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蛊惑之心 第121章 出现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活生生的一个人怎么一下子便不见了踪影?
  大福右四处瞧了瞧仍是没有察觉,令他感觉非常奇怪。
  就在这不经意间,突然觉得自己身子被什么捆住一般,接着一头栽在了地上,弄了个狗啃泥。原来竟是那个黑汉子从他的身后窜出来,乘其不备,把他的两只脚给掀了起来。
  大福右从地上爬起,骂道:“浑人,从哪里学的家当,如此伎俩岂不丢人现眼!”
  黑汉子跳起来,一脚伸去,踢向大福右的腹中。
  大福右没有什么武功,勉强地伸出手,格挡住来脚,只是这脚力过猛,没有受住,只害得自己再次倒在地上。
  大福右大气,“哼”的一声,翻身而起,使出散武术中的三招与之对决,只是这三招打得刚正有力,浑然大气,却迟迟不敢靠近黑汉子,倒是有些耍猫给猴看的意思。
  黑汉子是乡村中人,既然能做保镖,自然有其独到的一面。他已看出大福右所展出的猫拳鼠脚是在虚耍威风,他固然没有行道中的那些把式,平常的拳脚功夫倒是信手拈来,比起大福右的散武术大有过之不及。此刻他双掌平开,推在大福右的上腹部,接着抽出一脚,上下连摆,“砰,砰,砰”使得大福右连吃了三下。
  大福右哪里遭过这罪,此时被打得也有些急了,戟指而道:“浑人,看招!”接着,双手双脚攻去。
  这次,大福右没有使出任何招式,仅是乱打一通,那位黑汉子对于这乱七八糟的招式疲于应对,却是挨了不少。不过大福右这一番乱打,损耗不少体力。
  就这般缠斗,渐渐地大福右体力透支,黑汉子有了可乘之机,冲了过去,长臂虚发,身子侧外,前腿岔开,猛地一推,直中大福右的心腹。大福右被这一推,身子飞速后退,就要跌在地上,这时候,风游僧冲过来,挽住了大福右。
  风游僧和大福右互望一眼,似乎有了会意,分从两侧,朝黑汉子攻过来。
  大福右依旧是使用拳脚,风游僧嘴上骂着吐着,手上抓着挠着,脚下踢着踹着,能用的全部都用上,三人激战了好一会儿,最终大福右和风游僧纷纷告败。
  两人却没有打过黑汉子,大福右和风游僧实在是不服气。
  大福右捋起袖子擦了擦脸上的虚汗,心想:“自己是行道之人,从师乡土派,却打不过这农村乡野?”从地爬起来再冲过去,结果没有过多久,又被黑汉子打倒在地上。
  这时候,王大石冲过来,他向黑汉子抱拳说道:“本人是为了救一人而来,如果你再阻拦,别怪在下不客气了!”
  大福右和风游僧见得王大石居然还这般客套,气得不打一处来。
  黑汉子静静地看着,突然就朝王大石冲出一拳,直打王大石的面部。王大石转身躲过,接着便是散武术中的第一招,攻将过去。
  其实,王大石看着大福右和风游僧被打倒,心里头急得如火焚烧,这一招他凝着深厚的内力,一招打过,虽然没有碰到黑汉子,可是那位黑汉子没敢再欺近半步。
  趁此期间,王大石猛然一个纵跃,从高处伸出一脚,直冲过去。
  这脚力之大,又快捷无比,黑汉子无处躲挡,硬是受了这一脚,跌在地上,口中吐出一口鲜血。
  王大石看着,吓了一跳,他不曾想让这黑汉子受伤,只想教训他而已,却没有想到一脚下去让其吐了血。
  其实,王大石也不知道聚气,更不知道使出内力什么的,他所攻去的两招,只是按照之前一拳劈裂石头的方法在体内聚力攻打,却没有想过产生这么厉害的效果。
  王大石见得黑汉子都吐血了,不由生出恻隐之心,觉得身手过重。
  大福右和风游僧趁此扑了过去,正要把黑汉子按在地上猛揍一顿,就在此时,黑汉子从地爬起,影子一闪,跑远了。
  黑汉子被打跑,王大石三人冲到了风凌霄的房子前,正要窜进去把风凌霄捆起来,这时,房子的大门被冲开了,温晴晴从中跑出来,她一边跑,一边喊:“救命呀,救命呀!”声音孱弱又急切,脸上已无血色,似是受了惊吓。
  “哎,小姑娘,别怕,别怕,别跑,快给回来!”风凌霄跟着追着出来,一把扯住温晴晴的衣角,双手端过去,想去抱住温晴晴。
  大福右、风游僧见到风凌霄是怒气填膺,大福右一脚就踹过来,风凌霄身子一躲,反手送出一拳,正打在大福右的脸上,顿时,那张脸青了半边。
  风游僧刚想动手,风凌霄反脚一勾,风游僧只觉眼前一晃,再听“砰”的一声,自己倒在了地上。
  王大石觉得风凌霄实在是欺人太甚,竟然在这里坑蒙拐骗,而且还欺负幼小,当下一个翻身拦在风凌霄身前,他仍然没有动手,抱拳说道:“你如此的厚脸无耻,赶快把温晴晴放下来,不然,别怪我们动手了!”
