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京都盛宴 第四十一章 能接黄浩昀两剑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自从醒后,幕姬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和步凡尘去大皇子府中看望歩尚信,当然目的不言而喻,自然是歩尚信允诺的言龙剑砚。
  自砚龙剑砚拿回府中后,步凡尘每天都会花上两个时辰、取出无锋,慢慢磨剑,在砥砺剑锋的同时也增加他和无锋的契合度。
  今日出门,穿的是在陈瓦故乡买的那件墨袍,因为幕姬要同行的缘故,就让她担任了今天的剑侍一职。
  幕姬早早的在门口等着步凡尘,其身后是一辆三阶灵马的马车。这种骏马通体漆黑,有着极快的速度,眼睛如铜铃般,非常有神,在头前有一股血红的鬃毛,看起来非常的神俊,属于的种类是单红马。它的优势是个体速度快,但却不适合拉载重物,所以一般只用于简单出行,因为长相的原因是各大家族漫游的最爱。
  在瞿福的带领下,步凡尘和他一起上了马车。
  看的出来步凡尘今日并不轻松,在马车上时,时刻的调整着呼吸。
  他这次的目的地是黄家。前几日,黄家年轻一辈的老大——黄浩昀从武道院返家,在黄竟胆的要求下便来拜访了步幽空,而父亲步幽空对于黄竟胆的亲侄子自然也很喜欢,这不,昨日父亲便让他找个机会去拜访他那位刚好二十岁的表哥。
  父亲所说的拜访并不只是拜访而已,主要目的还是让黄浩昀锤炼下步凡尘,这也是幕姬会充当步凡尘剑侍的原因。
  瞿福曾说,他的那位表哥天赋和心性都极其出众,比起亲叔黄竟胆的而言,有过之而无不及,并且黄浩昀痴心于剑,在京城有小剑痴的称呼。至于修为,就连曾经是武王强者的瞿福都没有看出,知道真相的父亲又不告诉他,唯一有用的信息便是幕姬说的十招之内必死,武宗六阶巅峰的幕姬居然说在黄浩昀的手下车撑不过十招,步凡尘内心岂能不突突?
  与这样的人过招,步凡尘自然会无比郑重,要知道这样的“同辈”切磋,绝对是对修行大有裨益的,况且还是小剑痴的教导。在郑重之余,步凡尘心里还有些期待和紧张。
  黄家同其他大族不太一样,位置位于京城边缘,就在左源流所镇守的南门附近的镇,那镇单名一个信字,是很久以前南国皇室亲自赐封的,也是整座京城唯一的一个镇。
  因为黄家的缘故,许多无意权势的家族或者散修,多是选择在信镇安居,故信镇也是公认的武风最剽悍的地方,当然抛去那些超级强者不说,信镇的平均实力也是公认的最强。
  马车行驶入信镇,步凡尘拉开窗帘,向外看去。在京都中心生活了半月有余的他,突然像是发现了新大陆。
  京都大多数孩子都衣着华丽,并且他从未看见有人在大街上修炼过,听瞿爷爷说,那些孩子修练之地多半是在家中的灵阵中,基本都是元气浓郁之地。
  但信镇上,步凡尘这一路上已经看见了不下十几个孩子,就在街道前的家门口,或走步打桩或闭目养神调元。虽说整座京城都建在超级元脉上,元气相对其他地方已经算是得天独厚,但家里的小聚元阵应该更适合修炼才对。
