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蛊惑之心 第122章 村荒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众人依照鹰神汉的吩咐,闭着眼睛,嘴巴一刻不停地在念叨着。他们求雨心切,极度虔诚,眼睛也不敢睁开一下,唯恐这一睁开,犯了禁忌,雨水求而不来。
  在大福左的旁边有位大汉,手持弯弓大刀,上身半裸,一副凶相,大概是鹰神汉的随从“刽子手”了。这等架势好似是在做什么仪式,只要鹰神汉念叨完毕,睁开眼来,一道号令下去,刽子手就会举起手中的大刀砍向大福左。
  三人都不知道大福左怎么会在此处冒了出来,大福右有些着急,就要上去相救,被王大石拉了下来。
  王大石小声地对他说道:“这不是急于求成的时候,这么多的人咱们没法对付……”
  大福右生平就这么一个亲人,他哪里受得了劝,急不可耐,抡起拳头:“让俺老子跟他们拼了!”
  “不行,对付鹰神汉咱们绰绰有余,可是村人不好安抚,再说,如果伤了村人,那也不是咱们的目的!”王大石拦下大福右。
  这时候,鹰神汉大概被惊动,睁开了眼睛,向众人扫了一眼后,看向王大石几人。
  王大石几人一愣,正不知所措的时候,风游僧装作来迟的村人一般,悄悄地走到众人的身后,学着众人跪在地上,嘴中念叨不停。王大石和大福右不失时机,也跟在风游僧的后面跪下来,学着众人的模样,嘴中开始念叨起来。
  大个子还楞在当地,王大石赶紧示意他照办。
  念叨了一会,鹰神汉手中的黑鹰高高飞起,在庙宇之中盘旋。众人听到飞翅声,抬起头,看着黑鹰。
  鹰神汉此时把地上的一个黑色的大筐转在身前,众人一个个地站起来,走向黑筐子,从口袋掏东西往里头放,果脯、米面、肉之类,有的直接放入铜钱或一锭银子,渐渐地装满了黑筐子。
  风游僧看了暗骂:“他娘个嬉皮的,还有这般骗钱的,如此容易,发横财了!我当初怎么没有想过这样的办法!”直是后悔。
  王大石看到这里立刻也明白过来,心想这个鹰神汉一定又是个骗子。他默默地说道:“唉,这个世道,这么多坑蒙拐骗的,如此之心,怎么能祈求下雨,老天爷怎么能看到他们的虔诚!”
  众人已经把准备好的东西一一送到黑筐子内,最后,轮到王大石、大福右、风游僧和大个子了。
  四人身上什么也没有,鹰神汉盯着四人看了好一会。
  风游僧这时从口袋中各掏一枚铜钱分给三人,然后,四人轮个走到筐前,把铜钱放在黑筐子内。
  大福右痛恨鹰神汉,在筐内放了一枚铜钱,反手摸了两个馒头藏在袖口中。
  风游僧机灵,他可不是吃亏的主,哪里能被别人占上半点便宜,趁着鹰神汉不注意的时候,放入铜钱之时直接从黑筐子中摸了两锭银子装在身上。
  王大石和大个子乖乖地把铜钱放入黑框之中。
  众人都回了位,鹰神汉此时睁开眼睛,说道:“苍鹰之神,得到祭拜,即将冲上天霄云瀚,传递干旱讯息!”
  王大石听到这里明白了,原来鹰神汉收集财物是祭拜手中的那只黑鹰,黑鹰得到祭拜之后冲向天空,传递下雨的讯息。他们传递的讯息要想得到应候,所以要斩杀邪灵作为礼物,以得天神信任,由此降下雨水来,至于所斩杀的邪灵,大概就是被他们抓住的大福左了!大福左不是邪灵,而是他们自作认为是邪灵,大概就是以此为幌,骗取钱财。
  随着鹰神汉话停,众人睁开眼睛,跪拜下去:“谢苍鹰之神,感谢苍鹰之神!”
