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蛊惑之心 第128章 一盆油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按照风游僧刚才所讲的传说,四人走到半路,故意转到一山坡边上,取了一根毛竹子。这根毛竹子很长,头子被削得尖尖的,只要对准蜘蛛的背囊上使劲一捅,蜘蛛精的背囊必定破开口子。
  王大石把竹节棒子拿在手中,随手捂了捂,就将走,温晴晴从后面追了过来。她是农村的孩子,衣着朴素,清风扶过,头发飘飘,清秀的面庞展现出来,煞是好看。她嘴角透着微笑,跑到王大石跟前,说道:“大石哥,我愿跟你们一起去对付旱蜘蛛精,替村民早日求得雨水!”
  她的声音有些嘶哑,想必是为土下的爹爹哭的不行。
  王大石问道:“你好些了吗?”
  温晴晴点了点头:“我也是经历过生死的人了,我一定会坚强地面对。”
  说到这里温晴晴咬起了嘴唇。
  王大石说道:“真是抱歉,居然也没陪你一起去。”
  温晴晴摇了摇头:“你有大事要做,不便掺扰了你。”
  大福右几人也知趣,故意走了一边去。
  王大石每提到她的爹爹时,温晴晴都会伤心,既然已经入了土,也没有什么牵挂了。王大石刻意不愿再提,把话题转了过来,他说道:“你怕旱蜘蛛精嘛,它是长着很大的大蜘蛛精灵,有尖尖的嘴巴和长长的牙齿,喜欢吸食人的脑汁,而且我们对付的蜘蛛精已经静修百年,长着的胡须都比你要高,你愿意去吗?”
  温晴晴知道这是王大石在吓他,微笑着说道:“不怕,不怕,长得再大,再怪,我也不怕!”
  果然,温晴晴忘记了悲伤。
  王大石继续吓道:“那你想来就来吧,如果被蜘蛛精织成的网捆起来,那可别怪咱们!”
  温晴晴依然微笑着,欣然地跟在王大石的后面:“我若是被蜘蛛丝裹住了,还怕你不救我吗?”
  “谁会救你,我才不会呢!”
  “那我就被困在里头,变成了蚕茧,将来没准哪天蜕化成飞蛾,飞呀,飞呀,在半空中自由自在地飞翔,这么无忧无虑的,那也不很好吗?”
  “呵呵,无忧无虑,哈哈……你就不怕有一天撞在了牛粪上?”
  想不到王大石也幽默的时候。
  “呵呵……你就是那坨牛粪,我一头撞在了你的身上!”
  王大石呵呵笑了笑。
  ……
  温晴晴跟着四人就来到了水龙爷庙之中,鹰神汉和刽子手被村人捆在柱子上,两人身上裹满蜘蛛网,不能动弹一下。他们被吓得晕睡过去,嘴里头喘着粗气,打着呼噜呼噜,在刽子手的身上趴着一只盆口大的蜘蛛,大蜘蛛精被自己织成的网缠着出不来。
  蜘蛛网很粗,黏性极为强烈,稍有不慎便会粘住人的身子,往往被粘住之后,越是想脱离,蜘蛛网缠得越紧凑。
  大福右、大福左和王大石看着蜘蛛精就急了,分别展出大刀,拿出棍子,执起竹节就想把它杀死。
  风游僧这时按捺住三人,先让三人退出水龙爷庙,蹲在门口观望。不过多久,庙中的格窗口刷刷掉下些许泥胚子,一只更大的蜘蛛从窗口就爬了进来。
  几人看着都吓了一跳,温晴晴无意间就抱紧王大石的一只手臂。
  风游僧悄悄地说道:“这对蜘蛛一公一母,再过时日,就会诞下更多蜘蛛,趁现在,咱们戮力同心,不遗余力,把这对蜘蛛精一齐捅死,千万不能留下祸害的根子!”
  王大石生平就不喜欢这等物事,它不但害人还会让人头皮发麻,此时说道:“那自然不会留下祸根子,对付这等歹毒之物就要下狠心!”
