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京都盛宴 第三十六章 暗流汹涌的深宫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大皇子步执府邸之中。
  歩尚信将一块裹着酱的红烧肉送入口中,咀嚼入腹后。缓缓说道:”父亲叫我明日去而亲王府,邀请步凡尘游玩,不知有何要嘱咐的么。”
  步执温和一笑,平和说道:“虽然你比他年长,但规矩就是规矩,那是你小叔,莫要乱了辈分,让别人知道你一口一个步凡尘,岂不给天家丢脸。”
  歩尚信手里的动作一顿,抬头看了一眼父亲步执,回道:“孩儿知错,可孩儿与小叔不过一面之缘,突然前去,会不会有些唐突?”
  “你只比他年长几岁,他又初来京城,带他到处游玩一番,正好,何来唐突一说。”步执细心解释道。
  歩尚信继续低头吃菜,表示认可了父亲的说法。
  就在饭桌沉默些许时刻后,一直不曾开口说话的尊贵妇人也就是大皇子之妻夏妍,一边吃饭一边平淡的说道:“上次回娘家,好像听说圣皇准备出游,说什么去私服,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她说完注视着正在用餐的步执,然而后者依旧是吃着饭,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波动。
  歩尚信听完母亲所说的消息,眉头一皱,但顷刻间又恢复正常。
  步执并未给出回应,夏妍有些不悦和焦急,再次开口道:“夫君你倒是说句话,到底是不是真的,也好让家里有所准备。”
  看着唯一的妻子,步执将一盘见冠梅肉上面的装饰花冠夹到夏妍身前的空桌上,温和说道:“诶!圣人之心岂可妄自揣测,再说妇人家管这么多作甚,家中这么多事要忙,夫人怎还有这么多心思,我看你最近就少出门,多打理下家中事务,安安心才好。”
  夏妍能嫁给大皇子,并且这么多年能让这座府邸没有任何常伴大皇子的妾室,心性和手腕自然都不低,知会其中寓意,赶忙回道:“夫君教训的是,是妾身犯忌讳了。”
  步执虽然没有直接回复,但是那道菜的金冠,就是最好的答复。国之金冠,唯有母仪天下之人可以戴之,既然金冠背步执夹到自己身前,那么夏妍自然会想办法戴上。
  当奶奶晚上,三皇子步杨辉的晨茁宫中,一名气息沉浮不定的黑衣男子静立在步杨辉不远处,似乎在等着前者做最后的决定。
  那人真是步杨辉,此时他眉头紧皱,似乎在权衡利弊,将桌上的茶水饮尽,仍是有些犹豫,开口问道“文叔,明日狙杀步凡尘和步尚信的计划,你怎么看?“
  被称为文叔的黑衣人沉默一番后,分析道:“大皇子此举,明显是借你之手,让步凡尘更偏向他那一方,但那步凡尘也不是泛泛之辈,明日果断攻伐步尚信,让其没有机会对步凡尘施以仁术,倒是可以尝试一番。”
  听到文叔的回答,步杨辉摇了摇头,再次说道:“步执那个老狐狸恐怕早已猜到这一点,不仅打算借我的手,我担心他是不是得到了什么消息,所以即使后期让步凡尘知道那次狙杀是他故意给的机会,他也会有相应的应付手段?”
  黑衣人短暂沉默后,疑惑道:“你是说,大皇子根本不怕步凡尘知道明日的狙杀,是他有意为之?难道说他已经和步凡尘说明过这个情况,而明日不管有无狙杀,他都能将整个情况把握在手中?”
