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蛊惑之心 第64章 杖责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武功比试?
  楞菇随口一说就要进行武功比试?王大石吓了一跳,然而东方清落却是沾沾自喜,因为他练习的较好,誓要在楞菇师傅面前展示一番。
  王大石并非是图名图利之人,从未想过与谁较量,也未经传授过武功和技艺,根本没有参加比试的打算,刚才的技艺展示,也只是怕楞菇灰心,勉强应付局面而已,而在此时,面对这种情况,不知道战还是不战,应还是不应,心中就这样矛盾着……
  不过,逆来顺受,王大石已经习惯了,他想做的事情又有几件是心甘情愿的?这场比试他不会推脱,本心要打,只要是楞菇发出的话,再不能实现也要硬着头皮去面对。此时,他想了想,如果打败东方清落,挫伤他的锐气,即便自己得了绝学也不能练习;如果自己被打伤,非但没有面子,也得受皮肉之伤……思前想后,又觉得风险极高,不想动手。
  大福右本想拉开两人,听到楞菇师傅宣布比试开始,便没有再动手。
  此时,群人都注视着两人。
  王大石环顾大福右几人,仿佛在征求他们的意见,只有大福右点了点头。王大石的目光转向了楞菇,他想退下来,但见她凌厉的脸色,不由得胆怯三分。
  这该怎么办?如果不教训他,之后总有吃亏的,想了想东方清落刚刚不逊之言,想了想他平日不厚道,怒气突然就上来了,抬起手臂准备冲将过去,然后抓紧他摔到一边,可是见到东方清落摆开的身姿,稳健的札步,凝力的双臂,如松的身形……又想起这一个月来,他亲受楞菇师傅的调教和传授,练习心法和武功,不由得担心是否能经受他的一拳。如果对方当中一拳冲过来,打昏了自己,那便是贻笑大方了,自己也便无地自容了,怎么还有脸面见欧阳紫云。
  王大石越想越是犹豫,渐渐地心里头发虚,发慌,仿佛对方是只猛虎,而自己就是家里养的那头憨厚老实的猪。
  如此想着,王大石退却了,缓缓地收回了脚步,放下手臂。他将要弃权比试,即使楞菇师傅怪他,他也不打算动手。另外,他觉得楞菇没有传授自己丝毫武技,即使弃权,也不会觉得不光彩,也不会遭到群人异样的眼光。
  王大石如此琢磨着,可知东方清落乃是高傲自负之人,“哼”的一声,对他表达了严重的鄙视,越见王大石胆小不想动手,却是愈发自信,当下一个反身,接着从地猛地跃起,左脚反转,右脚上提。这正是楞菇师傅日前传授的散武术,东方清落已经练得纯熟,连续发出两招,一招“蛟龙翻身”和一招“一举擎天”
  散武术便是俗称的散打术,一共二十四式。
  乡土派的弟子,通常都会从练习基本功开始,散武术就是基本功之一,其中所包含的弓步、马步、跑步功等,都是磨练筋骨的外功,这些可以练习自身的张力、拉力、韧度等,只有练习了基本功,而且达到一定的基础,才可以学习更高深的内功或心法等。散武术有二十四式,都是皮外之功。
  东方清落自然是习武的天才,这连续两招用得连贯顺畅,几乎完美,第一招为势,第二招借势用力,直踢向王大石的下巴处,两招力道不轻,身影过处,清风飒飒。
  大福右看得东方清落如此嚣张,情不自禁地骂道:“东方清落,你这个屁孩子,用这么大的力气,你想杀人啊!真倒劲!小子,等你停下来,看我怎么教训你!王大石没有一丝武功,你用这么狠的招数,你想干什么呀你!”
  东方清落这两招用得如行云流水。王大石被这身姿迷住,想不到半年多未见,其身手如此流畅敏捷。他不禁惊讶,感知下巴处嗖嗖风来,赶紧仰头,躲过这踢来的一脚。
  王大石刚躲过这一踢脚,身体后倾稍大,身子不自主地晃了晃,差一点就跌在了地上。
  东方清落料想不到笨拙的王大石竟能侥幸躲过,两招连发,却没能碰他身子,心中不爽快,大喊一声,接着便使出第三招和第四招。
  只见东方清落双手张开,朝王大石的胸口推过来,手到之处,凝着大力,一推过后,反身冲出一拳,较之前两招相比,速度明显又快了一倍。
  果然让王大石躲闪不及,只觉得胸口一疼,身子倾斜下来,顺着倾斜的幅度,后一拳不偏不倚打在王大石的脸颊之上,令他疼痛之甚,头目昏昏,几欲跌倒。
  这两招打过,东方清落停下来,不自说道:“哼哼,王大石,你不要总是躲来躲去的,比试武技却如躲猫走耗子一般,有本领你也打出两招给我看看!”
