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蛊惑之心 第92章 真道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据传说,正一道始祖叫张道陵,游历天下名山名川,行至龙虎山时,觉此间仙气邈邈,便选择龙虎山修道。龙虎山状犹如青龙盘横,又似猛虎雄踞,自古龙虎争雄相斗,势而不两立,然此山势如同静卧之龙虎相斗,故而得名龙虎山。
  张道陵创建道观后得到传扬和发展,自此道宫遍布龙虎山,有正一道观、天碧观、上清宫、逍遥观、天谷观等等。其中正一道观为龙虎山正一道中最大的观,由正一道大掌教亲自掌管,观中有道众数百。上清宫、逍遥观和天谷观都是小观宫,归为正一道大掌教分管。正一道主修武功和内功,统领各小观宫,更是该教派的铜墙铁壁,抵御行道之中旁门左道的侵扰,维稳行道各门各派,算是行道之中的泰山北斗之一。
  那些小的观宫从事不同的修炼,有上清宫是专门研练丹药和配伍中草药,以求长生不老和治病救人;逍遥观专门寻仙、制作通仙符,又能镇妖除魔。等等。这些观宫受到很大的重视,能到这些小观宫做掌管的则都是在正一道中修道高深的人物。
  楞菇师傅掌管着乡土派,同样会配制一些中草药,也精通法术,从行道类别而讲,这些更多的是属于民间,配伍的中草药大都是民间的土方子,法术也是民间传承,还有楞菇师傅所擅长的变脸术、腹语等都是出自民间乡土,与之龙虎山各道观源出不同,无法相提并论。
  张道长掌管着天谷观。天谷观专门从事对精灵鬼怪招引和驱用,在行道中算是独一无二的把式。张道长平日里钻研驱用鬼怪的灵咒之类,当然在招引的时候有时用到法术和符箓,所以天谷观的张道长除了念诵灵咒的能力还身怀深奥的法术。张道长闲云野鹤,游漫天下,生来天资聪明,此次他正是从五台山回来的路上与王大石相遇的。
  五台山乃是佛家的地方,其菩萨顶寺利用法器驱使鬼怪,这与龙虎山道家的天谷观用灵咒驱使鬼怪有异曲同工之效。天谷观的张道长和菩萨顶寺的法物大师因此成为好友,两人不断寻索和修炼驱使鬼怪的法门。最近,两位代表佛道两家潜心研究,利用佛家与道家的结合,驱使鬼怪,由此佛道彼此来往较为频繁。
  王大石曾经两次来到龙虎山,第一次是徒步而行,对龙虎山的美景欣赏万分,比起青峪山,那是更胜一筹。青山绿水环绕,依山缓行,绕过九十九峰二十四岩,每座山峰都是碧绿色,那里生长着公母杜鹃、狗尾巴挠、牛鼻子翘、马尾绕,更有叫不出名的山草野花和珍稀的物种。
  跟着张道长来到了天谷观,这里风景秀丽,空气清鲜,每一株花花草草仿佛都蕴含着仙气,不愧为道家之所。在观后的大院子内,有一排建筑,青瓦楼台,是道仆们的宿舍。
  两位道仆接下王大石的行囊,安排他到观内稍作休息,奉来清茶,又为之打理好了床铺。王大石从未受过如此的礼遇,倍觉荣宠。他想,正一道不愧是大教派,每一位道仆仿佛都受过严格的训导,做事情井井有条,遵循章法,而这些是乡土派的大福右、大福左和风游僧无法企及的。
  道观内摆设简单,所配物件不多,正是道家所追求的质朴,物尽其用。
  王大石坐了一会站了起来,四处看了看。观内被隔了很多间,其中有一间窗户是向北面开着,显得阴沉潮湿,里头摆着一张桌案,上头供奉着四五只冒着鲜气的小坛子,每只坛子之上贴着一道符箓,如同挂牌百年的陈酿一般。符箓上写着奇异的字体,画着奇异的符文。
