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人参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迷魂阵需要施念咒语驱使,用的越多,驱使越加灵便。迷魂阵,其实是一个广义的概念,在不同门派,不同方式都可以催使迷魂阵的运用。在民间的一些方士手中确实有使鬼怪迷魂的手段。
  方士们利用阴阳学说迷惑鬼魂。一般来说,鬼魂阴气较重,会吸附一些阳性达到平衡,利用这个特征,鬼魂夜间出来,用阳起石和阴起石交织堆成圆堆,鬼魂会绕着圆堆转个不停。此方甚灵,且不需要念咒,也不需要依靠神力。
  已经过了大半夜,村庄传来了鸡鸣和犬叫,即便是有鬼也未必敢出来敲门。王大石、欧阳紫云和木铁胖子回到村庄。
  走上山坡,王大石发现两块青石。青石可以避煞,木铁胖子用铁手在上刻了“敢当”两枚大字。
  “泰山石敢当”在民间运用最为普遍,也最为实惠的辟邪之物。最常见的是立于桥道要冲或砌于房屋墙壁,这样的习俗流传全国各地。在民间用作镇宅,平息煞气,比之驱邪避邪除煞气的鲁班尺、金蟾蜍、火麒麟更实惠实用。
  其实,在民间常常见到“泰山石敢挡”“当”与“挡”虽然是一字之别,却悖逆了风水界和古代民流传统。石敢当是泰山一人名,而石敢挡,分明就是形容泰山的石头具有神奇的威力,利用泰山的石头可以挡住邪恶之类。民间文化源远流长“泰山石敢当”与“泰山石敢挡”各占半壁江山,至于孰乃正身已经不重要,一切都融合在了民间流俗之中。
  其实,关于“泰山石敢当”有这样一件民间的传说。
  ——在山东省的泰山脚下有这样一位人物,名字叫做石敢当,此人长得高大英勇,面貌正然,一副不屈不服神色。他非常之勇敢,武功高强,打抱不平,特别有狭义心肠,在齐鲁之地名气很大。
  齐鲁之地的泰安县一个镇子上有户张姓人家,张家的女儿正值妙龄,拥有闭月羞花之容,沉鱼落雁之貌,长得超乎寻常的漂亮,美名远播。当地有一只妖精看中了女子,就想娶她作为自己的妻子,每到太阳压山的时候,就从东南方向刮来一股妖气,冲开张家的大门,妖气跑进女子的屋里去。天长日久,女儿开始不舒服,常常昏头昏脑,嗜睡不起,渐渐地身子虚弱,面黄肌瘦,身无缚鸡之力。张家的父亲找了许多先生、游医等奇士来给女儿看病,这些人都纷纷摆手说没有病,即便是有病也治不好。人们就说女儿家是被妖气缠了身,光吃药是治不好的。
  张家老父亲听说泰山上有个石敢当的人物,这人很勇敢,就备上毛驴车去请他。
  石敢当听了张家父亲的讲解,就来到了张家,让张家准备十二个童男,十二个童女,并且要求男的一人一个鼓,女的一人一面锣,除此之外,要求所有的童男童女身穿异服,脸上画着浓浓的妆。
  一切准备就绪,石敢当准备了一盆子油,把棉花搓成很粗的灯捻,另外准备一口锅。
  这样天色渐渐地黑了下来,石敢当把灯捻插在油中,然后点着,怕这妖怪看到,便用那张黑锅把盆子扣住,坐在旁边,用脚挑着锅沿,使得锅卡在下面不至于把灯火压得熄灭。虽然点着灯,远处也看不见灯光,不影响妖怪的到来。
  太阳又压在了山头,天色黑暗下来,突然之间,从东南方向吹来了一阵妖风,石敢当看着妖风吹过来,用脚踢翻了锅,那灯光猛然一亮,十二个身穿奇装异服装扮怪异的童男童女就一齐敲锣打鼓。那妖怪一进屋,看见灯光陡然一亮,接着锣鼓喧天,吓得就闪出了屋,一直朝南方跑了去。
  不久南方有人又被妖风缠住了身体,怎么办呢?经过人家的打听,听说泰山有个石敢当,能治妖,就把他请去了。
  石敢当又用这个办法,妖怪一看又跑了,就上了北方。且说东北又有个姑娘得了这个病,经过打听,又来请石敢当。石敢当这一去,又治跑了那妖气,妖怪一跑,跑到了西方。
  山南海北这么大的地方,石敢当怎么也跑不过来,于是人们找石匠打上石敢当的家乡和名字,“泰山石敢当”,谁家闹妖气,就把它放在谁家的门前,那妖怪见到了就被吓得跑了。
  “泰山石敢当”渐渐地流传开来,行道中、民间都把它作为驱邪避煞的风水宝物。
  木铁胖子憨实又有劲,把两块石头刻上字之后,搬到了那位妇人的家门前,依照王大石的吩咐,放在家宅院前门口,此作用便是阻挡前面那条如箭一般的路,冲箭煞。另外一块是破解廉贞煞。
  把泰山之石放在两处之后,王大石和木铁胖子躺在屋后休息一会儿,欧阳紫云也找了个地方躺下来。夜里很冷,王大石看着欧阳紫云心中生出一份疼爱。
  王大石说道:“紫云妹妹,你的父母一定很牵挂你,明天的夜里你还是不要来了!”
  欧阳紫云说道:“不,我一定来,婶子劳苦,我一定帮助她破解敲门鬼!”
