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蛊惑之心 第20章 神思不宁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乡土派是行道中普通的教派之一,涉及颇广,不光有特质的武功技法,更有民间的技艺和民间失传的术法,是民间乡村土道的综合,民众获益较多,因此在行道之中声名大播。
  按照乡土派的规矩,教徒打打下手帮帮闲忙,熬到时间,传授些技艺和武学,然后挖掘才俊传授衣钵,如此而已,而楞菇却让其去守坟引鬼,却把五位教徒吓了一跳。
  大福右张开那酷似鸭子的扁嘴巴说:“这,这,这不合理呀,那里,那里都是荒山野岭黑洞洞,十里路寻不到一户人家,叫,叫咱们去守什么坟,引什么鬼?这,这就相当于把咱们的脑袋拴在驴蹄子上,没准就被驴踩了,要了咱们的命。咱,咱守的什么坟,引的什么鬼?咱们是花姑娘上轿,头一次,一点儿经验都没有,那如果要是被野鬼吃了,给幽魂迷住了,咱的一辈子就毁了。再说了,咱们都是你的弟子,咱们要是死了,那就是你这位师傅把我们推向的火坑,外头人知道了怎么评点乡土派呀……”
  他继续唠叨着,极是不乐意接受守坟引鬼荒诞之事。
  楞菇没有置声,向他斜斜地看了一眼,接着抡起拐杖就从头上劈下来,吓得他赶紧躲开,跑到一边去。
  几人被楞菇师傅的严厉和冷酷折服,没敢再说一声,而且几人同时发觉她说话总是慷慨激扬,怪声怪气,没有一丝和软的气量。
  此时的大殿之内一阵安静,静得有些令人恐惧。
  跪在楞菇面前的王大石不由自主地向后挪了挪。
  “哼,各行各业都有规矩,豆腐行不卖豆腐而卖猪肉,那还叫什么豆腐行,不如改成猪肉行会算了!如今,你们还不知乡土派是什么,那么现在告诉你,乡土派,就是属于民间乡土行业,它的性质就是游走民间,医病救疾,驱鬼邪,除妖煞,拯救民生!乡土派的宗旨是‘善施善行,德济天下’,尽己绵薄之力,植桑扶槐!”楞菇依旧是严厉而冰冷说着。
  楞菇接着说:“坡子岭地处,有位千年游魂,因为在她的魂魄离开身体时,知道自己的身体没有死去,故而久久不去投胎,在坡子岭阴郁之地久居多年,有时候竟然寄居在别人的棺椁之中。这位女鬼只是游离的幽魂,虽然没有无辜害人吓人,但是阴间有阴间的规定,阳间有阳间的戒律,我将把她捉来,打她回到阴间,这也是作为乡土派应该做的事情,也是为附近的村民们做了一次不小的善举。”
  当听到楞菇说到拯救民生、医病救疾、善举之时,几人心中有一丝暖意。心想,她如此侠义济民,自是不会让弟子去守坟引鬼而送了性命,而刚刚那劈下的拐杖,大概也是虚张,震住大嗓门的大福右吧。
  “经过我多年的潜心研究,发现这女鬼幽魂对一种香味有非同寻常的吸引力,今夜,你们把香瓶带在身边,到坡子岭打开瓶子,待得女鬼嗅到香味,必然会出来,然后你们什么也不用做,不用管,只需开着瓶子往教中走回便是,之后的事情由我来料理。”楞菇说到这儿,眉头紧皱,特别提醒道:“切记,在走回的途中,不许回头!”
  说完,大福右兄弟俩和东方兄弟俩互望了一眼,不由自主地摇了摇头,然后把目光一齐投向依旧跪在地上的王大石。
  东方清落说道:“刚才,大福右说‘花姑娘上轿头一次’,哼哼,这里未必没有人上过轿,就让上过轿有经验的人去也罢。”
  他这番话所说的正是王大石。
  王大石的确上过轿子接过新娘,他听着,一阵心伤。
  大福右恨不得一巴掌捧死东方清落。
  此时,楞菇拿出那只香瓶子,执在手中,目光环视着,露出邪恶的笑,好似是在看谁最勇敢,看谁能够接下香瓶子。
  一会过去了,没有一人敢去接下。
  楞菇“哼哼”地苦笑了两声,目光又环游了一圈,最后停在了大福左的身上。
  大福左面对楞菇电射一般的目光不知如何,该是接下那香瓶子,还是不接那个瓶子?如果接下香瓶子,就意味着他将执行坡子岭招魂引鬼的主角;如果不接下那个香瓶子,作为乡土派的弟子,不尊师命,是叛逆之为。他想着,眼睛咕噜咕噜转,不停地向大福右和东方木白看过去,希望能够得到他们的示意。
  楞菇又是“哼”了一声,目光落在东方木白身上。
  东方木白吓了一跳,他没有说话,只是把头低得更沉,也没有接下那只香瓶子。
  楞菇眨了一下眼睛,仍是一声轻轻的苦笑。
  无用分说,接下来楞菇的目光会落在东方清落的身上,她要看看东方清落能否勇敢地接下香瓶子,若是拿下香瓶子,正也衬上他那孤傲的身段。
  东方清落似乎已经感知,就在楞菇师傅的目光将要在他身上停留的那一刻,只见他“啊”的一声,弯下了腰。
  原来竟是他的裤子掉了下来,弯下腰去提裤子系腰带,他这一坑头弯腰正好移过楞菇师傅将要注视去的目光。
  楞菇没有置声,没有任何表情,直接移过目光,朝大福右看去。
  大福右感触到楞菇的目光将会落在自己的身上时,感触到她会用眼神示意自己去拿起那只香瓶担当起重任时,装作没有看见的样子,撇过身子向后看了看,直接把楞菇移过来的目光作废掉。
  楞菇摇了摇头。
  此时,王大石抬起了头,他把目光投向楞菇师傅,他希望得到楞菇师傅的回应,他希望楞菇的眼神能够回馈给他,然后他站起来去接下那只香瓶子,他想证明自己不是在乡土派混饭吃的,可是楞菇并没有如她想象的那般——她的眼神和目光一转而过,根本没有留意面前的王大石。
  “楞菇居然也没有问我,楞菇居然也没有看我一眼,这,这是为什么?我,我,难道到我真的没有用处,真的一点儿用都没有吗?我,我是多么悲伤,楞菇居然这么看不起我!唉——当然,像我这样的,谁会关注我,谁会看得起我,谁会在意我!我是来学艺的,是来投师傅的,楞菇师傅居然不让我以师傅称呼之……我,我,我真没有用,我真的是可悲之人!”
  王大石此时想着,一行眼泪刷刷地就落了下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