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蛊惑之心 第81章 鬼铺子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风游僧想还口泼骂一阵,大福右抢了先,说道:“黄掌教,咱们现在才知道油盐柴米贵呀!这样,所有的一切都是咱们的错。黄掌教气度大,气量宽,相信你一定是大人不计小人之过,况且,咱们都是地痞流氓草混混,相信你一定会原谅咱们的!”
  没有想到大福右学会了谄媚,说完之后招呼大福左和风游僧:“哎,你们说是吧!”
  大福左和风游僧有所会意,点头如敲鼓。
  话说到这地步,算是给足了黄修仙的面子,黄修仙不原谅也为难啊!他说道:“哎,这就是了,你们呀,之后都要好好的,特别要提出的是,一定要听我的话!掌教吗,为什么叫掌教,就是用手掌去撑起一个教派嘛!”
  这一席话听得三人点头哈腰。
  “嗯,是,黄修仙掌教说的是!恩,是的……”大福右和着调。
  黄修仙见三人如此恭维和顺从,深感不妙。
  风游僧这时走出一步,笑了笑,说道:“那,黄掌教,你是原谅咱们了?”
  “嗯,那当然,那当然,如果不原谅你们,岂不是有失我的气度嘛!”黄修仙笑着说。
  大福右接着道:“那当然,掌教肯定也会爱护弟子的!”
  “哎,说的没错!”黄修仙乐不可支,捋了捋胡须,一副怂磨样:“说的不错,只要你们听话,掌教岂有不爱护本教的弟子呢!——我发觉,你们进步很快!”
  风游僧听到这话,见机行事,扒开了上身的衣裳:“黄掌教,你赶快救救弟子们!”
  话没说完,大福右和大福左都扒开了衣裳。
  黄修仙暗骂一声:“一个个都不是好东西,难怪这么听话!哼,我黄修仙也不是吃素的!”
  据说,荒山野岭或久无人居的地方经常出现鬼,鬼出没行踪留下的脚印子若是被人踩上了脚,身上会长出红疙瘩,一铺一铺的,民间俗称叫:鬼铺子。冬去春寒,麦苗青青,直到麦收前长出麦穗时,最容易出现鬼脚印子。那时候,麦田的麦子长势凶猛,根苗茁壮,平时不察觉,白天一看,麦苗就会成片成片铺倒在地上,仿佛被什么东西压着一般。村上的人们会说,这是鬼在麦子地打滚,麦地留着鬼的脚印,这时间不能到麦地里头,要等下了一场春雨,雨水把鬼的脚印子冲走,也就相安无事了。民间传说颇多,而且丰富多彩,也有人说,每逢端午节采摘百花草煮水洗澡,用这水洗过澡的人即使踩上了鬼脚印子,身上也不会长出“鬼铺子”。
  三人各自趴在床上,王大石依照黄修仙的吩咐搬来了一潭酒,将酒分摊后抹擦在三人的身上。
  这酒藏在地窖之中,冰寒刺骨,抹在身上后飘出一股股透明色的轻烟。烟气散尽,身上沙沙作响。三人同时感觉到身体一阵清凉后,那些红色的鬼铺子疙瘩仿佛张开嘴,噬咬着身子,这般疼痛任谁也忍受不住,令其三人虚汗直冒。
  风游僧有些不放心,喊道:“黄修仙,你,你别把坑蒙拐骗的伎俩施展在咱们身上,不要乘机报复,你在咱们的背上抹了酒,这酒被疙瘩喝了,疙瘩会不会越长越大!”
  黄修仙哼的一声,将酒沾上了火,接着烧了起来,除了头发和脖子,身上一片青幽幽的火焰。火在燃烧,身上发出噼噼啪啪的响声,痛入骨髓,瞬间把三人折腾得昏了过去。
  王大石按照黄修仙的吩咐已经炒热了一锅沙子,这沙子里头加了秘制药材,代赭石、龙骨和密陀僧之类。王大石把沙子端过来,心想,趁着几人昏迷时,把它敷上去,可是黄修仙偏偏不让,等了三人醒来,再把沙子炒热,敷在了身上。三人刚刚醒转,有了一点意识,当下又疼得昏晕过去。
  黄修仙看着哈哈大笑,警告着说:“你们呀,你们,哈哈,下次不听话,就照着这样办!看你们平日里头神气,站起来泼得像猴,昏下去如同尿泡馒头似的瘫软!”