  那旱蜘蛛精长成盆口之大,大有百年的修行,已经通灵,几人说话似乎已有惊动,当下,挪动着身子,渐渐后退。
  旱蜘蛛精居然想跑,五人立刻就从水龙爷庙的门口冲了进来,大福右大刀首先挥了过来,在空中连挥数下之多,确然连连吃空。大福左一棍伸了过来,从蜘蛛的脚间滑过;王大石跑过来最晚,当机立断挥动竹节,只是没有把握最佳时机,竹竿伸去,碰上蜘蛛一只脚,“蹦——”的一声,蜘蛛精一只脚被戳断裂,弹了老远。
  王大石再次拿起竹节,只是这两个蜘蛛精行动迅速敏捷,一瞬间,一只蜘蛛已经不见了踪影,另外一只顺着吐出的银丝向上攀爬,爬过庙的窗格,爬过庙的顶端,依然朝上爬去,渐渐地消失在半空之中。
  旱蜘蛛精已经跑走,几人甚是觉得不舒心,大福右接连骂了一阵子。
  鹰神汉和刽子手被惊动醒转,使劲地挣扎,越是挣扎粘得越紧,渐渐地,再也动惮不了一下,只得向王大石几人悔过求饶。那刽子手生性倔强,此刻也疲软下来,呜呜地流着眼泪。
  风游僧把两人捆绑在这里,目的是引出蜘蛛精,另外,还想让两人受点惩罚。两人颇是幸运,蜘蛛精没有吸食他们的脑汁。
  此刻,在门外把守的大个子和几个村人赶进来,把鹰神汉和刽子手抬到一山坳前。这时候,高大统和村人前来水龙爷庙之中帮忙,正好撞见鹰神汉和刽子手,但听村人说蜘蛛精逃跑了,他们把气撒在鹰神汉和刽子手身上,又是拳来又是脚去的,一阵痛快的打骂后,两人已经没有了人的样子,哭着喊着,自杀自残的心都有了。
  这时候,王大石几人走到这里来。
  鹰神汉见了风游僧,赶紧叫大爷:“风俗大爷,您,您行行好吧,咱家,咱家再也不敢招摇撞骗,愚弄百姓了!您,您就开恩饶恕咱两个吧!”
  王大石心地善良,希望能给他们改过自新的机会,但是不能确定鹰神汉此刻求饶说话就是真的,若是轻易放了再去行骗,那便是宽饶的罪过了,此刻他看了看风游僧。
  风游僧没有说话,看了看旁边的大福右和大福左。
  当初鹰神汉和刽子手把大福左绑起来,若不是王大石几人相救,便是被两人给杀死了。杀人偿命,天经地义,虽然人没有杀成,却有此狠心和动机,大福右怎么能让,势要让两人吃点苦头,以此作为教戒。他此刻就吩咐村人把两人吊在树梢上,脱光他们的衣裤。
  村人依照吩咐,赶快就动起手来,可是两人身上粘满蜘蛛网,衣服、毛发也粘在了一起。这时候大个子拿来剃刀,割掉蜘蛛网,刮静毛发,扯去衣裤,然后就将其吊在了树上熬了一夜。
  夜里鹰神汉和刽子手忍受不住,大喊大叫,闹得村人也都没睡安分。
  半夜里头大个子和一些村人走了过来,大福右被吵得烦心,也赶了过来。
  大福右吩咐把两人放了下来,绑在一根木头上,烧了一堆柴火,然后把两人架在火上烤。这火势熊熊,青烟缭绕,不一会儿把两人熏得黝黑发亮,脸上和身子冒着水珠。两人不由得又叫了起来。
  大福右看着两人被折磨的也差不多了,吃了这些苦头也算是教训了,就喊着大个子提些水,把柴火浇灭,放了两人。大个子惟命是从,赶快跑回庄子端了盆水就泼在火堆上。
  这一盆泼下去,火没有熄灭,倒是燃烧得更旺。
  陡然一下,火势窜高五尺,就把两人埋没在火焰之中。
  大福右和一群村人不由得楞了,定睛地看着大个子,大个子也不知所措,呜呜哎哎地说了一通,谁也没有听明白是什么,之后哇啦一声跪在大福右面前就哭了。
  这时候,村庄中跑来一位村民,提着一个桶,追过来,看着大火吞噬了两人,当下放慢了脚步。
  原来,当地干旱,视水为命,都把水当作宝贝藏了起来。大个子本来就有些憨,跑到村中一户人家也不打声招呼就把锅台上的一盆油当成了水端了跑来。
  鹰神汉和刽子手被烧得只剩下尸骨,大福右叹了一口气,拍了拍大个子说道:“哭,哭什么,你哭下的眼泪就像是小花猫撒的尿!这两人坑蒙拐骗,是老天爷不让他们活,咱们是替天行道,替辛勤劳苦的人民除害!”说完之后,横气冲冲地走了,一点儿也不把此当一回事。
  大个子愣愣地看着大福右,摇了摇头,径自地走去了。
  到了第二天的早晨,村人们把鹰神汉和刽子手的尸骨用铁锹拍了拍碎,装入口袋中摔进了东阳湖内。
  大福右看着被村人抬走的口袋,默默地说道:“真倒劲,你们真是该死呀,可不能怪我们,给你端盆水来,哪知道这盆水竟然是一盆油!嘿嘿,你们俩个死鬼啊,你们死了之后可不能怪我,更不能怪大个子啊,谁怪这大个子是傻里傻乎的人啊?你们是自作自受,谁让你们趁这里受灾来骗财的?唉——总而言之,是天意让你们死的,跟我们都没有关系。你们俩记住了,跟咱们没有关系,化成了鬼魂可不能来缠绕我们,谁知道那盆水会变成了一盆油!嘿嘿,不过呀,你们该死,造孽太多,是天不能让你们多活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