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蛊惑之心 第37章 躲避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回到厨房,王大石把饭做好了,欧阳紫云帮忙摆了桌子和板凳。
  欧阳紫云把菜和饭端到桌子上,然后用手捏了一撮菜放到嘴中尝味,道:“哇,王大石,你做的菜还真的百吃不厌,我知道楞菇太太为什么不传授你技艺了。”
  王大石兴冲冲地从厨房中跑了出来:“为,为什么,为什么?唉,紫云妹妹,你知道吗,快快告诉我,你快说,快告诉我!”
  欧阳紫云呵呵一笑,说道:“你烧的饭菜这么好吃,一定不会让你学习技艺的,若是让你学了技艺,谁能烧这么好吃的饭菜?”
  王大石想了想:“哦,原来是这样啊!”摸了摸脑袋:“你,你说的不对!”
  欧阳紫云看他傻乎乎的样子哈哈就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我愁着没法学习技艺呢,你却取笑我!”王大石非常懊恼。
  欧阳紫云喊他:“王大石,来,来,我给你想了一个办法,只要你乐意做,楞菇太太准会传授你的技艺。”
  王大石半信半疑,说道:“你这次是认真的,不能瞎想瞎说,更不能把我当傻子耍,也不能把我当猴子耍!”
  听王大石这么一说,欧阳紫云又呵呵一阵笑。
  “你,你笑什么,天天有什么乐子!”
  欧阳紫云说道:“王大石,从明天开始,你在做菜的时候,把那盐巴多放些在菜里头,让那菜品咸得合不拢嘴巴;你在蒸馒头的时候,多烧一把火,把馒头蒸焦了蒸糊了,白馒头变成黑馒头;最好把烧好的汤食放些冷水,让他们整天吃得拉肚子……呵呵呵呵……”
  没等欧阳紫云说完,王大石已经摇头:“这么阴损的事情我才不会做呢!”
  欧阳紫云笑着:“这还不算阴损呢,若是把那烧好的汤里头撒尿,那,那才叫阴损呢!”
  王大石听得她说得不正经,不想再理会她,他想了想说道:“若是如此,我还不被楞菇老人家狠狠地惩罚,还不被她的拐杖打死!”
  欧阳紫云说道:“王大石,我看你是被楞菇太太给吓着了,你是真的傻子还是假的傻子?楞菇太太只会吓唬吓唬你们,怎么会把你打死?打死人可是要偿命的!楞菇太太游走民间救济很多很多人,怎么会打死你!”
  王大石听得一震,仔细想了想,默默地道:“那倒也是!不过,不过,那时她抡起拐杖就朝我头上劈下来,若不是大福右拦过,想必自己一定死在拐杖之下,这,这又是为什么?难道楞菇老人家知道大福右要拦挡,故意做出的势头吓唬我?”
  百思不得其解,王大石也不再多想,只是他还不知道欧阳紫云的目的,问道:“为什么要我在做饭的时候把馒头蒸焦糊了,在菜里头多放些盐?”
  欧阳紫云说道:“你真是个傻子,你把饭做坏了,楞菇太太就认为你不会做饭,就不会让你做了,你就有学习技艺的机会了,若不然,楞菇太太若是答应你学习技艺,又由谁来做饭呢?”
  王大石想了想,不自点了点头,但是他觉得自己不可以这么做,说道:“做任何事情都要本本分分,可不能投机取巧,若是投机取巧总会害了自己!若是如同你说的那样做,即使瞒过楞菇老人家,也是瞒不住自己的良心的。楞菇老人家本身就不喜欢我,我若是不把饭做好,楞菇怎么愿意留下我,还不把我轰走!再说,我已经两次没有完成任务了,还砸碎了香炉,我,我可不能再犯错误了。不过,不过,紫云妹妹,你若是真想帮住我,你可以,可以……”
  至终,王大石也没有说出来,不过欧阳紫云明白,点了点头:“我试试看,帮你在楞菇太太跟前求求情!”
  王大石最不乐意麻烦人家帮助自己做什么,此时他低着头:“谢谢你!不过,不过,我最不乐意这样做了!若非楞菇不是真心想传教于我,估计求情也是没有大用的。当初,是牲畜行的张先生荐我到乡土派来学艺,我即便提及张先生,楞菇也不会看着情面,我只有自己努力,我只有自己改变……哎——不过,不过,还是要谢谢你的!”