  要说是没钱,用不起聚元阵,步凡尘打死都不信,毕竟就刚刚他看到的那几个十来岁左右的人,都有两人已经到了先天武师高阶,其余最差的也在武师巅峰,这样的天赋,要是穷人家的孩子,不早就送去宗门了。
  黄家府邸坐落在信街的最南端,其府邸大概占了信街的四分之一。倒不是说黄家很奢侈,而是因为他们大部分地方都用来建立演武场了。话说回来和那些京城豪族比起来,黄家当真算不上有钱的了,因为他们的钱大多都用于维护演武场。
  至于元石,黄家人始终坚持的观点是不过分假借于外物,所以家中靠元石和天材地宝的堆起来的花架子极少,这也是步凡尘在信街看见许多孩子在街头修炼的原因,那便是整座信街街风都与黄家家风相似。
  黄浩昀穿着一袭白衣站在黄家大门口,像一根白玉柱伫立,一动不动,定力极好,其身后背负一把无壳宝剑,其名神游。
  见王府的马车停在门口,黄浩昀漏出一抹微笑向前迎去。见着从车上下来的瞿福三人,朝着瞿福微微弯腰,表示尊敬。不管瞿福以前在府上是伙计还是什么,对于小叔黄竟胆敬爱的人,他黄浩昀也跟着敬爱了。
  看着一袭白衣的黄浩昀,步凡尘行了一礼,并说道:“今日叨扰表哥,还望海涵。”
  黄浩昀微微一笑,回了个无须多礼的眼神,没有客套,毕竟他也不会,伸手向府内,示意众人进去。
  步凡尘不是第一次见黄浩昀,知道后者不爱说话,并未介意,便大大咧咧的向里面走去。
  进府之后,瞿福和黄浩昀简单的说了两句后,便独自离去了,毕竟回老东家,还是要去老东家那行行礼,拜访一二的。
  知道步凡尘的来意,黄浩昀便领着步凡尘直接朝演武场而去。路上黄浩昀难得开口,看了一下比自己矮一个脑脑袋的小弟,微笑道:“是喜欢练剑还是因为身为步家人而不得不练呢?”
  步凡尘有点诧异,朝周围扫了一眼,发现除了幕姬外再无他人,那么表哥是在问自己无疑。思考了一段时间,摇了摇头,才缓缓回道:“一剑往九天,一剑敕黄泉,剑出心海阔,剑归人间安,所以练剑既非喜欢也非被迫,只是在遇见它那刻起,就不知不觉中有了剑心,又慢慢的成了剑客。”
  黄浩昀有些诧异,很惊异十岁的小弟能有这般高的觉悟和境界,比自己只高不弱,有些吃惊的回道:“小弟虽然才十岁,但是对剑我的领悟比我高的多,继续加油。|”
  步凡尘咧嘴嘿嘿一笑,又是摇了摇头,有点不好意思的看着黄浩昀,说道:”那啥,表哥,这不是我的领悟,是从书上学来的,只是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回答你的问题,又特别喜欢这段话,这才班门弄斧。“
  黄浩昀眼神一滞,有些错愕,尴尬的笑了笑,安慰道:“喜欢说明小弟有这方面的才情和兴趣,努力修行,将来也一定会达到的。“
  虽然不太擅长夸人,但黄浩昀觉得自己安慰人的时候,好像也并不那么差。
  步凡尘只好嘿嘿一笑,不再说话。又过了片刻,黄浩昀又开口道,“既然是切磋,那么便要尽兴才行,所以小弟你想让我压境到什么阶层呢?”