  天已昏黑,三人顺就进入了梦乡。
  大殿中的另一所房间,那位灵魂被牵走的孩子依旧躺在床上。黄修仙对他无能为力,只由着他静静地躺着。床下的老奶奶雕塑般地坐着,她年纪很大,双眼不离孩子的身体,就这样看着孩子,一天没有动,甚至没有站起来过。
  王大石走到她的身边,向老奶奶问道:“老奶奶,你饿吗?”
  老奶奶不置声。
  王大石看着孩子,想到《行道金诀》中“三巴掌”的故事,又想到今天的四巴掌把牛犊子打回了神,不由得想下手给这病孩子四个耳光。
  孩子露出凶恶的眼神和狰狞的目光。王大石没敢轻易下手,突然感觉这个孩子非同一般。
  老奶奶和孩子大概没有亲人了,王大石瞬间生出怜悯之心,心想,翌日,一定扒了死尸的衣服回来。
  这时候的夜已经很晚了,王大石来到大福右几人前,看着三人还在熟睡,便悄悄地走出大殿,回到了舍院。这天,发生的事情很多,让王大石颇有感触的是,自己今天的命运如此之好,这是从来没有过的。让驴子生了骡子,四巴掌扇得牛儿回了神,大福右三人身上长了鬼铺子而自己却相安无事……他想着,想着,又重复着他曾经所说过的一句话:“上苍会眷恋苦心人的!”他相信上苍正在眷恋着他。
  外面的天气阴沉,没有星宿和月亮,青峪山的深秋是孤寂的,草儿垂黄,花儿凋谢,枝叶轻落……秋风忽忽地吹着,每一下,便是一记利刀,划下许多沧桑,这样的夜凝结着思绪与回忆,是思念的夜。王大石静静地躺在床上,回想许多。突然,他对人生有所感慨,一个人活在世上并不是简单的事情,若是留下点什么才能有回忆的念头。想到这,之前的伤痕,瞬间积攒了满脑袋。困苦、屈辱……他想到之前的痛苦,有了新的梦想,不止是养家糊口,他想把乡土派的威名发扬,这也是楞菇师傅的遗愿吧。
  案上的灯油已经枯尽,王大石把它轻轻地吹灭,实现自己的梦想需要努力,努力就要从现在开始。王大石不管自己能不能修习武功,便闭上眼睛把《周天循环法》又练了十遍,练过之后,身子如同瓢泼在虚幻的境界,不知不觉睡着了,直到第二天被黄修仙的惨叫惊醒过来。
  不用说,定是大福右三人找黄修仙“复仇”去了。
  王大石从床上站起身子,陡然间感觉身体轻飘,体内丹田之处,气力汹涌欲喷,双臂有力,精神充沛。这时,他掏出了楞菇师傅留下的《行道金诀》。此诀是民间收集的一些土方法,另外,此还包含着哑语、与鬼沟通的语言,同时还有些走阴差、灵魂出窍术法和一些点符布阵的方法。其实王大石早就看过这些,只是当时没有认真看,当然有的也没看懂。
  充耳不闻窗外之事,王大石把《行道金诀》看完一遍之后,接着又看了五遍。
  书读百遍其意自现,果真如此。王大石渐渐地摸透了这些术法和阵法的窍门和方法,只是认识了这些法门和阵法,若要施展,还需要一段时间的演练,以至于臻于成熟,达到游刃有余的境界。
  王大石看完之后,又发现这些术法和阵法,不需要内气,平常的人物只要熟背咒语,心思一致,然后掌握法门和一些方法技巧,便可施展。他大喜,心想,总找到一些可以自己学练的民间术法了!
  一直躺在床上,腰板都酸了。王大石走到门前,听到黄修仙似乎在哭泣。
  走到跟前,发现黄修仙的脸青一块紫一块,想必是被大福右三人教训的,但是也不至于哭呀!
  王大石疑惑间,大福右三人走了过来。这着实又让王大石吓了一跳,只见大福右、大福左和风游僧三人裸着身子,上身似乎是被黑色的淤泥涂抹,如若不动,简直就如一堆黑炭。王大石明白过来,难怪黄修仙哭泣,一定是被三人下了重手。
  真不知四人什么时候能平息争执,王大石叹了一声。
  虽然三人身上难看了一些,痛苦了一阵,但是,黄修仙这种手段倒是很管用,没过多久,三人已经感觉不到鬼铺子的痒痛了。
  即使如此,三人仇视的眼光盯了黄修仙好一会,然后,各自穿上了衣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