  王大石强行忍受着,左手捂着胸口,右手捂着脑袋,身子歪歪斜斜,似乎已经把持不住,原地转了好几圈,才稳住了重心。他没有想到,真的没有想到,东方清落却跟他真操实练,而且东方清落的散武术练得如此之好。
  东方清落第五招和第六招又使出来,这两招,王大石没有躲挡,想躲也躲不开,直被打得跌在了地上。
  此时,王大石眼睛迷迷糊糊,什么也看不清楚,坚忍着疼痛从地上爬了起来。
  就在此期间,东方清落第七招到第十招,一一地展现出来,招式张扬,好似故意引起楞菇师傅的注意。
  欧阳紫云鼓着掌跳了起来,赞叹东方清落动作潇洒,竟一点儿也不在乎地上的王大石。
  王大石看着东方清落一肚子的积恨,他又看了看楞菇,他的眼神似乎是在告诉楞菇自己没有学到一丝武功和技艺,每天在乡土派干杂活,每天都受到责罚,而且身子被折腾得愈加虚弱,怎么跟东方清落比试?他的眼神有一份自怜,有一份愤怒,但是这种愤怒从心而生,不敢明显地彰显出来。
  这时,楞菇终于开口说话了:“王大石,我没有传授你武技,难道你就成了废物了不成!从小不教你吃饭用筷子,你就用手抓屎吃了不成,你就饿死了不成!”
  这话锋尖锐,如同一根针刺在王大石的心头。
  “是的,楞菇老人家说的不错,天下哪有现成的东西?楞菇为什么要传授我武功和技艺,为什么要传授?这天底下,什么事儿还不都是要靠自己吗?”
  王大石脑海之中瞬间闪过这个念头,“突”的一下爬起来,跪在地上,对楞菇说:“对不起,楞菇老人家,我本想放弃比试,只是怕你怪罪……”他刚说到这里,见她没有搭理的意思便没有再说。
  其实,王大石期待楞菇的意见,只待楞菇的指示,没有她的发话,他甚至不好意思出手。可是,楞菇只是一直在看,一句话也没有说。王大石只好慢慢地站了起来。
  东方清落誓要王大石的好看,见王大石起身,又冲了过来,单手推向王大石的小腹,左手抡在王大石的脸上“啪”的一声,瞬间的一巴掌,使得王大石的脸又红又热。
  哈哈哈……一阵笑声。
  王大石听到笑声,脸色更加难看,这嘲笑的声音正来自欧阳紫云。
  欧阳紫云一个劲拍手:“好热闹,好热闹——王大石,看你真傻,就该这般教训你!哈哈哈哈……”
  王大石惊愕,因为,他不曾想过东方清落居然会出手打自己的耳光,这,这是如此丢人!东方清落比自己小两岁,却是居心叵测,有意侮辱。
  如此屈辱,是可忍孰不可忍。
  王大石再也忍受不住了,他没有丝毫的武功,但是平日吃苦受累干农活练就他结实的身板和健壮的体魄。他怒喊道:“东方清落,我们曾是一个村庄的,我比你长两岁,对你相谦相让,你却不识好歹,咄咄逼人,多次警你不听,反而变本加厉,随着性子来!你若想得到绝学,我认输便是,你若想炫耀自己的武技,你可尽情地展示,可你不能侮辱我!”
  声大如吼,不由得把当前几人震住。
  虽然如此,但是王大石还未主动出手先攻。
  东方清落重蹈覆辙,第一招接着又打过来。
  王大石趁他跃起间,死死地从半空中将他拉住,不顾东方清落的拳头朝背上打来,“啊——”的一声长喊,双手用尽全部力道,将东方清落高高举起,猛地摔在地上。
  “哐——”的一声,大地一震,东方清落被掼在地上一动不动。王大石接着一脚伸去,同样是用尽力道,把东方清落踢得撞在石块上。
  王大石吆喝一声冲过去,攥起拳头就向他的脑袋上砸去,一阵狂揍,见东方清落没有反应,当下停住了。虽然,他的拳头凝滞,但是怒气还没有宣泄完。他喘着粗气,好长一段时间才稳了稳身子,站了起来。
  一时间静寂下来,没有一点儿声音。
  过了好一会,东方清落喘出一口气,蠕动了一下身子,一动也不动了。
  楞菇此时咳嗽两声,说道:“东方清落,我数到三,你要是站不起来,我立马逐你出教!”
