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乡土俗念 第14章 机会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王大石磕了头,站起身子,接下了包裹,头也不回就走了。
  他的心中起伏万端,誓要学精手艺,赚足银两,盖上大房,娶到新娘;誓要学习武术,守护自己,不让王里长失望,或许唯有这样,才能弥补内心的一份愧疚。可是,想到自己年龄已近二十桃李,想到无能的自己,想到脸上长满的毒疮,想到自己的丑相,想到那两段婚姻,再想到前不久的牢狱之灾……不由得泄气,深感自卑,叹息自己人生所伴随着苦楚,深思着这形影不离的苦难什么时候才能退却。一时间,他觉得人生活在世上应是艰难,应是艰辛。
  “如果你哪天过得不舒心,遇到困难或遇到艰辛,你一定要坚持,那是上苍在烤炼你!”王里长的这句话,在他的脑海中翻起。王大石知道这是句勉励之言,但是,这句话给了他精神上的依托和自信。他拖起坚定的脚步,一步一个脚印地向青峪山楞菇的住所寻去了。
  向来寡言少语、孤僻自卑的王大石当下有了些许的改变,他本不爱讲话,和陌生的人谈吐就脸红,为了尽快找到楞菇,他多方打听,就此磨干了嘴皮。
  “我需要改变自己,不应该是倒霉沮丧的王大憨。还等待什么明天,改变,需从当下开始!”王大石默默地想着,脚步更硬实了许多。
  经过半个月的摸索,王大石终于找到了这里——青峪山脉。它是一个美丽和传神的地方。
  苍郁的青山之下,草花飘香。远处村舍民房连排,近处是栉比山峰。山围之中,有一教殿,零星处散落着古庙,一派古朴古色,散发着千年幽香。
  教殿的东南面,一条长坡,如卧龙蜿蜒盘旋,半途中被天降鬼斧斜劈,那里是坡子岭,散布着重重阴气。
  王大石来到大殿前。
  近处看这大殿,更加雄伟瑰丽,外壁光新,纤尘不染,看不出一丝的古旧,门额三字“乡土派”,遒劲有力。王大石看得目瞪口呆,不曾想到眼前的雄伟大殿将是自己学艺的地方,心中起伏荡漾,久久不得平息,默道:“能入此乡土派将是我一生莫大的荣幸和无尚的骄傲。”
  王大石举步便想进入大殿拜师,这时他发现大殿的院门外面站着一位大汉,胖乎乎的身段,骸下拖着一缕长胡,胡尾斜斜地暼着,如同挂着一把笤帚,倒有些道骨仙风,可他嘴角边上坠着一颗黑豆般的大痣,痣上一撮细毛打圈翘上耳际,显得滑稽猥琐。
  王大石见识少,觉得他是个异人,应该是张先生所说的楞菇,就将跑去跪下拜师,这时又发现大殿的台阶下,跪着近百人,有的背剑,有的抱着鸡鸭猫狗,有的是瘸子,有的是瞎子……他愕然:“这些,这些人是干什么的,怎么都跪着?我,我怎么站在这里?”下意识觉得自己冒犯了,缩着头跑下了台阶,混进了人群之中。
  王大石跪下来不久,偷瞄着身边背剑的那人,问道:“这,这位师傅,你,你们为什么跪在这里,学手艺每天都需要跪在这里吗?”
  这人不屑于和他搭话,说道:“你莫烦我!”
  王大石被这一冲,心情跌落谷底,心想:“自己在外头,一定不能招惹事情,不能添麻烦。”
  在身旁不远处是一位上了年纪的瞎老头,这人看上去很是面善,王大石悄声问道:“这位老大爷,你们这是在干嘛呢?”
  瞎子笑了笑,说道:“这里不是乡土派吗,在行道之中呀,鼎鼎有名的乡土派!听说这里贴出了招收门徒的告示,所以我就过来看看,有没有机缘被择选入教!”
  王大石顺着说道:“能,一定能入选!”
  瞎子“呸”了一声,冲道:“哼哼,我问了一圈,只有你一人说我能入选!”他充满着渴望,接着说:“嘿嘿,你知道吗,乡土派的楞菇呀……嘿,这个人是民间的神人呀,什么都通,什么都懂,若是咱能学她一门技艺,只需一门,嘿嘿,咱们就可凭着这门技艺混着一辈子饱肚皮!——嘿,小子,这里贴的告示你看着了,帮我看看,都写着什么,念着给我听听。”
  王大石这才注意到那院门前贴着的募榜。
  招募文榜上的字很多,占据宣纸的一大半,王大石依稀见得几个字,加之心里摸索,终于弄明白了。
  王大石告诉他说:“乡土派依山立教许久,刚建起了乡土大殿,楞菇年事已高,筛择人选学艺、学本事,做弟子。”
  瞎子点了点头:“嘿,你小子不错,应该被征选。我这双眼睛瞎了,刚问了几个人要么不答也罢,居然还有的诓骗我!”
