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乡土俗念 第7章 闹喜公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王大石跟梅溪接触之后,渐渐觉得她温柔娴善又体贴,越看越顺眼,开始王大石有些羞愧,之后随和起来,不过他唯一的担心是觉得姑娘太过优秀,婚配自己甚觉可惜了,他常常想起天鹅与蛤蟆,想起猪屎堆旁那株梅花,是猪屎堆肥壮了那株梅,还是那株梅恶心着猪屎堆?
  有一次,王大石试着劝姑娘找个好人家。那姑娘忸怩,拽着王大石的衣角,撒娇不肯。
  结识不久,村里村外又传出了诗云:
  “十八新娘八十郎,苍苍白发对红妆。鸳鸯被里成双夜,一树梨花压海棠。”
  只是这里不是“白发”和“梨花”,是王大石的丑陋配梅溪之美貌。
  姑娘也听了村里村外的谣言,不过,她似曾没见过男人,不知道丑恶,死吸着王大石,偏偏姑娘家的父母却不爱搭理。
  不久,又逢了纳征礼俗阶段,王大石每次送礼,女方父母只把礼物收下,从不提嫁娶之事。
  王里长纵然想过两人不合适,时常也想街角说书师傅讲的武大郎和潘金莲,不过,错了这扇门,等不来下一座庙了,硬着头皮先娶回来再说,麦子磨成面子,生米做成熟饭,让她覆水难收!
  便被拖沓了一年后,王里长憋不住送礼之痛,带着王大石和媒婆去提了亲,准备下半年把婚事办结。提亲的时候,姑娘家要了不少的礼品和礼金,比王大石第一次认亲时候的“王八蛋”不知多了哪儿去了。
  礼品和礼金花费了不少的钱,只要王大石能娶上媳妇,再多的钱,王里长也是花的爽荡。他相信娶了梅溪这般智美双全的儿媳妇过门,必将风光荣耀,一扫前辱。
  认了亲,合了一个好日子,一切礼俗过场完毕,姑娘的父母找了一个全人(子孙满堂,有儿有女,有父有母的老人)就把一切事宜交给全人办理。
  王大石陪着王里长卖田、卖牛又卖猪。
  按规矩,婚日那天,新娘午时上轿,由全人领着新娘,带着奁妆,送亲至半途的时候,男方的轿子前去迎接,新娘换坐轿子,随新郎过门。这本不是当地的习俗,却是新娘父母的合计,叫“一送一迎”。男方迎娶新娘之后交由村上的大统(做礼、掌帐、支客、排筵席等,俗称大总管。这样的人选大都是本家姓氏中辈分高、资质老的前辈)主持拜堂,闹洞房,吃生面,喝枣汤,抢果子等仪式。
  老千岁在村里做大统近四十年,只念王大石未入村谱和族谱,不愿帮忙。王里长只得拜请他人,可是村里头的掌笔人顾忌老千岁,不愿出场。眼看村里村外没了大统人选,恐怕因此断了婚档,迟误了婚期,这时,王大石找来大福右做大统,扯着大福左来做掌礼。
  大统乃大总管,统筹婚礼一切事宜。掌礼乃主掌礼尚往来账目、开销等文书琐碎。
  今天是王大石婚事之日,又逢死不正经的大福右兄弟俩初次做大统和掌礼,这让古安寨村炸开了锅,村上村下的旁邻隔居,齐聚而来。老千岁拄着拐杖找到了大福右,拐杖指着他的鼻梁恨不得戳进去,说道:“一个搓澡捏脚的,瞎字不识一个,居然敢做大统?王里长让你做大统,真是眼里被遮了锅盖,盖得严严实实,遮得严严密密!”
