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被儿子点醒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这些年以来,颜景哲从来不低头承认错误,甚至都不会去问一句为什么。
  “我有权知道和我一起工作的人是什么样的品性。”
  总之,空气陷入了沉默,而且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得到缓解。
  “现在你知道了。”
  沈琳只说了一句简单的话,然后转身离开,眼泪再度涌了出来。
  从头到尾,她都没有抬起手去触摸她脸颊上的泪水。她不想让任何人看到她有多可怜,而且她认为那些眼泪是根本不存在的。
  那些比颜景哲更极端、更难听的话并非闻所未闻,当她决定这么做的时候,也想过总有一天会有人这么说她。
  甚至清楚地想到了一切,安慰鼓励自己如何面对这样的场景。只是,当这些话从颜景哲的口中说出时,她怎么控制得住自己的情绪呢?
  你为什么感到委屈?这些都是她决定为复仇而做出的牺牲,早就知道的,不是吗?
  沈琳和颜景哲就像两个旋转的小行星,总是试图想要靠近对方,但每次短暂的靠近后它们又会迅速离开对方,否则两颗行星在碰撞时随时可能会发生爆炸。
  那天庆功宴后,因为求婚就原本有些疏远的两个人变得更加的陌生。
  沈琳每天都忙于工作室的工作,工作室里的人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妥。
  准确地说,只有沈琳在逃避问题的感觉。
  “老板,外面有位女士说找你。”
  罗琳娜记不起那天喝醉后发生了什么,只是隐约听到别人说她在沈琳面前丢了脸,这让她每次看到沈琳都有些尴尬。
  沈琳直接从设计工作台上站起来,用怀疑的眼神看着罗琳娜。
  “有问是什么人吗?”
  罗琳娜有些尴尬地摇摇头说:“我问过了,但对方拒绝透露。”
  “关于长相,还记得吗?”
  罗琳娜回忆了很久:“那是一个留着长发的中年妇女,留着小卷发,细长白皙的脸,嘴边有一颗痣。”
  沈琳闻言,这位罗琳娜口中的中年女士被证实是沈紫嫣的母亲,王琴。
  “带她去接待室。我马上就去找她。”
  交代完毕之后。沈琳埋下头继续工作。
  当罗琳娜听到这里,不禁浑身打了个寒颤,又朝着外面的那个中年妇女看了看。
  但是领导已经吩咐了,所以她也不得不硬着头皮去见她。
  王琴原本就出生在一个富贵家庭,她身上的傲慢对大多数人来说自然是无法忍受的。
  罗琳娜只是把她送到接待室,就毁了她大半的承受能力。
  走出接待室,就像从监狱里释放出来一样终于赶到轻松了。
  周围有一圈八卦的同事忍不住问罗琳娜到底发生了什么。
  “领导的身家背景,你们现在还有什么不知道的?想听吗?”罗琳娜翻了个白眼。
  周围所有的人听到这个消息后都撤退了。在工作室里有一直有两样东西是碰不得的,老板的印章设计稿和老板的身家背景故事。
  这就是直接面临着解雇的危险。
  “那还在问!”
  他们闻言,只好一哄而散了。
  原本颜景哲就是一个工作狂,从那天起工作量更是蹭蹭蹭的往上增长,这下连秘书和助手都感到不知所措了。
  原本预定的颜文轩,周末去沈琳家的行程也因为两者之间的紧张关系被暂时取消了。
  “为什么爸爸不让我见我漂亮阿姨?”
  颜文轩坐在林助理旁边,低声嘟囔着。
  ““
  “阿姨让我爸爸生气了,是吗?”
  ““
  “还是说其实是爸爸惹了漂亮阿姨?”
  ”“事实上,林助理也不知道到底是谁惹谁,导致两人生气的。那天把罗琳娜送到休息室,当他出来之后,沈琳就不见了,只能看到自家总裁的黑脸。
  “林助理,你为什么不阻止爸爸?”颜文轩看着林助理,这个小家伙说话的光环像他总裁爸爸一样冷酷。
  林助理想哭。总裁家的光环根本挡不住铁了心的牛,更不用说他就是一个普通人,怎么能阻止呢?
  “如果明年我还是单亲家庭的孩子,你就会没有工作了。”
  颜文轩说着,从林助理的办公桌上跳下来,向颜景哲的办公室走去。现在成年人真的很没用啊,为什么这么容易的事也要他出马处理?
  在他身后,林助理快要疯了,他的工作环境压力实在是太大了。
  什么今年,明年啊,就准备明天辞职吧!
