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迷魂阵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村庄之中渐渐隐去了鸡鸣狗叫之声,夜已经很深了,三人等了好一会儿也不见门宅前有什么异样呀,木铁胖子有些不耐烦,低着声道说:“嗨,什么也没有呀!只感觉这儿冷风嗖嗖的,难道是这风吹动着门,发出扑通扑通的声音,妇人家没有见识,就以为这是鬼敲门?”
  王大石说道:“风吹的声音和敲门动静自然分辨得出来。大概还没有到时间,咱们再等等,急不得!”
  木铁胖子问道:“如,如果咱们真的遇到那敲门的鬼怪,这又该怎么办?”
  王大石在乡土派没学到什么,秘籍秘术倒是看了不少,他自不敢张扬,但也不至于让木铁胖子退堂。他说道:“木铁大哥尽可以放心,我之前跟师傅学过符咒,想必能克住敲门鬼,如果这敲门鬼是那妇人先前的丈夫,我可以诵念归安咒语,让他好生在地下安息!”
  在欧阳紫云的心中,王大石是笨得使人发憋的憨子。她说道:“我还没有见过鬼是什么样子呢,今天可是提着胆子出来了!大憨哥,若是遇见鬼,你可要施展两招,让俺也开开眼界!”
  王大石觉得似被挖苦,看了看欧阳紫云,说道:“紫云妹妹,你见过鬼,那日在白马峰观看月亮,之后回到山洞中你看到的那位女子便是女鬼!”
  欧阳紫云听王大石一说,突然想起那夜与王大石在山洞中,出现的那位女子,轻飘飘的身子,嘴中喊王大石为郎君……
  这事使得欧阳紫云一直误会王大石,不过,此刻她有些相信王大石了。
  三人说话间,视线没有离开那宅院的大门。
  深夜,月光被飘散的云朵隐隐地罩着,大地间忽明忽暗。三人感觉身子一阵阵凉。
  呼呼哗哗……枝蔓摇动,叶片翻飞,浓墨似的大云彻底遮住了月华,天地陡然暗落下来。余光浅浅,视线模糊了很多。
  就在这时候,山坡后头传来异动,木铁胖子一惊,脸色沉僵了下来,轻声说道:“大概那个敲门鬼出动了!”
  异动的声响很大,像是巨人行走的脚步声,王大石哀叹一声,说道:“咱们不用在此等候了,敲门鬼不会出来的!”
  “这,这是为何?”木铁胖子一脸的疑问。
  “这么大的动静,便是敲门鬼出来也被吓唬走了!”王大石说道。
  两人随王大石站了起来,顺着声响发出的地方悄悄寻去。他们在山坡顶处停留,看向声响传出的地方。只见一只人形般的黑影子正向不远的林中跳去,形行动僵硬,像是害了僵直病。其实这深更半夜的,无从多想,就是一具僵尸。
  突然,一堆团火燃气,把周遭照得火黄。王大石瞬间看得清楚,确定了僵尸的判断。只是,火光下,有一个人身穿土色大马褂,提着一只鞭子,口念咒语,是在驱使那只僵尸。
  僵尸张牙舞爪,嘴中冒着寒气,一跳一跳地在坟堆前停下来。坟堆共有六座,树荫遮挡之下丁点儿草儿都没有长出来。
  随着咒语和法式,僵尸吐出浓浓寒气,提起双臂,六座坟头同时塌陷,坟堆内伸出了黑色僵直的手臂,接着身子耸了出来,它们吸着浓浓的寒气。
  木铁胖子自是认识了此人和此法式,正是养尸谷的谷主——养尸先生,不自唏嘘。
  王大石见过张道长驱使鬼怪,那鬼怪可以变大变小,被装封在坛子之中,倒是没有见过驱使僵尸。
  木铁胖子说道:“僵尸喜暗,接地气,需在暗土之中储存。五台山之地,阳正之气鼎盛,没想到谷主在此处贮藏尸体。此行咱们带了七具僵尸,吐出寒气的便是先前木箱之内所装的尸王。”
  欧阳紫云有些寒栗。
  木铁胖子说道:“不用怕,僵尸经过训练,只听谷主的驱使!”
