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蛊惑之心 第19章 守坟引鬼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此时东方清落走出一步,浅笑一声,对王大石说道:“依我看呀,你就回家得了,你看看你土里土气的,一看就是个种地耕田的料子,你的身段也正适合驾驭田中的牛。呵呵,学艺?学武?我就从来没有看起过你!”
  他此番口气好似大人一般。
  东方木白听得甚是生气:“弟弟,你怎么说话的!”
  东方清落回道:“我怎么了,我就这样!”一副孤傲不悔的样子。
  东方木白说道:“弟弟,你不可以这般落井下石!”
  东方清落转过脸去,不予理会。
  大福右看着不服,伸出巴掌就要扇他的脸,被大福左拉了回来。
  王大石依然沉寂在自卑之中,他没有置声,眼泪唰唰地流,只是他没有哭出声来,他知道哭哭啼啼必又将迎来楞菇的巴掌,只是他无法控制这眼泪。
  “让你再哭!”果然又是一个巴掌刷在王大石的脸上。
  王大石头脑一昏,跌在了地上。
  返了返,他站了起来,就在这一瞬间他又想了很多,此时他直爽爽地跪在楞菇的面前,擦干眼泪,说:“楞菇师傅,你就是今天把我打死在这里,我还是要跟你学习武功技艺,固然我没有天资,我很笨很傻,我是种地耕田的料子,但,但是,也希望你给我一次机会!”
  “哼哼,你倒是不死心,是不是嫌今天受了打,将来好好学,超过师傅,来打师傅!”
  “不是,既然是师傅,那就应该是受到尊重的,受到敬仰的。”王大石说道。
  “那你今天不会怪我?”
  “学徒的不受掌掴那谁被掌掴,学徒的不吃苦不受累谁吃苦谁受累,就像你所说的,‘能够吃得苦中之苦,忍受辱中之辱,这样你们才能够在乡土派成才’。您的这几个耳光又算得了什么,您的这几个耳光是对我的赏赐!”
  楞菇师傅哈哈一声大笑:“好,总算刚才我说的话你还记得!”
  王大石点了点头:“师傅的教诲我总会记在心中,永远不敢忘记。”
  楞菇陡然脸色又沉僵下来:“你刚入乡土派,还轮不到你喊我师傅的份,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要喊我师傅,即使你喊我师傅,我也不承认你这个徒儿,听到没有!”
  王大石点了点头:“听到了。”
  接着,楞菇师傅顺着东方清落看了五人一眼,最终目光停留在王大石的身上,严厉地说道,“你们的生辰八字已经掌握在我的手中,如果你们不听师言,违逆我的意愿,行事不忠不孝不善,我就用这‘八字咒甲术’惩罚教训你们!”
  王大石恐怕答应不及时又要受到责罚,赶紧点头。
  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楞菇虽说名扬远外,可是面前的五位徒弟终究没有见识过,不相信天地之间还有这样神奇的事情发生。
  大福右、大福左和东方木白、东方清落无视楞菇的做作,对那“八字咒甲术”不屑一顾。
  楞菇自然也看在了心底,她哼哼一笑,嘴角翕动,念起了咒语。
  就在这个时候王大石只觉得身子如同针锥刺扎一般,体内五脏六腑仿佛钻进了千百只蚁虫在啃噬,疼痛得难以忍受,“噗通”一声,倒在地上。
  “八字咒甲术果真的厉害!”但是王大石没有想到刚刚受到责怪和掌掴,脸上的疼痛还没有消退,这时候又拿他当做试验品。不过,他有怀疑,自己出生都不清楚,王里长按着拣来日子定了生辰,怎么会中八字咒甲术?
  ……
  王大石含着泪,只是他的泪水没有滴下来,没有再被楞菇发现。
  他咬紧牙关,心中不断地在想楞菇刚才所说的话:“只有能够吃得苦中之苦,忍受辱中之辱,这样才能够在乡土派成才!”他深信这段话不是楞菇随意而说,咬紧牙关,一声也没有吭,只是瞬间汗水唰唰地浸湿了整身衣裳。
  楞菇停止咒语,向王大石问道:“你体会到了吗,这个滋味好受吗?”
  王大石不知道楞菇师傅所问为何,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依然是点了点头。
  四人只看王大石浑身湿透,倒是没有见着王大石疼得厉害,并没有什么感觉。
  东方清落对楞菇说道:“呵呵,你这八字咒甲术无非就是念唱两句,然后跌倒在地,浑身淌一些汗水下来,哼哼,我以为有多厉害!”
  这么一说,几人都讥笑起来。
  楞菇一掌拍在椅把上,然后嘴巴再次翕动起来,念起了咒语。
  东方木白、东方清落和大福左、大福右四人,腿脚不听使唤,体内产生一股股莫名的疼痛,都栽在地上,脸色发青。
  “救命呀,疼死我……”不绝于耳。
  大福右经受不住这样折磨,大喊道:“你,哎呦!楞菇大神,你就饶恕俺吧!哎,俺一直想到这里找个庇护,没想到却遭这鬼把戏折腾!哎,咱这是一头插进了牛屁股了,咱还是早早离开此地,省得之后犯了戒规,遭此恶罪!”
  话中之言,极为后悔,可惜他不说还好,话毕之后,疼得更加厉害,赶快又磕头求饶。
  过了好久,楞菇停止咒语,说道:“你们刚来到这里要学会适应,半年之内,我将仔细考察你们,根据你们的表现将收为得意弟子传授绝学,然后我再看看,该把谁驱逐出教,我会把本门绝学秘笈传授给一位经得起考炼的人,如果你们达不到我的要求,全部不留,一个个都给我滚蛋,听到没有!”
  东方兄弟和大福右兄弟四人齐声回答,声若洪钟。
  楞菇一个拐杖打在王大石的身上,喝问:“王大石,你听到了没有!”
  “听,听到了。”王大石回答,像只苍蝇,声音很小。
  楞菇哼了哼,然后笑了笑,对王大石唳道:“不过,你也不用听,像你这般样子就不用考虑我能传你绝学秘籍了!哼!”
  王大石害怕楞菇再问过来,抖索着身子说:“我,我听到了,我都记住了,不许叫你师傅,不会成为得意弟子,不会接授秘籍,我,我都听到了,只求楞菇能传我一些手艺……”
  刚说到这里,楞菇哈哈一阵大笑,从她的笑怀之中可以看出来,王大石即便只想学习一些皮毛手艺都是万难的。
  王大石看着楞菇,心中难受之极,但是他没有失去信心,他不相信自己这么没用,他默默地对自己说:“难道这些就是上苍对自己的考练吗?我,我一定要坚持住,如果这个时候拖着屁股回到村子上,自己的脸面何存,王里长的面子何存,如果此番回家,下次还走的出来吗?我要耐住这辱中之辱。”
  殿中一时没有了声音,静得窒息。
  大福右掸了掸身子,说:“天色已经很晚了,应该已经可以用晚餐了吧!哎,呆在这里都一天了,本人是饿得不能了,胃子吞了五脏,肠子又吞了胃子,吃了晚饭之后,也该休息会,该休息了!”一副不耐烦的样子。
  楞菇拐杖猛地沉在地上,大殿之中传出“咣——”的一声空响。
  大福右立刻闭上了嘴巴,不再讲话。
  楞菇板着脸,说道:“今天没有饭吃,你们都给我记着,不以功劳,不许吃饭,乡土派的饭不是让你们一个一个白吃的,给你们一个钟头的时间准备准备,夜里到坡子岭去守坟引鬼!”
  “啊?”
  “守魂引鬼?”
  几人听着,脸立刻青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