  王大石看着她笑了笑。
  昨日五台山集会,各门各派都急着赶过来,路途劳顿,加之抢夺蹴球,身子更显疲乏,王大石和木铁胖子躺下没有一会就睡着了,欧阳紫云也渐渐地合起了双眼。
  待到清晨,阳光大照,三人醒来时候,发现自己的身上都多了一些铺盖。原来,清早十分,妇人便起了床,见到三人辛苦,便把家中的被褥、棉袄之类拿了出来盖在三人的身上,只是三人睡得沉,没有发觉而已。
  三人醒后,妇人手搀着丈夫林贩子一起给三人下跪。
  丈夫面黄肌瘦,被病魔折腾得像伛偻老头。他面上隐隐藏着黑气,印堂中心一圈暗色,像是被鬼妖之气缠绕了身。
  王大石见到林氏便感知将是大祸临头的征兆,好在夫妇俩修行甚好,未现死期。
  妇人避着林氏说道:“昨天夜里咱们夫妇没有听到鬼敲门的响声,多谢三位,不知真的是鬼魂敲门还是怎么的?若,若是俺之前的丈夫鬼魂来敲门,把他请走便是,千万别伤了他,还请三位多多手下留情,!”
  没想到妇人对死去的丈夫如此的关怀。
  木铁胖子此刻向两人说道:“昨夜咱们什么都没有做,在门前什么也没有见到,若真的是你死去的丈夫来敲门,咱们吓唬吓唬他就可以,让他以后不要再来了!俗话说,人鬼殊途。这,这还有什么留念的!”
  妇人多看林氏一眼,点了点头。希望能够按照木铁胖子所说的那样,不要伤害前任丈夫的魂魄。
  王大石此刻说道:“终究哪门鬼怪敲门咱们还没有查实,今夜咱们还会在此巡查,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一切依据你们的意思去办,帮助你们破解灾气,两位还是放心吧!”
  那妇人看了林氏一眼,然后说道:“最好不是他,最好不是他。我二次婚嫁,本是我不对,我深感内疚,如果说是错,那便已经是错了,若是我现在离开林氏,那又是一件错误的决定,我只希望他能够理解我!”
  王大石看妇人如此的交心,安慰道:“依我看来,一定不是什么鬼敲门,一定不是你死去的丈夫。恐怕另有玄机,再说,你跟现任的丈夫感情很好,他在地下有知也会安心的。你不必多想,更不能多虑!”
  木铁胖子呵呵一阵大笑,说道:“心里若是有病,心里若是自认倒霉,那真的是无药可救,无计可施了!”
  妇人和林氏点了点头,看这样子什么就依着王大石三人了。
  欧阳紫云此时安慰道:“你们什么都别想了,一切听咱们的,准帮你解决这奇怪的事情。另外,还要告诉你,王大石是不会伤害鬼魂的,只会用好的办法帮鬼魂引开!”
  听到这,妇人好似更安心放心。
  妇人和林氏丈夫随着王大石在家宅的四周转了一圈,王大石为他讲解了家宅中的煞气。
  房子背后是山,面前是水池,只是后山为穷山,面前为污浊的死水,各自形成煞气。王大石利用泰山石敢当压制冲箭煞和廉贞煞,前面池水所产生的反光煞依然还在。
  接着,三人走进了院子。院子很是简陋,长满了杂草,西头有两个简单搭起来的狗圈,狗圈之中没有一只狗,想必林氏已经脱离了贩卖狗的行当。院子的中间还有一个石磨,磨眼中还残留着谷物之类……
  穷日子萧条,院落凄凌……
  转身到了屋子之内,堂屋什么都没有,王大石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的家,曾经和王里长所住的草屋和所过的日子。
  王大石帮其扫除庭内煞冲,便对妇人说道:“家中布局大致平顺,林氏的病症也将渐渐地好转。只是人们常说,一命二运三风水,多积德行善,方保一世太平。”
  妇人眼中流出了泪水,说道:“贫女觉得,正是咱们两口子的积德修行,才遇到了你这等贵人来帮咱们避险除煞!”
  王大石说道:“风水不求好,但求顺,寻常百姓,平淡也就是莫大的福分呀!”
  林氏夫妇很高兴,难得露出笑容,就在这时候,突然“啊”的一声,林氏昏倒在地上。
  欧阳紫云走上前去,帮林氏把脉。
  欧阳紫云的父亲是医药行的郎中,天下罕有的名医妙手,生长在医药世家,耳濡目染,掌握了不少医治的技巧。
  经过把脉得知,林氏并没有疾症,只是身子虚弱,只要多多休息,良药补养,病症便会完全康复。
  只是林氏家中一贫如洗,补药乃都是草药中的极品,贵重之极,这让林氏夫妇皱起了眉头。
  欧阳紫云从怀中掏出一只盒子送给林氏,盒子里头装着一只毛乎乎的东西,长长的,似个人形,拖着长长的胡须。
  王大石看得一愣,倒是觉得跟自己曾经在乡土派生吃的萝卜长得一样,只是这个东西全身黄白而已。
  林氏感叹了一声,说道:“原来,原来是一株人参呀,如此大的人参真是难得一件的东西呀!这个使不得,这个使不得,我不能收下这么贵重的东西!”
  木铁胖子呵呵大笑,说道:“果真是医药行的,随身带着这么贵重的山参呢!”
  难以推辞,林氏勉强收下了。
  “人参?”
  王大石早就听说过人参乃是补药中的极品,名贵之物,但是从来没有见过,此时见得这个长着如同人形,脱垂着长须,白白的东西,陡然一震,仿佛眼前地动山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