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危险境地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因为在这一刻,她太清楚自己对颜景哲的感情了,所以她暂时允许自己陷入这种爱中,哪怕只有一次,哪怕只是在这一刻,让她真正感受到一段时间的爱。
  奶油蘑菇汤还在冒泡,粘粘的,就像两个人之间的爱情。
  煮意大利面条的锅在沸腾,澄清的水被一点点煮过的面粉变成浑浊,面粉不停地翻滚,跳到外面,没有锅盖。
  两个人的爱是满满的,锅下的火焰和锅里的水温也都在逐渐上升。
  锅里的意大利面条是这样的,而锅里的奶油蘑菇汤却渐渐干了。
  当他们两人的体温一起升到了最高点,身边的危险也随之爆发了,所有的汤和水都涌了出来,促使火苗旺起来,瞬间大火吞没了整个锅灶,也惊醒了沉浸在浓浓爱意中的两人。
  那一刻,清楚地听到一声大叫,火突然从沈琳身后升起。
  颜景哲也被惊醒,睁开眼睛,本能地立即将沈琳拉到身后,然后迅速切断火源,用盖子盖住两个罐子,然后移到一边。
  至于那锅干奶油蘑菇汤,是颜景哲直接扔进水槽的。然后,水龙头被迅速打开。冷水被浇在热锅上,巨大的烟雾和水蒸气上升到屋顶上的烟雾传感器。
  接收烟雾的传感器很快启动,像倾盆大雨一样,以伞的形式向两个穿着得体的人投掷大量的水龙。
  出于本能,颜景哲又一次脱下西装,盖上沈琳单薄的身躯。两个人紧紧相拥藏在一件衣服下面。颜景哲四处寻找一个不被洒水器覆盖的死角,然后带着沈琳逃过去,就像一对夫妇在躲避大雨一样。
  当洒水器打开时,警报也同时响起。
  警报响起的第一时间,酒店立即通知了杨晓,然后所有的客人都准备撤离。
  当时,杨晓正坐在27层的行政休息室里,与颜文轩一起。他们是整个事件的共同策划人,他们想知道颜景哲和沈琳是否会在这次短暂的被关中拉进距离。
  当被告知厨房着火后,两个人同时惊慌失措,不顾一切立即赶向厨房。
  顾月月和Sean在第一时间通过逃生通道跑到厨房,他们被告知酒店着火,需要疏散撤离。当杨晓和颜文轩到达时,顾月月和Sean已经在厨房门口,等待救援保安打开厨房门。杨晓和颜文轩到达后,保安人员紧随其后,火速用钥匙打开门检查里面的情况。
  厨房门打开后不久,几人便看见颜景哲举着西装外套,西装下面是沈琳,被紧紧地搂在他的怀里。当两个人跑出来的时候,顾月月和Sean两人的眼睛瞬间亮了又暗。
  这种亲密感对所有在外面等着的人来说都是显而易见的,连他们两人都感觉到了。
  顾月月下意识地转向Sean,眼里带着一丝挑衅,好像在说:“看好你的人!虽然你一直在密切关注着,但如果在此发生这种情况,我该怎么办?”
  Sean看到顾月月的眼神后什么也没说。他也只是立即脱下外套,走向颜景哲,试图把沈琳从他的怀里给拉出来。
  只是当他抓住沈琳的时候,颜景哲更用力地把沈琳抱在怀里,抬起头,用眼睛直直盯着Sean,眼里的冷空气瞬间转移到了他的周围。
  然而,与颜景哲相比,沈琳却没有坚定的决心继续停留在他怀里。
  颜景哲感受到了沈琳的挣扎,但他仍然固执地拒绝放手。他相信,如果他坚持,沈琳将永远留在他的怀里。
  顾月月看到了颜景哲和Sean僵持抢夺沈琳的画面,心像被钝刀割破一样痛苦、充满着血腥。
  他们两个都是她深爱的男人,为什么这个沈琳得到她了所有的期待?
  她不甘心。
  而在顾月月死死盯着眼前画面的时候,刚到酒店,就听说厨房里着火,所以跟着下来看热闹的沈紫嫣也出现了。
  沈紫嫣听说颜景哲和沈琳被困在厨房里,但她没想到他们会以如此亲密的方式跑了出来。
  就这样倒也算了,但是就在两个人跑出来之后,那天她在商场看到的那个外国帅哥也跟了上来,前去争夺沈琳。
  那女人看起来很耀眼吗?她到底有什么好的?真不明白。沈琳一直是一个臭名昭著的女人,怎么会有人喜欢她而不在乎一下自己呢?
