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乡土俗念 第15章 回答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王大石不禁对楞菇倾慕,心中赞道:“真是个活神仙呀,算的可真准呀,果真有这样的人才来到教派前应征,楞菇应该欣慰呀!”
  修仙居士见两位青年走上石台,眼睛一亮,示意两人入乡土大殿静候,对着台阶下的众人说道:“果有天降其才,果有天降其才,乡土派募征弟子已毕,在此向各位不辞艰辛应征者表示遗憾!”咳嗽了一声,说:“你们听好了,你们且都听好,楞菇师傅有指示,今晚时分,天气不好,将要骤降大雨,你们从何处来,便还归何处,回程之时可别忘记躲雨。”说完,诡诡黠一笑,转身回到了院子之中。
  王大石看着修仙居士的嘴脸总觉得不舒坦。
  大福右和大福左撤了募榜和旌幡,返回了院子。
  没有得到楞菇的赏识,没有达到选聘的要求,众人怀着失落的心情散了。看到这种情景,王大石觉得拜师学艺真不简单,产生知难而退的冲动,可是当他心生此念的那一刻,便默默地跟自己说:“如果过得不舒心,遇到困难与艰苦,一定要坚持,那是上苍在烤炼……如果这一点儿困难都不能渡过去,还有什么能耐去学手艺!”
  王大石停止了返程的念头,琢磨着:“跑了这百里远,连乡土派的大门都没有进去过,岂不浪费了辛苦?我去试一试,总该有些机会,若是楞菇不收我,我就跪下来求他。楞菇是好人,总会体谅我这穷人吧!若是在此停步,若是不去试一试,那便终结了此次学艺之路!”想着,鼓起了勇气,举起了步伐,准备走入,可就在这时,乡土派的大门被风吹得关了个紧闭。
  此时,乡土派的院门外头只剩下王大石一人,他显得焦急与疲惫,他用拳头去敲大门,除了传出咚咚的回声,什么动静都没有,捶累了,他瘫坐在地上喘着粗气。
  “如此不巧,我刚要进去却被风吹关紧了门,这是天不助我!”王大石沮丧又泄气,他觉得自己应该坚持一下,今天敲不开门,明天再过来敲门。当他下定决心,当晚在门前过夜的时候,天边传来轰轰的响雷,接着,华光大放的晴空暗了下来,嗖嗖风过,拽着乌云奔涌,骤然间下起了瓢泼大雨。
  闪电雷鸣,大雨纷纷,王大石浑身被淋个透底,实在受不住了,就躲在山坡壁上凸出的一石块下。
  看着扯下的珍珠线条般的雨水,王大石欣慰无比,他想:“果真是下了大雨,楞菇说话真灵验!”他展露出羡慕之情,对加入乡土派跟楞菇学艺更加期盼。
  过了好一会儿,雨停了下来,王大石有些饿了,想起袋子中王里长送的香草鸡蛋,他用手摸了去,这一摸,他发觉有个软绵绵的东西,拖出来一看,才发现是件崭新的袍子。
  袍子用了青灰两色布料,想必王里长没有钱,把自己常穿的那件灰色长马大袍裁剪一半缝接在了一起。
  王大石一阵心暖,换上了新袍子,总觉得不伦不类。突然听到“哗”的一声响,山坡上碎石和泥土被积水冲下,哗啦啦,不急躲开,被冲了一身的泥水。
  “真是倒霉透顶!”王大石狠狠地骂了一句,看着被污浊的衣装,心道晦气,不该再入乡土派。可是,他不舍,他誓将闯一闯,试一试,若是不试,灰突突地回到家乡,惹来冷眼和旁言……他笃定要入殿时,突然,他发现自己乱七八糟的摸样,杂碎粘满了全身,斑斑点点的。
  王大石笑了,念叨着:“鼻高耳大三只眼,柳絮花瓣斑点点,西方来人请留步,两面阴阳乃大材。”修仙居士所念诵的其实就是收徒的条件。王大石一边念着,一边打量着自己,然后摸了摸鼻子也算高挺,拽了拽耳垂也算很大,额头上生出的疮疤大如眼睛,这不是三只眼睛吗?这不正是应征的条件吗?
  想到这里,王大石不由得打了个激灵:“这,这说的正是我呀!难道,难道,还有别人?”看了看空荡的四周,他再次走上了台阶。
  就在这个时候,又是一股风儿刮过,吱吆一声,乡土派的大门被吹得闪出了拳头大小的缝隙。
  “风儿都在帮助我!”王大石欣喜着推开了门,偷摸着走入了乡土派的院子。
  乡土派很大,但是教众少的可怜,没见仆人、杂人。他摸入了大殿,周转了一圈又一圈,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楞菇。
  这位叫楞菇的人,秃着头顶,浓密发白的眉毛下一双凌厉如剑的鹰眼,瘦刮脸,歪嘴巴,看就不是一个温和的人。她斜坐在太师椅上,腿上担着一只藜木拐杖,眼睛一眨不眨,嘴里喘着粗气,好似在思索着什么。
  王大石没有见过如此异怪的人,平息了慌乱的心跳,对着楞菇把他的来意说了出来,害怕楞菇不收,特意又将牲畜行的张先生提了出来,好让楞菇看着张先生的情面收下他。
  楞菇依旧坐在太师椅上,打起了呼噜,睁着眼睛睡着了。
  王大石心里没底,一时间慌得满头大汗,心想:“楞菇为什么不搭理,是不是哪里冒犯了?”他把头稍稍地抬起了一点,向楞菇瞟了一眼,咳嗽了两声,又把来意说了一遍。
  楞菇身子动了一下,从梦中醒来:“你是来学本事的?”这声音又尖又细,竟是女人的声音。
  王大石一直以为楞菇是位先生,一惊之下却没有听清楚她说什么,心下不由得又慌了:“嗯,嗯,嗯……”只顾点头。
  “你是来学艺的?”楞菇又问一声,怪异且刺耳。
  王大石紧张得身上冒着虚汗:“本,本人名叫王大石,年龄一十九岁,至今没有娶妻,附近的村民都说我有一些呆傻,但是本人自认为是憨,憨实。我,我家住在古安寨村,这个村子很大,村子里头的人很多……村,村人们总是笑话我……说,说我是憨子,是傻子,是愣子……”他没有听清楞菇的提问,心想初次见面应该问些身份相关的问题吧,于是这般回答。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