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 转脸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铸剑帮又称铸剑行,位于五行山,以铸造冶炼和经营剑只而闻名遐迩,教众非常之多,帮中所传承的剑法与五行息息相关。
  所谓身在行道犹置虎穴,铸剑帮之所以能有今天的成就,那便是因为帮主侯天算专门培养一批武者,是为守护铸剑帮所用,保障门户的经营。
  除了帮主以外,铸剑帮还设三位长老,分别居于五行山处三座山峰,天珠峰、仙岩峰和北秀峰。长老们手下都有徒儿,亲自调教。在该教,帮主所调教的徒儿称为一类弟子,长老所调教的徒儿为二类弟子,这些都是绝顶聪明,深受教主和长老喜爱之人,其余都是普通的弟子和部众,被熟称之为三类弟子,其中,铸剑帮的教主侯天算亲手调教的一类弟子便有东方木白和东方清落。
  铸剑帮还拥有数十位铸剑师和数以千计的铸剑工匠和剑只交易的普人,这些乃是手艺之人和生意之人,若是没有三类弟子钻研武学,铸剑帮也不至于撑起这么大的脸面。天下之中,半数的剑只,是乃出自铸剑帮。
  东方木白和东方清落脱离拜月神教,加入铸剑帮,得到赏识,说起来也算是物尽其用。
  此时,东方木白和东方清落都进入决赛圈子,他们俩要对决另外三位,这三位人选分别三位长老的大弟子,驻居于天珠峰、仙岩峰和北秀峰。
  这时候,马一彪长老展开手中的纸条,这纸条正是他们抽签决定比试人选的裁定。
  宣布第一场比试是由东方木白和天珠峰的大弟子林震侠,第二场是东方清落和仙岩峰的子张景炫。当张景炫听到宣布和东方清落对决逐雄之后,他吓了一跳,赶紧退出了争夺。
  张景炫正是仙岩峰的长老马一彪大弟子,脸上一阵难堪。
  既然张景炫退出比试,便由北秀峰的首席大弟子卢子秀与东方清落比试。
  裁定宣布完成,四人纷纷走入场中,林震侠首先攻向东方木白。
  林震侠的年纪稍大,个头挺高,人如其名,一见便是个硬朗的侠义汉子,他所驱用的剑法同样是御水剑。水在五行之中,原始指北方阴极而生寒,寒乃生水,性属太阴,润下,积阴之寒气反而为水,水虽阴物,阳含于内,故水体内明。
  御水剑法趋于柔和,在柔和之中演变生化。然而这御水剑法在此人手下运用所彰显的尽是刚劲浑厚。东方木白所驱用的是御火剑,与之御水剑又互为克,招数之中具有生杀之性。
  王大石从未见过东方木白用过武功,即便是在正一道天谷观的较量之中,东方木白也没有浑身解数使出真正的招数来,他的性格和弟弟东方清落恰恰相反,平日里头不说不动,然而今日得见他展示御火剑法,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东方木白腾空而起,御起剑法,对峙御水剑。两剑在空中交织,盘旋回绕,顿时剑光繁绕,在半空中结成一巨大的光团。突然御水剑水声哗哗回绕,想必是林震侠念起御水剑诀,御水剑伴随着响声,一股白色的剑气喷发而出。东方木白立刻躲过来招,翻身腾空而去,当下没有再御起剑法,而是转身使出三招。王大石认出这三招,正是乡土派之中楞菇师傅所传授的《散武术》中的其中三个招数,这三招,正是前三招,大福右所掌握的也只有这三招,只是这三招在东方木白刚才的展示之下竟然如此劲道,自然和流畅,其中第二招便迫得林震侠倒退数步。
  当初,王大石跟黄修仙、大福右和风游僧练习此三招的时候觉知非常困难,此时王大石看清楚东方木白所使出的这三招,却觉得简单易懂。心想:“真是难者不会,会者不难。”看过这番展示,把错点在脑中改过来。
  林震侠见东方木白赤手空拳就将自己迫得倒退数步,大是不服气,当下“哼”了一声,大步一跨,又已经驱向前去,御水剑当即上挑,封向东方木白手腕之处。东方木白翻身陡转,剑尖回绕,抵过来剑,御火剑当下逼在林震侠的腹部。
  东方木白说道:“林师兄,多多得罪,咱们不必在御起剑诀,这样消耗了彼此的内力都不好,我觉得还是节省一些,待见到法物大师和张道长之时用上吧!”
  刚说到此,林震侠执起御水剑念动剑诀,御水剑再次响动起来,哗哗水流夹着一股白色的气体从剑中迸发而出。东方木白同时念动御火剑诀,剑声嗡嗡响起,剑中一道火光闪出,和白色的气体交斗,火光渐渐打开,似乎要挣开水汽。就在这时,东方木白陡然收手,只听“砰”的一声,白色的气体冲向东方木白,东方木白躲闪不及立刻被冲得跌在地上,口吐鲜血。
  这时候侯天算说道:“方才很明显是东方木白赢了林震侠,只是他陡然收手,这才受到林震侠的剑气伤害,林震侠胜之不武,其胜也是败!——且不知为师如何调教,却如此不义!”
