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蛊惑之心 第18章 守坟引鬼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来到大殿之中已经很久。西边的残光从殿格窗栏折射进来,殿内比之前更亮了一层,仙殿空广敞亮,格调复古,无处不透出悠远的古朴浓香。檀木椅子、香木桌案……殿中心的镂空雕刻,独具匠心,精美卓绝。那束折射的光澜,渐渐西沉,渐渐残弱,落在王大石的身上,移到他的脸上,使得那张长满毒疮的脸更加清晰。光澜渐稀,时间渐渐地逝去,王大石依旧跪在地上,两只腿脚早已没有了知觉。
  这时候楞菇取出一只盒子,在盒子中拿出一古铜色方形木块,然后把五人的生辰八字刻在了这只木块之上。
  楞菇说:“既然你们五人与乡土派结下天定之缘,愿意在乡土派打杂学艺,那就应该以教为家,遵守本教的教规。之后,你们要任我调教!我要你们实现我的一句话,那就是能够吃得苦中之苦,忍受辱中之辱,这样你们才能够在乡土派成才!如果做不到,你们现在还有机会选择离开;如果做不到,你们就在这里混日头,永远做打杂帮手的活!”
  说完,楞菇用那双犀利的眼睛巡视几人一番,只有王大石此刻摇了摇头。
  “你摇头干嘛,不愿意留下就滚出去!”楞菇伸出右手掌扇在王大石的脸上,指甲间差点划撕他的眼球。
  王大石顿时感觉脸上一阵火辣辣地疼。他常遭父亲王里长的打骂,那也只是皮肉,且顾及轻重,和打骂之后的心疼心酸。他哪里经受过这般无轻无重、无缘无故、劈头盖脸一巴掌?他不明其故地忍受,他狐疑……他坚信学徒就该如此吧。
  旁边的四人吓得直接没敢置声。
  王大石的眼泪唰唰地流了下来:“我,我只是不经意间摇了头,我,我不是故意的。”
  “你哭,你哭什么哭,你家里头死了人是不,若是再哭,你就给我滚回家奔丧去!”楞菇说着,猛地就踹出一脚。
  楞菇毕竟是武功和技艺兼备之人,王大石虽然身强力壮,魁梧高大,哪里受得了她这一脚,只听“噗通”一声跌在地上。
  王大石立刻抹去眼泪,从地上爬了起来。
  旁边的大福右和大福左看得甚是不服。大福右扯起王大石,对他说道:“你看看你,还真把这座破庙当成皇院了,大不了不学了,真倒劲!”
  楞菇哈哈大笑,冲着大福右:“闭上你的狗嘴巴!”然后指着王大石:“哼哼,你若是不学,转身便可走,只要你敢反抗于我,敢说个不字,我就让你死在这座大殿之内!”
  就在这个时候,一旁的东方清落开了话,他嘲笑王大石:“你就转脸走吧,像你这样的笨,早晚还不被打死,你还想学艺,这辈子都别想了,你就适合在家喂喂狗,办些食料喂喂猪吧!”
  大福右本身就同情王大石,见得楞菇如此恶狠,心里憋了一肚子的气,听东方清落这小子也欺负他,再也憋不住了,指着东方清落就数叨去:“你他妈的从富人裤裆里头掉下来的鸟,一直闻着尿骚长大的,岂知道人间烟火的不易,你把你那嘴巴闭上,没人会认为你是哑巴,真倒劲!”
  王大石一直没有置声,也没有再哭,他最明白大福右所说的话,是呀,富人哪里知道穷人的不易,穷人哪里知道想改变命运穷人的不易?此时此刻他也想了很多,若是留下来,少不了楞菇的责罚,拳打脚踢也算是小事了,若是被打死在这里也是大有可能的。他想自己若是死了也罢,可是村头的父亲,年纪已经很大,该由谁来尽孝,百年之后该有谁跪在他的坟前给他烧纸添土……就这样想着,王大石的泪水又流了下来。
  楞菇丝毫没有留下情面,没有食言,此时她的脸色更加恶狠,瞬间伸出一个巴掌来:“呵呵,叫你哭,你再哭哭啼啼,现在就打你,直到打得你把眼泪哭干或是直接把你打死算!”
  “啪”的又一声,从发出的声音就可以听出这一巴掌很重,甚至比之前的一巴掌还重,只是王大石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他的疼痛埋在了心里:“我真的就这么笨吗,我真的是非常的憨傻吗?为什么,为什么我会这样,为什么楞菇师傅不喜欢我,所有人都不喜欢我,为什么楞菇师傅要打我,为什么东方清落要辱我……”
  大福右没有再置声。
  明显可以看出来,楞菇师傅是不想收下王大石,此时此刻,就看王大石的抉择了。
  受了楞菇无端的教训,王大石心中固然也会生气,也会愤怒不平,他真的有离开的念头,想找另一家门派学习,能够学有成就,比楞菇还有成就!他幻想着某一天和楞菇比武论技,幻想着打败楞菇,可是仔细回想,出了乡土派的大门,又该怎么寻找?天下固然有很多人可以通过关系介绍推荐,可是对于王大石来说,天下只有他自己一人。
  “路可以走,但是无路可走的时候可以蹲下来休息一会!”对于王大石来说,步下真是没路可走。
  王大石此刻似乎更加清醒了,他看了看周遭,楞菇依然那副严峻且丑陋的面目,旁边的大福右和大福左兄弟俩关切的眼神,东方木白焦灼的心,东方清落那般的畅快。
  大福右对王大石说:“王大石,你就走吧,转身就走,难道真是错过了这个村子没有别座店了,之后你好好学习,学艺有成了,来跟咱们比试,你战胜我们,让楞菇师傅也丢丢脸,让她老人家也后悔!”
  他恐怕是气极,当着楞菇的面直接讲出来。楞菇只是哼了两声,居然也没有责罚他,甚至也没瞪他一眼。
  看到这一点,王大石的心中又自悲起来:“大概是自己笨的原因,惹得楞菇师傅看不惯!”
  大福左此时也点了点头,眼目之中流露出遗憾和不舍,他没有多说,只跟王大石说了一句话:“如果不行,就回去吧,喂猪种田有什么不好吗?”
  王大石没有置声,此时东方木白说了话,他说道:“不管你到哪里,我都会和你成为朋友,最好的朋友!”
  闻言,王大石心中一阵温暖,他看着东方木白坚毅地点了点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