  步杨辉再次摇了摇头,说道“应该不会,他不可能将所有的力量都放在明天,既然这样,他就没办法保证步凡尘不死,但步凡尘一旦身死,父皇出行的时间必定会延迟,那么让他辅政的时间就会拖迟。况且皇叔的修为到现在都是迷,我断定他不敢赌,除非他打算一意孤行,放弃帝皇梦。”
  黑衣人思考一番,觉得有道理,并补充道:“还有一个你我都知晓的事情,按理说十三那里不可能没动静,你这么一说,那就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大皇子有必然的把握让步凡尘不会答应步尚信的邀请,也就是不会给我们刺杀步凡尘的机会,这样一来,我们也就没有栽赃陷害的可能,换句话说,他此举根本不在步凡尘身上,而是与圣皇有关。”
  步杨辉点了点头,说道“我思来想去,觉得只有这种可能,但还有一点说不通,那就是没有步凡尘,我们根本不会动手,在父皇那他也表现不了什么,所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黑衣人眼里突然精光一闪,冷笑一下,冷冷说道:“如果他就是以无心算有心呢?“
  两人同时陷入沉默,片刻后似乎想到了什么,相视一笑。
  步杨辉自信的道:“那就不妨尝试一番了,那我们就当当他的无心之刀。”
  黑衣人人回道:“他那位侍女慕容齐艳,最近暴露颇多,是中灵郡慕容家的人,具体实力听慕容家和张家那传来的消息,真实境界在武宗六阶,要把刀身掩饰的恰到好处的话,我们派去的人,实力不能超过武宗七阶才行。”
  步杨辉轻轻点头,笑着说道:“文叔,虽然我们是步执的刀,但刀也是可以有思想的嘛,派个吃药的三阶武宗去,到时候将把事情闹大点,在顺势被慕容齐艳反杀,多好。”
  黑衣人听完步杨辉的话,阴恻恻的笑了笑,补充道:“再让衙卫将杀人的慕容齐艳抓进去,届时通知下慕容家的人,处理自己家的私事就行。步凡尘如果不重视那慕容齐艳,我们自会因为这件事被记恨,但只要稍微提醒,我想大皇子要背的锅只会最大。相反如果步凡尘足够重视那侍女,那三爷就把事情闹大点,最好是主动向圣皇认错,到时候公堂你一言我一言,谁是那真正的握刀人,谁是被利用的刀,想必不难被发现,当然作为做错的一方,费点力再将那侍女完好的捞出来,作为赔罪,也就顺理成章了,嘿嘿!“
  说完,黑衣人藏在衣领中的脸庞,阴暗一笑,继续说道:“那么现在就是要想办法,让十三爷相信,我们并未猜到大皇子的无心之计,让他继续当那”在后黄雀”。
  “就让卫良去吧,也顺便看看十三的实力,如果他和老大联手就最好了。要是那样恐怕父亲就会做出大义灭亲的举动了,可惜了,那两兄弟伪装的太好,我完全找不到他们会合作的理由。”步杨辉想通整个事情,并有具体的计划后,整个人都轻松了许远。
  黑衣人点了点头表示示意,至于那慕容齐艳,不用说,黑衣人也知道派一个三阶武宗的死士,既要让别人通过蛛丝马迹能查到步杨辉,那死士又必须当场死去,局不大但也不小,还是得安排妥当才行。
  京城竟华街中,虽是夜晚,但整条竟华街却是灯火通明。来京城凡是逛过市过的成年男子间,都流传着这么一句话:
  生而不往竟华城,此生羞做风流人。Riviera可见竟华的歌舞之盛。
  其原因自然是竟华城内风情万种的女子应有尽有,这里有京城最多的歌姬,最主要的是这里的歌姬不仅能歌善舞,她们所来自的地方也是千奇百怪,所以许多歌姬都有一些独门技艺。
  除了那勾人夺魄的身体之外,那有趣的灵魂也是让人沉迷的原因之一。当然人流复杂也代表此地关系复杂,许多国家正是利用竟华城的特点安插了不少探子,奈何南国步家的权柄几乎没有出现大的松动过。,国力也越来越强盛,这才让那些打探到部分接近真相的事情,仍旧无能为力。
  步杨辉口中的那个十三,也就是步念龙此刻就在这里,不仅如此九皇子和十皇子也在这,他们早早就受到了步念龙的邀请,来这里聚会。
  而老九和老十基本上就是那种纨绔子弟了。
  既无心修炼,当然也是因为天赋不出众,也无心皇权,换句话说就是皇室的蛀虫和反面教材。不过话又说回来他们倒是活得比较轻松,因为没有选择依附有能力争夺皇位的哥哥或弟弟,所以只要以后不出大意外,当个普通王爷还是不难的。
  与步惊念龙离得不远的是一位妙曼女子,此刻手提琵琶,正轻声吟唱着。
  她的名字叫九儿,是这家只卖艺不卖身的酒楼头牌。当然即使是步念龙等人,也是断然不敢明目张胆的去妓院的,所以这种在外界口碑还算比较正常的酒楼就是他们的流连之地。
  类似于步惊龙这种级别的人物,所选择的地方自然是最好,此地既不吵闹,却能将小半条竟华街的风景收入眼中,除却一些有禁止的存在,以他武宗的视野还是非常广阔的。
  今天之所以特意来此还叫了两个同宗来此游玩,自然不是无的放矢。
  大皇子能将明日歩尚信去找步凡尘的消息,看似不着痕迹的透露出来,他岂能不知道呢?
