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钓鱼开始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人群中的沈琳已经感受到了周博松那双专注而灼热的眼睛,所以假装无意间回头朝周博松的方向看去。
  看到沈琳朝自己看来,周博松微笑着举起手中的红酒杯示意。
  沈琳也举起酒杯,回应了他的礼节。
  关于周博松这个人,沈琳是绝对不会主动前进的。
  不仅对于周博松,对于像男人这样的生物来说,主动送到门口的猎物总是不满足于亲自追逐和捕猎的乐趣。
  因此,她需要做的只是在远处施展她的魅力,让周博松情不自禁地站出来。
  在圣马丁设计院学习的那些年里,除了基础的学术研究,沈琳也一直在观察和思考自己。
  尽管她有很好的天赋,但她也需要不断的进步。
  她当然知道当她微笑的时候什么弧度是最美丽的,当她转身的时候什么样子是最迷人的。她花了太多的精力和时间,就是为了来报复沈紫嫣。
  果不其然,在沈琳完美礼仪攻势下,即使周博松并不喜欢噪音,而且非常注重绅士礼仪,也还是忍不住上前把围在沈琳周围的男女,向一边推去。
  “你今天比我上次见到你时更美了!”周博松真诚表扬。
  通过这种方式,沈琳已经多次听到不同肤色和种族的男女的赞美声,并且已经学会了自我满足的技巧。
  “谢谢你的欣赏。”
  沈琳回应周博松,用着恰当的话语和礼貌的微笑。
  “你的工作室筹备的怎么样了?”
  稍作犹豫后,周博松试图询问。虽然颜景哲曾表示希望沈琳与颜氏集团签订合同,但沈琳当时给出的答案只是仅供参考。
  “我已经和颜氏集团签约了,目前正在筹备中.“
  沈琳简洁明了的回答,并没有给周博松额外的期待。
  周博松听后有点失望,但更重要的是,他仍然为沈琳感到高兴。
  “你过去很棒,但现在更完美了。”
  说完这些话,周博松看着沈琳的眼神充满了向往,这简直就是自己理想的类型。
  “师哥,你真会赞美人。我只是一个被沈氏家族切断联系的私生女,哪里可以称我为完美?”
  说着,沈琳的美眸瞬间充满了悲泣和哀伤,仿佛所有的美丽都不足以抵消沈家对她的否定。
  楚楚可怜的外表突然唤起了周博松作为男人的保护本能。
  “虽然我不太清楚那一年发生了什么,但那都是四年前的事了。我想叔叔可能只是生气了才会那么说的。过了这么久了,如果你回去真诚地道歉,他一定会原谅你的。”
  看着沈琳在自己面前那么苦恼,他提出了自己认为最好的解决办法。
  沈琳听到了这一点,心里是无尽的轻蔑和冷笑。
  沈傲明是气话吗?道歉?原谅她?周博松说的每一个字在她眼里都是一个大笑话。
  她所谓的父亲从来都不想承认她,那些日子发生的事情只是把她赶出家门的借口罢了。她根本也不需要任何人的原谅,尤其是沈家。
  尽管沈琳心里是这么想的,但还是保持着表面上的细腻和感动。不仅如此,她还做出同意周博松提议的样子。
  “谢谢你的建议。”说着,沈琳假装无助地低下头,“但是,像我现在这样,根本没有借口去见爸爸。”
  沈琳的声音刚一落地,就听到一个极亮耳朵的高跟鞋踩在大理石地板上的声音。
  “我说是谁?连我的人也敢染指,原来是你。”
  沈紫嫣发出的声音穿过人群,直达周博松和沈琳的耳膜。
  周博松皱起了眉头。
  “紫嫣,你为什么在这里?”
  沈紫嫣骄傲地走到周博松前面,高调地挽起他的手臂,向沈琳宣誓主权。而且当她转到周博松面前时,脸上充满了微笑,
  “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就只是想你而已!”说着,沈紫嫣的眼角撇了撇沈琳,意有所指:“我不仅想你,还担心别人也会想你。”
  周博松自然听明白了沈紫嫣话中的含义,但他并不想戳破。沈紫嫣的脾气一直是这样,他都已经习惯了。
  事实上,沈紫嫣并不像她所说的那样是想周博松了。
  在参加宴会的人中,有几个沈紫嫣的密友,他们从周博松进入宴会便开始紧盯着不放。
  这边,周博松刚刚走进沈琳,几个小姐妹的电话就打到沈紫嫣那里去了。
  她们告诉沈紫嫣,周博松主动接近的人似乎是沈琳,但沈紫嫣仍然无法相信。
  小姐妹们也说她们不敢相信,因为沈琳的气质和外观都已经截然不同。
  脾气暴躁的沈紫嫣冲出美容室,甚至顾不上还未完全打理好的发型就来到了宴会现场。
  看到周博松对面的人,真的是沈琳的时刻,沈紫嫣怒不可遏,但她不想在周博松面前表现得像个泼妇,所以还是努力压压自己的脾气,假装优雅大度的上前说出了前面的话。
  看着沈紫嫣那张为了保持美貌被过度对待的整容脸,沈琳从心底里感到很廉价。
  “怎么,你不在英国?不能继续生活下去,所以又回来了吗?”
