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拒绝突然的求婚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沈琳的话音刚落,颜景哲就说话了。他的声音仍然很低,脸色平静,没有丝毫的玩笑。
  “既然你想报仇,你就必须有坚强的后盾。你以为自己能独自前进多久?”颜景哲在跟沈琳陈述一个非常清楚的事实。
  “嫁给我!”
  三个字,字字重如千斤,像铃铛一样的响声敲进沈琳的脑海。
  “我欣赏你的能力,文轩也需要一个母亲,更重要的是,他非常喜欢你。”
  坐在副驾驶的沈琳上,静静地听着颜景哲的解说,没有插一句话,直到所有解说都已结束。
  “你的理由说完了吗?”
  颜景哲听得很清楚,沈琳清晰的声音有点累。
  “既然你已经说完了,我就给你一个答案,好吗?”之后,沈琳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对不起,我拒绝。”
  原本很有信心的颜景哲,听到沈琳的回答,两道眉愤怒的扭在了一起。
  玛莎拉蒂猛踩刹车后,发出划破天空的声音,停在路边。
  汽车停在路边后,颜景哲转向沈琳,眼里充满危险的凶光。
  “为什么?”
  他似乎并不想让沈琳真正解释,而是十足的威胁她有勇气再重复一遍。
  巧合的是,沈琳在经历了沈家别墅后的遭遇,不仅懒得去琢磨他说的话,而且很有勇气面对一切。
  “首先,你所说的孤独只是我在你眼中的样子;其次,我感谢你对我能力的欣赏,但感谢不是爱,而我也不可能和所有欣赏我的人结婚。最后,仅仅因为文轩喜欢我并不意味着我适合做他的母亲。”
  冷静而理性,抑扬顿挫,沈琳的回答并非无懈可击,但它也使颜景哲根本无可辩驳。
  感谢不是爱,文轩喜欢的人不一定是他想要的母亲。
  沈琳说得对,但颜景哲还是想说点什么,再反驳沈琳,让沈琳同意他自己的提议。
  只是那些话,不知道为什么,颜景哲都已经话到嘴边了,却怎么也开不了口。
  “颜总对这些理由满意吗?”
  看到颜景哲半晌不说话,沈琳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
  颜景哲没有回答,再次启动汽车,只回答:“送你回工作室。”
  该怎么说呢?沈琳非常感谢颜景哲。
  这个人无论在相貌、身材和能力方面都很出众,即便他有一个像颜文轩这么大的儿子,也不是扣分的问题。况且,颜文轩非常可爱。然而,沈琳觉得自己人生的大部分时间都已经被人利用了,充满了算计。即使这次回来,沈琳也有一种感觉,她不过在利用过去四年积累的怨气进行报复。
  如果连爱情都是因为利用算计而结合在一起,那么她的生活就真的没有什么意义了。
  即使现在所有的伤害都是由当初所谓的“爱”造成的,她也不想放弃对爱的追求。
  难得到的那才会是最珍贵的东西,不是吗?
  更重要的是,沈琳想要的只是一份平平常常的爱。如果和颜景哲在一起,她们的爱情之路将会是如此的波澜壮阔。
  颜景哲不知道沈琳的这些想法。在他的认知里,沈琳如此果断地拒绝了他,只能证明沈琳根本不喜欢他。
  “我们到了。”
  颜景哲把车停在沈琳工作室门口,用沉重的声音说,他认为不夹杂一点私人情绪在俩面。
  但是在那种语气中,显然包含着充分的愤怒。
  对于颜景哲的情绪,沈琳显然处理得比较冷静,没有理会他所有的表情和语气,但是下车后,面对着颜景哲,他还坐在车里,“三天后就是正式的新闻发布会了。这次宣传,带上我的团队。”
  “嗯。”
  颜景哲的回答既不咸也不淡,显然他仍然非常生气。
  “我也会参加。”
  沈琳冷静地说。
  这一次,颜景哲终于转过头来,看着沈琳。
  “为什么突然决定参加?”
  “这不是很正常吗?”沈琳理所当然地回答。
  颜景哲听到这话,冷冷地哼了一声:“但你的想法从来就不是正常人的想法。”
  对于颜景哲的冷嘲热讽,沈琳根本不在乎,只是笑着说:“谢谢。”
  说完,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室。
  看着沈琳进去后,车里颜景哲的电话号码突然响起,显示的来电者是“轩轩”。
  在电话的另一端,颜文轩甜甜的小奶音传了过来,
  “爸爸,阿姨今晚会来我们家吃饭吗?”.
  颜景哲沉默了很长时间没有开口,电话那头的颜文轩很快就明白了意思。
  “阿姨,很忙吗?”
  “嗯,沈阿姨正忙着工作室的事情。”
  “工作室的事情做完了,能来我们家吃饭吗?也许她还可以呆一个晚上?”
