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突如其来的国外旅行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话说完了就算完事,连誓言这种东西都不能算,什么东西能一直留在耳朵里?
  因此,那天过后,沈琳什么也没说。
  生活还在继续,沈琳的灵感每次也都在继续。然而,只是在每次灵感快要停止时都会情不自禁地想起颜景哲。
  “老板,老杨在机场被海关扣留了.“
  罗琳娜匆忙跑进沈琳的设计室。
  刚刚找到灵感的沈琳正在工作,突然被罗琳娜打断,这让她很生气。
  “老杨是出国交流,又不是贩毒,怎么能拘留呢?”
  罗琳娜知道自己的行为冒犯到了沈琳,看到沈琳真的生气了,她不仅缩成一团,犹犹豫豫的,看起来像是要哭了。
  “我不知道,从机场打来的电话。”
  罗琳娜受了很大的委屈,这不是她的错,但她却受到了责备。
  沈琳看着罗琳娜,知道自己的反应有点过于激进,所以深吸一口气,拿起了外套。
  “好的,我明白了。我现在就去机场找老杨。”
  说完,沈琳穿上外套,快步走了出去。
  从工作室到机场大约需要一个小时。沈琳下了车,跑进了机场。但是当他到达罗琳娜说的地方时,那里并没有老杨,她甚至没有看到工作室里的任何一个人影。
  无奈之下,沈琳只好拿起手机,准备给罗琳娜打电话。结果,手机一拿出来,打进的不是罗琳娜或老杨,而是颜景哲。
  皱眉,接通电话。
  “颜总?有什么事吗?”
  “嗯,也许你可以回头看看。”
  在电话的另一端,颜景哲低低的声音带着一点思考。沈琳有一瞬间感觉到了什么,但她不想相信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她身上。
  按照颜景哲的指示,沈琳转过身,看见颜景哲拉着小小的颜文轩站在她面前。
  电话还在继续,颜景哲的声音又来了,“罗琳娜说你最近一直为新设计而苦恼。让我们一起去寻找灵感。”说着,颜景哲把电话递给了小颜文轩。
  电话那头的颜文轩奶声说着:“阿姨,我也想出去玩,但是跟爸爸两个人去太无聊了,我们跟阿姨一起去吧!”
  说不上是颜景哲或颜文轩,但他确实戳进了沈琳的心脏,突然感到一股暖流席卷而来。
  “去哪里?”
  甚至沈琳也能听到自己声音中的颤抖,但此刻她在拼命抑制它。
  她从没想过颜景哲只是因为自己那天的一句无心之语,便真的会这么做。
  当颜文轩听到沈琳的问题,就知道了沈琳已经是答应了,所以他高兴地说:“去丹麦,那个童话世界。”
  当她听说是国外的时候,沈琳一瞬间有点慌了。她这次出来是听罗琳娜所说的来救老杨,所以有些无奈的说:“但我没带护照,什么也没带。”
  对面的颜文轩闻言,笑得眼睛弯弯的,将手里的电话递给颜景哲。
  颜景哲接了电话,不知从哪里抽出证件,然后对着沈琳摇了摇:“我给你带来了。”
  沈琳立刻明白发生了什么。原来一切都是有预谋的。从罗琳娜到老杨,都是颜景哲计算的。
  尽管被颜景哲的热心行为所感动,但是沈琳并不喜欢被蒙在鼓里。发现这个事实后,她还是有点不舒服。
  “你笼络了罗琳娜,和他们一起算计了我?”
  颜景哲没有回答沈琳的问题,而是挂了电话,把颜文轩带到沈琳身边。
  起初没有被触动,沈琳只是静静地站着,等待颜景哲和颜文轩来给自己一个解释。
  “你不厌倦这样的生活吗?”颜景哲走进沈琳,用沉重的声音问道。
  沈琳没有说话,只是看着颜景哲,试图理解这个人到底在想什么。
  “罗琳娜说你因为灵感而悲伤。你不是说灵感停滞时最好出去走走吗?但又不想去我家。”颜景哲说着,故意带着责备的语气。
  沈琳听了有些哭笑不得,甚至不知道是不是该生气。
  “但是你可以直接告诉我啊!”
