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秃头和尚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欧阳紫云朝门上的蝙蝠抓去,那群蝙蝠听得动静,展开身子翩翩地飞走了,惹得她一阵恼气。
  不过多久,附近传来了公鸡打鸣声,黑色的夜转瞬就将大明,想必蝙蝠不会再飞过来。
  王大石走近木板门,他将察探这门有何异常,刚靠近门时,闻到一股年旧了的味儿,除此之外,还能嗅出点腐腥。这时候,只听“嘎——”的一声,两扇门被打开了,门内走出一只黑色的影子。
  虽说天快亮了,但还有些毛毛黑,视线不清,三人同时被黑影子吓得浑身一颤。欧阳紫云大叫一声扑在王大石的身上。
  打开门的正是林贩子,当他打开门时发现面前站着的人影,以为是敲门的鬼,也被吓了一跳,转身就往屋内跑。
  木铁胖子连喊了几声使得林贩子才反过神来,停下跑回的脚步,来到门前。
  林贩子显得有些不好意思,轻轻叹了一声,然后说道:“今天夜里外头的鬼一直在敲门,闹得咱一夜没有睡好,眼看着天毛毛发亮,我斗胆走出来看看,见到你们以为,以为你们是……哎!”。
  木铁胖子呵呵一笑:“呵呵,你无声无息的,猛地拉开门,也把咱们给吓了一跳!”
  说着,林贩子把门关锁好,领着三人走进了院子。
  妇人已经起身,跟三人打了招呼,径自走进了厨房,做了一盆糙面汤。
  闻到面食的香味,木铁胖子的肚子又咕咕地响了起来。
  妇人给几人各盛了一碗。
  这面须是手擀出来的,糙面中掺和了豌豆粉和红豆粉,发暗发黑,在锅里头煮出来也不太清爽,虽然如此,但是极为劲道,口感特别好,真正算是吃到了农家的风味。
  舀了一勺腊味豆瓣面酱拌在碗中,那真是鲜香无比。
  木铁胖子吃了一碗又一碗,八碗下肚之后,看大盆里头已剩不多,没好意思再盛。
  欧阳紫云也破例地吃了两碗。
  昨日,林贩子煮了参汤吃,比昨日精神多了,他的胃口突然好起来,连吃了三碗。
  外头的天彻亮起来。
  王大石最先放下碗筷,把夜里“鬼敲门”的情况通通讲了一遍。
  林氏夫妇听了之后,紧锁浓眉:“噢?怎么会是这样,为什么蝙蝠会撞击木门呢,那蝙蝠是否也撞击别的东西?”
  王大石摇了摇头:“不,没有,所以咱们三人也感觉很是奇怪,莫非你们家的门有异常?”
  “门?门有异常?”林贩子思索着:“不,这门是怎么会有问题?”
  王大石心中也在犯起疑问:“难道门果真没有什么问题吗,如此说来,为什么蝙蝠只会撞击这木门呢,而且会去吸S呢?”
  想到这里,王大石再次问道:“这门是你亲手做的还是找木工定做的?——哦,对了,这门板是买来的吗?”
  林贩子听了之后,猛地一惊,被吓得一时间没有置声,他陷入了沉思。
  等了一会儿,林贩子回忆着说道:“这两块门板当初是从一小河的边口拣回来的……”
  原来,林贩子的家中很穷,有一年,当地发了水灾,林贩子从河边口拣到两块厚木板,把这两块木板搬回家晾干了好当柴火,顺着栅栏边一靠,正好可做一扇门,当下将木板刨了边角,装上铰链,做成了扇门。
  听说木板是拣回来的,王大石立刻想起木板门散发的腐腥之味儿来。
  王大石问道:“自从装上了这扇门之后,是不是经常出现一些奇怪的事情?”
