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蛊惑之心 第57章 赏月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欧阳紫云没有停下脚步,径自朝那里走着,王大石没有办法,只好跟着。
  欧阳紫云走得很快,心情舒畅,自然也不会停下嘴巴:“大憨哥哥,你进步倒是很快的,刚才你说的这么长的一串话,居然没有结巴,呵呵……”
  王大石被这一表扬,心中特别高兴:“真的呀,下次我一定不会再有结巴了!”
  欧阳紫云不相信:“呵呵,那你下次说话再有结巴怎么说?”
  王大石说道:“如果下次说话再结巴,等到下雨天,你就用刷把刷我的头,连刷三下,我就再也不会结巴了!”
  “啊?”欧阳紫云莫名奇妙:“这,这是为什么,为什么会用刷把刷你的头,为什么不用大棍子打你的头,让你多一些记性!”
  王大石说道:“这是民间的习俗,按照民间的说法,用刷把刷头发,就是刷顺,理顺的意思,你看,结巴讲话不顺,用刷把刷一下就理顺了,也就不结巴了!”
  欧阳紫云哈哈大笑,说道:“你说民间那么多的习俗,有的很独特,有的特别管用,毕竟还有一些是不实之说,我就不相信,这刷把往头上一刷,就不结巴了?你刚说刷把有理顺的意思,用梳子篦子梳理不也一样吗?”
  王大石哈哈一笑,欧阳紫云猛地推他一下,呵呵地笑了起来。
  两人说着闹着,已经走了很远。王大石不想带欧阳紫云去那个地方,他想磨蹭到天亮,等到月亮消失,那里便不再漂亮,不再吸引,欧阳紫云大概也就不会去了。他刻意放慢脚步,可是欧阳紫云却是大步流星。
  王大石好说歹说,不管怎么样,欧阳紫云还是闹着要去。
  去那里要经过坡子岭,它是块风水之地,坟堆一个接一个,如蒸屉里的粗面灰馒头。毕竟她娇滴滴的女子,王大石害怕吓着她,便没把在坡子岭遇到的空坟窟和盗金牙的事情讲出来。
  “紫云妹妹,你到哪里我都陪着你去,唯独那里不行!”王大石语重心长,对于他来说,几次的经历,证明这个世界上是有鬼的存在,还是不愿意欧阳紫云去那个地方。
  欧阳紫云撅起小嘴巴:“不,只有那个地方吸引我,到了那个地方,伸手就可以把月亮揽在手中,呵呵,这是多么惬意!别处我没有兴趣,没有兴趣的地方我才不会去,再说,我又不去你说的那坡子岭臭地方!”
  “但是,必须经过坡子岭,那里阴森森的,有……”王大石没有把“鬼怪”再说下去。
  欧阳紫云似乎没有听到一般,依然耍着倔强的脾气。
  没有办法,王大石为了不扫兴,只有勉为其难,心盼不要遇到什么脏乱的东西。
  王大石给心理鼓劲,挽起了欧阳紫云的手,欧阳紫云却没反感和反对,他心里很踏实,他再次觉得,勇敢迈出第一步,非常重要,非常伟大。
  两人从山间小道悄悄地走出了乡土派,从坡子岭边口绕过去,爬在月光洒照下美妙梦幻的荒山。
  攀高望远,眺向乡土派,远处的山峰和近处的教殿,巍峨绵延,美妙之极。
  月亮好似跟着自己的脚步,每向前处一尺之地,它却后退一尺,到了荒山顶处时,月亮早已爬上了夜空。
  欧阳紫云有些失望,渐渐地感觉一阵头晕,就嚷着要回去。
  民间有种说法,走夜路会招惹一些不干净的东西,来的时候万幸没有遇到什么脏东西,回去可说不准,即使天将初亮。
  坡子岭可是阴魂聚集的地方,王大石为欧阳紫云担心,他看了看欧阳紫云。
  此时,欧阳紫云似乎是睡着了,又似乎昏迷着。
  怯生生的王大石不敢近她的身子。他想:“我总不能这也害怕那也害怕,总不能顾前又顾后,勇敢地再迈一步,日后便不会缩手缩脚吧!”王大石经过心理斗争和打气鼓劲,扶起了欧阳紫云,半搂着她,开始他感觉到异性肉体的吸引,担心她状况,渐渐便没有了这种感觉。他多想再勇敢去亲呢,他立刻打断这样的念头,他觉这样龌龊,这样自私,这样适得其反。经过坡子岭,他把她搂得更紧。
  坡子岭坟墓一个盘一个,坟像馒头,墓似锅盖。王大石看着,想起了孤芳堆。他曾在孤芳堆给养母烧喜纸,做错了事,说错了话,棉袄压死了未过门的媳妇,又惹得女鬼承他心愿。阴森之地必有脏秽,坡子岭也不例外。王大石此刻不敢说,不敢看,不敢听闻,不说可以闭嘴,不看可以不视,不听却无法捂上自己的耳朵。那坟头里,咦哩啦歪,一会唱驴腔,一会喊马叫。王大石听得瘆心,说道:“这月亮高挂,清风靓景,正是听歌赏月,你这般驴喊马叫,如秃舌头喝稀饭!”奇怪的是,王大石说完之后,哭腔滥调声消失了。
  后半段路上,王大石渐渐被欧阳紫云吸引,他觉得黑胡老人的测算是对的,姻缘之人,近在眼前。这一路上,几曾想起自己的屈辱和落魄的身世……欧阳紫云之冰雪聪颖,与自身之土俗落魄相比,那便是无地自容,妄自菲薄,自惭形秽,仿佛天地之间唯一的龌龊。
  王大石想起此,便没有了一丝底气,这样该如何?