  大福右和风游僧冲过来。
  风凌霄转看四周,被三人围得紧紧的,已经没法脱身,便说道:“你们是姑娘的什么人,为什么偏偏与我过意不去,你们干嘛趟这汪浑水呢!”
  “哼,风凌霄,你这个大骗子,是我们与你过意不去吗?你把我们三人说成灾星,我们被捆绑起来,如果逃出晚些,恐怕就丢了性命,居然在这里说我们跟你过意不去!哼!他娘的个嬉皮的!”风游僧说道。
  “你四处行骗,要把无辜的村人葬送在东阳湖中,村人们都是听从了你的蛊惑之言语,你是如此卑劣的恶人,杀之后快!”王大石怒怒地说完,大吼一声,凝起右臂,就送出一掌。
  王大石至今不知道什么原因,自己的功力增长如此之快,这一掌,夹着呼呼的风声,迅捷无匹,直接就落向了风凌霄的腹部。他似乎感觉掌力非凡,在接近风凌霄腹部时,迅速减了八成力道,可是就这样薄薄一掌却让风凌霄吐出一口鲜血,喷的满地都是。
  “如此骗子,无辜骗人,居然对花花大姑娘起色心,你个厚脸无耻的家伙,死了也罢,就让我把你的厚脸打成一堵墙!”大福右说着,抡起巴掌就要扇风凌霄的脸。正在这时,听得身后哗哗脚步,再一看,刚才那位黑汉子,带着村人赶过来,村人们打着马灯,扛着锄头、铁叉,拿着棍子、镰刀……一起冲过来。
  大福右大叫不好,喊着王大石和风游僧就要跑走。
  青石洼是个大村落,一个村头就有近千人,任由三人钻到哪里都逃脱不了。当下,风游僧见村人渐渐围近,反而淡定了很多,他指着风凌霄大道:“你这个淫贼,大骗子,你的谎言终于露馅了,原来是来骗财骗色的,村人不会饶恕你的,你等大胆包天,居然对小姑娘起色心!”
  大福右一听风游僧这么一说一喊,立刻明白了过来,停下了脚步,冲着风凌霄骂道:“你这个没心没肺的家伙,心肺被狗吃狼啃了,坑蒙拐骗,色胆包天……”
  这时,高大统带着村人已经赶到,有的村人手中拿着石块。高大统这时候走出人群,说道:“你们还楞着什么!”
  接着,村人手中的石块一齐砸过去。
  风游僧和大福右吓了一跳,赶紧捂着头,只听一片石头滑落声和凄惨的哭喊声,再看风凌霄身子已经千疮百孔。
  这时,王大石三人才感觉到了安全。
  温晴晴走过来,抽噎着,仿佛憋了一肚子的委屈。大福右看着她,心想,王大石一心惦记着她,赶快把温晴晴拽到王大石跟前。
  王大石有些害羞。
  温晴晴有惊无险,心存感恩,激动得一把抱住了王大石,痛哭起来。
  大福右痴迷地想着什么。王大石怔在当地。
  温晴晴转过脸来,走向大福右身边,微微欠身表示感谢,然后用目光轻轻地扫了一眼王大石。
  王大石刚刚被她一抱,心底不知想些什么,这下看她用目光扫来,心想温晴晴对自己有好感,对自己是关注的,心理莫名地高兴,期盼着能和她更多的接触。
  高大统对着村人说道:“咱们就在昨个晚上已经请了当地有名的鹰神汉,相信鹰神汉一定能帮助咱们祈求雨水来,拯救咱们,拯救方圆百里的田种。——昨晚上,鹰神汉被接回来,我便去拜见了他,鹰神汉说这位风凌霄风先生和新来的三位都是世道上的大骗子,咱们现在就将他们一举拿下!明日一早,将他们四人投入东阳湖水之中喂鱼!”
