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留宿颜家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沈琳闻言,本来就有些绯红的脸,彻底变得更加红了。
  红彤彤的嘴唇犹豫了很久,开启,结结巴巴地说:“我,我才没有~”
  为了证实自己根本没有多想,沈琳大步走出了工作间,洒脱地对身后的颜景哲说:“走吧!”
  颜景哲看着前面那个小女人,罕见的害羞模样,嘴角勾起一个,甚至连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的微笑
  老吴正在开车,他的眼睛不由自主地跟着后视镜,看着沈琳和颜文轩坐到后座。
  两人的目光都很默契地聚集在颜文轩身上,这画面莫名其妙地像一个和谐的家庭。看着颜文轩,他们突然感觉到对方的视线,然后默契地抬头看向对方。
  沈琳仿佛被一道闪电击中,立即回头,转身看向窗外。
  颜景哲一点也不觉得尴尬。相反,因为沈琳的躲闪,他的眼睛更加盯着沈琳去看。即使她转过头,他也看着沈琳浓密的黑发,拒绝移开视线,就好像在故意戏弄她似的。
  察觉到男人的灼热目光,沈琳更加害羞了。
  在到达颜景哲家之前,车里的气氛是如此的微妙。
  虽然沈琳是个私生女,但她已经在沈傲明家住了很多年了。
  沈傲明家是别墅,所以沈琳对别墅没有陌生感,但是与颜景哲家的相比,那实在是太过微不足道了。
  颜景哲家不在所谓的富人别墅区,而是一个独立的庄园。
  为了颜文轩的健康成长,颜景哲选择了本市的郊区,并人工提高了绿化率和植被丰富度。
  车开进庄园,直奔主体建筑。
  沈琳抑制了自己想要四处观察的欲望,抱着颜文轩,跟着颜景哲往小家伙的卧室方向走去。
  一路上遇到的仆人们都俯身以礼貌和规矩迎接他们。尽管已经经历过不少的风雨,但沈琳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大场面,虽然怀里还抱着熟睡的颜文轩,还是尽可能有礼貌的向每一个打招呼的仆人回礼。
  沈琳并不是唯一一个感到惊讶和疲惫的人。
  三个人从进门,一直到颜文轩卧房,一路上遇到的仆人,即使表面表现的很平静,内心都是波澜壮阔到难以安稳。
  无论是工作了两三年的新人,还是工作了十多年的老人,今晚的话题都是—冰山颜总并不冰冷。自从加入颜氏家族以来,第一次看到颜总身边出现了一个女人。
  小心翼翼地把颜文轩放在床上,看了很久,发现颜文轩没有要哭醒的样子,沈琳僵硬的手脚终于可以舒展开了。
  松了一口气,她转身看向颜景哲:“我的任务已经完成,是时候回去了。”
  站在一旁,看了很久的颜景哲,又看了看疲惫的沈琳,沉默着。
  沈琳根本没有注意到颜景哲的表情,说完话之后转身离开。
  “今晚留在这里。”
  颜景哲的声音很平静,但沈琳闻言却是浑身颤抖。
  假装没听见他的话,沈琳不自然地背对颜景哲,僵硬地笑了笑,“嗯,你介意我借你的司机吗?”
  “介意!”
  答案简洁明了。
  面对这样的颜景哲,沈琳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太晚了,司机需要休息。”
  转过身,沈琳皱眉看着颜景哲,他的脸上平静无波。
  正当理由,没有任何误导和值得反驳的地方。
  “好吧!”
  无话可说,沈琳只好答应。
  或许是早就断定他们会住下,颜景哲刚轻轻挥了挥手,一个仆人便非常恭敬地走了进来。
  “带她去客房。”
  仆人转过身,示意他跟着自己,沈琳只好顺从地跟着他到客房。
  “沈小姐,你还喜欢这件衣服吗?”
  仆人礼貌地问道。
  沈琳瞥了一眼花边小裙子,非常小女人的感觉,出于礼貌点点头。
  “热水已经为您放好了,您可以早点休息。如果您有什么事,可以随时通过床边电话打给我们。”
  说完,仆人礼貌地走出房间。
  沈琳环视了一下房间,看了看已经准备好的女士用品,她心里更有把握,这肯定不是颜景哲第一次为女人做这样的事情。
  意识到这些,沈琳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会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
  不甚在意的抚了抚自己的胸口,沈琳说服自己放下那些无意识的幻想,洗个澡睡觉。
  第二天。
  在她睡觉的时候,沈琳总感觉到胸口莫名的沉重。
  幽灵出没?