  大福右且不饶他:“真倒劲!你年不过百,居然敢称老千岁?人不过百岁,龟不过千岁,你自称老千岁,不过是只龟而已,居然在这里数落俺?我扳颗脚趾甲给你加一层盖,让你做双盖乌龟!哈哈哈……”
  村人都知大福右的嘴巴能吃能喝能说能讲又能嚷,听他讲话如听一场大闹戏,跟着他说的“双盖乌龟”哈哈笑着。
  老千岁憋得脸色通红,知嘴不过他,凶凶地冲到礼房里找大福左,冲道:“你做掌礼?且知道什么礼俗?我且询你,婚日当天,何以招神护佑?新郎新娘拜高堂,且拜天,且拜地,再拜者谁,后拜者谁?高堂横竖批对如何作?我再问你,且知道珠算盘子进一颗退一颗是什么数?你们做大统、掌礼,居然不虚心请教于我,真是岂有此理?”
  “东南西北,自有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大神兽,红匹引之护之。新郎新娘上拜天,下拜地,双膝跪爹娘。我等既做礼房,何不识那斤两算盘珠,何不识文头喜帖、桃符楹联?”接着大福左唱起了地道的乡土对子歌:“天对地,雨对风。雷隐隐,雨蒙蒙。脸盆对尿桶。瞎太婆对瘸老头……”。
  大福左说完,张口便来两个囍对联:“红烛映红靥;白莲并白头。花间蝴蝶翩翩舞;水上鸳鸯对对游……”
  老千岁点头冷笑:“倒有些把戏!我出一联,你若对得出,我便服你!”
  大福左学识不渊,怕他为难,颔首一躬,以示弱象,一副惺惺作态,虚情假意。
  老千岁看他先前几近疯癫,当下虚情作态,一字一句说:“王里长家,掌礼房,大福左,半疯半癫,虚情假意,颔首扣拳敬宾朋。”
  大福左对不出,摸笔酝酿。
  大福右字不识丁,但有意想辱多管闲事的老千岁,说道:“你辱我弟半疯不癫,虚情假意,我看你是一瘸一拐的,欺世盗名,半老八十的,想蹭洞房!”
  老千岁冲道:“你别瞎诌,对上对子再说,对不上对子,扯你个场子!”
  王大石心想:“大福右和大福左兄弟诚心诚意帮忙架势,不像老千岁所说的虚情假意,倒是老千岁看我不舒服,故意找茬拆场子。”
  群人觉得这对联有意思,焦灼地等待牛刀小试的大福右兄弟俩解围。
  其实,王大石说嫁不易,不说要风风光光,一定要顺顺当当,若是被砸了场子,这辈子未必再娶得着,他当下正急,顺着当场应景对道:“古安寨村,娶新娘,老千岁,一瘸一拐,欺世盗名,宽衣解带蹭洞房!”
  这一说完,院内一阵哄然大笑。
  老千岁气得拐杖直接捣在王大石的脑门上。
  王大石脑袋起了个红包。
  他心中最是厌恶老千岁,此时就想理论,甚至想动手,把所有的屈辱和委屈发泄……不过,他暗暗地咽下这口气,平静地对自己说:“切不可生气,切不可生气,我王大石生活了十几年,忍了十几年头,切不可以因此毁了大事。我这般模样已毁了一次婚娶,难得又寻了媳妇,若在这节骨眼惹了事端,恐怕这辈子难以再续。这乃关切时刻,切不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待等时日,我必……”
  最终,王大石只怯生生看了老千岁一眼,说:“我,我是瞎,瞎胡说而已,若是成了楹联对子,那也是瞎对子!……”然后,好似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般,走去一边。
  ……
  大福左不惹事,也不怕事,顺手就把对子写了出来,蘸了浆糊,贴在门头背面。但凡有人见了,皆都开口大笑。
  老千岁乃古安寨村村老,尊高辈长,满腹学识,被此稀里糊涂一羞,灰头土脸,气横横地走了,临走时说道:“阳春白雪之雅,岂配下里巴人之俗!”他自惭形秽,惭愧的是一把白面擩在了锅灰里,不该以高雅之身掺和大福右、大福左这般俗类顽劣之鼠辈!
  大福右和大福左这算是“旗开得胜”,似乎涨了威望,在他的张罗下,布置洞房,安排鼓乐队伍,摆筵席等,一切顺理成章,置办妥当。
  这时,有村人捉来王里长要“闹喜公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