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蛊惑之心 第114章 引子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不过,王大石还是念了起来,生死一刻,他把希望寄托在这里。
  他刚刚动嘴之间,那尸气弥漫,已经把三人淹没。风游僧宁愿肉身不存,也不愿中了尸毒变成僵尸,把手中的火把扔进了棺材之中,捂着鼻孔,跳入蛇蟒堆中。大福右看着王大石,闭上眼睛,持着火把,走入了蛇蟒群中。
  群蛇一阵涌动,两人迅速消失得无影无踪,只是那火把还在隐隐地燃烧。
  王大石一阵迷茫,面前黑满满的一片,被尸气熏得什么也看不清楚,手中的火把也将用尽,他想:“生前在一起飘浪,死后岂有不在一起之理!”就将跳入蛇群之中。
  突然,棺材之中冒出火光,是刚才大福右摔进去的火把点着了棺材板。不一会儿,棺材内飘出那张看门鬼脸,看门鬼脸冒着青烟,身上燃着红红的小火,一声惨叫,落在棺材里,火光依旧燃烧着,更加凶烈起来。
  就在这时,王大石感觉身上一阵暖意,眼睛一阵白光照耀,射得他赶紧闭上眼睛。
  隔了好一会,睁开了眼睛,渐渐地能看到周遭已经亮了起来,跟前的黑暗和墓道都消失了,不知了去向,再过一会,才发现自己身在野外,正坐在蓝天之下碧草之上的一个深壑之中。
  他想,难道是刚才驱灵咒驱出体内那位白胡须青年把一切的阴晦驱离。
  就在王大石细想间,突然他听到大福右和风游僧的叫声,转脸看去,风游僧和大福右在水中游着,水案边口排列着很多用柳木雕刻而成的长蛇和巨蟒。
  王大石非常诧异,再看周遭,身旁不远处有一个腐烂的棺材,棺材之内烧着一堆火,棺材的边板被烧得破出一块大洞,那只木刻的花喜鸟和一只木头鬼脸正自烧着,他再看看远处,哪里还有那个拐杖老住的茅草棚子!
  看到这里,王大石仿然明白了一切一切,身子止不住打了个惊颤。
  原来四人到达这深壑时,就被施了柳木儿之术的拐杖老迷惑了,这里根本没有茅草棚子,没有拐杖老,他们根本就没有进入古墓,根本也没有古墓,只是在深壑中利用山石的轮廓和坡道设置了一个巨大的阵法,阵法之中掺入养柳木儿的应用,想把几人迷惑,逼入死亡之境地。
  好在风游僧在跳入蟒蛇群的时候把火把投入棺材之中,燃烧了鬼脸之后,才破了这个阵法。
  其实在阵法之中主要的设置是棺材之内鬼脸吐出的尸气,没有想到,面对尸气和蟒蛇吞噬的夹攻之下,大福右和风游僧毅然选择跳入蟒蛇群中。柳木儿之术可以制造假象,可以让那些蟒蛇涌动,但并非能让它们像真的王蛇巨蟒一般凶恶。两人跳入蛇蟒群中就沉入了水中,如果不是跳入蟒蛇群中,想必就中了尸毒而死。
  大福右和风游僧上了岸边,把柳木制成的蛇蟒都捞起,放在腐朽棺材之中一起烧了,然后把衣服放在火边烤干,又取了一小块的棺材板收了起来,留之后熬水,做洗擦伤口用。
  这一次算是有惊无险,只是大福右和风游僧脸色苍白,好久才反过神来。
  脱离了险境,又取来了棺木,两人又活泼起来。
  风游僧先开了口:“他娘个嬉皮的,谁这么缺德,又是养柳木儿之术,又是阵法,真是高人呀!好在咱们有上苍保佑!”
  “嗨,风游僧,谁是高人呀,还不是被咱们给破了!当时你知道吗,不破这个阵法,咱们要是活着出来也不踏实,将来咱们准是将自己的心肝脾肺一一地掏出来!”大福右说。
  风游僧看了看他:“哎呦,大福右,你别在这牛吹,你会破这个阵法吗,不破这个阵法你能出来嘛!还不是王大石,现在,人家既是武技高手,又是布阵、驱灵高手!”
