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蛊惑之心 第85章 不能说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自黄修仙得到遗嘱后,秘密地私藏起来,而且驱除了东方清落,并没有挽留东方木白,自己却坐了掌教之位,违背师意,做了大逆不道的事情来。
  楞菇师傅在死前,准备了两只檀木做成的盒子,一只盒子传给了王大石,里头藏着秘籍和遗嘱,可是这封遗嘱让王大石三年之后拆开再看。另外一只檀木盒子也是留给王大石,但是没有来及颁给他便死去了,那只檀木盒子自然落在了黄修仙的手中。
  楞菇师傅竟然留下两份遗嘱,让王大石不敢想象,只是另外一份,需要三年之后才能打开,所以并不能知道遗嘱内的详情。
  面对面前这封遗嘱,王大石不知道该怎么做,也不知道大福右拿出来给他看是何意思,难道真的让王大石依照遗嘱驱除黄修仙出教吗?
  王大石摇了摇头,固然他做不到,也不会去做。他说道:“从遗嘱的内容看出来,这封遗嘱是楞菇师傅留给我的,但是最终落在了黄修仙的手中,东方清落已经被驱逐,至于黄修仙……”
  想了一会,王大石继续说:“此一时,彼一时,咱们现在还需要黄修仙的掌管和帮助,现在驱逐他出教,本人于心不忍,再说,本人并非有掌教的经验!”
  大福右说道:“咱看着也没有用,只是心恨黄修仙,居然违背师命,把本留给你的东西索夺过去,私自藏了起来。王大石,你说说看,咱们应不应该从内心鄙视他,对于这种人物,以后咱们怎么能尊重他!真倒劲!”
  风游僧接着话音,说道:“嗯,就是,就是,娘个嬉皮的,这个不要脸的家伙,这脸厚得用三尺长竿也穿不透!”
  大福左说道:“单从这件事情来看,黄修仙就不是好人,首先他是个小人,其次他是个自私自利的小人,再而他是个自私自利又虚伪的小人!”
  王大石怕这事情捅了出来不好,说道:“大家就当这件事情没有发生过,就当没有发生过,谁也不要说话了!咱们救治孩子之后,就要一心投入在练习武功和技艺上,到时候拜月神教来挑战,咱们可不能为乡土派丢了脸!”
  “就是,咱们千辛万苦把龙虎山正一道的张道长请来,赶快让他医治孩子吧!”大福右说道。
  风游僧一怔,“嗯?孩子还没有救治过来?”
  “没有呀,我来的时候,黄修仙和张道长在大殿的客间坐着呢!”王大石说道。
  风游僧从床上跳下来:“不可能,我刚还马回来的时候,从路上遇见张道长骑着千里良驹回去呢!”
  几人一起从床上爬了起来,急匆匆地跑到大殿之中,冲进了病孩子的房间。
  病孩子的床前站了一个人,正在施治,不过,这个人并不是请来的张道长。
  经过黄修仙的介绍,才得知此人正是附近街头的半仙风凌子。
  原来,张道长跟黄修仙说出想让王大石到正一道观学武技的事情,黄修仙不高兴,看着张道长和善,便把他给轰走了。
  大福右几人明白了经过,气得肺都炸了,指着黄修仙就骂道:“你,你这个自私自利的家伙,越俎代庖不说,竟然把堂堂正正正一道张道长给轰走了,你真够厉害的!真是青盐腌臭鱼,骨头硬!”
  大福左也脑痛,摇了摇头:“那是,张道长这么大老远而来,一杯茶的功夫就被你轰走了,他如此厉害,如此传神的人物,怎么也要让咱们见上一面再让他走呗!”
  黄修仙闷在当地也没敢吭声。
  风游僧也急了,张口也要骂起来。
  王大石这时说:“你们要骂,就骂我吧,黄掌教是为了我才轰走人家的,黄掌教其实是一片好心!”
