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蛊惑之心 第109章 看门脸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那张脸皮扭曲得越来越厉害,越来越不像一张人脸。
  这时,一簇簇尾巴缭绕起来,从上到下,层层叠叠,伸缩着,缠向四人。
  大福左向后跑去,正撞向刚才的干尸,干尸展出爪尖就掐向他的脖子。他猛地蹲下,躲过一劫。
  干尸没有发现脚下的大福左,继续向前移动着,随着身体上缠着的青色的火苗渐渐地熄灭了,脚步更加灵便起来。
  大福右躲过尾巴的缠绕,返过神来,冲着干尸怒喊着:“真倒劲!你怎么还没被毁灭!”把火把伸向前,罩住自己的身子,以作防卫。
  干尸没有停下,正以怀抱的姿势勒向大福右,却搂住那伸来的火把,尸骨再次冒出青色的火焰,行动又慢了下来。
  “这具干尸遇火便会燃烧,青火燃烧之时,行动便会放慢下来。”
  王大石几人几乎同时发现了这个规律。
  大福右呵呵大笑:“嗨,真倒劲!太笨了,咱们早就应该发现,原来你还是经不起火烧呀!”说着大福右就要将整只火把塞在干尸的口中,就在此间,风游僧大喊道:“慢着!”乘机一脚把干尸踹向通道的深处。
  那里正是人脸所在的地处,那具人脸依然狰狞扭曲着,像劲风下飘摆的帷幔。
  托在人脸后首的尾巴似的头发伸动着,迅速把干尸卷了起来,越来越紧,发出咯咯的响声,想必尸骨被挤得碎裂。接着,一块一块,碎落掉地。干尸只剩下爪尖,如利刀一般钳住尾巴,使劲地撕扯。
  干尸浑身是火,在被卷起的一刻,接燃了尾巴,发出啪啪的声音,火绒绒的一片,腥糊之味更盛。
  这两个东西撕缠起来,却把它们的敌人落在一旁,大大出乎四人的意料之外。
  风游僧说道:“快,它们正在互相缠斗,咱们趁现在最好的时机消灭它们!”
  几人一齐跑到跟前,看着毛绒绒的火光却无从动手。
  大福右气喘吁吁地骂了一声,说道:“真倒劲,看样子,咱们下次出来,身上总要带些利器,以备使用!”
  风游僧苦笑着:“嘿嘿,娘的个嬉皮的,还要什么利器,有火就行!”顺手把将烧完的火把塞在干尸的口中。
  火势更大,干尸被烧得龇牙咧嘴,头颅迅速被熏成了黑色。那尾巴上,火苗窜起,星光四溅……
  就这样,经过一阵子的缠斗,渐渐地干尸和尾巴同时泄了力气,散落在地上,再也不动一下。只是那张扭曲的人脸,渐渐地扩大,突然间冒出一股白色的烟气,消失得无影无踪。
  人脸消失后,通道已经到了尽头。
  透着残余的火光,风游僧向前看了看,他发现左右边上深深印着两只圆形的黑影子。他唤着王大石三人走来,仔细看了看,黑影子里头是个空洞,黑乎乎的。
  风游僧说道:“这,这两边分明就是通道嘛!”
  陡然出现的两个通道,究竟通过哪一条能找到古墓中的棺椁。
  风游僧这时候又点着了一只火把,火光高照,通道亮了很多。这时,他发现分开的两个通道一大一小,在伸入通道不远的壁端处又各自伸出一只洞口。
  这样算下来,摆在面前的共有四个通道,其中第三个通道,深幽无比,散发着阴煞的气息。
  四人正在犹豫着,不知何去何从的时候,一阵咳嗽的声音传了过来。
  又是咳嗽声,四人差一点忘记了,身后还跟着拐杖老。
  咳嗽的声音没有停止,直到拐杖老吐出一口浓厚的痰液才停些下来。
  拐杖老喘息着,这端态好似得了重病一般。
  王大石看着,生出恻隐之心。
  大福右说道:“哎,老大爷,你过来看看,这四条通道,咱们该怎么走!”
  拐杖老又轻轻地咳嗽一声,说道:“啊?奥,咳咳咳……很,很简单嘛,你们分成四队,每人走一条,这样,可以尽快找到棺椁,取出一块棺木来!”
  大福右嘘惊,说道:“哎呀呀,真是墓主保佑呀!哎,风游僧,你说,那咱们怎么没有想到这办法?四个人每一人走一道……哎,怎么,哎……”他说着似乎想到什么,发觉不对,没有说出来。
  风游僧说道:“好在你能想到,刚刚出现的三眼毒虫、人脸尾巴和干尸,咱们四人合力都差一点没能对付,四人各走一条道?哼哼,若是遇到什么,仅凭一个人的智慧和身手,那不是等死嘛!”