  林贩子点了点头:“嗯,是的,是的。刚装上没有几天,有一次,我夜间出门,看到门边蹲着两个人,歪着脖子,哭着脸,向我讨要两块木板。夜晚,看不清楚,只感觉身影模模糊糊,影影绰绰。当时也没有答应给他或是不给他,吓得我连睡几天!……”
  通过林贩子再次讲说,王大石大体明白了事情的缘由,他觉得这两块木板做成门之后,还有很多事情发生着……
  林贩子被被王大石提醒着,渐渐地在脑海之中过滤,把那曾发生的奇怪事情一一说了出来。
  自从把这两块木板做了门之后,便经常发现门边上坐两个人向他讨要这两块板,有时候做梦也会梦到讨要木板的场景,后来他才发现这两位并非是人。
  林贩子贩卖土狗黑狗生意,他在自己的家中也曾养过一条黑狗。他有一个狗贩子朋友,每次见了林贩子都说他家的黑狗不好,会招来灾害。林贩子听了不舒服,一直把这事情埋在心底。
  朋友这话说多了,林氏便相信了,然后就把这条黑狗给杀了。
  民间常说,黑狗血可以克鬼,林贩子就想,既然黑狗会招来灾害,倒不如把黑狗给杀了,把黑狗的血涂在木门之上,正好可以把讨要门板的两只鬼给克走,此既消去灾害,又克制了鬼怪,岂不正是两全其美之事?
  林氏继续说道:“自从把黑狗给杀了,把黑狗血涂抹在了木板门上之后,果真再也没有发现那两只鬼,可是令咱没有想到的是,之后的不久,便听到了鬼敲门的声音,这种声音一直折磨着到如今!……”
  因为妇人的第一位丈夫已经死去,林贩子是妇人的第二任丈夫,结合发生“鬼敲门”的事情,所以把“鬼敲门”的事情,归结在妇人前任丈夫身上,以为是前任丈夫寻仇来了。
  王大石在《游士.独门》中见过,蝙蝠吸鳝鱼血的记载,听林贩子说院子的门上被涂有狗血,一下子便明白了,蝙蝠吸S的不只是鳝鱼血,还有狗血。
  当下王大石便吩咐让林氏把木门上所涂染的狗血洗掉或者用刨子刨掉,一定能够解决“鬼敲门”之灾。
  林贩子非常的惊喜,但是心中似乎还有疑问,此时说道:“对了,咱夫妇两,也没做伤天害理的事,朴实的农人一个,当初并没有得罪谁,木板是拣回来的,为什么会在门边遇到两只鬼,向咱们讨要两块板呢?”
  木铁胖子说道:“你从河边拣到两块板,两只鬼来讨要,这很正常,说明这两块木板就是两只鬼魂生前的东西呀!”
  王大石此刻突然想起那扇门所发出的腐朽之味,想了想,终于明白了,说道:“当初该地发生水灾,定是大水冲破了坟穴。呵呵,你所拣到的两块木板,应该是棺材板,鬼魂就跟着找了过来!”
  林氏夫妇吓了一跳,只怪自己没有想起过这样的问题。
  王大石说道:“棺材的盖板被水冲走,棺材内的尸体无法安息,自然会出去寻找棺材板,两只鬼魂自然会找到你们,只是,你的黑狗血涂抹在门上,这一招克制了两只鬼,两只鬼不再敢过来,却因此引来了许多蝙蝠,这是料想不到的吧!”
  妇人不禁问道:“那,那跟俺前任的丈夫……?”
  王大石点了点头,说道:“他早就在地下安息了,看到你能够重新嫁人,看到你过的好,他是安心的。”
  妇人听了这话倍感踏实,他看了林贩子一眼露出久违的笑容。
  木铁胖子和欧阳紫云见了非常之高兴。
  林氏夫妇当下给王大石跪了下来,连磕了三个头。
  王大石算是办了一件实事,心中特别踏实,特有成就感,他哪里经受得起,连忙把他们拉起来。
  林氏看了看院子中的这扇门,呵呵一笑,说道:“这等不义之财,不可得呀!今日,本人就将这扇门卸掉!只是,当初取它回来防贼防盗防畜生拉尿,却惹来了诡异!”
  木铁胖子说道:“何必要把这门卸掉,刚才老弟说了,可以把门上的黑狗血洗掉或者刨去!”
  王大石当下给林氏夫妇开了个验方子。
  用熟白灰和酒熏洗,然后用朱砂涂抹,然后封漆。
  王大石觉得事情解决差不多了,对林氏夫妇说道:“这方法出自乡土派,不会有假,如有不妥或者深夜依旧发出鬼敲门响,便可到五台山显通寺找我们!”
  林氏一惊而道:“你们是到显通寺参加集会的?”
