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蛊惑之心 第113章 引子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不知大福左是被迷昏走岔了路,还是被看门鬼脸叼走了,大福右喊了几声,一直没有他的回音,找了几圈,也不见他的人影。
  大福右和大福左是亲兄弟,彼此感情较好,情同手足,大福左陡然不知影踪,让大福右很是牵挂。大福右心怕真的出了事,显得焦急难耐,可是当下,却没有一点儿办法想。
  “唉——”大福右一声长叹,想想自己的弟弟忠厚老实,应该是吉人无祸,遇祸躲过吧!
  风游僧嘀咕着:“看门鬼脸刚刚消失之后直到现在也没有显现过,由此可以判定大福左不会被鬼脸叼走,他应该是被迷昏了头脑,走失了人群!只是,他究竟会走到哪里呢?”
  前面是一片深黑,只能靠着微弱的火光摸索着前行,这个地方,尽是埋藏着险恶。
  王大石四处看了又看,找了又找,终究也是没有见到大福左的人影,安慰着说道:“大福左人好,讲道理,心地又善良,会得到上苍的保佑,不会有事的。——大福右,你大可以放心!”
  大福右缓了缓,闭上眼睛,说道:“唉——但愿如此吧!”
  风游僧笑着说道:“呵呵,咱们识破了拐杖老,大概呀,大福左也是柳木儿做成的,怕被咱们识破,所以潜逃了!”
  大福右骂道:“真倒劲!闭上你脚丫踩鸡屎臭的嘴巴,你再多说,小心蟹爪子把你门牙钳了,鸡屎皮把你喉咙给堵了!”
  风游僧呵呵一笑,安然地说道:“嗨,依照本人推断呀,他肯定是先返回了,你就别在这里萝卜缨子扯狗蛋了,瞎蹭了!”
  “呸,他才不会无声无息地就走了,他一定是遇到什么事情了!”大福右一心牵挂,无心跟他眉毛绕胡子。
  ……
  就这样,几人站在当地,总也没有想出什么好的办法,也不知道当下该如何是好。
  王大石此刻在心底分析了一下:“拐杖老是柳木儿雕刻而成,是诱骗几人走向死亡的引子,当我们识破正准备着返回去之时,大福左突然间不见了;刚才那个鬼脸现出人身,伸出手掏出自己的脏腑……如此说来,会不会大福左被迷惑,独自到了什么地方,然后也会像鬼脸人身一样掏出自己的内脏呢?”
  他想着,吓了一跳,没敢说出来,只有在心中默默地为他祈祷。
  待了好一会儿,终究没有探寻到线索,也没有好的办法,三人只好冒着危险,向前进发,探看究竟,希望能找到大福左。
  前面方寸之地就是刚刚鬼脸人身消失的地方,那鬼脸人身刚才挖心掏肺凶烈惨状的阴影,直到现在还潜藏在三人的心中。
  三人思绪着,掂量着,不敢轻易上前,也不敢后退,就在踌躇的时候,听到翩翩飞翅声,循声看去,是一只花喜鸟。
  花喜鸟落在一只黑乎乎的事物上,挑起手中昏灯,黑物竟是一具棺材。
  棺材居然在此时显现出来了。
  是花喜鸟引得他们找到了棺材。
  “不,决不会有此等好事发生,这恐怕又是古怪!”
  风游僧不愧是叫风游僧,他此刻说道:“咱走行道的时候,听民间的人士说过,花喜鸟一般都是吉祥的象征,但有时候也预示着悲哀与衰败!……”
  “废话连篇!不好就是坏,随你怎么说的!”大福右听他说得不靠谱回道。
  风游僧没有理会,继续说道:“通常,花喜鸟会叫出四种声音,第一种声音嘴朝上翘,舌尖压紧上晗,发出‘唧唧’声音;第二种是舌头平伸在嘴的中间,发出‘习习’的声音;第三种声音是匆忙时候舌头不打弯的叫声,发出‘咋喳’;第四种便是带着‘嘎’音。如果花喜鸟叫的不是本音,那么咱们就倒霉透顶了!”
  大福右看着风游僧不像是在开玩笑,心中半信半疑。这时他戏弄起那只花喜鸟来,想听听花喜鸟的叫声,可是花喜鸟偏偏不叫,飞来飞去,转了好几圈,还是落在了棺材之上。
  大福右从地上捏了泥团向它扔了过去,花喜鸟被惊动,依然不肯张动嘴巴。
  风游僧看着不由得笑了。
  王大石面对着棺材,一脸严肃的神情。
  大福右有些着急,慢慢地迈开了步子,猛地一伸手,把那只花喜鸟捉在了手中,在这期间,他留意到棺材没有盖得严实,大致只盖了一小半,他想:“准是盗墓贼取了随葬品,急忙得没有把棺盖盖好!”
  “看你叫是不叫!”大福右搬开花喜鸟的嘴巴,这时候,花喜鸟的嘴巴冒出了“啧——”的一声。
  根据风游僧所说的,花喜鸟发出的声音,预示着倒霉。
  在这一方面,风游僧算是师傅,听他这么一说,三人同时意料到不妙的事情即将就要发生。
  大福右干脆把花喜鸟摔在棺材上,花喜鸟瞬间就咽了气,“扑嗒——”一声掉在地上,如同木块落地。
  风游僧已然预料到花喜鸟是柳木雕刻的。
  大福右把花喜鸟捡在手中看了看,瞧了又瞧,果然就是一块柳木雕刻制成的,他哀叹一声,对着棺材说道:“唉,相信你的陪葬品都被盗光了,让这只木鸟陪陪你吧!”随手把柳木鸟儿扔在棺材之内。
  几人看着棺材,他们发现刚才的鬼脸人身都是从棺材所在的地方显现出来的。
  风游僧贪财之心从未泯灭过,大福右犹生猎奇之心,偏偏想看看棺材里头究竟是藏着何等事物或是什么鬼怪,甚至大福右心底早想取了棺木,早些返回。就这般,两人朝棺材处挪了几步,突然发觉这里竟是墓道的尽头。
  风游僧觉得有些不对,堂堂一座古墓,居然只是一具破棺材?
