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蛊惑之心 第124章 回顾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这只黑筐子里头盛满物品,就在这时候,只听“哗——”的一下,屋顶上的两只瓦片掉下来跌个粉碎,原来正是刚才飞走的那只黑鹰从屋顶漏洞扎身而入,低飞掠过,威胁拖筐的村人。黑筐子里头有蛋、有肉,有鱼,还有鸡,都是当地的人们被蛊惑捐出来求雨的祭品,筐子被移出庙外,一直盘旋在周遭的黑鹰跟着冲出庙外,张爪开喙,伺机而动。
  风游僧故意设此陷阱,想捉住这只黑鹰,他从后伸手抓去,那只黑鹰通灵,而且力大无穷,反应也快,转身就啄向风游僧。风游僧未料如此,手背面被啄了一个深深的口子,一个疏忽,却让黑鹰飞向了高空。
  这让风游僧失去了应有的面子,也配不上他夸下的海口,此刻他有些急躁,骂道:“他娘的个嬉皮的,真是龙游浅水被小鱼小虾戏弄!”
  王大石走过来拍了拍风游僧的肩膀,说道:“一只黑鹰而已,就让它遨游高空吧!”
  风游僧说道:“我是害怕它坏了好事,求不成雨!”
  王大石没有听明白,不知道黑鹰和雨水有什么关系。
  大福右开口问道:“我说风游僧,你就逞炫,它只是一只黑鹰,下雨或是不下雨跟它有干系?呵呵,你可别把黑鹰撒尿当成下雨!”
  风游僧骂了一声,也没个回应,他似乎有了底气,笑眯眯地走到鹰神汉跟前。此时的鹰神汉刚给在此的每位村人磕头道歉才完事,头晕眼转的,见得风游僧过来,直接就哭了起来,直喊着让风游僧饶命。
  鹰神汉哭着,泪水从脸上滑落下来。他的脸本被涂了妆沾了粉,此刻被泪水冲散,成了一只大花脸,使得村人哈哈大笑起来,更加鄙视他的装神弄鬼,故意做作。
  风游僧一直想在群人前展示自己的威望,他没有置声,也没有应鹰神汉的求饶,对鹰神汉说道:“我念它是一只畜生,要么你让它飞走,不要在此处逗留扰事,要么你让它飞下来让我捉了它,如果你不做,现在就要你的好看!”
  鹰神汉看了看风游僧,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点了点头说道:“是,是,是呀,它只是一只畜牲而已,我,我让它飞走吧!”说着,吹了一声口哨,那只黑鹰一声鸣叫,冲入高空飞走了。
  王大石不免觉得有些诧异,这只黑鹰被鹰神汉训练过,听鹰神汉的话,为什么轻易就把它放走了呢,若是将来再跟鹰神汉坑蒙拐骗那可不好。
  风游僧这时候对群人说道:“这只黑鹰跟着鹰神汉出来坑蒙拐骗,罪在鹰神汉,跟这只黑鹰可没有半点关系,所以咱们把它放生了,咱们生杀予夺,一定要泾渭分明!”
  他这一番话无形之中又增添了人们的信任。
  王大石从来没有见过风游僧有这般正经过,他不知道风游僧想干什么,凑进跟前,悄悄地问道:“唉,我说风游僧,你,你哪天像这般有模有样过,你是想干什么呢?”
  风游僧说道:“我觉得刚才出现的那只毒蜘蛛跟这雨水有关系,只所以放了那只黑鹰,是怕,是怕黑鹰啄吃了那毒蜘蛛!”
  王大石还是有些云里雾里的。
  当下,按照风游僧的意思,把黑筐里的东西摆在桌子上,然后在庙前举行了祭天仪式,祭天完毕,依据风游僧的意思把两人绑在庙中的一根大柱子之上,让大个子和一位村人在庙前看守,并且吩咐两人不准进入庙内。
  一切置办妥当,王大石几人拒绝了高大统的宴请,然后和村人们分开了。
  王大石四人回到船舱之中。
  高大统实在是过意不去,差遣人丁送了一坛高粱酒,一桶水和菜饭。
  这样的礼数如果再不收领,恐怕自己也说不过去,于是几人在船舱中摆了一张桌子,把酒菜放在上面。
  加上在船舱等候的温晴晴和驶船的船员一共是六人,桌子显得有些拥挤,大福右故意把王大石和温晴晴安排在一起,然后一起吃了起来。
  大福左早就没吃上饱饭了,面对这么丰盛的菜肴,着实吃了不少。
  席间,风游僧就问大福左,当时在墓中跑到了哪儿去,怎么就没有了人影呢,大福左想了想,在脑海之中回顾起来。
  等了好一会,大福左才把当时的经历说了出来。
  当时,在古墓之中,王大石发现地上柳木雕刻的木头人磨样像带队的拐杖老时风游僧已经意识到情况不对,当下就给王大石、大福右和大福左三人讲了一位财主子霸占了一位农民的钱,农民请了当地有名的青邪巫师想方设法残害财主子的故事传说……大福左随着所讲故事的情节来到了一个村庄,大福左来到这个村子之时,愣子一般,一直沉寂在故事的情节之中,直到第二天才有好转,等他彻底醒转之后,想起王大石和大福右正被困在古墓之中,四处寻找,不知怎么的摸索到了青石洼村。他自从离开王大石几人,精神压抑,一直担心牵挂,然而身子骨受的蛊虫伤口尚未愈合,如同行尸走肉,后来被鹰神汉说成是鬼附其身,要杀之敬天,邀功求雨……
  听大福左这么一说来,王大石明白过来,大福左正是被当时的阵法所迷惑,那个阵法随着他的梦境,引领着他将要到一个地方,然而当他清醒的时候,大概就是阵法被破解的时候。王大石想了想,觉得当时幸亏早早破了阵法,不然还不知把大福左引领到了何处。
  大福左回想起来很害怕,他非常关心在他走了之后发生了什么。
  关于最后破了阵法,王大石简单地跟他说了,之后,取出一皮囊交给大福左,皮囊中所装的是棺板煮成的水,可以愈合大福左所中蛊虫侵蚀的伤口。
  大福左已经虚弱的不行,当即大福右帮他用棺材板煮水擦拭伤口。
  如果不是王大石此时取出皮囊,大福右和风游僧倒是忘记了自己曾经中过蛊虫。此时风游僧把衣袖向上扯了扯,看了看自己的胸口,那曾经被蛊虫钻咬的伤口已经愈合了。大福右此时也看了看,他的伤口也已经恢复,他用手按了按,里头也不疼不痒了,他感觉这是圣水,非常高兴,咕嘟咕嘟把剩下的喝在了肚子里头。
  王大石看得傻眼了,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觉得大福右太兴奋太激动了,以至于难以自持。
  民间所说,凡事各有一犯。顾名思义,就是说世间的事情和物件都有相生和相克的。棺材煮水治疗蛊虫钻咬的伤口算是灵丹妙药,可是喝下肚子之中却不是那么回事了,此时大福右“噗——”的一声,屁股底下排出一股臭气,然后弓着腰捂着肚子就跳下了船舱,寻找茅房去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