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 猪生象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怪物正端视着底下的温泉,似乎也想跳下来泡泡身子。
  王大石立刻警觉,对着大福右三人说道:“喂,你们看看,那山坡上是什么东西,会不会伤害我们!”
  大福右抬眼就看到了那个怪物,一边游着一边说道:“嘿嘿,这个东西有什么害怕的,若是逮着了它,就把它的皮肉腌起来当年货!”说着,他匆匆游上了岸,连忙找着衣穿了起来,唯怕晚了一点,那怪物一头栽下来一起泡温泉。
  看了大福右急忙的样子,大福左和风游僧也抢着朝池边游去。
  就在这个时候,山上传来一阵悦耳的笛子之声,那怪物似乎被这笛子之声操纵着,当下向前猛跑两步,一头就扎在温泉里头!
  “扑通——”一声巨响,水花向半空中冲去,打在四周的石壁之上发出刷刷的水声,中心处形成巨大的漩涡朝着四周移动,水纹一波接着一波蔓延开来,顶起岸边的石片。
  这怪物如此巨大,又是从高处一冲而下,落水之时产生的威力巨大无比,只让王大石无以躲挡,不经意间连续喝了几口洗澡水。
  大福右、大福左和风游僧在岸边端看着发生的瞬间,惊讶万分,待等王大石狼狈地浮出水面,各自乐开了怀,哈哈地嘲笑。
  王大石难以言状,心骂:“这是哪家的大畜生,如此不通礼节!”
  怪物很脏,似乎好久没有洗浴,入池之后,水面便混沌起来,脏污渐渐朝四周散漫,接着一股腥臊之味扑鼻而来。
  王大石狼狈不堪,嗅得此味,再也忍受不住,连续呕吐两口。
  怪物并无恶意,瞪着大眼睛看着不远处的王大石。它的神思根本不在自己,似乎被那悠远的笛子之声控制和操纵着。
  王大石看着这天然的温泉之水一时间污浊起荡,觉得可惜,赶快游到另一边,静了静身子,上了岸,穿上了衣装。
  上岸之后,王大石觉得身体温润,无比的舒服自然,他躺在岸边,看着怪物洗澡。
  大福右三人也各自躺在一块光滑的石头之上,徜徉着,根本没有在意水中的怪物。
  王大石转过身子,向风游僧问道:“风游先生,你游历天下,且不知这只怪物为何物种,如此的硕大怪异,而且是个人形!”
  大福右抢着说道:“怪物毕竟就是个怪物,依照本人的看法,这怪物就是天地所生,或者藏匿在大峡谷或是洪荒时代衍生繁育下来的野兽!”
  风游僧说道:“在下没有见过此等野兽,倒是在民间听说过一些奇异的繁殖现象,驴子与马儿交繁可生出骡子,当然还听说过母猪生大象的事情!”
  听到风游僧说到生大象,大福右和大福左两人同时感觉惊讶。
  大福右哈哈大笑,笑中满是鄙夷,说道:“嘿嘿,风游僧,咱们的游历虽然不如你多,但是见识不会比你少,那母猪若是能生出大象来,那,那本人就能生出母猪来!”
  他说过,自己觉得好笑,又哈哈地大笑起来。
  王大石也是觉得事情太过蹊跷,不过,他在楞菇师傅传授下来的《游士.独门》之中见过记载,确实有猪生大象,牛生麒麟的民间传说,看了之后有些不敢相信,这时向风游僧讨教道:“风游僧先生,母猪真可以生大象?为什么母猪会生下象崽崽,难道是你亲眼所见吗?”
  大福右说道:“母猪生大象?呵呵,真倒劲!依据本人看来,风游先生看到的猪头插大葱,装象罢了!”
  风游僧说道:“不相信便罢了,民间的传说都有一定的根据,不要无故亵渎!”