  大福右也匪夷所思。
  风游僧忍不住骂道:“所谓的古墓居然只有这草草的一具棺材,太不像话了!这是谁死了,怎么这么寒酸呢?嘿嘿,这个穷地方,讨饭的乞丐都不会来,想必这死了的人,生前开屁股都撮不上一块布!”
  既然这里已经是尽头,没有了通道,说明大福左并没有停留在此处,或是返回了,或是已经离开了。就这样,两人怕再惹出什么异怪的事情来,就打消了掀开棺盖一看究竟的念头。
  王大石说道:“咱们不要再磨蹭了,赶紧离开这里!”
  几人正准备着寻找出路,突然棺材之内散发出浓墨般的烟气,夹着异常腥臭的味道,刺激着双眼和鼻子。
  风游僧喊道:“这是尸气,赶快闭上嘴巴和鼻子,用手捂上!赶快,咱们需要赶快离开这里,再慢一刻就会死在这比阴曹地府还可怕的地方!”
  就在风游僧喊叫的时刻,棺材的边口盘绕着一只巨蟒,张开大嘴,冒出血色淋淋的舌信和锋利如剑的牙齿,好似要吞噬着三人。
  三人迅速移到了一边。
  尸气从棺材之中冒出,源源不断,吸闻稍多,就会中毒或死亡。
  三人转身就想跑,这时感觉到脚下一阵凉意袭击过来,似乎有水,正吃惊时,转过脸,低头一看,千百条大大小小的毒蛇和蟒怪,正伸着嘴巴。三人吓得赶紧向棺材跟前凑了凑,突然发现在棺材后面有一个突出的平台,平台有一个人高,正好可以回避蟒蛇的袭击。
  登上了平台,稍作缓和,只是棺内依旧冒着徐徐的烟气,无孔不入,如果时间拉长,早晚会中尸气而死,再看身后,毒蛇缩动着身体,巨蟒端着嘴巴。
  大福右和风游僧看着倒吸了一口凉气,瘫坐在平台上。
  风游僧一本正经地说道:“大福右,咱们两个平日里头都是鸭子嘴巴,虽然贫嘴,但是相处的还不错,在死的时候,我想告诉你一个秘密,好让你多个选择!”
  俗话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大福右似乎见到阎王爷向他招手,他有气无力地回应:“嗯,你说吧!”
  “你是希望自己的骨肉被吞噬精光而死,还是希望吸了尸气的毒害,先让身体腐烂发僵再死呢!”
  大福右刚才听他说什么选择,以为自己还有生存的可能,原来是选择怎么个死法,当下摇了摇头,说道:“真倒劲!不过,本人还是愿意被毒蛇吞噬个精光,也不愿意变成僵尸这个丑怪的东西!”
  尸气越逼越近,大福右和风游僧闭上眼睛,捂住嘴巴,他们是在延续生命的最后一刻,当逼不得已之时,两人就跃入毒蛇和巨蟒盘踞的地方了。
  风游僧叹了一声说道:“哎,咱们两人若是死了也是应得,这辈子呀,该做的坏事也做了,也尝到了人生的酸甜苦辣!唉——我是觉得王大石若是在此时死了,那个冤屈呀!上苍给他关上了一扇门,却没有给他打开窗户!唉,死了可惜呀!人生的滋味呀,都是酸苦的,真正的甜美的东西他还都没有体会的到呢!”
  听他们说的话好似对生命已经泄气了。
  王大石沉痛,心想:“是呀,我这辈子活着怎么都是人生的酸苦呀!今天若是死在这里了,王里长这辈子连尸首都找不到,他肯定会埋怨自己这辈子连个根都没有留下来呀!”
  “我,怎么能死呢?”王大石想着,思考着,他不能死,他不想死。
  死亡来临之前,王大石反而清醒,此刻他没有任何顾忌,没有任何害怕,他要为生命做最后的努力,他在绞尽脑汁,想脱离危险的方法,他本不是聪明之人,又有何可想?在他的脑海中,只有所学过的阵法、驱灵咒……这些法门一一闪过。这时,他突然想起了迷魂阵法,用符咒之术将蛇蟒引开,利用这个时间或许可以让大福右和风游僧离开这里,或是找到个缺口冲出去。
  迷魂阵,是楞菇师傅留下《行道金诀》中介绍阵法的一种,通常是用符纸和咒语迷惑,使之脱离危险的一种阵法,摆此阵法需要道具布展。
  王大石就想展示这个阵法,可是任何可借用的介质都没有,而且自己对阵法的要义也不清楚,究竟借助什么,摆什么阵脚,怎么布阵都不了知,再说了,蛇蟒太多,已经聚到几人的脚下,根本没有时间施展。他又想念起驱灵咒,因为他觉得念动这个咒语,时常会产生一些莫名事情来,时常会创造奇迹,他估计这次也会创造传奇吧,就想着念起它。其实他在正一道天谷观也就数个月余,什么也没有学到,只是粗粗拉拉地会念这灵咒,在张道长看来,虽然传授了驱灵咒给王大石,估计王大石也不可能催动鬼神的,因为真正练习好驱灵咒和具有驱驭之力的需要半辈子的时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