路灵兽。
  在海底他便发现了一群小乌龟和一只叫不上名字的鱼。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就先是介绍了自己和那位的关系,果不其然,只要搬出了那位紫发姑娘,这些灵智不高的灵兽都出奇的听话。
  于是乎在那群小乌龟的带领下,宝盖头骑着那只他后来才知道叫剃渡鱼的青鱼慢慢的在海底周游。他故意把速度放的很慢,并中途在浓重的介绍了教主红雨和简单提了下副教主步凡尘后,就开始长篇大论的修饰了自己。
  他们的第一站是一只正在觅食的巨大蓝鲸,光论体型比外面的鹏鸟都大,当然了,那是因为鹏鸟在吃了金池进脉花后个体变小的缘故。
  一开始那头智商颇高的蓝鲸并不那么好骗,毕竟眼前这只比牙缝还小的陆地生物,看上去实在是没有任何说服力。虽然他的话说的挺好的,问题是实力呢?
  在没有办法之后,宝盖头故作遗憾的接连叹息了几声之后,利用血脉的优势,以五阶初的修为,硬生生将那头半步六阶的蓝鲸给说服了。对的,是说服了,脸皮厚不是万能的,但千能还是勉强的。
  不过话又说回来,以宝盖头的天赋,虽说大方面血脉不如那鲲鹏,但那凤凰金炎确实是真的,所以不得不说他也算半个奇异存在,所以他目前如果拼命的战力,只比那鲲鹏弱几丝,可算六阶,但由于对自己实力认识不清楚,和太年幼,不善厮杀的缘故,他的真实战力在准六阶左右。而那头蓝鲸也是在仔细感悟下才发觉宝盖头的血脉之力,毕竟他鸡的性格实在是。。。。。。。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宝盖头才得以说服蓝鲸,此般代表红凡教出山,除了那个鲲鹏之外,咱护山教尊可谓是风头尽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