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蛊惑之心 第89章 正阳散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这时一对妙龄男女走来,蹲在高半神的面前,想必是有什么事情吧。高半神向风游僧解释说朋友介绍了一对未婚夫妇过来,他要托个半仙为这对夫妇看看感情。
  风游僧觉得这是好事,便不在打搅,这时与高半神告别,然后闪出了人群。
  王大石一直就很纳闷,开始那高半神趾高气扬的,好似街头的霸王,就想教训几人一番,然后却对几人恭恭敬敬,他问风游僧是怎么回事,风游僧这么一说才明白。
  ……
  风游僧看到这里的境况,居然不想走,他叹道:“哎呀,我要是在这里摆个摊蹲个点,哎哟,那钱财哟,那一天能赚个一串钱,两天能喂大牛,三天盖高房,四天娶新娘!……”
  大福右没好气地对他骂道:“都死到临头了你,还钱哩,要这么多的钱有什么用,都埋在坟里头给你用!你呀,财迷心窍,你要是死了,那也是一头撞上铜钱被撞死的!”
  风游僧觉得他这话不好听,回道:“他娘的个嬉皮的,你的嘴巴闲话太多了,你要是死了,那一定是讲话多掉了舌头死的!嘿嘿,你买点大蒜揣成糊子抹抹嘴败败毒吧你!”
  ……
  两人一直骂来骂去,一个不饶一个。
  走离半仙街不远,三人的胸口疼得厉害,加之走的累了,坐下来歇了歇脚。王大石回头朝着那半仙街看着,突然间发觉这里有一种怪状,一些看卦算了命的人不约而同地朝一家店面走去。
  王大石朝那店面看了又看,店面不大,居然也没有个招牌。王大石很是好奇,凑到店面里头看看去,这时风游僧三人也跟着走了进来。
  正在这个时候刚才那对妙龄男女走了进来,男子是个文质彬彬的书生,女子是个美貌的黄花大闺女,他们向店主购买万年青叶子和松枝。
  店主拿了松枝和万年青的叶子交在男子的手中。
  这时候那位男子有些急了,好似忘记了什么东西,“啊”的一声,对店主说道:“对了,刚才那位算命的明明是让俺们到此取三样东西,这才两样,还少一样东西!——哎呀,你看看我的记性,我忘记另外一件东西是什么了!”
  店主也没有搭理,顾着忙别的人了。
  女子有些懊恼,看着他:“哎呦,你看你真是的,这么重要的东西怎么能忘记呢,你慢慢再想想,这可是咱们俩终身的大事情,不能马虎!”
  风游僧这时候凑了上去,笑了笑,冲那对男女说:“是不是还要买一截红毛绳子呀?”
  男子很惊讶:“哦,对了,对了,是根红色的棉绳子,我想起来了,你怎么知道呀!”
  风游僧笑笑不声。
  男子付了钱,店主顺手扯了一扎长红绳子。
  这对男女对风游僧表示一番感谢后走了。
  其实,大福右和大福左也很惊讶。
  王大石问道:“风游僧,你怎么知道少了一根红棉绳子!”
  按照民间的说法,其实,松枝代表男性,万年青代表女性,如果两人感情不合,把松枝和万年青叶子用红色的棉绳子系在一起,然后放到枕头下,要求夫妻共同枕,同枕七七四十九日,这样可保夫妻恩爱。同枕之时不得无故生气或摔杯子砸碗,否则无效。
  其实还有一种方法,把松枝和万年青用红色的毛线扎起来做成两份,男子放入右脚鞋底,女子放入左脚鞋底,数月后将松枝和万年青的枝叶取出,用火烧成灰烬后埋入田地,这样也可以破解感情不合之灾。
  店面从外面看不大,走到里头才能看出来店面连着这家户的院子。整个空间豁然大了起来,里头摆满柜台,柜台上琳琅满目,什么都有,有治丧用品、镇邪器具、符咒、佛珠、木鱼、陶像、锡纸、银箔、姜黄、中草药,旁门别类,什么都有,顾客买的东西也都繁杂,乍一看根本不知道主营什么。
  风游僧看了半天似乎才明白,他说道:“这里是半仙街,需要用到很多用品,店主便在这里开了个铺子,你看看那些木盒子,大都是盛放中药的,之前,想必这里之前是卖草药的!”
  大福右说:“既然是卖草药的,咱们身上奇怪的痛,可以找他看看!”
  说着,大福左就把店主招呼过来。
  店主赶紧给几人抓好了药,不多不少,正好四副。
  风游僧就奇怪了,问道:“你不帮我们诊治,怎么就把药给抓了?”