  “爸爸。”颜文轩走进颜景哲的办公室,小步跑向他。
  颜景哲疯狂忙碌着,当他听到颜文轩的声音时,立即抬起头,看着他可怜的小模样,想起了自己刚刚取消的沈琳工作室之旅。颜景哲原本看到儿子的开心面容,立即又冷了下来。
  “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林助理不小心打碎了你给我买的小飞象杯。”
  这孩子有含泪的样子,眼里含着怨恨。
  “爸爸会再给你买的。”言下之意是不可能交换其他条件。
  但眼前的小人似乎根本不是想交换条件,一个小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一样。
  “那你想要什么?”颜景哲没有生气,而是客观地问。
  “我以后不会理睬林助理了,爸爸也不要理睬他。”颜文轩的回答也很清楚,只是抽泣,这可真让人感到苦恼。
  颜景哲第一次看到了自家儿子无缘无故地闹事,有些哭笑不得。
  “只是一点小失误,为什么就不理人家呢?你以前不是和林助理处得很好吗?而且,老爸不理睬零阻力的话,那要怎么工作?”
  “是吗?爸爸心里的真实想法是这样的吗?”
  颜文轩擦了擦眼泪,用无辜的眼睛盯着颜景哲。
  颜景哲起初没有任何感觉,但在被他看了很长时间后,不禁陷入了沉思。他回忆着儿子说的每一句话。
  他家儿子,这似乎暗示着什么。
  看着一直盯着他的颜文轩,颜景哲伸出手揉了揉他的头发。
  “嗯,我知道。”
  “嗯?爸爸突然知道了什么?”
  颜文轩仍然眨着他的大眼睛,看起来很天真,但是颜景哲除了坚持不懈什么也感觉不到。
  “轩轩,阿姨的工作室刚刚成立,也是很忙的。爸爸下周一定带你去,好吗?”
  “很好。”颜文轩只是顺从地点点头,然后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看着,颜景哲轻快的小步伐,他不禁笑了。
  但在颜文轩离开后,颜景哲不禁想知道为什么他自己的成人思想会比一个孩童更狭隘。
  沈琳真的错了吗?
  与沈琳的错误相比,真正错误的是在不知道真实的情况下武断地妄下结论。
  即使事实存在,沈琳做了一切,但他仍然不明白这一切背后的动机。
  如果她被判犯有谋杀罪,那妄下结论的他是不是同样有罪?
  想到这一切,颜景哲放下手头的工作,决定起身去沈琳工作室找她。
  此时,沈琳工作室的会客厅。
  “你从英国回来的后是不是感觉自己太棒了?已经成为大设计师了,就不会把我当回事了,是吗?”
  王琴看到沈琳的第一眼便刻薄的讽刺,整个眉头都皱在一起。简而言之,她就是专程上门找茬的。
  她怎么会不知道面前这个毫无血缘关系的母亲到底在想些什么?她只是需要见见这个女人,否则只会带来更多的麻烦。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沈琳仍然保持着对王琴的最低尊重,即使心中满是愤怒。
  但是这些话听在王琴的耳朵里却是充满了不敬。
  “傲慢是有限度的。我曾经是让老郑带你回家,然后送你去英国留学。你现在学业有成了,不感恩也就算了,还对我这般态度,我怕你快忘了自己到底是谁!”
  王琴说话一向有她自己的一套。乍一看,这很合理。这是她的特别之处,所以总是能说服沈傲明对沈琳做些什么。
  “带我回家是你的选择,我从未乞求过。去了英国后,我甚至没有任何经济来源。直到现在我都很坚强,自立。你到底想让我感受哪种恩情?”
  有些话,不说的明明白白,那些人总觉得自己很有道理。
  沈琳从不要求任何人看到她的努力,更不用说像王琴这样的人。如果王琴看到她一直在努力工作生活,那么只会百倍千倍的更加嘲笑。
  她说这些话的原因是让王琴清楚地看到事实,并停止想象自己的伟大。
  但是王琴不是这样的人。
  “如果你当时没有做出那种厚颜无耻的事情,沈家就不会和你断绝关系。”王琴总是试图用当年的事情来刺激沈琳。
  “但事情已经发生了。”沈琳的话语强硬冷酷,当她和颜景哲在一起时却没有丝毫的表现出来。
  她看着王琴的眼睛,继续说道:“我们的关系已经断绝了。这时,你要我报答你吗?有什么可以报的?”
  就在她说话的时候,沈琳突然想到了什么,猛地点点头说:“是的,还真是时候报答了。谢谢你让我爬出你们那个泥潭,让我来走自己的路。”
  然而,王琴非常愤怒。
  很久以前,这个小女孩虽然倔强但还是有一张懂礼貌的嘴,但是当她不那么咄咄逼人的时候,又怎么能在英国撑下去呢?
  “你这个忘恩负义的贱蹄子,我们怎么会把你这样的人养大?还是你那不知廉耻的母亲血统太深了,骨髓里的脏东西根本就拔不出来?”
  在罗琳娜眼里,沈琳是冷漠的,一切都可以平静地处理。但就在这时,她看到了她眼中的情感波动,那是疯狂的仇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