  就在这个时候,远处的笛声更加清亮起来,温泉中的怪物,立刻从水中冒了出来,顺着坡子向山上爬去。它好似没有经过野外的生存历练,行动迟缓,手脚笨拙,攀爬之中几次差点坠落,只是如此,但它力大无比,每攀一处便是紧紧握住凸出的山石,双臂猛然一拉,千钧重的身子一下子便提了上去。
  笛子之声是从对过的山坡上传来,距离三人并不是很远。
  王大石立刻从地上爬了起来,顺着笛子的声音找了过去,他要看这怪物野兽究竟想干什么,驱驭此怪物者为何等高人。
  大福右和大福左早就感到不可思议,当下紧跟其后,追上了王大石。
  风游僧在当地摇了摇头,也赶了过去。
  跑到山坡,四人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住了,不由停了下来。
  眼前的山坡上除了刚才那只巨大的人形怪物之外,还有一头巨大的母猪。那头母猪正躺在地上,身上的黑毛如同头发一般长,屁股后面却是光秃秃的,嘴巴一直喏着,任由主人怎么驱赶偏偏是一动也不动。母猪的后面站着一只山羊,头上的两只羊角直直地竖起,它用两只脚走路,前面两只脚正在梳理枯草,放在嘴中嚼吃。
  这些畜生的主人则是一副戏子人物的打扮,个子高挑,身形消瘦,留着马尾辫子,眉毛浓黑,八角胡子,真是一副奇怪的打扮。
  大福右看着说道:“真是奇人奇畜!真倒劲!”
  主人见到四人陡然出现在面前也是颇感惊讶,抱拳说道:“在下是北山马戏团的张阿丑,专门驯服畜兽,众人常称本人驯兽真人,早闻行道中各门各派、各行各业都聚集五台山显通寺,在下不顾远涉之劳苦,特意派遣三位良将到此展示,以震我驯兽人之美名!”
  他说话一字一顿,清脆细腻,甚是好听,果真是出自马戏团的人物。
  王大石欣喜的要命,他觉得这门行当也是很有意思,若是学了这门手艺,足可以驱动很多畜牲,把它们都驱赶到街市之中,让这些畜牲做些奇怪的动作,比如让山羊推车、让猴子数数,如此也可以赚很多钱,养家糊口足矣……
  就这样想着,王大石突然有跪下求师的冲动,真想加入北山马戏团,做个驯兽的角色,只是他当下最紧要的是要早点找到温晴晴。
  训兽真人在行道之中扬名已久,北山马戏团是行道中的有名门派,也只有王大石、大福右和大福左这般人物没有听过罢了。他们三人不知晓,不能代表北山马戏团不出名。驯兽真人此行并没有提起到土葬派破解梦灾之扰,其目的是在五台山群集的各门各派面前扬自己的美名的。他所说的三位良将便是那人形般的怪物、大耳朵母猪和山羊。
  王大石看了看驯兽真人的表态,心里未免有些唏嘘。
  风游僧是早有耳闻北山马戏团,其中驯兽真人又称驱兽真人。此人小时候以三文钱的价格被卖到北山马戏团,聪明绝顶,天不怕地不怕,跟着马戏团的师傅们学习艺术。八岁的时候,便担当角色,视为马戏团当家的名旦,十二岁的时候在马戏团中从事斗兽角色,绣衣戏弄,斗虎、斗猴、戏马弄百兽,动作灵巧多变,群兽屈服,自此,张阿丑扬名天下……随着年限的增长,马戏团的师傅们渐渐退去,张阿丑掌管着北山马戏团。
  风游僧此时抱拳说道:“久闻大名,如今一见真是万生有幸,在下四位只是到五台山寻找一女子,既然是同路,便是难得修来的缘分,不如我等一道前往?”
  驯兽真人抱拳,谦恭地说道:“那大是不必了,在下所驱驭的大木兽、山胡羊和大脸猪,这些畜生与陌生人行走颇显出古怪之举,怕几位不太适应,更害怕这些兽物吓着你们!”
  大福右呵呵大笑,说道:“原来驯兽真人都把自己所训教之兽物都起了名字,想必那大木兽便是那只人形的怪物,那山胡羊和大脸猪就是山羊和那只母猪喽!”
  驯兽真人浅浅一笑。
  既然如此,四人便将告退,那大木兽和山胡羊居然都跑过来向四人深深地鞠了躬,让四人好生感激,可是那只大脸猪偏偏不起来。
  驯兽真人说道:“大脸猪月前刚生下猪仔,自从生过猪仔之后,大脸猪身子一直不舒服,据在下辨其症状所在,恐怕这大脸猪的肚子之内还有猪仔没有生下来!”
  大福右听到这呵呵一笑,想起母猪生大象来,他对着大脸猪说道:“嘿嘿,真倒劲!猪老兄弟,你倒是懒得动脚了!嘿嘿,看你肚子大的,嘿,你可别生出一只大象来!”
  王大石呵呵一阵大笑。
  稍些一会,相互告别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