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蛊惑之心 第54章 悔过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殿中,大福右和东方木白兄弟正自坐着,见得王大石走来,大福右首先迎了上去,双手抱住王大石,然后对王大石一阵凶骂,怪他一人随便乱走,不过,看到王大石活着回来还是满心欢喜。
  东方木白也很高兴,悬着石头的心放松下来,上前拍了拍王大石的肩膀,说道:“回来就好!”
  王大石看着他,对他笑了笑,满怀感谢之情。
  欧阳紫云此时冲了过来,站在了王大石的身边。她一身紫色裙装,掩映着姣好的身段,晶灵可爱,煞是好看。
  王大石好久没见到欧阳紫云,陡见这般美貌女子站在身边,心中直想把她娶家当妻。
  只有东方清落似乎没有看到一般。
  大福左端上汤药,转手递给了欧阳紫云,欧阳紫云送入殿后的内房之中。
  王大石此刻跟着欧阳紫云走入了内间。
  楞菇师傅正躺在床榻上,闭着眼睛。
  王大石跪在地上,抱拳求饶:“楞菇老人家,我,我错了,违反乡土派的禁令,我,我愿意听从老人家的责备,愿意接受老人家的惩罚!”一副窘迫的样子。
  楞菇师傅如同没有听到一般。
  王大石感觉楞菇师傅没有动静,偷偷地瞟过一眼。他这一看,非常地吃惊,半年不见,楞菇苍老了许多,脸盘瘦了一圈,眼睛深深地凹在眼槽里。
  “楞,楞菇师傅,哦,不,楞菇老人家,王大石不肖,未经允许就私自出教,特向您老请罪,请,请楞菇您老人家责罚我吧!”
  楞菇坐在了床头,双眼盯着,一腔愤怒之火,似乎想把王大石剥皮啖肉。她“呸”了一声,说道:“王大石,你是怎么回事,如今,你堂堂男子,居然连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来吗?刚才你所说的我没有听到,你把刚才所说的再说一遍,若是有一点儿结巴,我用拐杖捣穿你的嘴!”
  王大石看了楞菇一眼,正想说,楞菇一个拐杖擂在他的背上,怒气冲冲地说道:“王大石,你这个废物,我之前跟你所说的都当作耳边风了是不,你再低着头,我就擂断你的腰杆,让你这辈子都抬不起头,屈首在别人之下!到如今,你居然连个人样都不成,可恨!可恨!”
  曾经楞菇师傅督促过王大石,只是这几月下来,恐怕王大石统统忘记在了脑后。
  王大石赶紧抬起头,挺直了胸脯,这下,他突然感觉自己很高大,很自信。他按照楞菇师傅的要求把刚才所说的又重新说了一遍,“楞菇师傅,王大石不肖,未经允许就私自出教,特向您老请罪,请楞菇师傅责罚于我!……”
  这次王大石说得特别的流畅,没有一次断句,声音也比之前大了很多。
  楞菇师傅点了点头,说道:“王大石,你的胆子果真不小,若非我身负重恙,没有力气,这般一定打断你的腿!”
  “我有错,下次再也不敢了,我这一出走,让您老牵挂了,让所有人都牵挂了,是我的错,我真的错了,下次再也不敢了!”王大石说完,习惯性地低着头,突然间想起刚才的责罚,瞬间挺住,反而把头仰得更高。
  仰起头这一瞬间,王大石胸怀舒畅,突然感觉也没有什么可怕的。
  “既然有错,那就接受惩罚!”楞菇丝毫不吝惜手中的拐杖,朝王大石猛地就打过去,一直打了二十多下。
  王大石自丹田受伤后,身子渐渐衰弱,没经受几下,便趴在了地上。
  楞菇师傅放下拐杖,便安排他去清风山。
  清风山是个冷僻的地方,见不到人影,在那里忍受孤寂,算是对王大石最严厉的处罚。王大石首犯错误,如此惩罚更是杀鸡儆猴。
  隔一天,王大石准备好行李,正要走时,楞菇召集所有弟子,说一个月后,乡土派要择选一名优秀的弟子传承本教绝学。
  既然要择选弟子传承绝学,公平之下,一定会切磋比试。王大石被楞菇师傅收为徒弟,并且被允诺传授武功,但是目前已经不能学习任何武功了,即使不选传授,自不会遗憾。
  清风山在神庙的西北角,隔离内外,王大石犯下错误,到此处思过悔改。
  王大石卷着被褥和铺子来到了这里。
  清风山高耸,树木草植丛生,虽然天气已经寒冷,却难掩这里的葱郁。
  西面是光秃秃的山坡,零星见到几片绿色的影子,山坡下有一洞口,那便是王大石居住之所了。洞内只有一张床板,垫在石块上,除此以外,见不到别的东西,在王大石看来,这里就是吃苦受罪受煎熬的地方。没有非非之物求,简以思过。
  今天是个好天气,可是这里只有到了夕阳西下的时候,才能见到一些阳光的影子,因此洞内显得潮湿。
  王大石走入洞内时,一股腥臊的味道刺鼻而入,洞里头的小东西嗖嗖地窜出来,有山鼠、刺猬等,想必它们早已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栖所,吃喝拉撒都留在了洞中。王大石叹了一口气,说道:“我来这里也不打搅你们,你们也别害怕,想来跟我作伴的就留下吧!”
  点亮了火,整好被褥和铺子,然后走出洞口,找了一些柴草在洞中烧起来。
  柴火很大,照得光明铮亮,每一处都看得更加清晰。烟气很多,草熏味充斥每一个角落,这样可以祛除腥臊味。另外,按照王大石家乡的风俗来说,搬家算是大动,亲戚要送饼放鞭炮,除此之外,主人们还会在新搬的屋子之中放上炉子,寓意着火火哄哄,不冷清。王大石这一把柴火也就算是搬家的礼数罢了。
  烧完之后,王大石突然闻到一股烤香味,他在火堆里扒了扒,正是一只烤熟的刺猬,王大石感叹:“哎,这真是天赐之品,没有想到在这里还有野味美餐,真是款待自己的肠胃了!”他小心翼翼地撕下皮,美美地吃了一顿,哪管半生不熟的腥膻。
  吃过之后,王大石上气不接下气,头昏脑轻,浑身无力,好似被老仆打入黑针产生气陷的症状又发生了。王大石躺在床上,不过一会,身子好了一些。类似这样的症状已经发生好几次了,没有大碍,只会造成一时间的呼吸困难,体内干瘪,只有歇一会慢慢会转好,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样的症状也会频繁发生,身子会逐渐虚弱,直至死亡。
  既然是楞菇师傅的惩罚,王大石觉得必然是自己的错,此时又把私自出教犯下的错误在脑海中想了一遍,便算是已经思过悔过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