  接着,鹰神汉从刽子手中接过利刀,口中吹出一条火苗,火苗金黄耀眼,把利刀烤得冒出青烟。稍停一会,刀锋渐芒,从黑筐之中取出猪腿,将其剁碎,撒在地上。随从奉上祭拜的大公鸡,鹰神汉一刀抹其颈口,听得公鸡一声哑叫,鲜血从喉咙之处喷淋而出,飞花四溅。他一声大喝,那只黑鹰在庙中盘旋,迅速低头俯身,冲向地上,啄食猪腿之肉。然后,鹰神汉的利刀在大福左的面前比划,这般做派,玄奇鬼怪,委实让众人惊叹称绝。
  这分明就是民间招摇撞骗的神汉,他嘴中喷出的火是早有设计,民间会此把戏者比比皆是;把公鸡杀死,猪腿子剁碎,一是想喂饱黑鹰,另外的目的就是想在群众面前展示一番,好让群众知道,供奉在黑筐中的物品、食物和金钱并非是自己所得。其实那黑筐中的食物和金钱,说是祭拜苍鹰之神,其实就是自己的利益所得。
  风游僧看在眼中气在心底,暗暗地骂道:“他娘个嬉皮的,如此贪财横敛,这可是农民们的血汗!哼,逮个机会,把你这头贪敛人财的肥猪用火烤了!”
  大福右心中也不自地暗骂:“真倒劲!哎,村民善良呀,村民无知呀,却让这堂堂正正的大骗子逍遥!真倒劲!众人还不是被这干旱的天气给逼的,若非如此,哪里还会出现这等下作!——呵呵,天下哪有这么多的神灵?什么,苍鹰之神?呵呵,等本人脱了身,抽个空闲,就让这苍鹰变苍蝇!”
  王大石此时却交心大福左的安慰,心中一直在想怎么样去营救大福左。
  鹰神汉持起利刀,在大福左的面前撩来撩去,他再次吹出一条火苗,然后嗓眼之中发出斜啦啦的声音,喊道:“苍鹰之神,弑杀邪灵!苍鹰之神,弑杀邪灵!”
  众人再次跪下拜祭。
  此时,鹰神汉走向大福左,刽子手模样的黑汉子扒开大福左的上衣,鹰神汉用刀尖在大福左身上比划来比划去,最后,扬起利刀就要砍下去,突然间,在大福左的身后,爬出一只拳头大的蜘蛛,蜘蛛一下就跳在了光滑滑的利刀上,吐出浓浓的白色的液体。
  鹰神汉吓得一怔,村民们也吓得惊慌起来。
  风游僧灵机一动,指着鹰神汉就骂道:“你个邪神巫汉,在此骗财横敛也罢,居然引来邪蜘蛛残害村人!”
  村民们听得风游僧喊出这话,都吓得一愣,鹰神汉没有想到会遇到这种情况,也吓了一跳。群人不知所措。就在这时,王大石跃到鹰神汉跟前,一拳打在鹰神汉的肚腹之上,只听“呕——”的一声,鹰神汉后退几步,终究没有持稳,一个仰身栽在地上,手中的利刀摔在了一边。
  王大石尚且没有反应过来,刽子手凶扑扑地冲到他跟前。这刽子手体态彪壮,身壮如牛,一看就是老练凶恶之人。王大石是初入世道,牛刀小试,缺乏经验,对付这人自然费劲,纠缠了几个回合,打成平手。
  大福右趁机把大福左救了下来。大福左先前受了惊吓,此时见到兄长和朝夕相处的王大石、风游僧,顿时精神起来,和大福右、风游僧一道共同抗击鹰神汉。
  王大石的武功有些成就,最近体内升腾,气力充沛,一直有腾空而跃,翻身而飞的冲动,只是不知怎么驾驭和施展。此刻,他一人对付刽子手,先是勉强自保,而越打越是有精神,渐渐而手到擒来,显得绰绰有余。侩子手却是越来越累,身手从快渐慢。
  攻守之间,刽子手从地上拣起那只公鸡,吸噬鸡血。王大石看得愣在当地。随后,刽子手再次攻来,稳扎稳打,迫得王大石处处窘迫,连连填气。
  刽子手身怀一套硬功夫,拳脚流畅,一招一式,方显劲力刚迫;王大石左挡右攻,气力翻腾,彰显大气雄浑,入木三分。
  此时,刽子手身子空翻躲过王大石后转一脚,接着,反身一掌朝王大石胸部推过来。这时,王大石双脚落地,一个腾身后转,伸出一掌击他面门。这一掌下去,必将立刻毙死刽子手,而刽子手这掌必定让王大石身子受伤,如此交战,谁也不肯让谁,如此就形成了同归于尽的架势。王大石知道即使自己不会毙命,但是也会受疼或是重伤。
  双掌交错,就将落击对方各处,刽子手在瞬间将手臂挡住来掌,顺就一掌再次打来。王大石去掌被格挡在外,掌心偏离刽子手的面门,若是不收此掌,必是一个落空,当下反手再开一掌,这一掌正对刽子推来的掌心。这时,手掌离各自较近,都已无暇别顾,双掌在半空中相击,只听“砰——”的一声,刽子手的手臂已经折断。
  风游僧几人已经把鹰神汉按在地上看闲,见王大石使出这一掌力,心下叹服,见刽子手手被折断,哈哈大笑:“嘿,娘的个嬉皮的,你这刽子手杀人是杀多了,手臂断了,这是天意呀!”