  王大石笑了笑。
  木铁胖子回答说道:“本三人正是参加五台山集会,明日过后,咱们都将前去土葬派破解梦灾之扰!”
  欧阳紫云瞅了木铁胖子一眼,说道:“前日,在显通寺广场前聚集了这么多的门派,将近有千人之多,你说都将去土葬派?且问土葬派能容下千人的队伍吗?土葬派已经受到梦灾的扰乱,想必困境重重,怎么招待咱们?就这千百张的嘴巴,总是要吃饭的吧!”
  木铁胖子憨憨一笑,说道:“呵呵,我,我说的只是大概的意思,各门各派集会,想必是挑选一些门派的精英代表,或者说经过五台山显通寺法物大师的考练才有资格前去土葬派破解梦灾,如果不是这样,群人蜂拥而至,恐怕土葬派也应接不暇。”
  按照王大石的想法,此次集会便是一起到土葬派帮助破解灾害,从来没有想过还有吃饭问题,睡觉问题,法物大师的考练等。但听两人一说,他心下有些慌张了,唯怕通不过法物大师的考练而去不了土葬派。
  王大石问木铁胖子:“你们,你们说的都是真吗,真的需要通过法物大师的考练吗?”
  木铁胖子嘿嘿一笑:“我想,那是必然,如果不是这样,集会的目的是做什么?”
  王大石“啊——”的一惊。
  林贩子也听得认真,说道:“原来你们行道中有这么多人,不知你们是行道中的何门何派何帮会?”
  木铁胖子抱拳说道:“在下是养尸谷的,是专门饲养死尸的一个门派!”
  欧阳紫云说道:“我是来自医药行的,是专门开方配药,治病疗伤的!”
  林氏夫妇的目光盯上了王大石,目光中满是期待。
  王大石从来没有遇到这种欣赏和追捧的目光,抱拳而道:“哦,在下是乡土派,专门游走民间,驱妖除魔,治病疗伤,为民解忧,为民排难的帮派!”
  林氏夫妇当下又跪在地上。林贩子说道:“贵三派,小人已经深深记下,千恩万谢呀!”
  王大石赶快扶起,随后和欧阳紫云、木铁胖子走去了。
  三人走到门前,林氏夫妇赶快上前开门,手刚要碰向门闩,突然听到外头有人在敲门。
  林贩子一声感叹,说道:“哎呀,已经很久没见人来了,这,这不知是谁,究竟是什么事情呀!”
  妇人这时候拉开了院子的门。
  门外站了一位女子,女子个头高挑,皮肤白皙,穿着素装,十八九岁的样子。林贩子朝女子的脸瞧了好一会,说:“怎么越看,越像夫人呀!”
  女子稍微低了低头,正被王大石看得清楚,不正是下三品殿那位温婉的,眼中藏着忧伤的女子吗,只是此时换上了一件素衣。
  夫妇眼中浸出了泪水:“这不是,这不是我的女儿吗。”
  女子哭了起来。
  林贩子赶紧让女儿跪下来给王大石三人磕头,他认为是王大石帮助调理了风水,这才让女儿找回了家。
  林氏夫妇的女儿十多岁时候被拐卖,一直被山匪困着,匪头说等她长到十八岁的时候娶她当媳妇,今年她正是十八岁的年纪,匪头将要娶她,婚日的头天夜里,她投机逃跑,逃到半路的时候山匪追跟上来,她正扮入妓行,躲过追赶。
  林氏夫妇家中团聚,王大石告辞回去,走出门外不远,后头一阵脚步声传来,竟又是一群乞讨者。
  木铁胖子早就觉得奇怪,当下跃起,落在一位乞讨者的身前。他乃是肥胖之躯,落下之时大地抖颤,令那些乞讨者吓得慌乱。木铁胖子伸出铁质手臂拦下其一,揭下头顶的帽子,竟然是个秃头和尚。
  欧阳紫云见得开心得哈哈大笑起来。王大石见了之后,心中一惊,却不知道这些秃头和尚是什么来头,为什么要装作乞讨者。
  且这里地处五台山山脚一隅,乃佛家之圣地,这些秃头的和尚难道不是出自五台山,难道不出自显通寺?
  木铁胖子再想捉一掸开帽束看看究竟,王大石犹似发现了某些端倪。

章节目录