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蛊惑之心 第43章 变怪之术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就在老仆浑身解数攻来的时候,楞菇收回了变相术,身子归复原形,脸上现出一份喜色,嘴角绽放出久违的笑容。
  这等情急之时,明明就是生死大战,楞菇师傅却喜形于色,似乎丝毫没有把老仆放在眼里。
  王大石看得一怔,料想老仆只不过是楞菇师傅期待已久的好菜,楞菇师傅的坦然,是自信和自负,是对邪恶的不齿!他心中默默地骂道:“哼哼,可恶的老仆,你的变性术把你映衬的如此丑陋和诡异,想必今天就是你的终日!”
  看着楞菇,王大石又朝老仆看去,他发现老仆与楞菇师傅脸色恰恰相反,老仆的脸上全是愤怒和凶狠。
  “啊?即将展开大战的两人各自怀着不同的心态,想必出招也各有不同。啊?老仆凶怒的神情,想必出招凶狠,楞菇师傅要小心呀!”王大石更有些牵挂楞菇师傅的安危。
  老仆发出尖锐的嘶叫声,如同深夜野狐的啼鸣,悲惨戚戚,更像一根根针尖生生地刺入心间,让人痛之欲绝,喊声过后,施展出拂尘。
  拂尘中间夹着刀削,每施展一下发出飒飒的响声,若是沾上身体,断然之间,便会让人千刀万剐。
  楞菇执杖而起,翻动身子,落在院子的中央,好似是将老仆引入空地,准备与其一一过招,决出胜负。
  老仆连连飞身跃起,身形翻转,拂尘紧紧跟随着楞菇,每施展一下,便都是夹着劲风,聚集着强大的内力。
  楞菇最终把老仆引入院子的一个角落。这个角落空旷,距离院中的大树和王大石几人更远了一些。
  老仆脸色陡然变成了黑色,咽喉凸了出来,嗓喉中所发出的声音也变成了公鸭子似的,直面看去,俨然就是一位充满阳刚之气的男子汉。
  变性之术果然让人眼花缭乱。
  楞菇师傅看了老仆一眼,哼了一声,眼神之中充满着鄙视。她高高跃起,身子朝老仆斜倾过去,临近之时,猛地一抖,身上的黑色的外衣随身转动起来,犹如一块铁盘不停地旋转,任何东西碰到上面,立刻被削成两半。
  身上的衣物空空飘起高速旋转,这不是奇招,之所以为之称颂的是,楞菇周身气力和运作之灵便,想必她不光是一位内力超强的高手,外功操练也精炼绝尘,单单这两下,便可以评叛楞菇是位真正的高手高人,是乃林中之秀也,只是不张扬不粉饰的内在之大秀。
  大福右四人一直怀疑楞菇师傅的能力,刚刚见识楞菇的凌空一展和“口技”、“起身变相”之术,心中倾慕不已,各自心中暗暗觉得楞菇师傅深藏不露,更羞愧于曾经对她武功、技艺的鄙视。出于楞菇师傅武技的高深,完全可以独挡老仆。此时,几人紧迫的心情放松下来,欢心地观看这一场大战,似乎已经笃定楞菇师傅必定让老仆落败其下。
  些许间,老仆落在了下风口。然而,楞菇师傅并没有失去这最好的时机,铁盘似的外衣飞旋攻击之后,突然之间支起拐杖,猛地点向老仆心口之上的膻中穴。
  老仆猛地一吓,向后缩回几步,好似害怕别人发现什么,显得非常谨慎。
  大概老仆见识了楞菇师傅的厉害,此时有些顾虑了,落在地上后,只顾躲闪,没再主动攻击。
  楞菇准备再次轮攻,这时候老仆转了身子想逃。楞菇师傅哼哼两声,说道:“自然来了,哪里还容得你走,说走就走,说来就来,乡土派是你等想来溜达就来溜达的吗?”手中拐杖扔出,去拦下老仆。
  且说拐杖在半空之中打了个圆圈,接着楞菇快速移步把老仆拦在杖下。
  老仆支起拂尘绕住拐杖,向上一扬,使得拐杖在空中打转,乘机向楞菇冲过来。楞菇高高跃起,飞身躲过,空中执手稳住拐杖,就将翻腾而下,顺老仆后背戳来。此时,老仆已觉后背风飒,不躲不藏,不挡不顾,却想趁机飞身逃出。
  “乡土派岂有你来去自如的份儿!”楞菇执杖,变戳为拍,迎头而来。
  且说楞菇这一招来得迅速,身姿在半空中陡然变形,如同雄鹰一般,直线俯冲,想必不让老仆脱身。
  王大石看到楞菇施展这一招,心中更是震惊和倾慕,若非他不是眼叮叮地看着,便以为从半空俯身而下的就是一只苍鹰。楞菇师傅的身形居然可以伸缩成苍鹰的形状,这样的技艺真是世间独有呀!