  村人一听说风凌霄是位地道的骗子,都要找风凌霄算账,他的谎言,差点害死了温晴晴,而且还耽误了时间。
  说着,走来一群黑装汉子把风凌霄和王大石三人捆绑起来,然后一齐被送到一所院子中,看押了起来。这次看守的人又多加了五个,大个子也在其内,只是他想救也是救不得,爱莫能助。
  到了第二天的早上,高大统率领村人们一起来到看押的院所,把四人带到了湖边,首先就把风凌霄推进了湖水之中。
  接着把王大石三人准备推下湖中,大个子一直以为风游僧是自己的哥哥,站在人群之中愣愣地看着风游僧人,一副沮丧的麽样。
  就在这个时候,不远处的天边,有一个黑乎乎的东西向上飘,越飘越高,渐渐地消失了踪影,想必是爬得高,离得远,看不见了。
  村人中好多人都看到了,都大为惊呼。
  这时,高大统发令,为了惩治世道上的骗子,准备将王大石三人推入湖水之中。
  村人痛恨骗子的手段,正要动手的时候,突然,天边响起一阵阵滚雷之声。
  群人听得雷声奇怪,当时就停下了手。
  风游僧就此大喊:“咱们是冤枉呀,这是老天爷在愤怒呢,冤枉呀!咱们一心想救出温晴晴,你们怎么说咱们是骗子呢,恰在这时雷声霍霍,这,这六月飘雪,冤枉呀!”
  早春就打起响雷,在当地从来没有发生过,虽然,风游僧还在喊着,但是高大统没有下令放人,群人刚停下的手又抬起来。
  风游僧把冤枉喊哑了嗓子也没有人会理会,见群人又将自己拖到了湖水的边口,怒道:“你们就这样对待我们的是吗,三位神仙就在你们面前,刚才的雷声是因为你们动怒老天爷了,你们有几个胆量,如果你们不顾老天爷的惩罚,你们就把咱们三人推下湖中淹死算了,咱们绝无怨言!嘿嘿,天下还真有不怕被雷劈死的人了!……”
  听说刚才的雷声是村人动怒了老天爷,群人都有些害怕,当下没有一个再敢动手,更有的村民被吓得跑走了。
  大个子这时候走到高大统跟前,说道:“额,额,一许,真地是动怒溜老天也!……
  群人都没有人听得懂,大个子说的快,风游僧也没有听懂,此时他的脑子一绕,对着高大统说道:“高大统,刚才大个子说了,咱们如果是骗子也没有伤害到你们,何况咱们不是骗子,更重要的是咱们救了温晴晴,你们还不把咱们给放了!
  高大统哀叹一声,想了想,然后点了点头,命令道:“他们三人,嗨——放了,放了他们!事到如今也不能断定你们三人就是骗子,也不能断定你们就是风凌霄所说的灾星!哎,捆绑你们也没有必要!——大家伙说怎么样,要不要放了他们!”
  高大统要把决断权摊给村人。
  村人听得没有一个赞同也没有一个不赞同,都愣愣地站在当地,只有那大个子双手向上一举,说:“好!”欢呼着就去给三人松绑。
  有了一个人应和,村人们都同意放了三人。
  松了三人的捆绑,这时,高大统寻觅着刚才的雷声,跪在地上,闭上眼睛,祈求天公降雨,他虔诚之至。群人见他跪下祈求,都纷纷跪下。
  王大石和大福右、风游僧一起都跪下来祈求。
  祈求完毕,高大统和村民都纷纷走了,只有大个子和温晴晴没有走开。
  这时候,大个子从口袋中掏出红薯干、红薯片和红薯饼给王大石三人分着吃,又分给了旁边的温晴晴。吃完之后,经过风游僧和大福右的询问,加之耐心地耳听,才得知,昨天晚上,村里去请来了一位叫鹰神汉的人物,刚才村民匆匆回去,正是要敬供鹰神汉。
  听到鹰神汉,风游僧感觉纳闷,说道:“他娘的个嬉皮的,这个青石洼村真倒霉,不知道又请来何方浑人来此招摇撞骗!嗨!愚昧!”