  笑话,不显山不漏水不代表他和对面那两个纨绔一样,要知道他也是能够竟逐皇位的人选,虽说他和亲大哥步执都能拥有各自的势力,而没有被中和,除了父皇的放水之外,何尝不是因为他能力出众?当然这个他也是指他身后的她,如今的南国皇后。
  其实一开始也是有些心动的,准备出手,毕竟综合比较下,他的势力比大哥和步杨辉都弱,原因便是很多长辈缘都被年长的大哥拿去了,而他只能靠自己争取,但他会争取,步执和步杨辉又岂能不会?
  所以不管是起跑线还是底蕴都是有所差距的。如此一来便只有将水搅越混他才越有机会,而且他所想的机会并不是皇位,而是离京,只是这个秘密只有他一人知晓。
  步杨辉认为他和他大哥在演戏,呵呵!
  其实并不是,大哥与他是真正的竞争关系,但是因为母后的缘故,他不过是一个只能表现优秀的皇子罢了。
  其实幕姬猜的很接近一半事实,那就是他俩会尽量让皇位落在他们的小家之中。
  另一半真相则是步惊龙都不知道到只得的下场底会如何,如果不至于命丧黄泉,还能做个自由番王,对他而言,也算是一个完美的结局。
  最终让他下定决心不参与这次较量,便是因为他得到消息,有人见步凡尘和他那侍女今日上午回的家,也就是说他们更早就出了门,这都还能没什么可疑惑的。问题是自己那最小的弟弟步于修,今日凌晨便出了府邸,这就有点意思了。
  虽然步于修一直都很平淡,但是作为比皇孙都还要小两岁的皇子,又从诞生开始便没有母亲,至于传言是宫女所生,他对此只是将信将疑,所以对步于修他多少是有些留意的。
  更有意思的是,父皇扬言要出门视察几月的消息是从一月前才传出的,虽然看似和刚回京的皇叔没有任何关系,可万一呢?万一皇叔在一月前便已经回到了南国,只是没有直接回京而已,要知道他的这位皇叔可是出了名的重感情,算是皇室直系的异类,他中途去朋友那呆呆,不就刚好对上时间了。
  如果说他的猜测合理,那么父皇出门游历的原因就有可能和皇叔相关,那父皇此次出门最重要的目的便极有可能不是选储。
  如此一想,此刻若是没有九分及以上的利益,步凡尘便是万万不能动的。
  退一步来说,他不动手无非是不争,继续弱势而已,就算步杨辉和步执两人有人占优,有人势大,对他而言冲击并不会有想象那么大。
  而且如果是步执足够劣势,那后面那些老人家指不定会做出一些倾斜,而如果是步执占大优,只要步杨辉愿意吐血,将他供大,那么父皇那想必也不会任由两兄弟做大的。
  对于他的决定,宣扬皇后并没有过多干涉,毕竟母亲啊还需要步惊龙自己去经历。
  不过这样的致命缺点便是,如果他猜错了,父皇此次主要目的就是立储,甚至让位的话,那两位皇兄又真的展开了算计,那他就基本没什么机会了,毕竟在铁血南国,错过争储问心的棋局,便基本代表再难入局了。
  他自然把心中的猜测都与宣扬皇后说了,一直以来他都对储位极有兴趣,宣扬皇后自然尊重他的选择,而步惊龙内心最深处的想法,却是猜错更好,一旦他没有了储位的机会,对他而言,就是最大的机会。
  他此刻如此悠闲,和另外两位皇兄有说有笑,其实就连远处妙曼的九儿,他都下意识的忽略了。