  “呵呵呵,他,就他,晚娘打胎不成,生下来的下等胚子,他有那么高尚吗!”风游僧实在是憋不住了。
  ……
  其实王大石一心想到正一道学习,只是顾及乡土派,心有不定,当下见黄修仙这么顾及自己,心底彻底泯灭了前去正一道观学习的心思。
  再怎么吵再怎么闹,张道长毕竟是走了,当下也只能看风凌子怎么施治了。
  且说风凌子看了看孩子,吩咐王大石找来了一只公鸡拴在了孩子的床边上,然后走到大殿外的院子之内,他仰看天空,好像是在寻找着什么,然后吩咐王大石几人在大殿门与院子们的中间放置一张桌子,在桌子上摆着一碗水,碗上放了一双筷子。
  看这等架势,风凌子应该是在“打叮敲”。
  “打叮敲”,此是民间大神们的一种术法,用筷子敲打碗边,口念咒语,这样可以招到鬼,然后与鬼进行沟通,可以得知受害者或者病人的病态,是否附着精灵,是否附着鬼怪等之类,完事之后要为所招的鬼烧纸钱以作为功劳费。
  风凌子乃号称是个半仙,十八般武艺样样通却样样毛,自称并非出自道家,可是身怀的奇门把术却胜过道家。
  打叮敲的同时,他要施展灵魂出窍,通过灵魂出走,得知孩子身上情况,明确原因之后,再进行全方面的救治。
  灵魂出窍的法术施展前奏已经准备齐全,所谓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风凌子走到桌子前,用手中的佛尘蘸起碗中的清水,抛洒在半空中,然后坐在桌子前,念起咒语。
  画符念咒是道家的独门,渐渐传袭与发展,行道的门派和民间的游士们都有大略掌握。画符念神咒其实又是一个中介,促使阴界与阳界的沟通。但是,如若招惹鬼怪,引得鬼怪不满,容易招致鬼怪的反噬。施此术法,除了正常的沟通外,通常还可以役使神灵,思想和信念与神灵响通,冥冥之中亦有神灵相守相护,不是一般人所能为之。
  在行道之中,道教中认为,神咒乃天神所颁,得之者可以役使鬼神,早期道经中云:天上常常有神圣要言语,通过授人传递,或者通过神咒到达。道教神咒主要用于祈禳,治病等场合,并要求念咒时,身心洁净,虔诚,存心念诵之,达到应验的效果。修炼之人诵之,有助于入静炼养。
  对于画符念咒的技艺者,一定要出自高人之手,才是有灵验的符箓,未受过职,没有扶将,更无役使万灵之权,不能画符念咒,即便画符念咒也大都不灵便。在楞菇师傅传下的《行道金诀》中也有此等描述。另外,画符念咒之人,有戒忌,这是最基本的道德要求,否则画符无效。
  画符人为别人消灾解难,略收些财物,当无可非议,但不能藉此敛财,贪得无厌;戒用宫观器具物品,为个人发财,假公济私,戒亵渎神明。等等。另外,妇女经期忌讳画符念咒。忌以作符为名,行云雨之事。忌神志错沉、遇生病或醉后画符念咒。忌讳新婚蜜月期间画符念咒,更不得以符咒害人。等等。
  基于种种戒律和禁忌,画符念咒并非是一件容易的技艺,往往在实际操作之中有失水准而酿成后果。同时它并非是难以修习的方术,大都因为心中不净,而导致在画符念咒施术之中不灵验,导致失败。
  ……
  风凌子学着道家一般,掐诀念起了神咒,嘴中叽里咕噜不知道说的是什么,如狗吃的骨头卡在喉咙底,让人听得有些恐惧。
  接着,那桌子上的半碗水,奇怪地动荡起来。
  神咒没有停止,嘴中叽里咕噜的声音还在继续,只是,没有过多久,风凌子神情紧张,整个面目通红如血。
  突然间,桌上的水晃动更大,一股股白烟从桌子下方冒出,风凌子的灵魂刚刚出窍没多会,只听他大喊一声,吐出一口泛黄的口水。
  正在观看的王大石几人吓了一跳。
  风凌子,赶紧停止施术,一声不吭,朝大殿的后门冲去,跳上马准备窜逃。这匆匆忙忙的猴急样子,如同被人用针锥捅了屁股,十分的猥琐。
  看样子风凌子这是要息事走人。
  大福右和风游僧心底乐得哈哈大笑,跟了过去,剩下几人也跑了出去。
  黄修仙赶紧扶着风凌子,问道:“你灵魂出窍和鬼怪沟通了什么,孩子身上怎么了。你快说呀,孩,孩子究竟是怎么了?”
  风凌子摆了摆手,又摇了摇头,神色紧张:“我,我不能说,我不能说!”
  风游僧看着风凌子,心想:“你个破东西,逞什么能耐!”送去鄙视的眼神。
  谁也不知道其间发生了什么事情,多日下来没有分清孩子的原因,既然风凌子来了,好歹把孩子的情况跟大伙说说,可是风凌子偏偏不吭一声,他越是不说话,几人越是觉得奇怪,越是问来问去的。
  风凌子被大福右几人追上去拦着,问东问西,可是风凌子仍就是不吭一声,仿佛嗓子被鬼怪给掐了,嘴巴如同被粘了胶,就是不开口。
  几人是匪夷所思,好端端的风凌子一句话也不说,瞬间变成了哑巴。
  难道被吓住了不成?
  风凌子抖动马缰,这一走,便不能得知孩子的任何消息了,而张道长已经回龙虎山,自也不好再把他请来,除此之外,本地区再也无法找到有名的教派和奇人异士了。
  王大石走到马前,单膝跪在地上说道:“风先生,风先生请留步,黄掌教请你走来一趟也不容易,咱们乡土派是一心向善,治病扶伤,且不知风先生用灵魂出窍之术,究竟得知了什么,若能指教,将来救治病孩子也有对策,或可当以此推出更好的救治方法。风神仙,您说一句话呀!”
  风凌子看了看地上的王大石,他有些着急,捂住嘴巴:“我,我不能说,不能说呀,别要逼我,我不能说,真的是不能说!”
  王大石没有生气,倒是大福右气了起来,嚷道:“哼,真倒劲,乡土派不欢迎你!”
  风游僧接着骂道:“娘个嬉皮的!胆小鬼,什么不能说!”
  风凌子也很气恼,驱起了马,匆匆忙忙的,急得一脸都是汗水,又回了句:“我,不能,不能说,真的不能说,如果说了,那我就,我就……真的不能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