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乡土俗念 第2章 草头方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一炷香烧完。
  邻居们唏嘘着都散了。
  ……
  王里长一声长叹,心想这孩子又是个苦命的种,也没了指望,当天的午饭便把那根葱和鸡蛋拌入铁锅炒成了菜;把那米糠入水浸泡,烧成了糙米粥;把那一撮土撒在了门槛前,把那块土烂的青石块摔入了大东沟。
  这些事办完之后,王里长看着屋外,缓缓地舒了口气,叹道:“我这瞎字也不识得几个,总也该给起个名姓。也罢,也罢,省得我耗费心思再去查老历,解五行,盘辈分,你喜欢石头块子,你抱起那块青石头,你就叫‘大石头’吧!”
  孩子的随名便叫“大石头”。希望长大后的他,能够人如其名,像石头一般坚韧,坚强,坚毅,不惧外邪。
  久而久之,人们在名前加了姓,就叫“王大石头”,说说传传,等长成人后,就叫成“王大石”了。
  古安寨村头上有一位老千岁,已近杖朝之年,算是村上王氏家族老尊长,他听说了“摸岁”之事,拄着藜杖找来了王里长家,怒气横横,骂道:“此事滑稽,此事滑稽,亵渎典章礼规!给他准备好好的桌四件不摸,却独独抱着桌案外的青石头不放,这成何体统,成何体统?且不去摸那狗屁驴粪?”用藜杖指着王里长的脑门,责道:“你也是一村的里长,怎么管教的破娃子,这等离谱怪诞之事若是传扬出去,免不得人家用手指戳咱的脊梁,这岂不是把古安寨村子的脸往屎坑里闷!你真是瞎了眼拣了这只狗驹子,你看他贼眉鼠眼,料是抓鸡贩狗、不成大气的相!嘿——哼——真不知是哪道上来讨你的债!这孩子在成人礼之前要好生修理,若如此等坏了规矩,鸡犬焉可升天!”
  王里长被骂得一声不吭,陪着笑脸送走老千岁。
  老千岁踏出门口前,又撂下一句话说:“你虽是里长,却再也不见里长的样子,你那股铺路架桥的劲头哪里去了,你咋不花费些心思把孩子修理修理?——这娃子损你不小,你若修理不好这野娃子,古安寨村绝不为他入村谱,王氏宗庙固也不能容他!”
  ……
  王里长如今是废柴老草,无能无用,他自己算是彻底地认命了,但是他把所有的期望寄托在了孩子身上,他觉得这孩子长大后可成气候,不过,通过草蓬老人的测算和“摸岁”才知道也是个苦命的种根,耕田堆土的料子……
  当王大石刚满八岁的时候,便如草篷老人所说,脸上起了毒疮……
  王里长想想续弦哑巴媳妇的死,想想王大石脸上的毒疥疮……他不再怀疑草蓬老人的测算,便一心想再见草蓬老人一面,探问个究竟,或是寻求个破解的法子。
  恰逢一个连雨夜的日头,王里长又在桥头碰到了草篷老人,这次,他特意沽酒烧菜,请他到家中做客叙闲。当提到孩子脸上毒疮之时,草篷老人说:“这毒疮是暗记,上世不行好事,造孽传当代。唉——天根天生不好,需现世的积累与造化,否则命道多劫难!唉——天意若是如此……唉,唉——等哪天毒疮祛除了,孩子的运道或许好一些,但是,但是,唉——这命途,一波一折啊……唉——希望毒疮祛除了,或许命道能有稍许转机吧!”。
  “难道,难道真拣了烂命孩子?”王里长捶胸顿足想着,夺口问道:“人命七品最为毫贱,我孩的命格……”
  草篷老人摇头不语,不声不响,不等王里长再追问,便杳了踪影。
  自那日之后,王里长时不时想起草蓬老人所说的话:孩子脸上毒疮祛除了,运道或许有稍许转机。
  他相信草蓬老人有祛除毒疮的办法,没日没夜在桥头蹲守,不久,村中发了一次大水,冲毁了木桥,自那以后,草篷老人再也没有出现过。
  王里长后来似乎才醒悟,草篷老人应是桥神,桥毁了,桥神也迁走了。
  不过,王里长没有放弃,他要帮着王大石祛除毒疮,以改命道。
  他认准的事情,十头老牛也拽不回来。他一定要祛除王大石脸上的毒疮,给他转机,给他改命。
  首先,王里长寻了治疗毒疮的“草头方”,这草头方,出自村里家檐屋后的说谈闲聊中。
  草头方,便是民间传播的验方,或是道听途说,不经正式场面的土方子。民间有唱:生姜、萝卜、大葱白,头脑伤寒它先来;西瓜、冬瓜、赤小豆,祛毒除湿它来凑……
  俗言说的妙:草头方,治大病,民间验方是圣方!
  王里长为王大石找来的第一头方子便是蒲公英草配鸡爪连。
  王大石脸上生毒疥疮,首先有毒,用蒲公英祛毒。鸡爪连,名含“鸡爪”,寓意可以用鸡爪把毒疮抓走;鸡爪连,药名:黄连,确有祛火之功效。
  王里长按照这个草头闲方,割了蒲公英草头,买了鸡爪连,煮了药水,给王大石擦洗,可是依然没有好转。
  后来,王里长又听村头说蒲公英和黄连要覆于脸上,便又把蒲公英和黄连捣碎用井泥调匀覆于王大石的脸上。
  王大石还小,觉得疼痛便哭,王里长见他啼哭便生烦厌,气着冲道:“你再哭,我把你脸给砸肿了!”
  王大石被吓,哭得更凶。
  覆脸数天,仍然不见好转,然而,王大石的脸却成了花肠子,白一块,酱一块,红一块,黄一块,紫一块。
  村头玩伴编起了哥谣,见着王大石便唱:花肠脸,脸花肠,煮一煮,尝一尝,又苦又咸又冰凉,吓得姑娘躲藏藏。
  村人们会玩笑说他花肠脸将来娶不着媳妇;玩伴们传来传去,便成了笑话和揶揄,都说他娶不到花媳妇。
  那时,王大石已有了记事,懂得了荣辱,每听这唱这说,就羞得闷在当地,一句话也不说,幼小的心灵受着创伤。
  隔些天,王大石的脸还没好。
  王里长气不打一处发来,摸起针头就顺着脸上的毒疮猛戳,毒疮冒出脓清血水,疼得王大石哭喊滥叫,引得村人聚在院门口围观……
  起了疤,消了疼,消了疤,没过几天,脸上的毒疮又长了出来。
  没办法,王里长只得再给他寻试着第二个民间验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