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蛊惑之心 第118章 高大统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四周的山坡俨然成了荒土堆,风悄悄而过,尘埃纷纷扬起,眼界一片迷漫。山草枯黄,山花凋谢。深根古树垂耷着枝腰,枝叶上沾满尘土,虽然还活着,没有丝毫生气,仿佛是位垂暮的老人,奄奄一息着,就将要与生命诀别。
  附近的人们,天天求,夜夜盼,依然没有下雨的征兆。枯井干涸,村民们整日的生活用水,只有依靠这东阳湖的水了!离湖水更远的人们只能用马车拖水,更远一些的人们,第一天到这里,第二天才能赶回去,如果再不下雨,人们的生计和生活将难以延续。
  于是乎人们开始寻找问题的源端,实在找不到原因的所在,就依托在大神、奇异的人士和民间的能人身上,希望通过他们能够得知其间的道理。
  就这样,这里的人们找来了一位风水先生……
  这位先生刚来的时候说该地生了怪物旱魃子。
  旱魃子是民间传说的一种怪物,不吉利的象征,当地若是生了这种东西,预示着干旱无水。不过,有一种方法可以破解:就是找到旱魃子,把它吊起来用鞭子使劲地抽打,每抽打一下,旱魃子身上就冒出血,等到身上的血汁淌尽,旱魃子的喉咙就开始变软了,这时候拿着刀子轻轻地就可以割开它的喉咙。这旱魃子的喉咙处藏有水包,水包一被割破,旱魃子就变了脸,变得阴森可怖,天气也会随之变脸,变得阴云密布,不久就会下起雨水来。
  那位被请来的风水先生和村民躲在附近的山沟中守候,数天过去,连旱魃子的影子都没见着,先生便又伸着指头算了算,说此地火命太盛,寻找火命的人们,驱火引水。这事情正凑巧,村人在东阳湖水之中发现一只石头雕刻成的大鲤鱼,大鲤鱼的嘴中含着一只球。
  接连发生这些奇怪的事情,老辈们听了之后说东阳湖的水要干了,这只石雕大鲤鱼是个预兆,于是把这些怪事告诉了风水先生。风水先生向老辈们讨问还有没有别的说法,于是老辈们开始讲起了关于水龟的传说,通过这个传说,风水先生揪出了温晴晴。
  基于这些情况的发生,为了当地的生计,所以人们不愿意留下温晴晴,只有温晴晴的养父爹爹,跪在王大石的面前,祈求救出温晴晴。
  温晴晴十八九岁的姑娘,年轻秀美,善良温存,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闪着光芒,是位中规中矩的乡村姑娘家。王大石看着她不由得想起了欧阳紫云。
  欧阳紫云是行道之人,柔美感性,有些刁蛮和韧性,一身紫色的衣裙,嘴巴撅起,一副不屈,特别她那永不消失的稚气和天真,总在王大石的心中萦绕不绝。温晴晴,面色白皙,头绾花朵,衣装朴实无华,娴雅淑惠,感觉就是村姑中的黄花大闺女,一看就是听话的,懂事的,将来能够懂得侍夫尊老的农村好媳妇。
  王大石想着,似乎感觉又找到了姻缘,他在心中感叹:“这,这位姑娘,像这位姑娘才适应自己的农村乡土老实巴交的壮士小伙子的形象吧!”
  ——她那水汪汪的大眼睛,那懂事的眼神,散发着一身乡土农活的气息,特别是那种朴实朴素,让人逮眼就看得出无欲无求,甘于任命,又不缺乏珍惜热爱生活的一种追求和向往。
  王大石犹豫了,王大石妥协了。
  他犹豫于欧阳紫云,他妥协于自己的内心,他似乎觉得当初黑胡老人的测算是万里一失……他的姻缘人,他的姻缘本就离不开乡土乡俗,本就离不开乡野农村的姑娘,本就该是本质的,朴素的,温暖的,生于农,出于农,长于农,归于农的普通的农家媳妇。他又觉得是王里长的使命,是自己想娶妻平事的心切,误导自己对欧阳紫云的追求。欧阳紫云天生受宠,幼稚无邪,曾经的曾经,或是好玩,或是游戏,或是嬉耍惹笑罢了……
  “是的,欧阳紫云年纪平平,心智却未开窍,不通事故,犹如生活这无忧无虑的幻想和以自我为尊的宝座之上。不经事故,不经历练,哪里来的真情!”
  王大石觉得自己的分析是正确的,愈发觉得这样的姑娘好。自己会心安,会踏实。他愈发觉得自己的姻缘之人就是这类似的姑娘家了,在家中烧饭做菜,补衣看茶,照顾孩小……她,她是地地道道的乡村姑娘家,她是多么实在的好姑娘,一看就让人踏实和心安……”
  王大石决定要救出温晴晴,任何一个人遇到这样的境况,他也是要救的,只不过此时,好似多了一些私心。他虽然不聪明,甚至于众多人称呼他是憨子、傻子,但是对这般荒谬的事情他还是能够辨识出来的,他对围观的村民说道:“你们这是听怂谎言,滥杀无辜!你们有没有想过,如果温晴晴她死了之后,还是没有下雨,那该怎么办,将由谁承担此等责任,如果你们想肆意滥杀,本人绝不饶恕你们!”
  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王大石竟然这么冲,先前他甚至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好,再说,他也没有什么身法武功,“绝不饶恕”从何说起?难道,真是这位姑娘家给他的勇气和斗志吗?
  话音刚落,两位大汉凑到王大石跟前,斜着眼睛瞪视着王大石,端的是打仗揍人的架势。
  王大石觉得这时若是软弱,必定被之欺负,他看着脚下有块石头,心里头祈祷了一番,拧起拳头就砸去,只听“啪”的一声,一块诺大的石头从中间分开了两半。
  旁边的村人大吃一惊,两位黑衣大汉子怵得退了两步。
  王大石刚看到这石头,总感觉自己一掌就可以击碎它,所以他凝着内力,用尽全力一击,没有想到石头应声而裂开。他看了看裂缝,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
  当下,最激动和震惊的当属风游僧和大福右,两人一番好嘴巴,接着便把王大石当初杀鬼除魔的事情吹嘘出来,说得有声有色,有根有据。村人们没有见过什么场面,就此也就相信了。
  王大石知道自己已经不能练习武功,不能在丹田中聚气,然而这块石头应声而开,若非体内丰厚的气力发出,那又是什么呢?看着地上裂开的石头,他想不到这是自己的拳头劈开的,他觉得似乎有神人相助。
  “难道是老天爷的帮助吗?”他有些激动,他觉得老天爷不想让温晴晴死,一切都是老天爷的促使。
  就这样,王大石愣愣地想着,心中更有自信。
  这个时候,群人中走来一位身着锦衣,气度不凡的人物,细看他面如重枣,身子挺拔,天生一副高贵之相。风游僧看得心中发痒,就想琢磨着怎么样从他的身上赚点钱财。
  身着锦衣这人的身后跟着一大批人,都是附近村上的农民,这等架势倒是威武。
  两位黑衣的汉子见着这人迎上前称呼大统管,从他的指示,然后退回原处。
  听到议论声才得知,这些人是距离东阳湖最近的青石洼村。青石洼村除了三五家的李姓和张姓之外,剩下都是高姓氏。这位大统管正是青石洼村子里头的大户人家,这人做生意精灵,赚得大富大贵,在村里头有些权威,辈分且高,村里村外置办红白喜事都会请他作掌礼,村人都称之高大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