  在稳住周博松之后,沈紫嫣转向沈琳,尖酸刻薄的进攻立即开始了。
  沈琳淡淡地笑着,因为假装楚楚可怜而湿润的眼睛,此刻显得更加的柔弱惹人怜爱。
  在周博松的眼里,那笑容既委屈又可怜。
  “只是想家了!”
  沈琳避免了与沈紫嫣的口头冲突,这是一次漂亮的挥杆应对。
  周博松听到之后只能感受到沈琳的无助和沈紫嫣的咄咄逼人。
  “哟,想家了?我看你是怕父亲不够伤心难过吧?”
  “我们是一家人,因此,我不会在乎当年你对我做了什么,也不会告诉别人。你可不可以让我见见我的父亲?”
  话音落地,得到的只是沈紫嫣的一声冷哼。
  “当年?那是什么,你有什么证据?如果可以澄清你不妨说出来啊!你的清白已经消失了,就开始侮辱我的清白吗?”
  沈紫嫣的话如果是之前的沈琳听到,肯定连呼吸都会很痛苦,就像一只尾巴被踩的猫。
  但是现在的沈琳,在这里听到,心里完全没有一丝波澜。
  只不过她美丽的脸,看起来更加的悲伤了。
  “对不起,只要你能让我见见父亲,你愿意怎么说都行,我的确没有证据,什么都没有!”
  沈琳说着,摇了摇头。
  所有的话听起来不像是没有证据,反而像是在宣告她掌握了所有的证据,只是因为十分渴望见到自己的父亲,所以才不得不向沈紫嫣的傲慢屈服。
  沈紫嫣再不聪明,也不可能听不出沈琳话语中的意思。
  她禁不住扭头看周博松,周博松的教育一直以家庭为导向。如果周博松真的听信了沈琳的话,那她在他心中的形象将会彻底跌落。
  只需轻轻一瞥,沈紫嫣就能清楚地看到周博松微微蹙着的眉头和眼睛闪过的些许鄙夷。
  但是看着对面假装可怜的沈琳,沈紫嫣的急脾气又瞬间被点爆,她迫不及待地想在周博松面前跟沈琳杠上,将沈琳肮脏的一切过往公之于众。
  不过,在这样的场合,如果把事情全部抖出来,那就不仅仅是败坏了沈琳的名声,她这个亲姐姐以至于整个沈家都将会颜面无存。
  所以她只能深呼吸,竭力抑制住胸中难以平静的怒火。
  沈紫嫣从包里拿出一张请柬,递给沈琳。
  “好吧,我给你这个机会!再过几天,就是爸爸的六十岁大寿,这是请柬!如果你想让爸爸原谅你,就该好好想想如何做好准备。”
  说完,沈紫嫣看向周博松,声音突然变得柔和起来,“博松,这里真无聊,而且我也饿了。我们为什么不去你最喜欢的意大利餐馆呢?”
  当她说话的时候,用胳膊搂着周博松的手臂,前后摇晃着撒娇。
  周博松此刻大部分的注意力都在沈琳身上,但他真正的女朋友沈紫嫣已经在这样的场合说了这样的话出来,即使知道她的话语有很大一部分是假的,他也不能在这样重要的场合丢了脸面。
  否则,根据沈紫嫣以往疯狂的行为,后果还指不定会是什么样子!
  周博松倒是不怕,只是觉得处理起来很麻烦。
  所以,他礼貌地向沈琳点头,在沈紫嫣手臂的缠绕下一起走出了会场。
  路过沈琳时,沈紫嫣覆在沈琳的耳边,用只有她们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微弱声音对沈琳说:
  “沈琳,你太尴尬了,你甚至不在乎你的清白,就只为了把我拖下水,看来这些年你的段数提高了不少!”
  “谢谢夸奖。反正在沈家看来,私生女也并不是无辜的。”
  沈琳冷声回道,根本没有看到周博松时候的柔弱。
  “哦,你真的认为你能打败我吗?别异想天开了,这一次你只会死得更难看。”
  说完,沈紫嫣搂着周博松,扬长而去。
  沈琳站在原地没有动,也没有因为沈紫嫣的话而变得沮丧或退缩。
  相反,她的眼睛很严肃。
  沈琳带着嘲弄的笑容看着手上生日宴会的帖子,上面讽刺的印着白鹤图案。
  为了得到这样一个复仇的机会,她已经等得太久了。
  现在,两个人之间的战斗终于开始了,而与沈家的也将紧随其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