  大福右喊道:“杀人多了,一只手臂岂能偿还得清?真倒劲!杀人偿命!大石头,杀了他,要了他的命!”
  王大石只想教训刽子手,没有想到自己使出这样大的力气,居然折断他的手臂,他再次感觉不可思议,当下停手,仔细地看着自己的手掌。
  大福左这时开口说话了:“王大石有如此的功夫,一定吃了不少的苦吧!”
  正在这时候,被按住的鹰神汉突然一个翻身,从地上拿起大刀,朝几人冲来。
  群人吓得都聚在了一边,有的早已经跑出,他们分不清楚谁好谁坏,不知该帮助谁,只有瞪大眼睛观察场景,做好防身躲命。
  这时,大个子从后头勒住了鹰神汉。
  大个子是青石洼的村民,群人见他勒住鹰神汉,立刻之间分出了好坏,一齐冲向鹰神汉和刽子手,把两人按倒在地上,捆了起来。
  鹰神汉被按在地上,一直跟从他的那只鹰翩翩飞走了,拥有了自由。
  高大统从庙外头赶过来。他一向是村民心中的尊范,深得当地村人的拥护,他见是村民把鹰神汉和刽子手按在地上捆起,二话没说,就勒令着把两人押走。然后走到王大石几人跟前,低下头,说:“嗨,多亏几位相助,不然咱们又被蒙骗了,他们带来毒蜘蛛害人。哎,真是的,这世道骗子太多,风凌霄奸狡猾溜,差一点害死了无辜的温晴晴;这鹰神汉骗财也罢,又要杀人驱邪,还带来蜘蛛害人!唉——”
  其实风游僧也不知道这拳头大的蜘蛛是哪儿来的,只是灵机加害于鹰神汉而已。
  村人们用倾慕且疑虑的眼神看着几人,特别是王大石的身手,在他们看来,那就是传说,就是神话。他们充满渴望,一下子都拥簇过来。
  王大石几人立刻明白了,这正是群人在试探着认同他们,希望得到帮助。王大石突然感觉肩上的重任。
  这时,那只诺大的蜘蛛蜷缩起了身子,背后鼓起的囊团越来越大,突然身子向上一纵,张开爪子,顺着一根蜘蛛丝向上爬,穿过庙宇后,依旧往上爬,趴到丝的顶端处,又吐出一根细长的蜘蛛丝,然后顺着刚吐出来的蜘蛛丝越爬越高。王大石突然间想起,昨日看到黑乎乎向上飘的东西不是别物,正是蜘蛛。
  风游僧看着蜘蛛,突然间,想起民间的一个传说,这个传说跟旱魃子的传说颇为相似。
  这是风游僧走世道赶买卖之时在河北听一位百岁老人讲过的一个传说,这个传说中的故事讲出来之后,几人都蒙了。
  话说,有一个村庄闹村荒。所谓的村荒,就是村子里头因发生某些诡异的事情,致使村人渐渐搬家离开,没有人愿意居住,或是只留下来一些老人看门土,庄人渐渐稀少。这些留下来的人们因为孤寂或是村荒带来的恐惧等因素的影响,不久就会静悄悄地死去,没有人再愿意回来收尸,没有人愿意回来打理,最后村落荒废,成为忌讳之地。
  大福右骂了一句:“真倒劲!没有人害,没有天灾,闹什么村荒?跟你们说,这村荒可是晦气的东西,一个村子百十户人家,搬走一家两家还成,若是接连搬离十多家,这村子就不好了,时常就会出现诡异,诡异一出现,还会致使新的家户搬迁,所以说这是一个不好的循环!祖业根基在此,有祖上保佑,闹什么村荒咦!”