  这会轮到步凡尘眼神一滞,说实话他真不知道自己的真实武修战力在那。
  以先天武师八阶的修为,硬碰的话,肯定在武灵七阶以后,但黄浩昀明显也是能越阶杀敌的天才型选手,又不能动用最强的体术和最弱的灵能,他还真没谱,所以他不知道如何开口。
  似乎知道步凡尘的犹豫和为难,黄浩昀再次说道:“按道理,我应该与你同境,但是多系天赋的人,应该还有个拔境算法。武道院就有一名四系武修,原本武宗四阶就可当七阶或八阶来看,三系之上,每多一系,便可拔高一小阶。我猜你有自己的底牌,天赋也极高,所以压境在何处,你说了算,”
  步凡尘见黄浩昀如此一说,不由得有些不好意思,连忙回道:“表哥如此年轻,修为就如此强劲,怎么还夸起凡尘来了,不妥不妥。”
  黄浩昀会心一笑:“你也不用疑惑,等你到剑心澄澈那天,你就会发现你也能极为准确的感知到修为比你弱或和你相近人的天赋,所以武灵几阶,你来确定。”
  步凡尘犹豫一番后,深吸一口气,郑重的说道:“那就灵境六阶吧,如何。”
  黄浩昀转头饶有意思的看了一眼步凡尘,心想不是个花架子就好,毕竟步凡尘选择四境以上无疑就是在选择重伤,勇气很足。
  空旷的演武场上只有步凡尘和黄浩昀二人,不只是幕姬,就连黄家的年轻一代都不能观战。当然黄家某处,几位模样中年偏老的黄家长辈,正边看着场中的两人边与身旁之人打赌。“
  其中就有黄家的家主,黄金胆的大伯,黄读书的大哥——黄善书。
  因为家族常年都要奔波赤城,家风十分豪迈的缘故,整个黄家内部整体都是和谐的,当也因为家风豪迈,所以家中性子烈的人并不少,互相看不顺眼,动辄吵架的肯定有,但这并不影响整体的和谐,对外。
  也曾有人讨论过黄家内部无大分裂的原因,得出的结论有三。
  一是黄家有位强势的武尊黄无二在赤城未死,二是黄家有赤城这个常年不断的外患,三则是黄家人,开枝散叶普遍较少,子嗣不多,黄家之人几乎都是一夫一妻,膝下儿女通常也是不超过三个,又加上战死的不在少数,家族虽大,千年来累计的人却连千都未过,所以纷争极小。
  黄善书旁边坐着的是其表亲黄恒,平时大大咧咧惯了,这不大厅之中五人都被他拉来一起下注,看看步凡尘的实力究竟几何,赌注便是一万二品元石,并不是说他小气,而是他们的私房钱确实不多呀!
  演武场上,面对黄浩昀,步凡尘不敢有丝毫托大,眉宇间十分的凝重。右手握着那柄无锋长剑,一缕金色剑意不断的在剑体上游走。与此同时,一股青色的风元在他脚底若隐若现,时刻准备着为他提高速度。
  另一边的黄浩昀压境后,也是全神贯注的盯着步凡尘,这是对敌人的尊重,当然身后那柄神游,就得看你步凡尘有没有实力将它逼出来了,你虽说六阶,不过表哥还是压境在普通武修武灵六阶吧。要真是他的六阶,就光有切磋之名,没有切磋之实了。
  没有任何的对话,步凡尘抢先出手。动若脱兔,整个人化作一抹残影,空中划出淡淡的金色细痕,直接一剑西去。黄浩昀面对步凡尘的这一剑,虽然感觉到有一丝凌厉,但却没有过多的危险。两股透明的剑意自掌间划滑出,最终凝练在指尖上。只见他一指想前,竟是光凭剑意就挡住了步凡尘的一击。
  在抵住步凡尘长剑的瞬间,左手向前方的步凡尘快速一推,一个土元色掌印便朝着步凡尘呼啸而去。步凡尘反应也不慢,在黄浩昀掌印发出瞬间,也是打出一个土元色掌印。第一剑没有任何效果,他便想着和对方比比元力的厚重。