  乡土派起自于民间乡土,算是个大杂烩的教派,那些技艺、偏方等都是出自于民间经验总结与收集,那些散武术等也都是普通的外功而已。王大石见过楞菇师傅施展的符咒,故对姜黄染成的符纸很了解。那符箓上面奇异的字体代表着天、地、人三界,人在中间,沟通联系着天地。王大石看着桌案上供奉的坛子,心想这些坛子里头一定装着很重要的东西。
  天谷观内的小道仆都是刚入门派的,只管做一些清扫、做饭等之类的杂工。最近,正一道大掌教特意为天谷观增配了一男一女两位人员,专门为张道长作下手用的。
  张道长刚到观内,那一男和一女赶紧跟着走进来。
  男者是华苍海,背上别着剑鞘,内插三把剑;另外一位是柳菲霞,手持一柄铁叉,两位是正一道掌教的俗家弟子。之前,王大石和风游僧寻找黑胡老人算命求卦时,经过正一道,那日正巧是正一道观举行斋醮,两人在观外守备,拦下王大石和风游僧。王大石自然认识他们两个。
  王大石朝两人点了点头,笑了笑,以示打了招呼。
  柳菲霞看也没有看一眼,哼的一声,扬起头,不予理会。
  据说天谷观是个神秘的地方,为张道长专用,没有允许谁也不能进入,王大石有幸在观内看了个遍也算是侥幸。
  张道长带着王大石来到天谷观的后院子。这院子不大,王大石看来看去没有看出头端来,他问道:“张道长,这么小的地方您是怎么练习武功的?”
  王大石这话一出,落得华沧海和柳菲霞哈哈大笑。
  张道长说道:“你心中一直想着武技,所以对此显得特别的关心!呵呵,你看,龙虎山延绵百里,每一个角落都够你练习武技的,为何偏偏要在这里练习呢。”
  王大石问道:“张道长,刚刚在天谷观中,那坛子里头装的是什么?”
  华沧海和柳菲霞一听瞬间变了脸色,柳菲霞冲道:“小子,你在观内坐着还不够,怎么会乱跑,你看到那坛子了?”
  想必那供奉的坛子非常重要,王大石看着两人冷峻的脸,吓得没有置声。
  华沧海和柳菲霞似乎做错了什么事情,赶紧向张道长道歉。华沧海抱拳说:“张道长,刚才咱们只在外头练了一小会的武功,却让旁人误入,我本人失职,请求张道长惩处……”
  张道长呵呵一笑:“没有什么,王大石不是外人了,看了也就看了,再说了,是我把他带入观内的,随他看看也罢,没什么大惊小怪的!”
  “是呀,张道长,哪天你若是悄悄地来也跟咱们打声招呼,你武功高强,身子轻松如烟,咱们都没有发现!”柳菲霞说道。
  张道长没有回答柳菲霞的话,只是呵呵地笑了一声,然后他转向王大石,对他说道:“那里所封存的都是些鬼怪精灵之类的,之后,我教你驱灵咒,用灵咒可以驱使鬼怪,可以办一些人为办不到的难事!”
  王大石很是高兴,但是心里一直没有底,他说道:“张道长,正一道是大教派,弟子广多,为什么不选别人?本人只与您老人家一面之缘,为何偏偏愿意传授武技予我,我并没有好的资质?”
  张道长笑了笑:“我们一面相逢,结下缘分,我愿意传授予你武技,既然是缘分,又何必追问呢?”
  想必张道长另有心事,不愿明表。王大石没有再作声。
  转过院落,张道长走了出来,对王大石说道:“王大石,你可以多走走,了解天谷观的地理环境,至于道观中的规矩,或者还有什么不懂不明白的,你可以向华师兄和柳师姐相问!”