  王大石也才明白,这些跪着的人都是方圆不远追慕楞菇之大名而赶来征聘的人选。
  台阶上的那位大汉是楞菇的远房贤侄,名叫黄修仙,还有个高雅的名子叫作:修仙居士。据听说,他受到楞菇的指点,修炼黄鼠狼,身上依附着黄鼠狼精。而台下抱着鸡、鸭、猫、狗的应征者,正想入派学习,把这些畜生修养得灵,成为灵畜。就在此间,院门之内窜出一只黄鼠狼,翘头抬尾,后脚一弹,跳在了黄修仙的肩膀,然后转过身子,放出一缕青烟。这个畜生见着人多,正在显摆神劲,不过这缕青烟可以迷惑,悄悄地让人进入幻境。修仙居士伸出手掌,环着青烟一收,那青烟漩成一只小圈子,被攥在了手心。
  群人一片喝彩。
  王大石看得起了劲,心想修仙居士都这么厉害,作为乡土派的楞菇更是不得了。
  传说,楞菇生下来时,浑身青紫,歪脸折腿,被认定是只紫脸妖怪。楞菇的父母因生出妖怪被驱逐,一家人刚离开村子,当地发生了山洪,村子一夜之间被淹没,侥幸没死的人搬居别处,他们传言,村人驱逐楞菇而遭到上苍的报应。之后,楞菇是天生的神、守护村民……越传越广。如今,楞菇已是耳顺之年,精神矍铄,一头深乌色的头发,预示着荫泽福寿。她天生附有莫名的灵力,可以预测阴天下雨和天灾人祸,除此之外,深谙杂术精髓。
  修仙居士捋了捋胡须,对台阶下应征的人众说:“各位久等了,不远千里而来,真是辛苦了!今日吉日吉时,乡土派新建大殿圆满落成,特此,将招收有缘之徒。不过,楞菇师傅已经掐指测算,本日将有高人投入我教,加入我行,特此指示……”
  群人向台上望着,猜测着,不知何方高人。
  修仙居士说道:“楞菇师傅指示,眼瞎腿瘸者不许进教,身胯携刀、身板背剑者不许进教,手抱禽畜者不许进教。”
  这话的意思是说这些人将不被选为乡土派的徒众弟子。
  修仙居士刚一闭嘴,只听得叮当一阵交响,刀剑摔了一地,鸡鸭狗猫散得到处都是。
  其中有人就不服气,问道:“为什么不给我们入教,为什么不收我们为徒,我们远到而来该何去何从?”
  修仙居士回道:“楞菇指示,她测算到将有高材到来!我等‘乡土派’驰骋行道数几十年,是楞菇师傅精耕细作,楞菇师傅选徒,是必精英之才!”
  刚才说话那人看了看四周,接着又道:“乡土派乃是行道中鼎鼎扬名的教派,建成新教,招募贤才,却舍弃数百远来应征之人,那你们终究想招收何许人也,那高才之人是谁,是谁?”
  修仙居士笑了笑,扯了扯嘴边那撮细毛:“楞菇师傅英明,她的测算从来不会错!”
  “这未免太不公平,是不是你们乡土派看咱们不顺眼随意打发咱们,你们说有高人来,咱见到高人走来,再走不迟!”群人闹腾起来。
  “再走不迟,再走不迟!……”
  这时乡土派的门内走出两个人来,一位胖子,一位瘦子,普通农家素人的打扮。王大石逮眼就认了出来,胖子是大福右,瘦子是大福左,娶梅溪的婚日里,是他俩做的大统和掌礼。
  大福左走到台前,展开纸卷,宣诵而道:“依据楞菇的指示,我们应招的是——鼻高耳大三只眼,柳絮花瓣斑点点,西方来人请留步,两面阴阳乃贤才。”
  大福右接着说道:“只有具备这样条件的人才是我们今天甄选的对象,想必是位聪明绝佳的青年人!哼哼,你们这等农弱之象,赶快回去,赶快回去,别在这里耽误了午后的施苗浇水!真倒劲!”
  群人颇感奇怪,难不成真有这样的人,四处打量着,周边连个人影都没有,不由得露出疑惑之色。
  正在这时,寂寞空山处传来腾腾马蹄声,朝西侧瞩目,逮眼见着马背上有两青年,乃碧玉年华,风华茂繁。真乃鼻梁高挺,耳朵垂大,眼睛深凹,浓眉月弯,各自的额头点着梅红,映着明澈大眼,正如“三只眼睛”。除此之外,两人长途跋涉,头发粘着柳絮,披风针绣刺龙走凤,华丽张扬。
  两人长相打扮如出一辙,分不出你我,这正如楞菇师傅甄选的对象,正所谓:鼻高耳大三只眼,柳絮花瓣斑点点,西方来人请留步,两面阴阳乃贤才。
  群人惊讶,赞叹楞菇念算之神奇!
  王大石看着两人下马,高兴且失落,其高兴于乡土派觅其重才,其失落是自己没有了机会。
  他哀叹……
  他孤寡,失落,又觉无可奈何……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