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蛊惑之心 第23章 盗金牙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几人一阵狂奔,不知窜到了哪里,只见脚下杂草丛生,一个坟堆接着一个坟堆,阴森寒碜,估计便是坡子岭的中心了。这样的场境,让王大石想起了两年前烧错坟娶了鬼新娘的事情来……
  渐渐地天色又罩了一层黑纱,萤火虫闪着柔绿色的光,蛐蛐和蛤蟆发出古怪的叫声,凸起的一座座坟堆,显得异样。
  几人心底冷冷清清的,对刚刚发生的事情忧怵存心,不敢再朝里头走,摸索了平坦的地方肩贴肩坐了下来。东方木白和东方清落年纪较小,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些事情,身子不自主地哆嗦起来。
  王大石是个愣头青,曾经一个人在夜间到孤芳堆烧过纸,对于鬼怪的传说和经历不多,但是他不怕,他总觉得有时人的无情甚过鬼怪,他觉得鬼怪再可怕,未必会拿鞭子抽打身子的疼痛,未必有侮辱冷欺令人心伤和沮丧。他看了看东方木白和东方清落,说道:“你们别要害怕,我,我可以帮你们祈祷。”他态度十分诚恳,很是乐意帮助大家。
  东方木白点了头,回了声谢谢。东方清落稳住抖索的身子,不领情意,怒气冲冲地说:“王大石,我是害怕了,管你什么事情?哼,你还是祈祷自己吧,看这样子,今天晚上你也不能把女鬼引回去!呵呵,楞菇师傅定是饶不了你。”
  大福右本就不喜欢自负的东方清落,见王大石好心变成了驴肝肺,他冲着王大石就嚷了起来:“我说你王大石,你该好好想想今晚怎么保住性命,都快被野鬼给吃了,还惦记别人的安危?这熊孩子犯不着你为他着想!”说着,瞅向东方清落,说:“都落到这份上了,还以为在家当少爷,摆什么架势呀!”
  这天很黑,东方清落没有看见大福右瞅他,但是这话很明显针对他。
  东方清落从地上刷地站了起来,冲过去,掏出拳头就将向大福右掼,但被东方木白扯了回去。
  “真倒劲,你这个小子,人不大,脾气倒是不小,就让我今天教训你这个龟孩子!”大福右两步跨到了东方清落的身边:“剥你的皮熬驴胶,揍你个兔崽子!”两个巴掌打在东方清落的身背上。
  王大石拉过大福右,平了平气息:“大福右叔叔,你年纪长他们二十多岁,不要跟他一般见识!”对东方清落说道:“行了,东方清落,我觉得你,你也须改改才是!”
  大福右听得似笑非笑,他没有想到王大石闷憨子一个,居然也能拉场子,冲他说道:“嘿嘿,你可别称我叫叔叔,你这个傻帽子,你直呼我和大福左的名字就可以,我们可不愿意跟你扯亲!”
  王大石笑了,想了想自己不能沾亲,不喊他叫叔叔也好。
  东方清落刚听王大石教训自己,心中非常气恼,对王大石说:“王大石,你教训谁呢!”
  王大石觉得再纠缠下去耽误了正事,不再搭理,走到了一边。
  这时候从坡子岭的深处传来“啊——”的一声尖叫。
  声音怪异,带着哭啦啦的腔调,明显不像是畜牲或野物所发出的声音,惊得大福右和东方清落停息了争吵。
  几人目目相觑。
  王大石木质地说:“这,这是鬼叫的声音!我,我曾经听说过。鬼叫,其实是鬼在喊人的名子,喊到谁,没有几天,被喊到名字的人就会跟着死去!”
  虽然王大石说的话没有一丝根据,还是吓得几人一身冷汗。
  大福左此时闭上眼睛,蒙住耳朵,似乎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但是心中不由得涌出民间乡落那些传说的鬼怪和离奇的故事。
  大福右骂道:“真倒劲,咱再穷苦,也没有受过这等罪!若不是走投无路……楞菇呀,楞菇,你用十八门大轿子抬我,本人未必入你的教门!”
  王大石说:“有个地方学手艺已经很好了,真不该如此抱怨!”
  大福右摇了摇头,深深地叹了口气。
  王大石说:“你们若是害怕,闭上眼睛便可,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到了半夜,我起身把那厉鬼引回去便是!”
  听王大石说得轻巧,大福右、大福左、东方兄弟俩就地躺下来,闭上眼睛,睡起了大觉,好似引鬼的事情只落在王大石一人身上。
  王大石找了块干净的地方躺下,感觉有只模模糊糊的东西在后肩游移,他心底提防着,耸了耸肩头,突然后头传来低低的声音,他仔细倾听,发现是鬼在喊自己的名子。
  “王——大——石——”
  王大石一蒙,转过脸来,才辨知声音是从大福右的口中发出的。
  大福右看着他慌张的样子,笑着说道:“嘿,王大石,你看,你看那是什么?若是厉鬼,你立刻引了回去,咱们好早点离开这里,回去睡个好觉!”
  王大石顺着看去,不远的地段,有只人影,打着马灯,提着篮子,在一处杂乱的草堆里头消失了。
  “这,这不会又是鬼吧!”大福右说。
  就在这个时候,草丛中微弱的光线照亮了片许之地。这下,大福右和王大石都看得清楚,在那深厚的草丛后面正是一座坟,而刚才那些身影正在烧纸磕头。更让大福右吃惊的是,烧纸的正是县城里燕家府的四位少爷和妻儿家眷,另外,还跟着老仆。
  说起燕家,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燕家老爷曾经是个县令,家里头有四位少爷。四位少爷狗仗人势,欺压百姓,为非作歹,很多人民百姓恨在心底。燕家府去年死了老爷,今天应是一周年的祭日,四个儿子和妻女特来烧纸祭拜。那位老仆一直服侍老爷,老爷死后,老仆没有离开,一直留在燕家。据听说,这位老仆不是一般的人物,她常修炼“采阴补阳之术”,久而久之,身怀一门特殊的技艺,可变男变女,变老变少,除此之外,还修炼一种密丹,这些密丹有的可以吃,吃了以后可以令男人身体健旺,长命百岁;有的蜜丹只要抹在身上,立刻紧了血脉,取了人家的性命。密丹并非是普通的炼丹之法,变身变性并非靠易容转妆,且都是靠采阴补阳之。如此之术,行道之中恐怕也只有老仆一人修得。据听说,这位老仆跟大少爷关系很暧昧。老仆白天很少行动,想必这夜间烧纸,便是她的主意。
  王大石没有想到这些黑影子竟然是人,不管好人坏人,在这恐惧得令人窒息的夜晚都可以壮胆魄。
  烧完纸后,燕家府的小辈们回去了,四位少爷朝这边走了过来。
  不知道大福右为何突然之间凝重起来,见到这些人就慌了,赶紧喊醒大福左和东方清落、东方木白,准备逃走。
  东方清落与大福右有矛盾,爱理不理的,等待几人都醒转,准备逃跑,燕家四位少爷已经发现动静,拦在了身边。
  此时,四人心中的恐惧感早已经抛至九霄云外,变得又慌又急。
  原来,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