  欧阳紫云哭啼着说道:“哼,大憨哥有符咒,用符咒之术必然能克制它们!”
  木铁胖子憨憨的一笑,说道:“普通的僵尸用符咒之术可以克制,但是尸王是谷主精心修炼过的,符咒贴在它的身上会自燃烧毁,符咒之术对它根本没多用处!”
  “那,那用什么可以克制住,难道它有金身不败的本领?”欧阳紫云疑问。
  “不,有一种东西可以克制,只是这是谷中的秘密,谁也不可以说出,若是说出来,想必揭了自己的底牌,西域养尸谷怎么在行道之中立足呢!”木铁胖子说道。
  欧阳紫云分外生气:“哼,咱们这算是什么朋友!”
  木铁胖子顿了一会说道:“是呀,既然是朋友我告诉你,但是你不可以跟任何人说起!”
  “恩,这才算够义气!”
  木铁胖子说道:“这尸王放在药物之中修炼,果真是金身不破,只是这药物对一种东西特别敏感,即便是谷主也不知道!”
  欧阳紫云呵呵笑着,说道:“那,那既然如此你怎么会知道呢!”
  木铁胖子说道:“谷主经常让我给他买矿物药材修炼尸体,有一次,我用写字的纸包裹矿物药材,突然之间冒出青烟,然后那些矿物冒出一堆火,连同纸张一起烧着了!真是世间一物降一物!”
  王大石听得倒是觉得很是神奇。
  木铁胖子继续说道:“那尸王的身上都是此等矿物药材的培植而出!”
  欧阳紫云说道:“哼,那你到现在也没有说出什么可以克制住这尸王!”
  木铁胖子一愣,回道:“这么浅显的道理你都不知道!”
  “呸!”欧阳紫云对着木铁胖子啐了一口,然后说:“我以为你有多么聪明呢,就在这里瞎说八道,刚才你明明说符纸贴在尸王身上便会自燃烧毁,那符纸是用笔墨写的字具有天神之威,如此符纸都不能对付尸王,难道你写字的纸便能对付尸王!天方夜谭!自作聪明呢!”
  木铁胖子想了想,嘟着嘴巴:“嗯,你说的也是,在下怎么如此笨拙?不过,当时我亲自试过,用毛笔描字包起矿物药材时确实着火烧毁了。我想那尸王身体上都是矿物药材,自然也会烧着!”
  欧阳紫云见到木铁胖子被自己问住,一副既憨又呆板的样子呵呵地笑了起来,恐惧之感早就抛到了脑后。
  六具僵尸自然地并到一起,排成一排,尸王穿插在中间。这时候,养尸先生掏出一陶制罐子,打开了罐盖,跳出两只虫子。虫子如食指一般粗长,一只大一只小,看不清有几只腿,身上的壳如同钢甲一般,在月光照耀之下,闪着亮光,爬行的速度特别之快。
  那只小的钢甲虫子攻击性特别的强烈,一下子扑到大虫子身上,不一会儿,大虫子的肚腹渐渐地大了起来,然后,“噗——”的一声,身体内喷出股股粘液,粘液喷在一棵粗皮树上,粘液开始鼓动,动静渐渐大了起来,一阵吱吱的响声后,粗皮老树摇晃起来,再凝目一看,树上粘满钢甲虫子,竟有千千万万。钢甲虫子越来越大,直把大树噬得无踪无影。
  那粘液是虫卵。卵虫吞食树木渐渐长大,竟在一瞬间长到食指般大小,让人难以相信。
  钢甲虫子一起爬向僵尸,从耳中、嘴中、鼻腔中、骨缝中钻了进去,竟被僵尸消耗殆尽。
  欧阳紫云见到这里浑身肉麻,不经意间“啊——”的一声便叫了起来。
  这般动静惊动了养尸先生,六具僵尸和一具尸王,一齐追了过来。
  王大石拉着欧阳紫云要跑,被木铁胖子按住。
  木铁胖子说道:“尸王出身,咱们必然逃脱不掉,还是不用白费力气了,有这时间想想别的办法吧!”