  刚才金光大闪吞噬白色水汽,分明是御火剑抵御御水剑,御火剑火光大盛,东方木白怕伤及林震侠这才撤手,反遭到御水剑气反攻。
  天珠峰的长老鬼三七被侯天教主一说,面色难堪之极,连连道歉,自称教徒无方。林震侠自是愧叹不如。
  东方清落和卢子秀的比试尚且没有结束。东方清落似乎在戏弄卢子秀,只是躲闪,偏不出招,急得卢子秀一脑袋都是汗水。卢子秀的师父是北秀峰的长老马一剪,马一剪见得东方清落躲躲闪闪,同样为徒儿急得满头是汗。
  卢子秀大气,冲着东方清落说道:“你比是不比,若是没有勇气相比,你立刻束手投降,认输走人!”
  “哈哈,让我认输,且不知照照镜子看看自己长得什么样子!”东方清落说着,突然身形变动,嗖地一下转到了卢子秀的身后。
  卢子秀持剑刺去。东方清落跃起身子,一展袖子,凭空一掌压下来。
  这一掌平平无奇,却夹带着呼呼的风声,风声之大,让在场所有人为之震惊,不过更令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这一掌推在卢子秀身上,却只让卢子秀后退半步。
  “好你个小家伙,鬼心眼倒是不少,却在戏弄我!”卢子秀非常气愤,说着,伸出御木剑,念起御剑诀,剑中陡然移出一股剑气,连着剑锋一起抡向东方清落。
  东方清落哼的一声,驱起御金剑,斩向卢子秀。
  直到这个时候,东方清落才真正用了功。
  东方清落为铸剑帮教主最喜欢的一位徒弟,天生奇根,所传给的内气修炼基础五层要诀,都在近期修炼完成,若是普通之人,硬是天天修炼也需要一年两载甚至更久。另外,东方清落精通铸剑帮五种御剑之法,面对卢子秀的御木剑,深知它的短处所在。
  御金剑金光大盛,迅速盖过御木剑,卢子秀被剑光逼退数丈之远。接着,东方清落没有罢手,持剑又起,呼呼的风声紧随,仿佛偌大的树木都经受不起的吹拂。
  听此风声,三位长老都吓得一跳,便是教主侯天算也吃了一惊,他不曾想过东方清落如此好的内功。
  铸剑帮御剑法再深奥也不会产生尔等大的气势,东方清落还剑于鞘,呼呼风势依然没有停止,这等气势如此霸道,卢子秀相形见绌。
  温晴晴看了高兴地拍着手,说道:“这剑法潇洒极了。”
  王大石见了,心底再次酸楚,他不知道等一会儿该是不该打搅东方清落和温晴晴,该不该去打搅情侣般的一对儿。
  马一剪此时“哼“的一声,白骨拐杖猛地沉在地上,说道:“东方清落,你小子天资虽然聪明,但是太过自大,刚才比试之中那呼呼的风声便是你所施展的口技而已!若说天下口技之最,那便是清风山乡土派的楞菇,只不过她老人家已经谢世将近两年了。且问,今天的比试,你是在比试还是在炫耀自己的伎俩?用你的口技所发出呼呼的风声并行作战,此乃不足为怪,只是你的口技之术乃非我铸剑行所有,今天所有的比试,都应该是铸剑帮本门的剑法,你却掺杂别派的武技,这算什么!”
  可以听出来,马一剪分明在为徒儿讨说法。
  侯天算说道:“东方清落是半路的徒儿,既然有心到我铸剑帮,对于之前的事情,我等也不必计较!两轮比试已经决出东方木白和东方清落两人,第三人需要在林震侠和卢子秀之中产生,只不过从刚才的比试之中已经看出,林震侠明显要略胜于卢子秀,第三人选的比试不比也罢!”
  鬼三七接着说道:“还是教主调教有方!”看了看马一彪和马一剪,继续说,“我们三位老朽的徒儿自然是无法与之相比了,还是教主调教出来的徒弟胜人一筹!”
  他说这话明显带着讥讽。
  侯天算哈哈一声大笑,说道:“鬼三七长老说的甚是,对我如此夸赞,我就领受了!——你们三位长老是铸剑帮的守护神,一定多花费些心思在弟子身上,下次的比试看你们的了!”
  鬼三七、马一彪和马一剪点头应是。
  第三位没有比试,评出了林震侠,虽然北秀峰马一剪长老和弟子卢子秀心有不服,但是也无以反说。
  既然如此,三位已经评选而出,明日到五台山显通寺集会后,便可以一起进入土葬派探查、历练。
  当下,铸剑帮的人员一起就回去了。东方清落和温晴晴走在最后。
  王大石从石头边上站了起来,就将追去,看着两人的背影又气馁下来,他停下了脚步,突然之间想到当初和温晴晴离别之时的情景:那时温晴晴含着眼泪的说话,说要朝夕照顾自己一辈子,要自己等着她……
  想到这,王大石心底终于鼓起了勇气,当下朝着人群喊去:“——喂,站住——”
  铸剑帮的所有人员都回望过来,唯独东方清落和温晴晴没有转脸。
  王大石的心再次坠入了冰点。
  “是呀,这是我的声音,晴晴她为什么没有听到,是她辨识不了我的声音……”
  接着,王大石的心底泛出一股酸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