  愤怒从内心上升到眼睛,这几乎等同于顾月月眼中的愤怒。
  周博松在沈紫嫣之后赶到。当他看到这个场景时,Sean的手刚好抓住沈琳的肩膀,他们的眼睛都在闪闪发光。
  周博松对沈琳同时被两个人竞争并不生气。
  他只是扫了一眼站在自己面前的沈紫嫣,然后又看了看沈琳。在心里觉得很抱歉,他不能和别人竞争来去保护沈琳的权利。
  踩着近十厘米高的高跟鞋,快速走到颜景哲身边,从包里拿出手帕,开始在颜景哲脸上擦水。
  “怎么会被淋成这样?酒店的排烟系统出了问题吗?”顾月月轻声问道。
  颜景哲回过神来,转过头来看顾月月。他的手下意识放松了,给了沈琳一个离开他怀里的机会。
  沈琳被Sean抱入手臂,然后又被抱离他的怀抱。
  颜景哲转回偷来,试图护住沈琳,但被顾月月的面对面的问题和Sean永无止境的争夺完全切断。
  颜景哲必须转身告诉顾月月,他没事。
  顾月月问了一系列问题,没有得到任何答案,但起码他回到了自己没事。
  只是最初颜文轩,强烈支持自己爹地和沈琳两人的热情很高,但在这一瞬间仿佛被泼了一盆冷水,他的心完全掉到了谷底。
  沈琳被Sean抱住,走向电梯。路过杨晓和颜文轩时,沈琳突然要求停下,Sean皱起眉头,以为沈琳想再回到颜景哲的怀抱。
  “我想看看文轩。他一定害怕极了。”
  似乎是看穿了Sean的忧虑。沈琳低下头小声说着,Sean于是放开了他的手。
  沈琳穿着Sean的宽大西装,走到颜文轩前,蹲下身子,抬起手,摸了摸颜文轩的小脑袋。
  “别担心,爸爸和我都很好。”
  “对不起!”
  颜文轩早就意识到是他的错误导致了这一切,他红着眼睛向沈琳道歉。
  “没关系,阿姨也错了。不过,你以后要乖,别再耍小脾气了,否则我真的不会原谅你的。”
  说完之后,沈琳斜靠在颜文轩身上,轻轻地在他的额头上印上一个吻。
  颜文轩使劲点点头,当他使劲点头时,泪水溢满了他的眼睛,几乎要流了出来。
  然后沈琳站起来,看着杨晓。不同于面对颜文轩时的表现,她的眼里没有一丝微笑。
  杨晓看沈琳的时候,突然感到有些后怕。
  “不允许你再有下次了。”
  听到这句话,杨晓突然放松了,但是身体里的血仿佛被抽干了似的,全身还是冰凉的。
  杨晓太在乎这份友谊了。她知道沈琳讨厌被骗,但她还是做了这样的事,一想到可能造成的后果,她就忍不住真心懊恼:“琳琳,对不起,对不起!”
  “我保证,绝不会有第二次了。”
  她知道沈琳不需要任何道歉,只需要一个保证。
  果不其然,当听到杨晓的担保时,沈琳眼中的冷漠渐渐褪去,然后缓缓点头,转身跟着Sean离开了。
  厨房里的这次事故疏散了所有参加宴会的人,也直接导致了这一次生日宴会的失败,每个人都不得不各自回家。
  在回家的路上,颜景哲和颜文轩坐在车里,空气里的压力很大,老吴早已习惯了这种氛围。毕竟,父子俩都是冰山。
  但是,如果两个人聚在一起,仍然是这样,那就有点不对了。
  毕竟,他们是父子,当只有两人私下在一起时也会变得温柔许多。
  但是在这一刻,两个人没有对彼此说一句话。
  可能是因为生日宴会举办得不好,所以他们俩都不太开心。老吴是这样想的。虽然他自己也不相信这个借口,但一时也想不出任何东西来安慰自己那颗紧张跳动的心脏。
  父子两人沉默不语,直到汽车停在主楼前,他们一起下了车。颜文轩跟随颜景哲的脚步来到他的房间。
  颜景哲进入房间,当他回头时,却看到颜文轩在他身后。
  “你为什么不回你的房间?”
  “对不起爸爸,是我计划了一切,都是我自己做的决定,才会把你和沈阿姨置于这样一个危险的境地。”
  “我知道。”
  “爸爸知道了吗?但是爸爸不怪我吗?”
  “我怪什么?是怪你想拥有一个完整的家,还是怪你太清楚地看到长辈的感受了?”
  “但的确是我做错了。”
  “你已经认识到这一点,所以我不需要再责备。”
  在整个过程中,颜景哲的语气非常温和,确实一点也不想责备。他知道颜文轩不是那种做错事却拒绝承认错误的孩子。
  他也知道发生了这种事。与他的责备相比,颜文轩实际上更责备自己,所以他不需要再在伤口上撒盐。
  “我以后不会强迫爸爸和沈阿姨在一起。”
  颜文轩低下头,小声说着,继续用他的小手攥紧着自己的衣角。
  看着这个样子的颜文轩,颜景哲的心也软了,他蹲下来伸出他的大手,在他的小脸上揉了揉。
  “轩轩不是自作主张的。爸爸的确非常喜欢沈阿姨。你的观察是对的,但是沈阿姨可能暂时无法接受这样突如其来的爱意。她是一个受过伤害的人,那些受到伤害的人应该得到更加认真的对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