  “啊?”王大石有些难为,说道:“你是夸奖了,其实正是摔的火把烧了鬼脸,阵法才被破除的!”王大石说道。
  风游僧美滋滋的,笑着,对大福右显摆道:“嗨嗨,你听到没!”
  “行,行行,你行,是吧!将来遇到这些,都由你来,咱们退后!——呸,你真是以为你的火把能破这个阵法吗?——真倒劲!”大福右呱唧着。
  风游僧没理他,转而对王大石说道:“哎,你这个小子,怎么尸气没有攻毒到你!”
  王大石也感觉奇怪,摇了摇头,说道:“当时在棺材旁,尸毒飘漫,本人只觉得头脑晕乎乎的,别的倒是没有什么大碍。”
  “你成了奇喽!”风游僧摇摇头。
  大福右说道:“风游僧,你说,为什么只有咱们会遇到这蛊虫、养木柳儿之术,又碰到这个阵法,为什么,那别的人为什么不会遇到。”
  “说的也真是奇怪,难道想害死咱们的人早就预料到咱们到天谷观,必须经过这里?不会吧!难道咱们被谁跟着了,也不会吧!”王大石也很疑问。
  风游僧冲着两人摇了摇头:“你们以为我是神仙,什么都知道?”
  就在这时候,大福右突然猛地叫出:“啊——有蛇——”
  王大石一惊,风游僧吓得赶紧跑到一边。
  大福右双手从王大石的腰上扯出一只长蛇,摔在远处地上,那蛇在地上翻来游去。
  王大石看着说:“这水蛇怎么缠在我的身上!”
  “瞎说八道,这么冷的天气,哪有蛇!”风游僧反道。
  说着,三人不由得多看了那蛇一眼,那蛇一动不动。
  “大福右,没想到这一摔,竟然把它摔死!”王大石感觉不可思议:“不过,这蛇也不可能这么轻易就被摔死呀!”
  三人走近再仔细一看,哪里是蛇,而是一束辫子。
  风游僧看的嘘惊,大福右也是惊讶,似乎知道自己为什么屡屡受到阵法、蛊虫、柳木儿之术加害了。
  原来竟是这束辫子。
  这束辫子正是阴先生在乡土派售卖偏方为楞菇师傅治病时所留下来的,当时大福右嚷着让王大石把它系在腰上当作裤带子,不知怎么的……
  王大石突然想起什么,说道:“我,我知道了,为什么咱们缕缕受陷!”
  风游僧和大福右似乎也在这个时候明白了。
  其实就是这束辫子,它就是引子,使得施术之人能够掌握几人的动态,然后连连采取阵法、柳木儿术陷害,就像一个晦气的影子一般,一直跟着几人,让几人缕缕受害。
  三人由此辨知,谋害楞菇师傅,布下阵法,施展柳木之术和蛊虫的凶手应是阴先生。
  阴先生是谁,为什么要谋害楞菇师傅和诸位乡土派的弟子,当前几人迫切需要知道这些。
  王大石想起什么,又说:“先前风游僧所讲龙凹坡的传说,那个遭古术而死的孩子和女人……你们瞧瞧,那个拐杖老咳嗽,正如被马子脸用两指小掐术掐了一瓣肺片害死的孩子;刚才,刚才那古墓中的看门脸,正似遭马子脸用闭气开合术致死的女人……”
  “施术不久,女人的脸舒眉展,张开的大口如同院户敞开的大门,当时就死在了盆中……”
  当王大石说出这事时,风游僧和大福右无不惊讶。
  他们想,这施术者,正是利用此地龙凹坡曾经发生的隐晦之事,编入术法和阵法之中,想必这施术与设阵者高深,见识多广,自是知晓百年前龙凹坡死去东二歪家的孩子和西大潘的女人之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