  王大石想问为什么,只见那具尸王已经朝这边冲过来,居然不躲不挡,硬生生地撞断树木,绊倒不少山石。见到如此,王大石心想木铁胖子说的不错,必然逃脱不掉了。
  尸王已经跑到跟前,用鼻息寻觅着,只要有一点儿动静便被发现,即使没发出一丝动静,尸王也会探到鼻息。另外六具尸体的脚步声匆匆传入耳间,必死无疑了,即便木铁胖子是养尸谷养尸先生徒众,这个节骨眼,养尸先生也不会轻饶。
  王大石此时想到用驱灵咒逃身,他已经不经意间驱起体内白胡须少年很多次,每次驱使出来都是力大无穷,每次都能利用此脱身或者顶住攻击。另外,王大石还想到当初习练的一个迷魂咒阵法!此迷魂咒需要提前设置,需要在地上摆上事物,然后施念迷魂咒语,只要踏入迷魂咒的圈子之内,便感觉置身在迷蒙的黑暗之中,认不清自己是谁,也不知身在何方,更重要的是不知自己所行目的是什么。王大石学了不少阵法,迷魂阵、灵魂出窍、走阴差等等,便是没有实际运用过。
  其实行道中的遁术可分为真遁术和假遁术,所谓的假遁术便就是施展迷惑对方,而使对方认为已经遁逃,其实就潜在不远。
  王大石此时心中想:“学习这么多的阵法,没有用过一次,确然不知道效果如何,若是再不运用,大概也将生疏下来了!”想到这里,他小心翼翼摸了一块石头,把石头扔在山下。
  石头砸落在山石之上,发出一声响,七具尸体迅速奔去,这一奔去脚下不知绊倒多少石头石块,声响更大,跑去的方向冒出一道灰尘。
  就在这时,王大石立即起身,以天空的月光定下方位,之后在脚下摆上石头,石头之上贴上符咒,默念一阵咒语,待七具尸体发现响声,迅速跑了过来,走进了迷魂阵的圈子之中。
  王大石拉着欧阳紫云和木铁胖子朝山坡下跑去。
  其实王大石虽然把楞菇师傅传授下的秘籍背的滚瓜烂熟,阵法也自己演示过不少,终究没有实际运用过,此时施展出来,不知是否适用,他停在一山石下向上望去。
  只见七具尸体走入了迷魂阵,就在迷魂阵之中转起了圈子。
  王大石叹道:“迷魂阵接天神之力,对人对物对鬼怪都拘束之用!”
  木铁胖子没想到他没有武功,这等奇门方术倒是懂得不少!
  欧阳紫云很是诧异,看着王大石,心想要学这门本领。她说“——哼,看那欧阳芝青整天缠着我,哪天也让他晕乎乎地绕着圈子转。”
  这时候,养尸先生出现在山坡上,破了迷魂咒,把七具人尸引走了。
  尸体一走,三人深深地舒了一口气。
  木铁胖子这时候说道:“刚才养尸先生放出两只钢甲虫子乃是一公一母,公性虫子性子极其激烈,性欲也极是强悍,便产生无数的虫卵,虫卵迅速破裂,生出虫子。钢甲虫子出生吃食植草,刚才那棵大树迅速被吸取了树汁和树胶,吃食之后,身体迅速长大,长大后便可以用来配伍矿物药材修炼僵尸。养尸先生在陶制的瓦罐之中隔了两层,只喂养这两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