  两个土元掌印的交锋,没有什么大的波动,毕竟都是全力的试探而已,还未到拼命的地步。
  第一次交锋未果,黄浩昀没有托大,在指尖剑意磨光的那刻,右手呈掌刀形式,对着步凡尘的方向,连续狠劈三下,只见三抹带着浓浓火元的剑光,呈包围之势,朝步凡尘围拢而去,似要将其困在剑火牢笼中。z这一击,至少相当于普通武灵六阶的全力一击,黄浩昀也是想看看步凡尘所说的六阶到底是何意。
  见那那抹剑火围拢,步凡尘思绪急速翻转。虽然不会展露体术拳法,但自己的身体强度摆在那还是要运用的。想通这一点,步凡双手向前一撑,两股透明的水元,以他的两只手掌为柄,凝练出一块水元盾牌。
  看到步凡尘漏出四种元力,黄浩昀你内心没有一丝震惊,虽然四系武修极少,但武道院他还是见过一位的,而且除了武道院,南国的另一武院听说也是有一位四系武修的,甚至他一开始便觉得步凡尘极有可能是更多系武修。
  虽然黄浩昀自己只是一位三系武修,论系天赋他的确不算最好,但天赋又不只是只此,他黄浩昀的真正底气,便在于那澄澈的剑心,那是近乎大道的存在,光论系类天赋,他的剑心只在五系之上。
  他不震惊,不代表家里的老人不以为,比如注视着这里的黄恒就轻轻的咦了一声。
  水幕和剑火在空中相遇,因为相克的缘故,并未发生爆炸。空中发出阵阵的滋滋声,随着两种元力的互相消耗,竟是让两人的战场冒起了浓雾。这浓雾的出现,将步凡尘的身形给遮掩住,让黄浩昀有一瞬间,失去了步凡尘的身形。而就在那一刹那,步凡尘接连爆炸性的移动,脚下的青石都被踏出一缕浅浅的痕迹。等黄浩宇察觉到不对的时候,步凡尘已经使出了步幽空的绝学——混金劝伤拳。
  一般同阶之争,毫秒必争,须知差之毫秒便是身死道消。步凡尘这一招不可为不精妙,但就在步凡尘拳光逼近黄浩昀身形一尺时,一轮无形的剑光陡然冒起,那旋转的剑光就像一个强力盾牌死死的抵住了步凡尘的拳光。
  这就是剑心的恐怖之处,反应快到让人难以置信,即使慢你一步,我也能追赶,将后天之义演绎到极致。
  黄浩宇嘴角有一丝轻笑,这个十岁的弟弟果然有些心智,算是配得上小叔的称赞了。
  在黄浩宇轻笑时,步凡尘嘴角也漏出了笑容。借雾自然不只是这一招偷袭,毕竟他也没期望能伤到
  黄浩宇,但这么一来,自己就有机会近身了。
  在拳光还未被剑盘完全抵消之时,一抹凌厉的剑风自无锋剑上发出,紧接着右手向前一挥,带着平神剑意的无锋就朝着黄浩昀的胸前斩去。
  黄浩昀看着那强了几个度的长剑,不再留余力,并指为剑,金元力在前做锋土元力在后为盾,眉宇间漏出一股凝重,喝道:“它叫剑指沧澜“。
  只见一条接一条的金土元力之剑,像是软铁般从其指尖向前流去,等离开他的双指又立马变得锋锐无比,将前方的气流一分为二,像极了大修行者一剑开江的样子。
  那无锋短剑被剑元直接震开,巨大的反弹力让步凡尘虎口都裂开一丝。本来想近身的步凡尘,不仅平神剑式被打断,整个人也是向后甩去。
  将无锋插入演武场的青石中,那青石足足被划开一道五米长的口子,步凡尘才止住身形。吐出一口鲜血。虽然自己的想法未果,但步凡尘此刻却是战意十足,大喝道:再来。
  说完整个人就像一颗炮弹般向前弹去,无锋剑上的平神剑意更加浓烈,配上比幕姬更为熟练的雷游步,像条电蛇般袭向黄浩宇。