  王大石又点了点头,并向华沧海和柳菲霞点了点头,亲切地喊了华师兄和柳师姐。
  华沧海和柳菲霞没有理会他。
  随后张道长走入天谷观内,然后把王大石喊了进去,让华沧海和柳菲霞在门外把守。关上了门,张道长开始传授给王大石天谷观最浅层的掐诀和驱灵咒咒语。
  掐诀很简单,王大石练得很快。驱灵咒语其实就是莫名的文字组成的咒决,对口音和口型要求很高,更重要的是需要一颗“通灵静心”,这种静心所达到的境界就是心神凝止,与天地通灵。
  其实能够达到心神凝止状态的有两种人物,一种是天生的,这样的人物木讷寡言,不喜言语,不思交流,无为自闭,通有嘴唇发青、心缺、脑损之类的疾病或生理上的古怪;另外一种就是要靠后天的修炼,需要有很强的自制力和内功修为,并通过内功压住精神、思想和心性浮躁,而达到的一种静心。
  驱灵咒是正一道天谷观张道长潜心研究的一门法术,此灵咒上通天神,下达鬼府,人行中间,驱动神灵与鬼邪,并非掌握此灵咒和具备通灵静心便可以驱动鬼邪。
  如果不是先天而生、具备静心的奇异之人,首先要有深厚的道行修为和深厚的内功基础压抑自身的精神和思想的淫邪,这样达到静心状态后是可以驱动鬼邪精灵之类。但是鬼邪精灵也有反噬的,说简单的就是鬼邪精灵也有听话与不听话的,归从与不归从;驱驭之人的功力有高有低,功力低者驾驭不了,反被残害。所以,这就要想办法让那些鬼邪精灵屈服,要具备正身,还要具备功底。
  所谓的正身就是身骨清正。俗话有说:身正鬼神倾,讲白了就是行事端正,公平无私,心存善义,做到这一点实在是太难了!世间琐碎的事情太多,谁能没有一点私心,假如有了这么一点私心或不善,那些鬼怪精灵不以信服,难以受之驱动。然而,身正,这恰恰是王大石所能做到的,大概张道长就是看中王大石傻乎乎诚恳的样子才觉得是可以传教掐诀和驱灵咒的吧!
  既然如此,那么功底呢?王大石可是没有一点儿功底的人,但是张道长曾经保证两年之内将王大石调教成为武技高手,既然练习武技,内功必然也会修习,内在功决定克制与驾驭鬼邪轻重。
  王大石学的很认真,记住了咒语,念了很多遍,再念时就感觉身体内似乎有动静,念动口诀的时候脑海中时不时会出现一只白花花的影子。他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转身去问张道长,可是张道长已经不在道观之中。这时,王大石才警觉过来,外头的天色已将渐渐地暗淡下来,不知觉中,自己坐在观内念了整整一天的灵咒。
  若想让鬼、怪、精、灵、神、仙之类能够被心甘情愿地驾驭,还要经过修炼,从神起、授魂、听诀、鼓动、煅身等,到最后的心欲,完成八个阶段的修炼。张道长在此八个阶段耗时长达三十多年,若算起道法的修行和内功的积累,少说也得五十年时耗。
  张道长六岁便拜师学艺,也是目前几年才能驱动鬼邪,任由驾使。如此说来,即便是再快,也需要长达二十年的积累与三十年的修炼。
  王大石并非是精灵之人呀!
  张道长自觉得王大石虽年纪轻轻,却基础打得扎实,经过不断提点和教戒,或许二十年后也能修成正果,驱使鬼邪精灵,这样也算是找到了下家,让天谷观和驱灵之术后继有人。王大石并非聪慧,张道长只所以选择他,除了感觉他可以做到正身御术之外,还具备做到静心的潜力,这些不是天生又似天生,不是与生俱来又似天然使得……但是,张道长始终觉得在他心中有“真道”的潜识,在他的身体中贮藏有巨大的内力。
  这内力有助于修炼内家功、外家功,可潜心修体,可结气修丹。尔等之材,浅修寡德不识;尔等之材,非厚载神点不得。
  当张道长见到王大石第一眼起便在心中盘念,此人是真材还是普通之材,此人若是真材,我等修为之辈能否与之结缘,能否识得,能否相生相处,能否相惜相远……这又是给自己一道选择和考验。
  张道长业已高深,若无继承,算是道家之失,前功丧尽。道者心淡,不急不缓,择日遇到,算是机缘。张道长且叹这是真机缘还是一瞬之缘?实材还是虚材?正身御术还是邪恶御术?只看自身修为和天意的支使了!
  “唉——若能大成,可期可盼!正身御术,可以将此灵咒之术用于正道,多益而无祸害;若是邪恶御术,将所学之术用于邪道,多灾多殃啊!”张道长踌躇。他命尾之年择人授术,心有余悸啊。
  “先以掐诀和驱灵咒语,看他悟化和心修吧!”张道长离开天谷观时这样想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