  此时的情势,若是老仆不收身,立刻就被下拍的拐杖砸向脑袋。
  老仆有些颇急,惊讶这鹰坠的速度,明知难以脱逃,立刻收下身子,向后纵去。
  后首的不远处便是王大石几人。老仆身子后纵,支起拂尘朝王大石挥了去。
  王大石此时看得入迷,觉着耳边传来响动,抬头才见到老仆已在头顶高处,拂尘倒挂,正朝着自己的颈部绕过来。
  拂尘依旧夹着劲风和超强的内力快捷地挥下来,王大石似乎被四周气体围住,此刻动弹不得,便是可以随动,也逃不出眨眼间拂尘挥下,取其性命的速度。
  就在这时候,楞菇的拐杖抵向了拂尘。
  一个震动,拂尘偏向下走,尾部扫在院中的树上,只听“咔嚓”一声,大树梢头断落脱坠。老仆受到拐杖之力的冲击,身子不稳,飘飘落下,踉跄几步后,方才勉强止住了身子。
  王大石被老仆用事物击中丹田下处,一时间身子委软,当下渐渐恢复了知觉和力感,爬回院墙的边角,一边爬着一边对楞菇这一杖的力道啧啧称叹。
  老仆似乎生气,浓暗的脸色变得通红,仰天一声悲鸣。
  这声悲鸣,阴阳怪气,吓得王大石几人噗噗心跳。
  这是第二声鸣啼,若说第一声只是像狐狸的叫声而已,那么这一声分明便是狐狸的叫声,难怪令人心生惧怕。就在这个时候,王大石看到老仆的腰后翘起一只毛茸茸的东西,似是一只尾巴。
  楞菇已从半空中落下,执杖而立,不严而肃,双目如炬,对着老仆:“你这个老仆,既然是仆人,就中规中矩做你的杂活。学习深造技艺和武功要利人利己,而你身修奇术,却为虎作伥,伤害无辜,真是侮辱了你自己的技艺和人格!楞菇今天要杀你,灭你的灵魂!”
  原来,老仆曾经修道,对道行道业领悟深通,后来走上了邪路,被逐出门,此后,便成了游走乡里的邪道。她不是一般的人物,利用修道的根基自行修炼变性之术和变怪之术。所谓变性,采阳补阴,阴阳互补,变身男女;变怪,那就是把自己变成狐狸、黄鼠狼、老鼠之类特质。
  燕家府的附近流传着这样的传说——那时候,燕家府的老爷还没有死去,一个夜晚他在家中审办公文,突然之间,见到一只硕大的老鼠钻进内房。老爷提了一只大棍跟进房内,躲在了衣橱后面,见那只硕鼠叼了一只金条,四处打量无人,便从房间悄悄地跑回。门缝很窄,硕鼠贴着门边口向外挤,燕家老爷使劲推门,夹住了硕鼠的腿。老爷拿着棍子就要喊打,只听“啊——”的一声,突然间,眼前浮现一只女子。老爷吓了一跳,正准备看清她是谁,陡然之间人影消失了,趁这时刻,老鼠窜了出去。
  老爷蹲了下来,见到门边上有血迹,大概那只硕鼠的腿被夹断了。
  燕家府的老爷顺着滴下来的血迹寻找而去,绕了一圈又一圈,转过隔墙,在大少爷所住的房门前消失了。老爷心想,老鼠跑进了大儿子的房内,不能不管,便悄悄地推门,哪知道,门被锁紧了。老爷子便走出来,顺着窗户向房间里看去,房间的灯光黝黝发暗,那只硕鼠居然趴在床上,用嘴舔着伤口,而大少爷就睡在床上。
  门是紧锁的,窗户是密闭的,老爷没有办法,便回去了。
  老爷想,不能让大儿子玩物丧志,养玩这瘆人头皮的鼠宠,两天后的晚上,来到大儿子的房前,准备点破窗纸看个清楚明白,却听房里头传出男欢女爱之声。老爷非常气愤,默默地骂了一声:“你这败家的东西,不知道又从哪家的青楼妓院找来的野女人!”说完便回去了。
  又过了几天的夜里,老爷子拿着木棍,瞒着所有人偷偷地过来了。这天,大少爷不在家,正顺行事,轻悄挑过窗围,点糊窗棂纸,只见房内的灯火隐隐,一女子赤裸双腿,其中一只腿缠着白布,似曾受伤,让人心怜心疼。
  老爷当场想起了曾经浮现眼前的女子,“啊”的一惊,叫出一声,正惊动了床上赤裸的女子。女子陡然收身,缩成了一只灰色的团子,正是那只硕大的老鼠。
  见到那位女子变成了老鼠,老爷又是一吓,昏倒在了地上。
  没有过多少时日,燕家老爷醒来,他觉自己将死,分荡家产。老爷害怕死后没有陪葬,这时偷偷打了一口金牙,不久就死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