  颜文轩在那里大胆地做梦,小小的奶音中有着明显的兴奋。
  “这要看阿姨之后是否还有时间。“颜景哲的回答是模糊的,要尽量不要让颜文轩有太多的期望。
  颜文轩是什么样的孩子?当颜景哲话说出来时,立马就会明白颜景哲的意思。
  “爸爸和阿姨,有什么不愉快的事情发生吗?”
  “轩轩眼中的妈咪是什么样的?告诉爸爸,好吗?”
  颜景哲没有立即回答颜文轩,而是问了另一个问题。
  显然问了颜文轩一个愚蠢的问题。
  “爸爸喜欢,就很好。”答案是得体和成熟的。
  但电话的另一端,颜景哲因为颜文轩的回答而又保持了沉默。
  “爸爸有喜欢的人了吗?”
  颜文轩试图问颜景哲,但没有从他嘴里得到任何肯定的回答。
  “记者招待会结束后,爸爸允许你亲自邀请沈阿姨来我们家吃饭,好吗?”
  知道颜景哲不想说什么,他不想说的事情无论想什么办法都是徒劳无功,所以颜文轩乖乖的听话,没有再说什么。
  另一方面,沈琳回到工作室,开始了最后概念宣传的测试,没有停止。
  工作室里的每个人都知道颜氏集团是他们工作室的金主和合作伙伴。
  对于颜景哲的那张帅脸来说,不仅仅是出现在奢侈品行业,也经常出现在商业圈杂志上。
  黄金单身汉颜景哲,在女性最想嫁的高富帅排行榜上,从未跌落过前三甲。
  然而,合作毕竟只是合作,每个金主都有自己的事业,合作并不意味着金主会一直呆在这个工作室陪着他们。
  所以,工作室里的许多人都经历过那种自从他们合作后从未见过金主的事情。
  但是今天,他们亲眼看到了合作的金主,而金主并没有来工作室视察工作,而是把工作室的总设计师送了回来。他们聊了一会儿之后,然后颜景哲离开了。
  因为沈琳通常没有架子,所以她一进入工作室,罗琳娜,她的小助理,就开始八卦起来。
  “哇!老板,那真的是我们金主爸爸吗?”
  虽然不是身后的所有男女同事都冲上来询问,但实际上他们都站直了,等着听沈琳的回答。
  “难道你们没见过颜景哲吗?”
  听到这话,他们立刻点头如捣蒜一般。
  “你们不是都看见他的脸了吗,为什么还问我?”
  说着,沈琳在大家惊异的目光下拍了拍手,并高声说道:“收起自己的八卦灵魂,三天后会有一个新闻发布会,再检查一下流程,然后开会!”
  珠宝是沈琳生命里的另一个载体。
  就在所有人都聚焦在大屏幕上的时候,她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伴随着概念电影中的手势,她示意大家继续,自己出去接电话,尔后转身出了会议室。
  “喂?”
  “琳琳,我是博松师哥。”电话那头响起了周博松的声音,夹杂着无尽的担忧。
  “嗯?怎么了,师哥?”
  沈琳的语气温和而稳定,听起来不像发生了什么事,周博松这才慢慢地深呼吸。
  “我听紫嫣说,看见你脸色很红,躲进了楼上的房间里,但大家都去了楼上的房间,却没有看见你。你去哪儿了?”
  沈琳听到这,心里一声冷哼。果然,沈紫嫣这次采取了更强硬的行动。
  她没有录像,而是直接带一群人去了房间。
  如果当时没有颜景哲的帮助,她肯定会掉进沈紫嫣的陷阱,再次成为沈紫嫣爱情的牺牲品。
  “工作室里有些东西需要我,所以我就早点回来了。”
  沈琳平静地回答,但实际上已经在她心中掀起了万般巨浪。
  “你真的没事吗?”
  周博松小心翼翼地试着问。
  “怎么了?”沈琳蹙着眉头,周博松询问的语气,似乎知道了什么。
  “没什么,只是,听紫嫣描述,你当时的情况似乎很严重,所以会比较担心。”停顿片刻,周博松继续说道:“顺便告诉你,你的礼物叔叔打开看了看。那辆车可是很贵的,你怎么......”沈琳知道周博松只是想问问她是怎么拿到钱的。
  “在国外呆了四年,我就不能挣钱买辆车吗?“
  闻言,周博松没有继续问下去。他不曾知道沈琳因为这个已经攒了四年的钱,只为送这辆车给沈傲明的60岁生日,她是真的达到了可以把保时捷送礼的能力程度。
  如果沈琳有这种能力,他会很高兴,但是如果沈琳只是在打肿脸充胖子,他也不需要暴露出来,不是吗?
  “叔叔看起来很满意。”
  最后,周博松只说了这么一句安慰的话。
  “谢谢你打电话告诉我这件事。”
  沈琳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就像一个士兵终于放松了警惕,无意识地让听着的周博松感到疼惜。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