  几人都是惊讶。
  东方清落武技修习是最好的一个,楞菇师傅为何不稀罕?大福右几人偏是这么想着。
  王大石跪在楞菇的面前:“楞菇老人家,在下认输了!我,我只有那副野蛮的劲头,其实我是想放弃比试的,东方清落禀赋甚高,你千万不能驱逐他出教,走出教门的应该是我。”
  说完,王大石的泪水不自流了下来。
  楞菇说一不二,既然从口中说出来,任何人也不能改变她的意思。
  群人都盯向东方清落,希望他能站起来。
  东方清落虽然武功耍得好,招式利索,却没有力道,打得再狠,也属于轻手轻脚,对王大石的伤害甚微,而王大石这两下狠劲倒是让他吃了不少的苦头。
  “一、二、三!”三声应口而出,没有一丝的停顿。
  就在楞菇师傅闭口时,王大石把东方清落扶了起来。
  过了好一会儿,东方清落扒地站起来,没站一会儿便倒在地上。他瞪视着王大石,一副不屈服的样子。
  王大石没想到自己出手如此之重,心中有些后悔,他再次走到东方清落前,把他扶起,将伸出手时,东方清落从地上蹦了起来,一拳打在王大石的胸口。王大石还没有反应过来,接着,东方清落猛地拉住他的手,身子向前一顶,把王大石狠狠地摔在地上。
  东方清落伸出脚便朝王大石踢去:“你这憨子,凭什么能比我强!”连踢了数十下。
  王大石头被摔在地上,眼前一阵金光直冒,身子一点力气都没有,当下没有力气爬得起来。
  这样比试未免也太过残忍,大福右看着楞菇师傅,希望楞菇师傅能够立即叫停,但是楞菇双眼盯着两人,偏偏不叫。
  大福右和大福左气得放弃比试,走开一边去。
  王大石仍旧在忍受东方清落的拳打脚踢。
  东方木白似乎看不下去,把东方清落拉了过来。
  大福右冲着东方清落说:“你是个野小子,一点人性没有,真倒劲!”
  楞菇师傅此时由欧阳紫云作陪,回到了大殿之中。
  很明显,王大石被东方清落的雕虫小技打倒在地。比试胜负已分。群人按队列排好,王大石个头最高大,站在了最后,一起向大殿的后面走了过去,等候楞菇师傅的叫唤。
  这等架势,不难看出,楞菇师傅是准备将看重的人选叫入大殿之内,传授乡土派的绝学秘籍。
  此时,大福右直勾勾地看着东方清落,露出一份鄙视之色。
  东方清落似乎感知到大福右鄙视的眼神,心中反而觉得承传乡土派绝学非己莫属,颇感踏实。
  等了一会儿,欧阳紫云迈着匆匆的脚步赶来。不知道怎么回事,王大石见了她便有一种心动的感觉,这种感觉已经深深地藏在自己的心灵深处,看着她纤巧的身姿,想象着她可爱的笑容,奇妙的感觉又出现在心头,心底似乎开始萌动。
  欧阳紫云的脚步临近,眼睛似乎望着边角处的王大石。王大石莫名地感觉到一阵害羞,再而渐渐地惭愧起来,这种惭愧出自于自身,觉得欧阳紫云娇丽美貌,而自己却庸俗笨拙,还觉得自己没有武功技艺,屡屡遭受屈辱……但是,他瞬间在心底摒弃了庸俗和丑陋,他想,应该是向上自信的一面,这样才会不失落,不会气馁,不会难受。
  东方清落神色好了许多,比试之中属他最夺人眼目,他对获得乡土派绝学深有信心。此刻,他迎着欧阳紫云的笑脸:“欧阳紫云,你过来了,是楞菇师傅让你过来唤我,是吗?”
  他很少和欧阳紫云有言语上的沟通,这次主动喊起欧阳紫云的名字,真是昙花一现,少见的很。
  欧阳紫云没有理会他,径自朝前跑去。
  王大石见紫罗衣衫在眼前煽动和那张俊俏白皙的脸,再次低下头,这种美丽即刻消失于眼际。
  欧阳紫云咪笑着,露出洁白的皓齿,更是清灵可爱,她已经在王大石的面前停下来,道:“王大石,楞菇太太叫你,你赶快去吧!”
  王大石莫名地被吓了一跳,看了看大福左和大福右,疑问的眼神:“我,我没有做错什么呀?”转向欧阳紫云:“紫云妹妹,你,你确定是在喊我?”
  “那是当然!”欧阳紫云高傲地扬起头,扶着王大石:“走,大丑怪,赶快走吧!”
  王大石不知道又将受到怎样的责罚,抖了抖身上的泥沉,绷着愁苦般的脸,悄悄地问道:“紫云妹妹,你知道,楞菇老人家喊我是何事?”
  欧阳紫云要说,这时候,听得一声哈哈大笑传来,正是东方清落打住了话根。
  东方清落接过来,道:“楞菇师傅喊你还能干吗?哼哼,楞菇师傅只会在手痒难忍的时候才会想到你!你等着杖责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