  欧阳紫云却不通他的心思为何如此古板。
  说着聊着,时间已经不早了,欧阳紫云喊了几人回来吃饭。
  几人的技艺大增,一路上各自展示着自己的口技,鸟鸣声,虫叫声,弥漫与耳。
  都来到了桌前,楞菇首先坐了下来,大福右几人依次坐了下来。闻到菜香味,大福右第一个端起碗,拿起筷子就吃了起来。
  此时此刻,唯独东方清落还站着,他看了看远方,张开嘴巴,一阵阵狼嚎虎啸之声穿梭于丛林之间。欧阳紫云胆子较小,且不知此地居然有如此大的兽物,吓得直喊,引得桌人哈哈大笑。
  只见东方清落的嘴巴微微上翘,虎啸的声音没有了;接着一只轻轻的脚蹄声传来,孤零零的小脚踩在草地上,塔塔地响,好似不忍心打破森林的寂静,渐渐地脚步声息。
  这所描绘的正是一只绵羊,端着轻轻的脚步在吃草。
  欧阳紫云听得十分惬意,欣喜万分,闹着楞菇也要学口技。
  楞菇看她欣喜的劲头呵呵一笑,说道:“一个女孩家,要学这些干嘛,你该好好休养性情,将来做个贤惠的妻子最好,可别想着别的!”
  欧阳紫云撅着嘴巴,似乎对楞菇太太的话大不认同,说:“哼,楞菇太太,你居然说我,你不曾也做过女孩家吗,为什么当初你也要学这些奇艺?”
  楞菇笑了笑:“你说我是吗?呵呵,那我问你,你将来要不要找对象,你若将来不找婆家,那我就教你!”
  欧阳紫云显得特别害羞,支支吾吾,没讲出话来。
  大福右倒是借题发挥,哈哈一笑,说:“这要听王大石的了,王大石若是不介意,你尽可以学!”
  他这番话一出,倒是引得不少关注,齐刷刷地看了看欧阳紫云,然后再向王大石看了看,似乎煞有介事。
  大福左惊讶:“这么快!”然后捂起嘴巴:“别瞎说,人家都还是懵懂未知的孩子!”
  其实大福右刚才的话中之意是欧阳紫云嫁给王大石,只要王大石同意欧阳紫云学习口技,自然可以学艺。
  别人都听得清楚,欧阳紫云也听得明白,不过她并没有生气,只是向大福右瞅了一眼,然后便没有出声。
  王大石一心想着学习,并没有听懂,看人家都有说有笑,说道:“嗯,欧阳紫云可以学呀。”
  此话一出,大福右兄弟俩和东方木白兄弟俩哈哈大笑。
  欧阳紫云冲着王大石:“你又在说什么,不懂就别乱说。”娇气十足:“你,你们想想他是个傻子,怎么可能?哼,你们真是。”
  王大石看了看欧阳紫云,说道:“对不起,我又说错话了。”
  欧阳紫云知道王大石不是诚心故意的,没有理睬。
  楞菇喝止了笑声。
  东方清落缓缓地坐下来开始用餐。
  此次,东方清落正坐在王大石的身边。王大石看了看他,心中赞赏不已,想到自己,无地自容,低下头,径自把馒头往嘴里头塞。
  这个时候,欧阳紫云开口向楞菇太太求情,希望王大石和其余几人一样学习武功、民间杂艺、方术之类。
  楞菇似乎没有听见一样,夹了块笋芽放到东方清落的碗中,说道:“清落,你这几日学的不错,来,多吃点!”
  “嗯,师傅,徒儿一定好好学,不辜负您的期望!”东方清落朝大福右几人看了看,一副骄傲之色。
  楞菇又分别给大福右兄弟俩和东方木白夹了菜,鼓励他们不怕艰苦,努力学艺,几人都表示感谢。就此,楞菇让黄修仙居士抱来一坛酒,亲自为四人倒满,四人不知还有这等待遇,各自喝了几大碗。
  王大石坐在桌角,低着头,不知道该说什么,该做什么,只是一个劲地吃饭,他以为楞菇老人家会赏一块菜给他,然后夸赞一下,毕竟自己的厨艺是有长进的,每天辛苦劳作是有功劳和苦劳的,可是没有,连嚷一声都没有。王大石的心中很难受,特别是欧阳紫云求情,楞菇老人家如同未听。
  眼泪刷刷地流下来,滴在碗里,连同咸涩的汤一起喝下去。王大石心想:“我不能哭,我也不能怪别人,我只能找自己的不足,只是自己没有做好。我这么笨,能留下已经够了。若想能学,就改进自己的不足吧!”