  大福左这时候说话了:“这里很可怕,太危险了!咱们还是走吧!咱们回去,在乡间坟堆里头随便找个坟,把它挖开,砍块巴掌大的棺木便是,如此简单,咱们何必冒着这么大的危险在这里找来找去的呢?”
  王大石此时说道:“是的,咱们是后悔莫及,只不过进来容易,出去难!”
  拐杖老咳嗽了一声,说道:“唉——都怪我不好,都怪我不好,我没有阻止你们进来,却没有想到,却没有想到会发生这些情况啊!”停了一会,他哀叹,“唉,我这年纪已大了,是生死边缘的人了,能够为你们做点事情也是应该的啊!”
  说着,拐杖老摸住了王大石的手。
  他那双手冰凉粗糙,如同木柴。
  王大石看着他:“额,老大爷,你……不知你说的是何意思?你——”
  大福右、大福左和风游僧也不知拐杖老要如何。
  就在这个时候,左边的洞口再次现出那张消失的人脸,咧着嘴巴,很是凶恶,似乎要吞噬着所有的人。只是人脸后首脱垂的毛尾巴刚被烧毁,此刻并没有显现。
  拐杖老说道:“这张人脸就是通往棺椁的通道,是棺椁的看门脸,待会我舍身而入,填住它的牙齿和嘴巴,这样你们便可一一而入。”
  看门脸?
  按照民间所说,看门脸就是坟墓中的一个机关设置,是防止盗墓的一种阵法,奇异鬼怪,不过民间盗墓者也总结了很多破解的方法。用血祭迷惑,就是乡间最土的方法之一。盗墓的人带着新鲜的血液,遇到看门脸的时候,血浆抛向人脸的口中,人脸嗜血之时,便可乘机潜入墓道。在民间的盗墓中,人们更多的不是带着人的血浆,带上羊血、猪血也足可以瞒天过海。
  民间曾经有一个笑话,一个倒斗的遇到了看门脸,他带着一罐猪血烧肉泼了过去。看门脸嗅到血腥,张开大口,倒斗的拿着撬棍撑开看门脸的嘴巴,就这样堂而皇之地从口中钻了过去。看门脸阵法的目的就是吃掉盗墓的人,阻止破坏墓葬。看门脸嗅到血腥,吃了猪血烧肉,就以为阻止了通过墓道的行径。
  刚才拐杖老这么一说,意思就是由他挺先走入看门脸,用自己的肉体和血腥抵挡,好让几人抓紧时机进入真正的墓道。
  王大石觉得此事不妥,说道:“我们即使空手而归,也不能让您老人家为咱们舍弃了生命!”
  大福右一愣,觉得这拐杖老头子这般舍生取义耐人寻味,没有好气地说道:“刚才咱们身处危险,也没见你出来,这下你是要感动咱们吗?真倒劲!”
  王大石听得大福右如此没有好气,冲大福右说道:“老大爷这般为我们着想!你——”赶紧向拐杖老赔罪,希望他不要介意。
  风游僧深想:“这拐杖老头子与咱们也只算是一面之交,根本称不上什么交情,为什么要这样做?再说了,他挺身进入人脸,未必我们就可以乘机进去墓道,避开凶险!”想着,不自默默地在心中骂道:“娘个嬉皮的!这死老头子性格挺让人猜不透的,以为自己这身脆骨头还有用处?呸!”
  几人都没有再置声。
  正在这时,拐杖老挺身走出来,独自冲向了看门人脸。
  王大石见此,赶紧出步,想拦在拐杖老的面前,只是那张人脸来势之快,立刻让拐杖老消失了。
  此时此刻,王大石愣住了,他怎能让老人为了自己而活生生地送了性命呢?拐杖老如此热心,如此真诚,一起面临困难,一起在死亡面前挣扎,怎么能……
  一见此状,王大石大急,冲向看门脸口中相救,可惜,他没跑几步,被大福右扯了回来。
  王大石大声喊道:“快,咱们快救人!”
  三人依然没有动静。
  眼看着看门脸的嘴巴闭起,再没有施救的机会了。
  王大石身体一软,瘫坐在了地上。
  不过,三人并没有乘机进入通道的动机。
  拐杖老再无生还的可能,王大石愣愣地看着那张狰狞的脸,心中一阵忧惶和内疚。
  缓一会,王大石转过脸来,令他心惊的是,三人丝毫没有搭救之意,好似拐杖老的舍身是老糊涂,是咎由自取……
  他相信三人,他相信三人不会在这个生死急迫的场合开玩笑,他相信三人能够分清事态的紧急轻重……可是,可是生死当前的拐杖老,他们竟然如此漠视……
  “是的,不是无能,是漠视生命!”王大石无奈。
  三人相互看着,眼神之中尽是充斥着一种忧虑。不错,他们忧虑的是王大石,忧虑他的直爽和率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