  “我不能这样想,犹如框了枷锁,束缚我的一切。我该有我的自信,我该有我的高傲!我再落魄,不能失去我的斗志!我不能被自己的心理或他人的眼光扭曲了自己!我即使是粪坑中的屎臭,那也是庄稼人眼中的宝,也是苗木的生命。我活着该有自己的价值。”
  总算没有出现差池,平安无事回到了山洞,王大石松了一口气,这时候欧阳紫云也醒了,不过多久,靠在王大石身边睡着了。
  山洞之中只有一张床铺,孤男寡女授受不清,两人偏偏都属青春萌动,干柴烈火,为了避嫌,王大石搬了石头从床的中间隔开,又把盛鲤鱼的竹盒子摆在了头间,睡觉了。
  天刚蒙蒙发亮,欧阳紫云感觉脸上一冷,惺忪了眼睛,她见着一位年轻的女子从竹笆门缝挤了进来,女子脚步轻悄空灵,衣裳单薄如纱,身上散发着寒气,让人感到冷森……
  面前这位莫名的女子,欧阳紫云看得目瞪口呆,而王大石依旧沉寂在睡梦之中。
  女子走到王大石跟前,轻声地叫他郎君。
  欧阳紫云气得没话可说,从床上站立起来,端起竹盒子把水和那尾鲤鱼倒在王大石的脸上,冲门而走。
  王大石吓得从睡梦之中惊醒,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看着身边陌生的女子,没有多问,冲出门外去拦欧阳紫云。
  “这是怎么回事?误会,误会,紫云妹妹,这是误会,是误会……”
  欧阳紫云极是被羞辱,正在气火上,见得王大石跑来,停下了脚步,一个耳光抽在他的脸上:“滚,连你都会骗人,我再也不想见到你!”转身就跑走了。
  王大石愣愣地坐在地上发呆,他不知道哪里得罪了欧阳紫云。当欧阳紫云的身影消失在眼界的那一刻,他突然想起洞中的那位女子,赶快跑了回去问个究竟。
  这时候,洞中那位女子已经消失不见了,王大石懊恼地躺在了床上,闭上了眼睛。
  王大石闭上眼睛没有多久,便感觉门口似有动静,他睁开了迷糊的眼睛,发现那位莫名的女子飘飘忽忽地来到了床前。
  “啊?你,你是谁?”王大石想问。
  女子露出笑容。
  这种笑容婉然融融,仿佛是世间最美丽温婉而又善良的笑。
  王大石定了神,眼睛盯紧她,被她的笑所吸引,所勾魂。女子如此静,如此之端,如此之宁,如此清新……然,她轻灵,空泛,如同飘叶静影。
  “世间哪有这般女子,再说,就是世间有这般美貌的女子也不会让自己遇到!”这时,王大石不由得想起了鬼,可是这位女鬼轻盈、恬静、和善,一点恶意也没有。
  女鬼浅笑盈盈,轻声说道:“小女子在坡子岭候你,若不嫌弃,邀你听歌赏月。”
  王大石又想起曾经烧错坟说错话遂愿的女鬼,如此的相似。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