  ——原来,传说中的这个村子之中莫名发出一种响声,沉幽幽的,开始大家还不觉得异常,可是后来村里接二连三发生一些事情,人们就警觉了。村上组织了一批人去搜罗这声音的来源,他们发现沉幽幽的响声似是从天界传来,每逢传出声响时,天边会出现一只黑乎乎的东西,这个东西上下窜动着。这批人中有近眼见过这个东西,可是不曾敢说过,之后不久,这帮人便在村子之中悄悄地失踪了。有人估计,这批人是偷偷地搬家离开了。随后有些人跟着搬离此地,走后不久,村子之中便传出旱蜘蛛群的说法。这个说法一定是搬离的人害怕遭到戕害而不敢漏了口风,走远了之后才秘密放出来的音信。
  哪里生了旱蜘蛛,哪里就会干旱不雨。当地的树木庄稼都被旱蜘蛛吸去了灵气和津精之液。旱蜘蛛还会在半空中织网,这些被织的网密密麻麻,挡住了老天爷的眼睛,老天爷看不清,自然也不会把雨水眷顾。如果说村子的奇怪是闹村荒的的原因之一,那么当地的干旱不雨则是致使当地村民不断搬离的最大的原因。
  旱蜘蛛所结的蜘蛛网像绳子一般粗细,织成的八卦阵捕食虫子、鸟类和兽物,几乎成了当地的霸王。旱蜘蛛们清闲的时候,躺在蜘蛛网上,把蜘蛛网当成摇篮,把蜘蛛丝当成乐弦,弹奏哀怨之曲。村中传出幽幽的响声,其实,就是旱蜘蛛所奏的“幽乐之声”。
  且说那旱蜘蛛越长越大,渐渐地长出胡须成了蜘蛛精,蜘蛛网越结越高,蜘蛛精顺着蜘蛛网爬向了天界,偷到了天浴水中洗澡,惊动了天界,惹得天公发怒。天公谴以雷神,雷轰闪击,蜘蛛精被戕杀不少,可是有的老蜘蛛精狡猾,每次都能逃脱,它们迅速地顺着蜘蛛丝降回地面,躲到村人的家中。天雷担心打毁了村人的屋子,伤及了善良贫苦的人们,便隐去不发了。
  其实这些蜘蛛精是想偷吃天上的仙物,修成蜘蛛仙,故而屡次犯戒,偷入天端。有一次,蜘蛛精再次犯戒入天,天界中闪出一条火龙,浑身金黄色,吐出团团大火,顺着蜘蛛丝延伸的方向烧了起来,老蜘蛛精浑身大火,坠入村上一条河水之中。火龙在半空中盘旋等待,可是老蜘蛛精偏偏不上岸,火龙吐出大火将要灼干河水,老蜘蛛精窜入一户农家。这时,上苍真的是震怒了,响亮大晴天就噼里啪啦响起了轰雷声。
  那户人家的老阿婆在家中做饭,只听“砰咚——”一声大响,屋子顶被雷声劈得掀到了一边,瓦片落进正在煮饭的锅内,老阿婆吓得喊来老头子,老头子跑出来看着火龙,当下就跪了下来。这时“砰咚——”又是一声巨响,井边上的那只水缸应声而碎,只见缸底下躺着一只盆口大的蜘蛛精,四腿朝上,浑身冒着黑烟……
  老头子看了看天,对着旁边的老阿婆喊:“嗨,你别哭哭啼啼了,这是老天在做好事,天上轰雷劈死了这只蜘蛛精……”老阿婆一听,瞬间破涕为喜,向老天磕头拜谢。
  就在此刻,火龙潜向天界不见了,雷声也没有了,老头子从地上爬起来,走到屋子中,看了看,寻了寻,看看毁坏的家当,心惜不已。
  老头子点数着:屋顶被掀了,杂乱无章;一锅稀饭被瓦片糟蹋了,瓦片落在锅里头把锅也砸了个洞,稀饭正从锅中淌着;水缸也坏了;还有老头睡的床也被打折断了;看看床底的尿壶也碎了……
  “这是上苍在人间行好事哩!”老头子没有生气更没有怨谁,反而心中怀着感恩,感谢上苍有眼,派遣雷神和火龙杀死蜘蛛精。
  过了晌午,老头子赶集市去添置家当,走了不远,脚下踩到一件硬东西,低头一看,地上并排摆着五只银元宝。老头子拿着元宝请人修了房子,买了水缸,买了床,买了稀饭面糊,又买了一只尿壶。五只银元宝已经用完,仅剩下两吊铜钱,老头子回到家中,走进屋子里头看看还有什么需要添置,转了一圈也没有发现,到了中午,准备弄饭吃,才发现铁锅坏了没有买,正在这个时候,外头有人推着车叫卖铁锅的,老头子走出去问问铁锅卖多少价格,卖铁锅的贩子拿着一只八张大的铁锅说要两吊钱,老头子只剩下两吊钱,全把它给了贩子,买回了铁锅。老头子把五锭银元宝花费得干干净净,家里头损坏的东西补了个齐全,物品一件不多,一件不少,花费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这仿佛就是冥冥之中上苍的指使和安排。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