  喝完汤,王大石自己盛了米饭。
  楞菇放下碗,对着埋头猛吃的王大石说:“每个人都在进步,唯独你……”
  话还没有说完,东方清落喝完碗中的酒,把酒碗猛地掼在桌子上,指着王大石:“楞菇师傅,你说的一点不错,这个憨子,猪头,天天烧笋芽,吃得俺眼睛泛清水!——王大石,你故意跟我过意不去是吧!”把吃剩的菜汤泼在王大石的脸上。
  “我凭什么任人欺辱!”王大石再也忍无可忍,把这些天受的苦,受的罪,受的侮辱,一齐爆发出来,掺杂在拳头里,向东方清落的脑门伸了过去。这一拳痛恨而发,着实力道不浅,就将落在东方清落的脑袋的前一寸止住了。
  桌上的人都吓了一跳,这一拳足可以让东方清落脑袋搬家,却未料到王大石定力如此惊人,却在那极端的一刻忍住了。
  看着东方清落一副醉态,王大石端起酒坛泼在他的脸上:“你自己清醒清醒吧!”气冲冲地离开了饭桌。
  东方清落抹着脸:“王大石,你等着瞧,总有一天,我会收拾你!”
  王大石只身来到了观月山的陡坡之上,奇怪的花草,光怪陆离的枝叶……这里是个奇异的且别开洞天的世界,是孤独邂逅的地方,似乎到这里心境才能平息。
  不过一会,天色黯淡下来。
  仰望天际,遥空璀璨,王大石希望有流星划过,因为流星划过的时候可以许下心愿,许下的心愿只要不被别人听到或看到都是可以实现。他期待着一次许愿的机会。可惜,月色渐别,一团乌黑的云朵掩去了光华,星光炫丽的夜空一片混沌……
  王大石坐在斜坡上,手中摸着藤萝叶片,这时一只毛呼呼的东西从身边跳过来,一个劲儿窜下山去。王大石一直觉得这里奇怪,一直想逮个机会,解开谜底,于是支起身子朝那东西追了过去。
  山坡险恶陡峭,那只东西如履平地,王大石几次差一点儿摔跤。
  追下了山坡,那只东西似乎也累了,脚步慢了下来。王大石眼睛盯着,脚步慢慢地靠近,只见那只东西“嗖”的一下子,窜入了黄修仙居士的屋子内。
  王大石陡然想起,这个东西就是修仙居士肩上的黄鼠狼。黄鼠狼又名黄大仙,修仙居士得了黄鼠狼精,所以被称为黄大仙或是黄修仙。
  折腾这么久,王大石也累了,就趴在地上就睡了,可是睡了不久,那只黄鼠狼跑来他的身边,一会用脚蹭他的脸,一会踩在他的腰上,闹得他一夜没有睡安。
  黄鼠狼不做自己该做的偷鸡摸蛋之事,似乎跟王大石犟了起来,到了第二天的早晨又悄悄地跑过来。
  此时已经天明,王大石并没有深睡,他似乎感觉到了黄鼠狼脚步的临近,心想:“连你这个畜生也来欺负我!”待察觉这只东西已近身旁,猛地睁开眼睛,迅速从地上爬起,追了去。
  黄鼠狼吓得直飚,不知道追了多久,王大石彻底累了,抬头一看,早已出了青峪山乡土派。
  他突然意识到自己是不可以出教的,而且也没有经过楞菇老人家的应允。
  他拖着步子回去,途中听得一群人在议论着什么,正是打听乡土派下落的。
  王大石心想:“大概又是村民遇到了困难,想找乡土派楞菇师傅帮助的,或者又将有人打听乡土派拜师学徒吧!他非常自豪地就跑进了人群,刚走近,他发现打听乡土派下落的正是燕家少爷的人。
  突然间王大石想起之前盗取燕家老爷金牙的事情来……燕家少爷不是好惹的料,燕家老仆人也很厉害,他们找来乡土派一定不是好事,当下若是显露了身份,恐有麻烦缠身,赶紧躲避起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