  在沈琳话还没说完以前,颜文轩就抱住她的腿,低声哀求:“阿姨会陪我的是不是?每次放长假,其他孩子都会和父母出去玩。回来的时候写的游记都很精彩,只有我,我不知道该写什么。”
  看着可怜的颜文轩,沈琳的心渐渐软化。更重要的是,颜景哲有一个很好的起点,尽管在实践中确实是存在一些问题。
  “好吧,我和你们一起去。”
  沈琳没想到,因为这句话,她他完全把自己卖给了这对父子。
  经过几个小时的飞行,在下飞机后,沈琳打开电话,告诉罗琳娜自己的工作安排,压根也没有注意到三个人要去哪里。
  结果,当到达住处时,她才发现它不是一个旅馆,而是一个寄宿家庭,一个丹麦当地的普通房子。
  这两父子计划得很好,在头两天,他们几乎走遍了丹麦,吃各种大大小小的特色小吃。他们平日都是远离陌生人的高冷模样,结果,一到丹麦就脱下了伪装。
  颜文轩的肚子每天会塞下很多东西,颜景哲并没有阻止他买任何他想玩和吃的东西。
  沈琳开心而无助地看着。
  第三天,颜文轩终于成功地吃坏了自己的胃,厌倦了吃丹麦的食物,厌倦了参观各种各样的景色,所以他窝在家里,拒绝出去。
  孩子可怜地在床上打滚,拒绝吃任何东西,无论颜景哲怎么说服都是没有用的。
  颜景哲原本哄骗颜文轩就浪费了很多心思,但当他转过身来,沈琳又消失了,于是心中的愤怒瞬间涌上心头。
  这个人就连生气,也是与众不同的。他越生气,说话就越少,只能看到一张像冰山一样的脸,开始散播更多弥漫在人们心中的寒意。
  当沈琳回来时,就看见颜景哲冷着脸站在门口,什么也没说。
  “怎么了?”
  沈琳率先打破了尴尬的气氛,只换来了冷冷的目光。
  过了很久,才听到颜景哲低低的声音,仿佛在质问着自己的妻子:“你去哪儿了?”
  “超市啊!”沈琳不以为然的说着,然后举拿起了手中的大米。
  “像轩轩这样,丹麦的这些东西肯定是不能再吃了,在家吃点粥会更好!“说完之后,沈琳换上拖鞋,径直走到厨房那边。
  她看了颜文轩,认为他什么都不吃,那应该煮出有家的味道的粥,也就是好消化的粥,让孩子尝尝家乡的味道。
  沈琳英国留学时期,只要想家的时候就会熬粥。
  她自己后来也学了很多烹饪,但似乎煮粥是她唯一从已故的母亲那里学来的。
  “话说这附近的大型超市很难找到。我费了半天劲才找到,又费了半天劲才买到大米。”
  沈琳趁着淘洗大米的功夫和颜景哲闲聊了几句,颜景哲却突然想也不想接过她的淘米盆,
  “以后有这种事的话告诉我,我做就行了。”
  颜景哲表示完毕,立马卷起袖子,就要代替沈琳继续淘米。
  沈琳起初被颜景哲的动作吓了一跳,接着看到颜景哲陌生的动作,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你又不懂,还是交给我吧!”
  沈琳说完就想拿回淘米盆,只是这颜景哲实在是太过倔强了,不肯再让沈琳碰一下。
  “你这样,轩轩会饿坏的。”
  未能夺会回颜景哲手中的淘米盆,沈琳只好拿出事实证据威胁。
  但偏偏总裁大人不信这个邪,非常认真地搅拌盆里的大米,说:“我要亲自动手,你教我就行了。”
  看颜景哲那严肃的样子,沈琳真是忍不住笑。
  明明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公司总裁,车也很少自己开,为什么要学这种家务?
  看到沈琳没有说话,只是站着笑,颜景哲终于忍不住转过头看着她。
  “你为什么还不教我?”
  那模样搞得沈琳好像犯了很大的错误一般。
  无法说服颜景哲,沈琳只好开口细心教颜景哲要怎么煮粥,甚至是洗大米最基本的动作。明明很聪明的一个人,但到了做家务的时候却学得很慢,每次都必须要沈琳手把手的教,颜景哲才能学会。
  沈琳甚至怀疑这个颜景哲牙根本是在找借口占自己的便宜。
  但是想想还在房间里生病的颜文轩,沈琳觉得应该没有一个父亲会这么无聊。
  但是偏偏颜文轩的爸爸就是这么无聊。
  无论如何,他家的那个小子已经睡着了,他终于有时间和沈琳独处了,自然们要抓住所有的机会。
  颜景哲这个人纯粹就是一个腹黑男,即便是做着很无聊的事,你也会被他严肃而面无表情的脸给唬住,仍然愿意相信他是一个冷静、严谨的人。
  颜景哲作为一个只有手把手才能教的不怎么聪明的学生,沈琳足足浪费了二十分钟后,才开始把大米放进锅里煮粥。
  煮粥的时候,沈琳要进屋看颜文轩,只是不知道为什么颜景哲的样子看起来很不高兴。
  嗯?她去看他生病的儿子啊,这样也能不开心吗?
  但是颜景哲真的又没有过多的显示出任何感情。沈琳坐在那里看颜文轩,而颜景哲则是坐在旁边一起看。
  更奇怪的是,煮粥也需要看,所以沈琳随时去趟厨房,颜景哲每次都急急地跟着,总是称之为“学习”。
  总之,无论沈琳走到哪里,颜景哲都像大尾巴一样跟在后面,直到颜文轩悠悠醒过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