  看着脚底的璀璨城市,步念龙的心境忽明忽暗,将某些想法深藏,随后将那颗帝王之心搬出,他心中的想法便随之改变。
  在他心湖之中:他不是无能之辈,自然想做这南国百分之九十九人的主宰。
  不知为何,在这种心境的锤炼下,他的修为竟然有松动的迹象,外界传闻的武宗三阶的境界,也是差之甚远,看其浮动的气息,应该是武宗五阶巅峰无疑。
  他的两名皇兄从客人都未察觉什么,但不远处的九儿却是实打实的感受到了那种波动,虽然步念龙没有选择就地突破,但那种波动骗不了人。
  待步惊龙三人深夜离开之后,九儿便换了身衣裳,悄悄来到了南城墙处,并未同屋中的人说任何话语,留了一张藏着密语的纸条后便又悄悄离开。
  几乎是九儿离开那瞬间,左源流就将纸条内容记住,随后就直接销毁了,并于清早“被”皇帝招进了宫中,然后中途还恰巧遇见了步于修。
  九儿所在的酒楼名为稚凤楼,九儿从小便生活在此,属于稚凤楼“土生土长”的人,几乎没人知道九儿的姓氏,只有那么极少数人知道她姓左,叫左九儿。
  而左源流也并非没有子女,左九儿便是他唯一的女儿,稚凤楼老板林兰便是她的亲生母亲。
  至于为何九儿会在稚凤楼当那真正卖艺不卖身的歌姬,也只有左源流自己知道。要知道他也姓左,那场变故之所以没死的原因,也只是因为他身上有些皇家血脉而已。
  毕竟也算是自己大半个族,满门之灭何尝不痛?
  因为忠心的缘故他不会怨恨朝堂,毕竟再朝为官就要有随时为朝牺牲的觉悟,但那个灭他们满门的家族,如今说如日中天也不过分,如何叫他不时刻挂念?
  大殿中的步庄必,在左源流走后,经过仔细思量后,虽然还未到早朝的时间,但他还是穿上了那件金黄色的九龙拱日袍,将精气神提到饱满的程度,毅然朝玉竹林后的重华楼而去。
  在黄竟胆到京前,他便要提前几日去视察民情了,不然容易显得刻意。
  其实自从步幽空一到望东都,他便计划这次的视察了,有些他们自己的债,该是时候讨要一点了。
  但在离开之前他必须要和那群老人商议一个事情。以前他没有把握,但二弟回来之后,他就有信心了,而这件事也是时候拿到台面上谈谈了,至于如何谈那是他的事。
  话说虽然在天赋一事上,他远远不及步幽空,至于那个竟胆密信中提到的天赋惊人小侄儿子就更不用比,但在与人坐地讲价和拿捏性格上,即使是比起历代的圣明大帝他都不觉得自己要差些。
  至于将侄儿子也拉到这场上上代的纠纷中来,他有些于心不忍,但步幽空都同意了,他们这几个狗日的长辈只能尽力将事情化最小,甚至做得好的话,那小子可能暗中享了福,但却会永远都不知道。
  这样一想,也就觉得好些了。
  没办法,规矩太重,有些朝堂之事只能用朝堂的方法解决,虽然强绝的武力可以强行改变,但那样后,短期不会改变南国的国祚,但时间一旦长远,必定是毁根基的做法,作为南国的皇帝和步家后代,他,步幽空都不能,更何况他没有那强绝的武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