  此刻的黄浩宇终于皱了皱眉头,并非因为步凡尘展露了第五种元力,而是因为就在那顷刻间,步凡尘的剑意成长极快,这让他有些吃惊,而且他的身法速度极也快。在压境不能将剑心全部运用的情况下,步凡尘的这一击,让他感到了一丝压力。只见他左手向前一推,凝练出一轮剑盘,准备将步凡尘那速度极快的一剑挡住。
  当无锋碰到剑盘的一瞬间,步凡尘脚下的雷光之中流入一股火元力,紧接着翻身扫向黄浩昀,这是他前阵子突发奇想的创意,但是不敢玩大,只敢将属性都爆炸的火元融入,效果自然不差。
  在游雷火云步的冲击下,黄浩昀直接被踢飞了三米,并且受了不小的震动。止住身形的黄浩昀漏出欣慰的笑容,与此同时取下了身后的神游。
  虽然境界比你高,但还是很欣慰你步凡尘能逼我真正出剑,对于他剑痴而言,天赋高低不重要。只要剑在,那么他的山顶就依旧,至于登山快慢,不能太过在意,也不会在意。
  拿出神游的黄浩宇和之前判若两人,要知道步凡尘虽然修为跌了,但他的元力浓厚程度却更加凝练了。也就是说,比起和名家俊那一战,除了不能飞和元力不能离体外,他其实战力是没有减,而且体魄还增强了,那时候尚且能与九阶的名家俊一争,何况现在。
  而真实压境在四阶,没有用神游的黄浩宇就有普通准武宗的实力,他都没有机会战胜对方,但那把神游出现后,他就更没机会,但是这不是退缩的理由,不说打赢,他只想知道自己能够接住对方几剑。
  步凡尘深吸一口气,从对面感受到巨大的压迫感,虽然在对方拿出剑后,自己光靠武道修为绝对不敌,但他也要试一试。
  金元力运转三十六个周天,继而弥漫全身,只见他大吼一声“金极纹象决”那金元力便以他为基础向外扩大,变成一颗两米左右的金色虚影。
  黄浩昀并未打断他,有时间基础的他不再藏着掖着。金木水火土五股元力蓬勃而出,直接祭出了五行剑域,将自身防御值提到最高。这之后一抹不同于平神剑意的金色剑意以极快的速度游历在无锋上。虚影步凡尘握住无锋,雷游步奔发而出,带着无匹的气势,向黄浩昀刺去,金色虚影所过之处,青石皆碎。
  见步凡尘足足有七系元力时,黄浩昀也有一瞬间的失神,但极快就恢复了。也对,这才不枉他拿出神游。面对急速而来的步凡尘,手中神游冒出金火土三系元力,轻轻向前一挥。加上原本透明的剑心之意。一抹恐怖的四色剑气自神游发出,将擂台一分为二,与步凡尘的无锋相遇。
  四射剑气很轻易的将无锋剑意削去,只是在遇见那金色虚影才被磨掉四分。步凡尘自知攻击力远远不如,所以他只是想看看自己的防御能承受多重的力道,并尽可能的让黄浩昀多打出一道剑气,他就能多感悟一点。
  四色剑气遇见步凡尘的五行剑域时,双方爆发出巨大的爆炸声,将整个擂台直接炸毁,变成了碎石块。等尘埃削去,步凡尘的五行剑域还剩一点光芒,看样子刚才是他胜出。擦掉嘴角的鲜血,朝着灰尘的前方说道:“还请表哥在多加一分力,再来!”
  黄浩昀没有废话,待步凡尘话完又一抹四色剑气袭来,遇见步凡尘后,发生了更加惨烈的爆炸,不仅是擂台的青石碎裂,擂台下也被炸出了一个大坑。
  烟尘散去,黄浩昀抱着昏迷不醒的步凡尘走向内府。说句实话,步凡尘最后那下有些逞强了,不过他喜欢。
  至于幕后那几位老人,看见七系元力的时候,无一不吃惊,而且他竟然能接黄浩昀两剑,这他娘的,这下全让黄恒一个人赢钱了,不划算呀!那小子藏拙呢?想到就气人,不行,有空的好好叫过来打一顿才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