  “哎,到我们这里来的,还能生什么病呀,都是这个方子,吃了保准有效,吃后保准下次还来!”店主说着,一脸奸笑。
  王大石听着摇了摇头,心想这店主不会做生意,吃后还叫咱们再来,那岂不是说病没有治好还要过来吗!大福右几人也被他的做法和言语冲昏了头脑,觉得店主荒唐得没头没脑的。
  包好了药物,柜子旁门角处的楼梯上走出一位女子来,女子穿着较少,袒胸露乳,顺手就向大福右和大福左摸了过来。大福右和大福左没个好脸色给她,这女子知趣地退开,朝王大石身边靠了过来。
  王大石看这架势,一阵惊慌,大白天的,真是岂有此理,怎么冒出一位柔美性感的女人来,居然还这么淫风荡荡!
  女子双手伸入王大石的怀中,从他的肚脐向下摸去。王大石吓得愣在当地,只感觉那只手细腻温柔,令己身体一阵阵酥麻。他不曾想过,天地之间,男女之事,还有这般令人欣往的。
  王大石立刻之间感觉羞愧之极,正想推开这位女子,就在这个时候,门外走来一位紫衣飘飘的姑娘,这位姑娘不是别人,正是欧阳紫云。
  “怎么是她,她怎么会在这里呢?”王大石心中一阵惊喜,那曾还没有完全消失的情愫瞬间绽放出来,他赶快推开女子,他怕被欧阳紫云看到了又说不清楚了。
  王大石对欧阳紫云有些情恋,特别是从莲芳桥遇到她后,他深信黑胡老人卜卦,坚定欧阳紫云就是自己的缘份,是自己的姻缘之人。王大石同样也知道欧阳紫云不爱欧阳芝青,所以他更是全心全力地去争取。自欧阳紫云走后,王大石很是思念,此刻见到欧阳紫云,心中产生一种不可名状的情怀。
  曾经在山洞中,女鬼睡上王大石的身边,因此欧阳紫云一直误会他,欧阳紫云没有给他解释的机会,即便是解释也没有相信,在她的心中,王大石是个既可怜可悲又是可恨的人。
  那位莫名的女子似乎对王大石特别的感兴趣,没被推开,反而更加的放肆,顺就抱紧了王大石。
  王大石紧张之余更显得焦急,他还没有去招呼欧阳紫云,当下所发生的情况已经被欧阳紫云看在眼底。
  欧阳紫云冲着王大石说道:“王大石,你就是个贱人!”
  王大石终于搡开纠缠的女人,闪在一边,跑到欧阳紫云跟前。他本来是想问候她,做一些关心,而此刻只本能地解释:“我,我没……”
  欧阳紫云冲道:“你还说,你说什么,哼哼,到这里都没有好的!”
  王大石看了看她,然后看了看整个院子,他觉得没有什么呀,说道:“也许有好的吧!”
  “谁?”欧阳紫云颇觉得奇怪。
  “是你。”王大石说。
  “你这个呆子傻子直脑袋!”欧阳紫云没有再说话,跺着小脚,气冲冲地上了楼梯,拉出一个人来。
  这个人正是欧阳紫云的兄长欧阳芝青。
  王大石见到欧阳芝清顿时愣了,他没有想到在这里居然遇到欧阳芝清,他算是自己的情敌了。
  原来,这家店面专门售卖祖传药方“正阳散”,此药方扶正驱萎,专门治疗体乏无力,命门缺火,元阳不固,举而不坚,坚而不挺。这里靠近半仙街,所以加售一些民间驱邪震鬼的土物。这里表面是店面,院子的楼上是妓院,这算是“天作之合”。因为人们喝了正阳散,补肾还阳,身体难以忍受,故而在此开妓院以应药效。不过时间久了,渐渐就成了妓院的风气了,即使是不买正阳散,也可到楼上舒展一下筋骨。如此说来,这也难怪店主为大福右几人看病不用诊治,还说吃后保准下次还来了,对于真正的病人来说,如果药方真的有效,谁吃了不会还来呢!
  当下王大石也明白了,原来欧阳芝清在这里是嫖春来了。
  欧阳芝青的脚刚出店面,楼上追来两位女子把他往里拽。
  前面是欧阳紫云,后面是两个女子,一位向外托,两位往里拽,欧阳芝青夹在中间不知如何是好。
  欧阳紫云是暴脾气,刷刷两个巴掌扇了过去:“你娶她们回家过吧!”松开手跑走了。
  欧阳芝青一看没有办法,挣开两女子,追了出去。
  风游僧看着欧阳紫云笑道:“呵呵,原来这位就是王大石的相好的呀,心中情人呀,还不错嘛,哎,长的嘛,还凑合,凑合!”
  大福右摇了摇头。
  大福右几人一起退了药物,索回了钱,向街的中心寻去,他们不再希望能够找到风凌子,能找到一位地地道道的好郎中,治好他们的病,算是当下最要紧的事情。
  街市很大,找了一圈也没有看到药铺子和郎中之类,前面不远就是街的尽头,几人不失信心,一直朝前走去。
  就这样走着,走着,渐渐听到鸡鸭狗猪的叫声,闻到一股股家畜的粪便臭味,原来这里便是家禽市场。
  几人随意过去转了转,看了看,倒是王大石心细,他发现一件奇怪的事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