  王大石说道:“咱们要多行善事,绝不能坐视不管。风凌霄在此胡作非为,差一点儿害死良民,咱们不能再让鹰神汉在这里故伎重演,不能任由那鹰神汉作恶多端!”
  风游僧撇了撇嘴:“大石头,本人的一生就跟随你的,你说怎么样,本人毫无怨言,为善是从!为善是从!”
  大福右说道:“嘿嘿,咱们曾经说过,治好咱们身上的奇痛之后,咱们一心向善。咱们也就是平日嘴巴啰嗦了点,其实仁心厚德。咱们是念念不会忘记向善的,大石头,你就放一百个心吧!”
  王大石说道:“不知道鹰神汉是从哪里来的,本人也不能袖手做个旁观,咱们先看看鹰神汉是何人物,如果对村民不利,咱们就动手收拾他,如果他真的能够以自己的本领让这天老爷降下雨水来,那,那咱们感谢他!”
  大福右和风游僧都挺赞同。
  三人刚被释放,如果再去打搅村民,得罪了鹰神汉,决然不会再被宽恕。经过一番议论,三人准备到湖水中的一艘船舱等候,先由大个子先去打探一下情况。
  拿定了主意后,三人和温晴晴来到东阳湖边,上了一艘船舱,等候着大个子的消息。
  到了第二天的中午,大个子跑了回来,透露了一个消息,可是他说话太快,口齿不清,听得几人一愣一愣的,根本不知道说什么。
  风游僧把大个子拽到船舱中,仔细地盘问,认真地倾听,终于听了个大概。
  原来,青石洼村上来了一个陌生人,这人身穿灰色的大褂,披着长发,像是少了魂灵一般,愣愣的,呆呆的,问他什么都不理会。鹰神汉被村人邀请见了这陌生人,便说他身上附了鬼灵,当地不下雨水,就是因为此人的来临。这人正被绑在村中一座水龙爷的庙中,鹰神汉正在做法,准备杀了这人敬拜天地,然后率领村人求雨!
  三人把温晴晴留在船舱,赶紧跟着大个子来到村中的水龙爷庙之中。
  庙宇很大也很高,青砖瓦石建造,久经风雨的洗刷,墙皮已经残破不堪,根基不健,从远处看去,庙宇似乎已经倾斜,就要倒塌一般。
  其实这座庙上半截已经倒塌,这里连续干旱,村民筹钱重新修复。庙的方位对准南方,敬供的是水龙爷,当地称之为水龙爷庙,祈求能多下雨水,滋润万生。只是,庙中水龙爷的神像早就没了,因为无人看管打理,水龙爷的神像被人偷走了,也有村人说,这里太干旱了,水龙爷耐不住便离开了这里,所以水龙爷的的尊像也就消失了。
  庙中很简陋,数百村人跪在地上,闭上眼睛,嘴中不停地念叨着,高大统在第一排人从之中。
  三人从庙门口转了进来,见到了那位鹰神汉。整体看上去,他像个怪人物,浑身都是赘肉,圆胖脸,八角胡须,身披一件袍子,袍子上绣着一只黑色的鹰,倒像是高品官服,只是鹰眼犀利,黑鹰的嘴巴叼着一只大王蛇。另外,鹰神汉袒胸露乳,背上和手臂都纹着黑鹰,更突出的是,在他的手中蹲坐着一只活生生面露凶态的黑鹰。
  这个季节,虽说不是太冷,不至于像鹰神汉这般穿着少露。
  鹰神汉的前面立着一根柱子,柱子上五花大绑捆着一个人,这人低着头,一副穷酸气。
  王大石、风游僧和大福右看到这人顿时楞了,因为被绑在柱子上的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大福左。大个子刚才讲到青石洼村前些天来了一个人,所说的人,必定就是大福左了!
  大福左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三人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只有救下大福左让他解释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