  除了在英国的第一年,这种感觉好像再也没有发生过。
  努力睁开惺忪的眼睛终于看清了眼前的情况,那不是一个幽灵,而是一个吸引她眼球的毛茸茸的小脑袋。
  小脑袋的主人拖着他的小身体,像一条小毛毛虫一样在她身上打着滚。
  感觉到沈琳醒了,小脑袋抬起来,颜文轩那张精致的小脸就在沈琳面前微笑着。
  “漂亮阿姨,你醒了吗?”
  “是的,轩轩醒得这么早啊?”
  宠溺的摸了摸颜文轩的头,沈琳的声音还是很困。
  颜文轩顺从地点点头,他的小手指卷起沈琳的发梢。
  “阿姨饿了吗?爸爸准备了早餐哦!”
  所谓的早餐,在沈琳的眼里,粥就足够了。
  看着颜景哲家只有两个人,却摆满了一长桌子的中西混合早餐,沈琳感觉有点无法忍受。
  “这么多,是不是太浪费了?”沈琳转向坐在她旁边的颜文轩,低声问道:“通常也是这么多吗?”
  颜文轩摇摇头,很严肃的道:
  “不,爸爸通常吃班尼迪克蛋和咖啡,我吃欧姆鸡蛋和牛奶。”
  甚至食谱都非常详细,看来日常生活真的很简单,但是为什么今天会是这样呢?
  沈琳,看着早餐桌上,有一股寒意扑面而来。
  “爸爸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所以他这是有备无患。”
  颜文轩说得天真,当然,沈琳更尴尬。
  她仔细看了看坐在主位上的颜景哲,没想到这个男人居然做了这样的事情。
  颜景哲不反驳也不承认,自己开始吃起早餐。
  沈琳看着他,也没兴趣再问更多的问题,低下头,也开始细嚼慢咽。
  早饭后,三个人在老吴惊讶的目光下一起上了车。
  两个人,像普通的父母一样,首先把颜文轩送到幼儿园。
  颜文轩从未出现过这么开心的表情,从早上出门到幼儿园,他对每个人都报以微笑。看到一切的颜景哲,不得不再次重视起颜文轩对“母亲的需求”。
  告别颜文轩的颜景哲和沈琳,少了他这个“润滑剂”,一路上保持沉默,直到车子停在沈琳工作室前。
  “如果工作室正式完工,就有必要召开新闻发布会,并正式宣布一切。”
  从字面上理解,这句话听起来又冷又硬,但语气中却有一种非常明显的询问的意思。
  沈琳看着颜景哲平静的冰山脸,有点惊讶,怀疑这是不是自己的幻觉。
  “你能行吗?”
  可能被沈琳的思考拖得太久,变得有些不耐烦了,颜景哲接着又增加了另一句问话。
  “这是颜氏进入珠宝行业的信号,记者招待会自然要开。”停顿一下,沈琳继续说道:“工作室可以宣布了,至于我,那就算了吧!我只是一个小设计师而已。”
  虽然沈琳话说的很委婉,颜景哲还是忍不住皱眉。
  两人静默了一阵子,当沈琳觉得空气中的尴尬因素在不断攀升时,颜景哲终于开口了,
  “嗯,如果你这样想那就这样吧!”
  沈琳被颜景哲突然接受她的意见的事实所惊呆了,看到颜景哲的眼睛里突然闪过一丝笑意,她如遭电击,看起来像一只受到惊吓的兔子。匆匆道别后,她砰地关上了门。
  坐在车里的颜景哲嘴角仍旧挂着微笑,吩咐司机老吴说:“回公司去。”
  从颜景哲庄园回来后,沈琳对那天晚上并没有多少留恋。
  不管庄园的条件有多好,它都是属于颜氏家族,跟自己又没什么关系。如果以去过庄园为荣或者对那种环境有所留恋,那只会让他们看不清楚真实的自己。
  对于工作室的发展,尽管沈琳并不喜欢与人交际,但也开始慢慢接触更多的国内时尚人士。
  在多彩的时尚界,几乎每天都有不同的表演和招待会。
  在英国生活的四年中沈琳学到了最精致的东西,那就是,在屏蔽自我感觉的情况下,带着虚假的热情在人群中收放自如。
  在周博松的印象中,沈琳仍然是那个害羞的女学妹,无法表达自己。即使只见过一次,他也看到了沈琳的变化。
  但是现在,在一群英俊的男人和美丽的女人当中,沈琳,仍然是耀眼的,甚至可以说是被每个人包围的中心,这可是他从沈琳,穿着香槟色的晚礼服,和一群时尚的帅哥美女互相说笑着。
  不管是举手投足,都充满了吸引力,就像一个巨大的磁场,甚至是一个漩涡。
  她微笑着,眉毛上满是挑逗的弯钩,却没有一丝媚俗。
  这些东西对于过去的沈琳是安全没有的,但,是周博松作为一个男人最想要的。
  美丽而自立,被众星捧月的包围着。
  那是他从未见过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